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端

温古:月光和石头(组诗)

  和朋友在大青山里
  
  席地而坐,我们选择野山的神态交谈
  围在一起,选择轻风挥动白云的方式交谈
  
  将深刻的问题,以闪电的醒目
  划破思想的浓云,以细雨的方式
  默默地感化草木
  
  抓住一个缺点,像陷阱一样
  捕获一只森林里突然跃出的野兽
  
  解除顾虑,像从山顶滚落的一块石头
  带着草叶和尘土,一直落到深深的沟底
  
  憋足了的心事,像山泉一样
  朗朗地讲出来
  
  2013年正月22日夜
  
  过松潘县
  
  松潘,白云盖住的小镇
  河流边冒着火苗的小镇
  沿街木楼窗格上,挂满牦牛肉的小镇
  
  岷江源头最大的城
  一架牛粪火上的熊熊黑夜
  有一支衣衫褴褛的队伍,曾跨过若尔盖泽地
  在这里野宿
  
  虫子在草里的声音,惊动了漫天的星星
  水浪在河里的声音,惊动了草丛里的石头
  
  多少年月,雷雨挂在黛黑的石墙上
  石磨在阴暗中转动
  
  几头牦牛,不紧不慢地嚼草
  它对这些响动充耳不闻
  
  在傣寨竹楼
  
  橡胶林里,我看到你们
  被月光碰响的银首饰
  
  在竹楼上,我看到被星星点亮的
  银腰带,束着一束楚楚的流水
  
  在椰林下,我听到葫芦丝的声音
  牵着花朵的耳朵悄悄走近
  
  我愿做你彩色筒裙下的一条卷毛狗
  三年嗅着你的裙脚,围着你打转
  
  我将少年长长的相思岁月炼成白银
  耐心调治欲火的温度,为你敲打成一件件
  精美的银耳环,玎玲啷当地摇动在你雾一样的头发下
  小鹿一般敏捷的耳垂上
  
  你走路轻盈的步态牵着一缕湿湿的烟
  你干农活时摇动的衣袖带着一条亮亮的溪流
  
  你是傣家姑娘,见我红着脸叫一声“毛多利”
  我是为你做了三年工的奴隶,为了在月亮
  升起在枕上时,叫你一声“绍多利
  
  望见石林
  
  荒山之上是铅色的浓云,滚滚的云
  带来不相称的雨。稀稀疏疏洒了一阵
  就了事。枯黄的灌木在风中摇了摇耳朵
  就将雨珠甩了个干净
  
  道路上的尘埃仍然嚣张,大巴车吼叫着
  爬上又一座山坡,沙哑的声音骤然小了
  
  前面出现了黑压压的灰象群
  
  高低错落、前呼后拥,云隙的光
  笼罩着浑圆的背部,蹄蹼重重地踏向草地
  
  定腈细看,像一群雕塑,威武静寂
  并没有动,但给万物以震慑
  
  大巴车拐了一个大弯,停下来
  导游说:石林到了
  
  在大理古城
  
  雪山的溪流穿过大理国的街衢
  将湍急和仓皇变换成丝弦的慢板
  
  这是一种心态的从容,两千米的落差里
  平衡成尘世生活的淡宕,这是一种哲学
  
  我从四千二百米苍山高处的望海楼上下来
  似乎代替一个大理国出家的皇帝
  芒鞋走过街市、的那种平静和沉稳
  心境在暗中兑换成了清澈的流水
  
  现在改由那些横躺竖卧的石头
  来品评欣赏她的韵致和曲折了,这慢下来
  的古城和停下脚步的云朵
  也该一听那娓娓自述的清流
  道出心中的琴曲和历史的苦衷
  
  将日子烧成文火,让时光变成白色的银器
  让记忆镌刻在玉石细腻的花纹里
  白族人的心灵史嵌在了坚硬的大理石内
  明月下的眼泪,汇成了弯弯的洱海
  
  茶坊河
  
  对于我,这条河与茶无关
  在我离开村庄时,应该说
  这条河的历史,才真正开始了
  
  以前,不过是即兴的练习曲
  弹奏些月光的夜晚、春晓的树林
  以及秋暮黄昏的鸟群等
  
  正经的咏叹调,让万物沉浸
  在凝止不动的气氛里
  是我离开的那一天、那一夜
  
  山都直起耳朵,坐下来
  树也不再摆动,还有低头不吃草的羊
  溢满泪水的、低了一尺的天空
  事物一下子深不可测
  
  我不知道该让她停下,还是继续
  三十年了,她的那只手指
  将我心中的痛,拨动
  
  我已无法将她还原为一条河
  无法放回到童年的河床里
  是的,太咸的泪,使低头饮水的马儿
  一惊,将头抬起
  并深深地吸了口凉气
  
  宝贝河畔夜宿
  
  一条河在我身边睡着了
  她夏日的梦幅员广阔,草木葱茏的前方
  星星和露水沾在一起
  
  一条河在我身边睡着了
  她的身边是和我一样睡的更沉的石头
  将脸埋在臂弯里,也不理会
  俯下身来的月亮
  
  一条河在夏日的原野睡着了
  谁来叫醒睡得更深的我?
  蚂蚁的王国正发生战争,草叶的戈戟挥舞
  蟋蟀的嘶喊彻夜不息
  
  怎样的噩梦能坚持到黎明
  当曙光里的树枝滴着淋漓的鲜血?
  
  希拉木伦河畔
  
  心在颤抖。还未被风
  触及的草叶,一种幸福在上升
  
  这是无边的、涨潮的海
  
  从黑色的泥土深处
  上升的血液,在小口喘息、低语
  压过了远处的万籁之鸣
  
  无声的默念和祈祷
  一种幸福的泣诉,白云已经
  驮不动自己的羽毛
  
  来了——那位神,在云里
  我正猜想她调转何等惊艳的面孔
  她的到来,使万物屏住呼吸
  
  美,我为你铺设天堂下面的绿色台阶
  准备承受你纤足的每一步的踩踏
  
  而等待,使草木僵直
  
  2008、9、8
  
  日暮过喇嘛湾黄河
  
  没有比冰雪覆盖下的大地更冷静
  没有比冰层下的黄河更克制
  
  当山脉处于睡眠状态
  岁月开始移动了
  
  我回到高原上的寓所
  黑暗已覆盖了世界
  
  当我在黑暗中疲惫地坐下时
  心灵的旷野,下起了大雪
  
  还听到北风的呼啸,夹杂着狼嚎声
  吹动着单薄的书页
  
  我肉体内的渴望之火
  久久不能平息,寒冷啊是另一种
  白色的灰烬,在熊熊燃烧着
  
  黄河边古渡口
  
  黄河穿越了我
  
  我已无法从血肉中
  将她剥离出来
  
  奋进、挫折、低咽、徘徊
  年老时的步态、年轻时的脾气
  一个男人的恼怒和悲伤
  我不想将这些渗入历史
  
  从云的缝隙里射来的箭镞
  从蒿草中扬起的马头
  亢奋的岁月衰老成
  落日下一辆疲惫的独轮车
  我不愿让她陷入泥淖
  
  我的比喻离不开噩梦,离不开血
  当闪电的刀戳进老龙王的腹腔
  大地深处的号叫,天空能不能听到?
  
  青岛海滩送别
  
  随着喧腾、啸叫而冷却下来的
  并不仅仅是夏夜的海滩
  
  当礁石将头埋进
  深深的水里,我知道
  一座天空强忍住了溢出的泪
  
  远去的船,能将海的胸口
  生硬地犁开,我知道
  夜晚裂开的伤口
  不能像浪一样很快地弥合
  
  抹去吧!那些反复写在沙上的诗
  
  不要老在月下,回想
  那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浪
  回想,那些激情的
  粗重的喘息,仿佛一只
  笨重的海豚,爬上沙岸
  
  退下去的潮,血液一样冷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