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端

后疫情时期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结构变化与应对趋向

也许在其他行业看来,新冠疫情肆虐之际,由于艺术品拍卖市场行业自身的特殊性和准入条件,其所面对整体公共视线与核心社会焦点相对其他行业似乎会呈现一定程度的淡出与静寂。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总括艺术品拍卖行业实际遭受重创的深度、广度,不仅并不亚于其他行业,反而具有别样的苦涩与尴尬。

借用美国《艺术日报》网站2月16日新闻标题——“因为新冠病毒疫情,世界艺术市场感受到了压力”。2月17日北京拍卖行业协会公布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拍卖行业的影响调研分析报告》甚至指出“受疫情影响拍卖企业损失明显,经营预期普遍不乐观”,强调“1月下旬以来全国范围内被迫暂缓的拍卖活动不少于2000场。同时,影响正溢出至上下游相关行业”。

清 缪嘉惠 双喜松寿图 98×46cm 设色纸本 镜片
“益起善·共抗疫情——慈善义拍专场” 拍品LOT035
清 缪嘉惠 双喜松寿图 98×46cm 设色纸本 镜片
落槌价:RMB32,500 图片来源:上海嘉禾拍卖有限公司官网

于是2-3月间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继续在惊愕之中忐忑观望,接着就无奈中止传统、规律与集中、定时的春拍繁忙季运转程序。大疫当前,具有鲜明公共聚集特征的线下拍卖没有理由依例“繁忙”,由此出现中国艺术品拍卖史上从来没有过的集中空档期。同时,吻合整个社会抗疫基调的亢进,整体结构变化与应对趋向也不失时机悄然发生。

新冠疫情带来网络艺术品拍卖发展机遇

遽然爆发的新冠疫情,使线下艺术品拍卖市场不得不按下暂停键,在困惑、焦急中等待转机,所有相关运转系统以及诸多有关疫前市场走势的预测也都不得不接受尴尬。

先是2月初“艺拍”巨擘佳士得、苏富比、英国哈布斯堡(Habsburg Auction Rooms)及中国嘉德、保利香港等拍卖行宣布将原本规律呈现的3月繁忙拍卖季延迟至2020年的第二个季度进行。

但接踵疫情发展的严重程度与不明朗趋势,又使刚刚延迟的拍卖计划再度延迟,促成历史上原本规律呈现的3月繁忙季首显寂寞,并顺势产生骨牌效应,造成相关艺术品拍卖配套机构系统连锁紊乱及诸多不理想现象接踵发生。其中纽约亚洲艺术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迪拜艺博会等大型活动相继延期、取消,与艺术品拍卖行业的尴尬停滞遥相呼应,行业表征尤为突出。

面对新冠疫情的肆虐影响,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在短暂困惑、徘徊之后迅速做出反应,集聚精力转向应对、改变。于是付出成本少、准入门槛低、消费频率高、跨境交易便利的线上“网拍”不意勃兴,获得了特殊的发展机遇。

数据信息表明,仅2-3月间,至少有2000多家线上艺术品交易平台脱颖而出。雅昌艺术网因此欣喜预测,“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势必会迎来新一轮的大洗牌”,“艺术品市场必定‘危’中有‘机’”。

由此认为,基于新冠疫情而异军突起的线上艺术品拍卖市场所获得的发展机遇,在揭开线上网络艺术品拍卖市场新一页的同时,也开始改写、弥补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全部历史。

应当看到,后疫情时期线上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勃兴,首先表现在基于大爱之心的慈善“义拍”。也就是说,慈善“义拍”拉开了“网拍”勃兴的序幕。

粗略统计,从2月初开始,在全国各大拍卖行纷纷举办的抗疫义拍活动中, 2月7日上海玉佛禅寺通过上海拍卖微拍平台“海上艺槌”举办的“玉佛呈祥”主题“义拍”;2月10日西湖当代美术馆、童雁汝南工作室等机构联合华辰拍卖策划组织的“艺起扛,爱无疆”当代艺术拍卖;2月24日西泠印社推出的“战疫情,献爱心——蒲公英计划师生作品义拍”;2月29日上海嘉禾的“益起善·共抗疫情”义拍;3月9-10日嘉德的“至诚——中国嘉德网络公益拍卖”等尤为抢眼。有的专场义拍,甚至连续多次进行,反响不俗。这类慈善拍卖适时弥补了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积极参与社会集中抗疫的责任位置,客观上为后疫情时期线上中国艺术品拍卖逐步走向成熟、稳定奠定了基础。

“网拍”热烈,记录不俗,翘楚标志仍是“大行”、“精品”

后疫情时期网络艺术品拍卖的发展机遇,既源自慈善“义拍”,也源自中华民族的爱心传统。当此时期的网络艺术品拍卖,在自豪改写中国艺术品慈善救助历史的同时,也同时改写了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历史。

最新信息显示,热烈网拍中,较早进行的“玉佛呈祥”专题义拍共得善款296635元。

以抓精致、促频率著称的上海嘉禾“益起善·共抗疫情”义拍专场累计围观人数68024次,出价983次,筹得善款37.6万元。

参与面广、影响较大的华辰拍卖等机构“艺起扛·爱无疆”专场300件艺术品分场拍卖。第一场78件拍品上线浏览量达11.8万人次,筹得善款109.1万元。

由央视书画频道主办,位居首都北京的荣宝拍卖公司所承办的“美善不息·全国书画名家抗击疫情主题创作慈善拍卖”,因拍品不俗,参与者众多,一开始就筹集善款1061.2万元,开创后疫情时期慈善义拍成交纪录新高。

相比其他慈善义拍,由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巨擘嘉德拍卖主办的“至诚——中国嘉德网络公益拍卖”,168件义拍作品100%成交,总交易额达1574.56万元,稳居榜首。

从关注热度与最终成交纪录来看,不惟“义拍”,也不惟“网拍”;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拍场的翘楚,依旧属于标准的“精品”与实力雄厚的巨擘“大行”。

如上海嘉禾“益起善·共抗疫情”专场,由汪勇捐赠的清光绪间入宫任内廷供奉给事、深得孝钦皇后信任的女史画家缪嘉惠的《双喜松寿图》一出场即颇受关注,累计出价82次,终以3.25万元价格成交。“至诚——中国嘉德网络公益拍卖”张晓刚捐赠2008创作“大家庭”系列典型作品《穿海魂衫的男孩1号》争夺更为激烈,拍得180万的最高纪录。

至此,2020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得以留下令人难忘的记忆,其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史的价值意义,相信大家在不久就会明显感觉到。

新冠疫情带来艺术品拍卖市场结构变化

新冠疫情在带给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重创影响的同时,也促使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结构发生变化,其具体表现,主要集中在以下五个方面:

1、基于传统爱心的线上义拍助推网络拍卖形式加快规模化、序列化、专题化、品质化、力量化趋势。

如华辰拍卖等机构连续推出的“艺起扛·慈善义拍”、上海嘉禾连续推出的系列网拍——“每周艺拍”及艺术家直播等。

其中“每周艺拍”至今推出四海集珍、卷云集、琥珀光、新纪元、如磬、海派薪火、拍场拾珍、国石瑰宝、金石永年等11期专场,涉及书画、瓷器、紫砂文玩、鸡血石、青田石、金石篆刻等多个门类。

嘉禾系列网拍和刘海粟、陆俨少、谢稚柳、陈佩秋、程十发等艺术大家后代直播带货形式,对凸显网拍节奏快、视觉冲击力强等性格优势与有效发掘海派绘画潜力、促进海派绘画持续性发展和生态演化再生及合理塑造上海艺术品拍卖市场性格、机制等,都具有重要的实践、示范意义。

2、从一度热烈真诚的线上“义拍”,转向相对规范、成熟、集约、稳定的线上“网拍”,翻转起伏中,标志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结构已发生重要的变化。

与此同时,线上网拍也由原来艺术品拍卖系列中的配角位置,迅速上升为主角位置,标志晚到的“网拍”已开始集中冲击传统线下艺术品拍卖市场长期主流的领袖地位。

3、特殊时期、特殊区段的集中浏览与集体关注,促使线上拍卖参与群体遽然扩大,原偏向年轻化或特殊群体的个性化现象开始逆转,推动艺术品拍卖出现新性格特征基础上的另一种不同意义的大众化、年轻化趋势。

4、适应线上拍卖节奏与参与者特殊需求,拍卖主题快捷多变;能满足新竞拍者、浏览者年龄、身份结构的新拍卖主题、拍卖形式应运而生并逐渐走向成熟、稳定,推动艺术品拍卖性格更加趋向丰富多元,新性格特征更加准确、明晰。

5、适应市场流动性增强,满足线上拍卖节奏、性格、特点及参与者年龄身份背景等需求,可视化程度高低、网络流畅与否、相关配套设施是否合格前卫等新技术要求门槛越来越高。

以4月19日晚21∶00临近,嘉禾网拍五期“海派薪火——海上书画名家作品专题”为例,在即将进入艺术品拍卖最激动人心的“结拍”时刻;在遵循常规促使大部分竞价者希望能在最后时刻加价战胜竞价对手的关键之际,由于访问量过载,导致所有买家无法打开页面参拍。待系统恢复时,专场“结拍”的黄金时间已赫然越过,而原来心理价位400万元的刘海粟《朱砂峰》画作,因最后一刻网络发生的意外堵塞,遂让一位竞拍者仅以126万元价格意外拍到。

以4月19日晚21∶00临近,嘉禾网拍五期“海派薪火——海上书画名家作品专题”为例,在即将进入艺术品拍卖最激动人心的“结拍”时刻;在遵循常规促使大部分竞价者希望能在最后时刻加价战胜竞价对手的关键之际,由于访问量过载,导致所有买家无法打开页面参拍。待系统恢复时,专场“结拍”的黄金时间已赫然越过,而原来心理价位400万元的刘海粟《朱砂峰》画作,因最后一刻网络发生的意外堵塞,遂让一位竞拍者仅以126万元价格意外拍到。

后疫情时期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应对趋向

根据目前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出现的一些结构性变化,我们认为即将面临的应对趋向,或将集中在以下五个方面:

1、新冠疫情导致的“不可抗力”对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冲击影响,促使我们需要尽快制定能够切实预防不可抗力、保证艺术品拍卖市场迅速应对、可以满足特殊市场需求、促成平稳过渡的一系列应急预案和必要配套措施。有关部门还应成立专门机构具体协调管理,保证相关措施的顺利落实。

2、新冠疫情促进的网络艺术品拍卖将更加走向稳定、成熟,由此带来适合这一拍卖形式甚至是整个艺术品拍卖业态,包括材料、技术(竞拍系统设计、竞价逻辑技术、抗并发技术、背景技术等)、人才(文案编辑、专业直播)、设备及相关文化资源供给等要素在内的一系列发展机遇。

3、适合网络艺术品拍卖性格及持续、稳定发展、消除不信任感的新诚信机制建构(如嘉禾接受网络拥堵现实不予变换规则等举措)、新鉴定机制建构等迫在眉睫,并将不断强力制约、影响网络艺术品拍卖市场甚至是整个艺术品拍卖市场。

4、适合网络艺术品拍卖市场不断深入发展,系统化、专题化、品格化、精细化、跨界化趋势将逐步加强。随着疫情形势好转,稳定、高效的线上、线下同步合成拍卖方式,将成为另一种适合当代艺术品拍卖潮流的重要形式。

如3月4日北京市文物局“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北京文物拍卖市场影响”,“促进疫情期间文物拍卖企业发展,推进网上拍卖”专门印发《北京市文物局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支持文物拍卖企业依法开展网上拍卖的意见》。3月5日,北京市文物局又就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北京君一明十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举办2020年文物艺术品(一)网络拍卖会审核做出批复,率先释放文物拍卖市场将要发生重要变化的信号。

5、随着新冠疫情局势的逐步好转,以及国家文化产业支持力度的进一步加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经久集聚的诸多潜能将待机寻找适时释放。

这些潜能将至少集中在以下五个方面:

1、后疫情时期网络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勃兴,促使参与拍卖的群体增量迸发、专题竞拍几率增高。

2、各大拍卖公司因疫情影响停摆的常规春拍繁忙季蕴藏的拍场能量亟待释放。其中5-6月英国哈布斯堡、中国嘉德、保利香港、东京中央、邦瀚斯、苏富比、佳士得等各大拍卖公司逐步对已经列入的拍卖计划推进实施,整体拍场将期待新的交易纪录平衡特殊时期艺术品拍卖市场已经发生的不平衡现象。

3、随着市场调节力度加大,“减量增值”趋势增强,特殊投资需求增强,掌控优质收藏资源者将适时投放藏品,博取新的收藏利益;而因疫情影响滞缓、蛰居的艺术品投资人也将寻机释放投资需求。

4、适应疫情好转后艺术市场的发展需求,大批艺术家疫情期间养精蓄锐创作积累所不能释放的艺术作品急切需要投向市场,实现产、需对接。

5、适应线上独立及线上、线下同步合成等新趋势所形成的新艺术品拍卖结构,将影响并带动相关产能寻机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