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端

何处寻找我们的身体:潘凯雕塑

刘畅

刘畅,双鱼座,诗人、画家,偶写评论。著有诗集《T》,获第五届李白诗歌奖优秀奖,首届江苏省散文学会单篇散文“学会奖”等;诗作被翻译成英、德、西文译介至国外;参加《诗刊》社第26届青春诗会、墨西哥城第三届国际诗歌节、歌德学院中德诗人“诗人译诗人”工作坊等。现居南京。

潘凯

潘凯,先后在南京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深造并获硕士学位,其作品总是与众不同,描写了现代文化发展的荒诞与陌生,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在2019年底金奥美学馆生活馆举办的《物观三者》雕塑展上看到潘凯的作品。城市去中心化后,商业综合体雨后蘑菇般在周边出现形成新的中心,商家以艺术品带动人气,让人有登堂入室的荣耀,背后依然充斥着无处不在的商业气息和饥饿的本相。

在女王下午茶粉色空间里,南京文艺名流们喝咖啡吃甜点在主持人的介绍下说话。隔壁展厅里,墙面被刷成橘黄色,挂在正对着出口的墙上的青铜耳朵项链,无数个耳朵连接成环型挂于墙壁,暴力、血腥,没有主人的项链,谁能佩戴上它。

及物,声东击西,试把潘凯的作品描述为:利用语言的歧义寻找言外之意,非日常叙事,非抽象变形,一则则幽默、冷峻的寓言。

观潘凯雕塑,不能忽视作品的题目(文字),就像卢奥的画。《心气》是个向外冒着水蒸汽的不锈钢心脏,心气通常用来说某个人心气儿高,自尊心强,眼界高,或者过高的估计自己的能力。雕塑家将心气一词物化,制作不锈钢心脏,在心室里安装水泵向外喷水汽,让人瞧瞧,心气在呼吸之间,没有生命元素,也就没有个体的精神层面的升腾。

《牙床》用牙齿堆积起冰冷的床铺,很难想象躺在这张床上能否睡得踏实,也许是一场恶梦,单纯且邪恶。

《脑门》让观者有碰壁感,青铜制作的门雕刻着脑花的图案,欲念翻滚。

他的雕塑语境来自古老的历史的含义,反思反讽固有的意识形态,关照当下。从雕塑制作技巧来看,他态度诚恳,绝不粗陋,让作品回转到商业和时尚的讲究和简明。

展览过后在网上找他的作品。《泪》,一滴长长的不锈钢泪水从一面灰墙的孔洞里流淌出来凝固住。灰色墙体,像大象的皮肤。

《乌有之物》几近无望的寻找相互间的联系。

《眼圈》有杜尚的工业风,两个巨大的眼球被固定在类似天平的底座上,离开思想和认知,眼见是否真实?自身的局限、孤立和苍白变成滑稽的表演……

如果说才华和美貌是天生的情侣,思考和反叛则是一对孪生兄弟,潘凯带来的惊喜在于他提供了“诧异的一秒”。不由问自己,我们的心是否还属于自己,还是现代医疗手段可以替代的人造之物,五官、大脑是否还保持清楚和觉知;那些连接着的线条,乌有之物,没有手,是否还有相拥的渴望;没有腿,是否还有想要奔跑的勇气……

2020.6.3

潘凯雕塑作品

《耳环》 98×98×3cm  青铜、黄金 2017

《耳环》 98×98×3cm  青铜、黄金 2017
《耳环》 98×98×3cm  青铜、黄金 2017

《心气》 48×22×22cm  不锈钢  2017
《心气》 48×22×22cm  不锈钢  2017

《牙床》 13×26×19cm 青铜  2018
《牙床》 13×26×19cm 青铜  2018

《眼圈》 26×24×10cm 钢、汉白玉 2017
《眼圈》 26×24×10cm 钢、汉白玉 2017

《泪》 300x100x120cm 不锈钢 2015
《泪》 300x100x120cm 不锈钢 2015

《自组织》 尺寸可变 FRP、树脂、烤漆 2013

《自组织》 尺寸可变 FRP、树脂、烤漆 2013
《自组织》 尺寸可变 FRP、树脂、烤漆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