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端

温古:碎时光(组诗)

温古

  温古: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诗歌、散文、小说、评论、报告文学写作。作品散见《草原》《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报月刊》《诗选刊》《创世纪》(台湾)《诗双月刊》(香港)《阳光》等数十家报刊杂志。并被收入《当代诗歌精选》《新时期二十年诗选》《2010年诗歌导读》《2011年诗歌排行榜》《中国当代诗歌选本》等多种选集。著有诗集《狼塬》《在大鹰爪下签名》《甲申卿云歌》《刀的阐释》等多部,长诗《天旅》,散文随笔集多部。

  曾获内蒙古第七届“索龙嘎”文学奖、 中国煤炭文联诗歌乌金奖、《草原》文学奖等多种。

  有多年书法造诣,擅长行书和小楷。

  呼和浩特之夜
  
  时间在一根线上腐烂,而虫子
  钻进了手机。这年头自言自语
  这日子抓耳挠腮
  
  这岁月大脑进水,这时尚
  身体里有插座。这日子用嘴皮子刮脸
  这时光脸皮子打蜡
  
  有一段日子卷成了蛔虫
  有一个人骑着驴回到了战国
  有一片草,专等一头瞎眼的牛
  
  有一匹马跳进了黑夜的臭粪坑
  有一个早晨瘸着腿从粪坑爬起
  
  生产队的饲养院
  
  生产队里的饲养院
  里面有好多的牲口
  马住一个大棚牛住一个大棚
  
  几百匹马在黑暗中打着响鼻
  几百匹马在黑暗中静静地站着
  
  几百头牛在黑暗中反刍
  几百头牛的眼里亮着灯
  
  它们都被绳子系在一根根柱子上
  它们也不交头接耳,不吵架
  
  它们是一个班的同学
  它们是一个连里的战友
  
  它们集体从黄昏归来
  它们集体在早晨分散到田野
  
  有一匹马很晚了还拉着车在大路上
  它们嚼着草想起了它
  
  它们共享一个时代的黑夜
  那个黑夜就像一个更大的马棚
  
  每当我想起那个时代的那么多个晚上
  那么多的黑影我都认作一颗颗慢慢移动的牛头
  
  2012、12、15夕
  
  堂弟开平
  
  生活就是日复一日地耕作
  将一串日子套在车轭里,轧轧声
  不紧不慢,太阳闪光的辐条碾过田野的泥泞
  碾过灰色的土浪,就是弯下腰
  直起腰抹汗,就是望望远山上的云
  和祖父时代的一模一样
  
  就是将镰刀磨得又亮又锋利
  在早晨的露水地里,将齐刷刷的辛苦割倒
  就是一车一车地,将牧歌运回场圃
  就是紧张地将春天换成秋天的风景
  就是将皱巴巴的锄把磨得光滑
  将树皮的皱纹全部抄袭在自己的脸上
  
  雪夜读史
  
  文献越积越厚,如冬天的雪山
  我的阅读,像凿开月光的冰
  取出一条冻鱼,从静止的美学状态
  去欣赏一个诗歌腌制的美女
  
  调味品是爱情,加一点辣人的性
  煮入半锅历史的祸水
  下面是战争的火,生命的柴
  滚沸时,拉开锅盖再细看那些红颜
  
  围住锅台的政客和文人们啧啧称奇
  如果不是妲己,如果不是西施
  那就是清风明月慢火煨炖的陈媛媛
  这味道有点柳永的甜腻
  
  指点江山的笔,倒过来用作
  指点一锅美味的筷子,伊尹戴着厨师的短裙
  用筷头戳妹喜的眼珠
  让生的流血,熟的历史冒黑水
  
  读!在油汪汪的灯光下
  思想用一双脏手,搓着黑眼圈的月亮
  我的脸前升起一片疼痛的云雾
  
  2012、12、18夕
  
  在东胜旅馆失眠
  
  这夜里的风,带动岩石里
  喧响的潮水,这树林里的风
  摇动监牢里哗啦响的长铁链
  
  这按倒在地、又爬起来的失眠症
  
  这一屋子不安静的桌椅板凳
  站起来,要出门去寻找四条腿的同伙
  
  这个锈车厢一样滑出轨外的城市
  这个点着了自己当烛火的人
  
  这个被文字咬得站起来又坐下的夜
  这个装着五千年历史的车开进了外星人的卸货场
  
  灵感的蛇在记忆的书页间唰唰窜动
  他在哪里?
  
  蝌蚪文字的山坡上吃草
  的那头驴,一扬头嘴角流出了墨汁
  
  单人床是一辆想象中的破马车
  在月亮的老城区中奔驰
  
  2013、正月22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