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端

蜀中多才女 为何选薛涛?

封面新闻记者 李雨心

“只因蜀中女子从来号称多才,如文君、昭君,多是蜀中所生,皆有文才。”在明代小说家凌濛初所著《二刻拍案惊奇》中,曾用这样一句话来总结蜀中女子多才。从卓文君到黄娥,从浣花夫人到花蕊夫人,在蜀地的历史中,曾涌现出许多杰出的女性。

6月5日,经实施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领导小组会议审议通过,最终确定文翁、司马相如、陈寿、常璩、陈子昂、薛涛、格萨尔王、张栻、秦九韶、李调元(按年代排序)10位第二批四川历史名人。其中,唐代女诗人薛涛成为第二批四川历史名人中唯一入选的女性。

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薛涛研究会顾问谭继和
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薛涛研究会顾问谭继和

“蜀女多才,自古为然”,她们或工于诗书,在文学上有着极高成就;或巾帼不让须眉,在政治上留下杰出贡献。在蜀中多如繁星一般的才女中,为何薛涛能够入选第二批四川历史名人呢?“蜀中才女各有特点,论才华尤其就诗才而言,属薛涛第一。”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薛涛研究会顾问谭继和这样说到。

身世坎坷 却居唐代女诗人“之冠”

薛涛,生于京兆长安,长于成都,终老于成都,为中唐诗人群体中的翘楚,中唐女诗人魁首。薛涛自编诗集《锦江集》(已佚)五卷,选入自作诗500首,今存世93首。“我比较了下,在唐代女诗人中,留下诗歌最多的得数薛涛,可以说是唐代女诗人‘之冠’。”谭继和解释道。

薛涛一生坎坷,年幼时因父亲薛郧官蜀来到成都,在那时,薛涛已经展现出了过人的诗歌天赋,八九岁知声律,能赋诗,15岁及笄,诗名已闻于外。奈何父亲早逝,母亲又多病,生活困顿无依后,她16岁即入节度府衙乐籍为“乐伎”,以才艺为生。谭继和特别解说:“乐伎,是唐玄宗把朝廷教坊乐伎金五云等带到成都,锦城丝管流传下来,历届川西节度使军镇內就设乐籍乐伎,前蜀王建墓石刻24乐伎,证明都还是如此。嶭涛是一位‘强为公歌蜀国弦’的蜀派古琴家、女艺人。”因“容姿既丽”,又“通音律,善辩慧,工诗赋”,薛涛受到著名节度使韦皋、武元衡等人的器重,曾被奏报为镇府内校书郎,故人称“薛校书”。

在谭继和看来,薛涛的诗歌成就,不仅体现在其是唐代女诗人“数量之最”上,更表现在其“文心高尚”中。薛涛的诗视野甚宽,不仅有边塞诗、爱情诗、述志诗,也有咏物诗、乡思乡愁诗。

薛涛画像(张大千所作)
薛涛画像(张大千所作)

“薛涛的诗中,最有特色的是爱竹敬竹翫竹吟竹诗。”谭继和讲到,薛涛代表诗作《酬人雨后翫竹》描写竹“虚心宁自持”、“苍苍劲节奇”的高尚气节和人格魅力托物寄志,可以说对竹文化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上承竹林七贤,下启宋文同‘胸有成竹’、苏轼‘不可居无竹’的审美文化,开扩了成都林盘仙居文化。”薛涛最有男儿气的诗是《筹边楼》,一句“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吿诫男儿要公忠体国,莫贪私利,以中华大一统和民族团结为重。

多才多艺 书法出众又创“薛涛笺”

北宋《宣和书谱》记载:“妇人薛涛作字无女子气,笔力竣激。其行书妙处,颇得王羲之法,少加以学,亦卫夫人之流也”。谭继和说到:“薛涛是自成一体的书法界杰出的魁首,她学王羲之,承盛唐韦陟“五云”体行书,妙处又得司马相如季候四时书之神髓。”。

不仅才情出众,薛涛的“动手能力”在当下也能堪称手工达人。因平时要与才子写诗唱和,当时的纸幅太大不利于写诗,于是薛涛对当地造纸的工艺加以改造,将纸染成桃红色,裁成精巧窄笺,时人称为“薛涛笺”。“薛涛也是发明特殊用纸‘薛涛笺’的制纸名家,‘薛涛小红笺’为染色纸上品,乃蜀纸一大产业品种。”

“锦江滑腻峨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巴蜀山水人文环境,孕育出来了才女薛涛。作为唐代杰出的女诗人和大才女,薛涛在唐诗唱和发展史、历代妇女著作史、中国书法发展史、特殊造纸上都各有一席特殊地位。而成都至今保留着和她有关的文化符号与文化地标,说明其也为天府文脉传承与天府文化基因培植做出了一定的贡献。“薛涛留下了天府文化的地标、符号、标志,特别对天府文化的才女文脉做出了最大的贡献。”

“崇丽为魂,江楼千古。水润文明,江流千古。蜀女多才,薛涛秀冠。文心高尚,多智多艺。才女活在民心里,才女地标人珍惜。”当问到如何用一段话来评价薛涛时,谭继和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