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端

“后疫情时代”出版业的七大趋势

韦克 记者

张淼 编辑

毫无疑问,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对出版业产生了巨大影响。各国政府均采取限制实体零售产业营业的方式,规避潜在传染风险;书商和出版商被迫关停,不得已对员工进行裁员,以应对疫情带来的成本上涨问题;各国书展和书业活动相继延期或停办,使得出版人失去见面交流的机会;图书印厂停业,出版商无法正常印制图书,出版计划被迫拖延……

出版商和书商不得已采取多种措施扭转颓势。受困于疫情影响,线上营销力度加强,平台销售量出现较大程度增长,成为疫情期间的重要营销方式;线上交流活动增多,作家直播、在线书展、线上论坛等书业活动新模式层出不穷;疫情重塑出版业供需模式,出版商和书商对于按需印刷的需求增长。

这些变化都极有可能重塑疫情后的出版行业。

“后疫情时代”出版业的七大趋势

近日,独立出版商协会(IBPA)前主席彼得·古德曼(Peter Goodman)总结了疫情对于出版行业的影响,归纳了‘后疫情时代’出版业将面对的变化和趋势。

趋势一

出版产业融合发展将得到加强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全球数字出版物销售情况良好,大多数国家图书市场数字出版物销售额呈现上涨趋势。以英国为例,根据《卫报》的调查,疫情期间英国图书线上销售额激增,涨幅同比达到400%。读者对于经典名著的需求出现明显增加,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和《霍乱时期的爱情》、托妮·莫里森的《宠儿》、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以及西尔维娅·普拉斯的《钟形罩》等名著成为热销图书。

有声书也成为读者的人们选择。法国的众多独立出版商开始向数字阅读业务领域转型,推出了很多疫情期间的有声读物。根据法国出版商协会的调查,有声读物受到越来越多法国读者的欢迎,14%的法国受访者表示他们听过有声读物,很多出版商也将免费有声读物在网上发布。此外,俄罗斯在线图书销售额也出现增长,涨幅相较同期为30%至40%之间,俄罗斯读者正在转向使用电子书和有声读物,同时各种订阅服务的使用人数也在逐步上涨。

疫情加深了出版商和书商对于数字出版的理解,以读者的实际需求为目标开展工作,倒逼出版行业加快创新和转型。同时,数字内容的消费增长也迫使出版者进一步探索线上服务模式,准确把握读者需求,增强用户黏性。疫情提升了读者对数字内容的消费需求,数字阅读成为常态,未来出版业要在数字阅读习惯和消费模式上进行深度探索。

趋势二

独立书商的数量将持续减少

出版行业曾经认为,包括独立书店在内的实体书店将被线上电商所取代,尤其是在亚马逊平台出现之后,电子图书的增长一度十分惊人,大有取代实体图书之势。不过,在2008年以后,独立书店呈现“复苏”之势。读者开始更加看重独立书店,因为他们具有亚马逊等电商平台不能提供的体验和感受,例如不少独立书店增加了餐饮和咖啡服务,增加了书店本身的服务能力,使书店成为城市文化的一部分。

然而,今年的疫情迫使大多数独立书店进入“休眠”状态,其中一些书店采取停业、裁员等方式,减少经营成本,从而帮助书店渡过难关。例如,美国纽约的“地标性”独立书店思存书店(Strand)在疫情期间解雇了188名员工,网上订货和在线发货等方式也被迫暂停;纽约的麦克纳利·杰克逊书店(McNally Jackson)解雇了80名员工,书店管理层表示,裁员是避免企业收入受损的方式。

不少独立书店没能等到复工的到来。在西班牙,小型出版企业占全国图书零售业的70%,根据西班牙出版商联合会的估算,图书行业30%的企业面临生存风险,总计经济损失或将达到10亿欧元。在我国,疫情已经导致不少独立书店永久性关停,其中既包括一些服务于当地社区、历史悠久的小型独立书店,又包括像言几又、方所这样规模较大的独立书店,例如言几又成都凯德天府店和方所文化重庆店。

不少出版人认为,实体书店存在的唯一价值在于,它有着电商平台无法提供的场景和氛围,阅读者可以在书店尽情享受阅读的快乐。然而,随着数字出版的占比逐渐扩大,实体书店沦为电商平台的“试衣间”,卖书从曾经的创收工具变为“核心副业”。疫情期间,实体书店为了能够存活下来不得不转战线上,那么他们和线上平台的区别又在哪里呢?

趋势三

大型发行商的影响力将增强

由于民众居家隔离,外出购物的频次降低,这导致电子商务网站、餐饮外卖服务等需求暴增。全世界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亚马逊在美国增加10万个职位以满足需求,并将重心转移至食品、清洁用品等生活必需品方面。相反,图书等“非必需商品”则被延迟订购或送货。

为了满足图书市场的需求,大型批发商行动迅速。例如,疫情期间,美国英格拉姆集团(Ingram Content Group)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它的批发、分销、按需印刷和数字服务等业务被政府视为“必要业务”,公司也得以继续运营。作为全球最大的纸本和数字内容的发行商,英格拉姆在全球各地的设施和配送中心仍然开放,为行业提供关键性服务。虽然疫情改变了读者购买图书的方式,很多书商通过自有网站或其他在线销售平台将顾客转移至网上,但英格拉姆能够帮助他们进行图书配送。

对于图书零售行业而言,疫情很可能成为“分水岭”。在不少图书零售企业交通阻断、供应链遭遇重创的情况下,行业集中度或将由此提升,服务能力较强的发行商凭借优势能够在图书企业和消费者之间建立新的平衡,从而赢得疫情后的经营基础。“后疫情时代”的图书零售行业正在经历一个供应链竞争的新阶段,尤其是在大数据、云平台等先进技术的加持下,供应链开始变得更加“智能”,拥有高水准的发行商将会获得巨大优势。

趋势四

大型电商平台将会面临更多竞争

疫情已经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了零售行业格局,图书零售行业也不例外。随着用户线上购买的使用频次增加,大型电商平台面临更多竞争者的挑战。以美国亚马逊为例,虽然疫情期间亚马逊在零售服务方面表现优异,但是它却降低了图书等“非必需商品”的配送优先级,导致图书供应链受挫。

与此同时,其他电商平台也表现出色,比如美国的沃尔玛。根据市场数据研究机构eMarketer的数据,沃尔玛今年在美国的电子商务销售额预计将增长44.2%,达到410.1亿美元,较2019年相比预计增长36.8%,进一步巩固了沃尔玛作为美国第二大电商的地位。而且,沃尔玛拥有庞大的实体店连锁体系,这能够帮助它有效地完成各类在线订单,从而迅速扩大了运营范围。据了解,沃尔玛在疫情期间的图书销售情况良好,尤其是儿童读物受到追捧。

此外,网上书店Bookshop承担起疫情期间的图书在线销售工作,不少独立书商都在平台上设立了店铺。大多数书店经营者表示,疫情开始后,书店的现在订单数量较平时有了较大增长。Bookshop还为独立书店进行了众筹,在4月期间,众筹款项达到50万美元。

在线图书业务的增加和众多平台的个性化服务,将起到增加用户黏性、维持用户忠诚度的作用,在疫情之后,这也将对新平台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趋势五

在线营销将塑造图书销售新生态

就像传统出版业逐渐接纳数字出版一样,在线营销以其极大的便利性,也成为了行业的新焦点。

一方面,图书馆、出版社、书店纷纷邀请作家、学者走进线上直播间,进行知识分享和图书推荐。西班牙作家哈维尔·卡斯蒂略在网上为自己的新书做宣传,成功吸引6万名读者关注,两天内图书销量达到1.1万册,也为他自己赢得了一定社会关注度;中国儿童作家沈石溪开启“直播带货”模式,该直播在线人数达17万,留言7000多条,开播前5500册签名书售罄,直播中又带货1.2万多册,刷新了出版业直播营销新纪录。

另一方面,在众多国际书展和书业活动相继宣布延迟举办或停办的情况下,书业活动主办方积极寻找替代方案,利用举办线上活动的方式,延续今年的出版业活动。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举办“虚拟书展”,使得少儿出版商今年的正常工作能够尽可能正常开展,此外主办方通过和技术平台合作,实现了在线版权交易会,为版权买家和卖家提供便捷和自动化的在线版权交易服务;泰国国家书展也首次通过网络举行,参展商可以通过官方网站进行浏览、图书购买、参与线上交流和会议等,同时泰国出版商和书商协会在官方网站上建立在线图书市场,邀请多家出版商加入线上平台,销售图书产品。

在“后疫情时代”,这些在线运营手段将会被保留。随着越来越多出版商开展线上业务,他们能够更直接、更快速地接触消费群体,而无需通过传统的图书销售模式接触读者,这也将会为未来新的销售生态系统构建提供基础。

趋势六

按需印刷模式将成为主流

今年的疫情让世界各地的出版商意识到可替代性供应链的重要性。随着书店的关闭,出版商更加关注读者的位置,并有针对性地印制他们需要的图书,按需印刷成为了能够完美实现这一诉求的方式。

美国英格拉姆集团创办的闪电印刷公司(Lightning Print)对出版行业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在今年的疫情期间,该公司提供的按需印刷服务为众多出版商解决燃眉之急。多年来,出版商都是先订购图书,然后将批量印刷的图书与自己的其他图书一起运往书店、图书馆和批发商手中,未售出的书就被存放于仓库或者库房中。按需印刷则更加简单有效,出版商可以随时发出图书文件,第二天英格拉姆就可以将他们需要的图书送往书店或者经销商手中,这种方式的便捷性也在今年的疫情期间得到验证。

在这场危机中,正常的图书销售一夜“蒸发”,出版商面临着图书滞销库房的窘境,这也迫使出版商采取按需印刷的替代方案,而这种方案也很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常态,提高出版商抓住最佳销售机遇的能力、防止图书滞销。

趋势七

“作家型出版商”的诞生

如何理解“作家型出版商”?疫情导致居家创作的人的数量直线上升,一方面聪明而有创造力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在这段时间宅在家中,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写作练习;另一方面疫情使很多行业受损,“失业潮”来临之时,写作可以作为弥补增加人们的收入。

然而事实上,能够坚持写作的作者属于少数,“真作家”和“业余作家”之间的差距依然存在。疫情为更多作者提供了创作源泉,出版业在“后疫情时代”也将会迎来一批新作品的诞生,这些作品可能会是以疫情为灵感来源而创作的。此外,越来越多的人们习惯使用网络分享知识和见解,短视频、视频等方式屡见不鲜。在疫情之后,图书评论家、图书类视频博主的数量将会增加,这也将会为出版行业增加多样性。

对于出版行业而言,疫情的影响可能是多方面的,出版商和书商都需要做好准备,以应对突发事件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