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珞珈诗派诗歌作品专辑(卷三)

2019-12-02 08:5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珞珈诗派

本期推出珞珈诗派(卷三)10人:黄斌、方舟、刘晖、龙红年、孔令军、索菲、王法艇、紫藤冰冰、龚航宇、方雪梅。谢谢诗人陈勇组稿。

 

黄斌的诗

黄斌

黄斌,男,1968年4月出生于湖北赤壁,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学系,现居武汉。著有《黄斌诗选》《老拍的言说》。

◎秋夜宿五祖寺禅庐

听一夜东山的秋虫
我小小的睡眠   似有若无
清晨打开纱门   见两三片落叶在脚
像刚刚摘下的昨天的自己

◎达摩面壁

达摩面对的墙壁 
是一种极致的简洁
是坚硬的肯定
也是坚硬的否定
他以身体与之对峙
并日益契合

多年以后   他的身影
被阳光刻在嵩山的这一块石壁上
有点淡   但世间只有这一方
禅宗的肖形印

◎闲居

春三月的周末   在家烧水煮茶
拿起一本巾箱本的李义山诗集
或袖珍本的坛经   翻一翻
看到哪页是哪页   窗外
天空是灰色的   楼房各有各的
色彩   桃李已谢
绿树在楼房之间深浅不一地穿插
天空   楼房和树   都是沉默的
只有鹊鸲  在清亮欢乐地叫着
在啜茶入喉之际  我感到 
我们的存在都已被鸟鸣表达

◎春风

春风的和煦是诚信的
因为我们不能把倒春寒
视为违约
吹面不寒的流体
化被草木和土地
这精确的滴灌
普遍而又具体入微的爱
你看它细腻地剥开一层层笋衣
生成披满绒毛连衣裙的绿竹
把树皮切开一个个小小的豁口
窜出绿芽的拐杖和花朵中的托盘
春风在我们这个世界病房里
是一个穿着有腰身制服的小护士
你看   在她粉色的背影中
一个冬天的病人忘了插在他血管中的针头

◎感谢每天我都在鸟鸣中醒来

这些天来  鸟鸣之后我便醒了
这些纯粹清亮的声音
都是无价的礼物
感谢它们  给我新的一天
一个如此洁净  晶莹的开始
玻璃珠似的开始了第一次滚动
有时我还会联想到松脂和桃脂
或者琥珀似的彩芯中虹状的浮动
起身后  有时我会在阳台上看到朝霞
像是对幽暝中的听觉一次确实有效的认证
不过我最留恋的  还是未起身之前的
那些一滴接着一滴的听见
发出   君   君及吾的   是白头鹎
发出   落滴雨着的   是斑鸠深沉的呼唤
相似的还有布谷   鹊鸲的声音
婉转清越   甚至是符合平仄的五言
把我封闭内视的目光变成了拉直的棉线
当我像听够了这些鸣叫   睁开眼睛
窗外的天光正好刚刚发白发亮
这是多么精确的早晨呀
感谢每天我都在鸟鸣中醒来

◎沈从文弧线

树叶挂满了深秋的黄油漆 
红油漆和棕色油漆
这让我想起了印象中
沈从文弧线的色彩
沈从文曾画过一张边城的草图
笔直的陆路绷紧如弦
水路蜿蜒弯曲如弓
水陆衔接起来的通路
让我感到一种山川的紧张
在这张弓的底部
凤凰古镇璎珞一般散开
这张草图虽然是线描的
但我乍一看到 
便感觉身入其中
我的老家也是这样的
蟠河绕出一个大的弯子
分隔开湖北新店镇和湖南坦渡镇
在水陆相交的地方
古镇也沿着河道散了开去
这种同构   让我一直不能释怀
爷爷曾在长丰公社摇渡船  收钱一分
船上有粗茶水缸   竹筒放在木盖上
我有时在船上
有时在河滩上捉小螃蟹
四季的色彩   都在我身边不远的山上
现在   蟠河也是我心中的一根弧线
虽说我一直没有画下它

◎信息农夫

有什么文化可言呢  我和你
我们都不过是当代的信息农夫
如无种植和园艺的手工经验 
如无对阳光  雨水和时间的顺应和遵循 
如无对稻黍和麦粟
从青涩秧苗到多子娘亲的视觉记忆
如无对草木花卉的从春至秋的亲身陪伴
我们有何文化可言  自从我日益习惯
看到这些作物在手机中固定单一的影像
在APP中作为商品反复出现
我微信朋友圈中的九宫格
不过是我在假想中耕作的主观井田

◎人体一辩

手和脚辛苦一生
干所有的活   走所有的路
而好看   好听和好闻的东西
都被眼睛   耳朵和鼻子占有了
嘴   吃掉了所有的食物
但又把营养大部分上交给了大脑
心肺肝肾时刻都在黑暗中工作
连个露脸的机会都没有
头发和眉毛   时刻都在闲着
人体是如此的不平等
但又奇怪地紧密合作
得向女娲和上帝讨个说法

◎生命颂

秋夜萧索   但无法屏蔽一只秋虫的清吟
人情淡薄   但隔离不掉一颗跳动的热心
还有那么多既看不见   也听不见的生命
它们都在   并且都在用力   在自然规定的奇迹中
活泼   生动   对于它们   活着就是活着本身
作为一个单独的自然人   我觉得
不是因为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而是因为我每天都是新的

◎世界你好

世界你好   你才是恒久的存在者
我只是你的一粒微尘和偶然的虫卵
因为你   我之存在既真且合理
我之消亡   既真且合理
知道这一点   我并不悲伤反而感到幸福
因为我永远不会脱离你的怀抱

因为我永远不会脱离你的怀抱
知道这一点   我并不悲伤反而感到幸福
我之消亡   既真且合理
因为你   我之存在既真且合理 
我只是你的一粒微尘和偶然的虫卵
你才是恒久的存在者   世界你好

 

方舟的诗

方舟

方舟,原名周柏, 一级作家、诗人、文化艺术策划家、大学创意写作导师。80年代全国高校校园诗人、广东底层写作的先行者。著有诗集、随笔集9部,曾获全国校园文学大赛一等奖、首届广东青年文学奖、第十届广东鲁迅文学艺术奖等奖项。作品被翻译成英语、意大利语、德国、蒙古语等。现为广东省作家协会理事、诗歌创作委员会副主任,东莞市作协名誉副主席。

◎过郁孤台

有些楼台需要一个人临时起程
在中途遇见,然后将它带走

像郁孤台,故意让一个过路人
说到江水都走了
青山没有遮住
你就记住了它

一如我从郁孤台的后山上来
与一位沉默的背包客目光交错
他居然是我的一个同年——

“人世没有这么陡峭”
“过了郁孤台,就剩下坦途了”

你顿时发现
有人早已深察你的秘密
留下一二暗语
就去南方砌他的茅舍了

◎庐山的乌鸦

一大早,我推开窗
庐山的乌鸦就落在
旅馆前面的树枝上

一声两声三声
三声两声一声
长长短短,没有停歇的意思

我收拾好一摞计划读的书
兜了四百个弯下山

我一路狂奔,七小时后
扶起在东莞卧床不起的父亲

庐山,已大雪封山

◎思蒙乡感遇

思蒙适合一个人来
适合在中午,镇上的铺子都已打烊
人心涣散,树木静止。只有你心怀故事
搀扶着自己的晚年,徘徊兮既往
然后寻一条船涉江

江水清漪,河道弯曲
在河心,桑扈臝行飞过
像极了岸上嬉戏的童子
但船工开始背诵离骚
问三闾滩边要不要借宿
想到屈原曾在此推船,迷不知吾所如
你选择了返回和离去

在岸上,另一个船工在打盹
鹤发童颜,你正好把他想象成
归隐的善卷。仿佛在民间
所有的先生都去国还乡,精通失传的句子
美人们一直深居山中,饮食草木英华
在书中,她们都叫山鬼

◎只有每一粒沙从大海里归来

白云骑着马,风神们佩着剑
他们都是剧中的演员
在大海深蓝色的舞台上
歌唱,跳舞,念白,起承转合
在不满足的剧情中,制造冲突
恢复忧郁和呈现矛盾
然后,让虚空再次串场、消弥
忽明忽暗地起草星星和瞭望塔

他们从未稍息,只是换场
他们从未回首,只是易容
他们沉于剧中,朝夕不改

只有每一粒沙从大海里归来
他们藏在善舞者的衣袖里
如跳蚤,小到剧情里看不见
小到月光也要打着灯笼寻找
但大海反复伸出浪涛的手
拉扯他敲打他腐蚀他席卷他
但每一粒沙都团结一起
叮咛着各自挤干身上多余的水分

只有每一粒沙从大海里归来
作为幸存者,他准备一言不发

◎在浪漫海岸,大海已经重现

在浪漫海岸,大海已经重现

从霞光开始,它重新校正季节的经纬度
拨开云雾,撒下自己金灿灿的光线
他们要照见大海的周围和鱼群的方向

天幕的尽头,它现出略显犹豫的黑色腰带
勒紧了好一阵的大海明显变得修长和匀称
稍后,它会净脸,让天光擦掉吸附的云霾

所有的船只和少女都在晨曦中醒来
他们身边的海水开始行动,对照自己
当年的雄心,一遍遍锻炼谦逊之辞

是的,海水是谦逊的。那些赶海的人
懂得,大海从未现身,从未将终极答案
抛给解谜的人。它自我放逐,潜行不止

潜行不止的大海构成你我的旅途。不察如我
多少次柳暗花明,才把内心的浪漫分解成一行
潮湿的脚印。在海滩上至少和两只船站在一起

在浪漫海岸,一首诗的诞生如相逢者对饮
喊着大海已经重现——哪怕是茂名的一角
都足以对得起我耽于想象的一生

◎玛珥湖

玛珥湖,它的水是干净的
湖边的落叶一直在减少
但你看不见它消失的过程
水面如镜,它的魅影常让人产生幻觉
并和地下神秘的巨型物联系一起

玛珥湖,草木幽深生长
每一种植物表达的愿望被一一应许
为火山吞没过的红土地所庇护
你看见的绿,比绿更深
你指点过的绿,也会将你拉拢

在玛珥湖,水位是自设的
它用低于海平面的阀值巡视水文
高和低,仅让湖心岛的能见度量定
湖水之下,容积莫深。惟内界循环
即可说出另一种可能的海拔

◎珠海叠石志

我放过大海,大海就漂走了
我放过天空,天空就辽阔起来

但我不放过一块石头
我让它和我一起蹲着

它的血连着我的血
它身体内的银是我命里的金

很多远处的事物在地平线之外
现在,你可以坐到我的肩上来

你看累了,我们就换一换
你要说话,我们就叫海水也过来听

◎在始兴,草木有本心

在始兴,草木有本心
无论是风生还是水起
草木都生长葳蕤,无关地气暖
君子皆岁寒心造化。它们望月怀远
向高处,一寸寸抬高自己的海拔
 
在始兴,西日向山隐
北风乘夕流,岁月无声
鸟兽有名,被形容于林间与山岗
命运跌落的涧边,溪水更清
它的回声轻于大海之重
又向大海透支了波澜
 
在始兴,物类有固然
中途消失的事物会自动返回
如雁过瘐岭,舟驶浈阳
一首诗经过感遇和发酵
又回到天才的童年之地
像时光的风度重新发生和繁殖
 
在始兴,良辰不可遇
你从荆州归来,我从虎门起程
君子们闲坐于深山鱼形背脊
可以论人生长短,世态炎凉
当你使用一些嘹亮之词
天色就从远边暗了下来
风,也乍起,还往山谷里吹

◎在水濂山

一个巨型的天棚
模拟了云南的高原
一双贩子的手
解释了飞翔的秘密

一万只蝴蝶,蜷缩
在一箱纸堆里
每一枚折叠的三角纸里
佯睡着一只蝴蝶

它潜伏在流迁的纸缝里
在阳光绽放的瞬间
选择了放弃

“又死了一只!”
“仿佛一枚死签”
有人在计算成活率
但它陨命的动机
不为人知——

它被轻轻搁置的刹那
参观的孩子们,读出了
一阵心惊

◎如何爱上一条河流

在一条河流的边上
我开始自己的下半生

大海很近,海水一次次倒灌
平静的河流每天朝相反的方向涌动
我无法接近那几只栖息的白色鸟
它的动与静像生命的逃离与消遣

河面上常常飘浮着生殖力旺盛的
外来物种,积木、图纸、家具、塑料制品
坚硬的、犹豫的、重要的、消失的
潜行于河水的底部并为河水所消化

“它的污渍来自沿途和远方”
“那些夜间行驶的运沙船最懂得河的赋形”
我常告诉同行的散步者
你尝试放心去赞美一条河的落日和余辉

并不需要追究它本有的
清澈和真实。它努力掩饰的那一部分
——它曾经的自由,还有它接近
入海口时的不安和拘谨

 

刘晖的诗

刘晖

刘晖,生于湖南,毕业于武汉大学及上海交通大学。大学时开始写作并发表诗歌及小说作品。毕业后从事传媒多年,现在一创业公司就职。作品多次入选各种诗歌年选作品。著有诗集《复调》。现居上海。

◎出发

我的技艺生疏
我的言语粗鄙
我不热衷于道德性语言
但也不像早年,避之唯恐不及
我是一条大河,泥沙俱下
我的梦境全是陨石坑
而我仍有一个黎明,值得为之醒来
我把记忆和痛苦整理妥当
就像叠好一件衬衣
放进行李箱一角
不用天亮,我就可以出发

◎谷雨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
我不信,我分明看见——
清明的雪,还在枝头
谷雨的霜,还在草尖
那薄薄的霜,含在一个人的眼里
霜有眼睛,她想忘记的
还没有忘记,雨以为死亡没有眼睛
其实死亡看见了一切,只是不说
雨落在树上,树就沉默
雨落在山上,山就昏暗
一支笔挥动风雨,胃里的黑暗
拒绝把荒谬变成抒情
岁月总是把长句截成短句
我不得不谨慎地对待每一个词
掂一掂这个词会有多重
敲一敲那个词会有多响

◎弹奏大海

我以为——我在弹奏大海

大海,整个乐队
都是我的——风翻动乐谱
云的和声,连海沟中
幽深的黑暗——也献出
自己的喉音

挥手,阳光
就撒下硬币——合手,风
就停在浪尖上
需要一个高音,海鸥
带着神意降临

波浪——高音部,痛苦
只是入门曲目
潮汐——慢板,记忆
抵达岸边,月光
如同临终关怀——庇护
所有屈辱的面孔

沉默大口大口地——
吞咽着黑暗
寒冷,进入受伤的脊椎——

我以为——我在弹奏大海
其实只是大海——
在弹奏我

◎午夜赞美

时间在这里应该
得到赞美
只是到现在,我还没有
找到辛波斯卡
午夜,躺在地上,我暗暗背诵着
《种种可能》的片段——
“就爱情而言,我偏爱毫不特殊的纪念日
那样我们就可以天天庆祝”

凭着记忆,我在虚空中
画你的肖像
你的长睫毛,你的酒窝
你在海边的奔跑
你的影子和我的影子
交织在一起——
韵脚压着韵脚

亲爱的,祝你生日快乐
我想象着有一天,还能
像从前那样
你一句,我一句
读着辛波斯卡
你读:“我偏爱不去问还要多久,什么时候”
我读:“我偏爱惦记着可能性
存在自有其理由”

◎此刻

此刻,平静的
像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此刻,幸福的,像群山
在收纳风声
风暴再也无法撼动
一个人的内心
悲伤曾经称出
一个人的重量,现在轮到喜悦
悄悄移动秤星
内心的灯火就会上升

◎雪慢

雪对他没有意义,除非能
落到纸上——

歌越来越慢,两节变四叠
仍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针穿过水,缝补时间
一片衣袖
掉落在上阕,要隔很久
才能听到回声——

琵琶结束之时
就该轮到箫,手鼓打了十二节
相爱的人为何总是
活在不同的节拍——

他不太埋怨命运
沉醉于声声慢里——他找到了
感谢冬天的理由
词越少,越浩瀚——

现在,他唯一相信的
只有波俏的眼神——
和虚空中——
伸出来的手

◎大寒临帖记

一尺见方,已到天涯
铺开破纸,就是旷野
大寒之日,墨汁凝结,呵气成雾
毛笔如断帚,刷出一个个偏旁、部首
雨落,临《丧乱帖》
日起,临《奉桔帖》
剥开最后一个桔子,慢慢嚼着
连筋带络,汁液枯淡,那又如何
我总要学会吞咽
所有难以下口的东西
并对痛苦产生感激之情

◎邀请

海边的人,如果你们看见我
一定不要觉得奇怪
这个人怎会这样
头仰着,闭着眼,双手拥抱着风
仿佛在拥抱着虚空
见了阳光,我就是守财奴
每一滴都是金币
或者情欲狂,贪恋着每一缕光线
身体发抖,发出既像赞美
又像剧痛的呼喊
你们不知道,这些年
我见过的阳光只有多少
阳光是雨滴是雪花是树叶是沙子是每一日
想念的细腰
阳光追我,逐我,刺我,逼我
亲我,吻我,舔我,啄我,抱我,问我,责我,愧我,痛我,喊我,罪我,恕我
阳光,谢谢你,此时还能照在我这
饱含痛楚而又绝不驯服的灵魂
大海,谢谢你,用你那无限的蓝
来邀请我

◎时差

我有时会想写一些温暖的句子
仿佛那是火,可以暖一暖
冰棱一样的手指,等公交车的时候
我会听别人说起柴米油盐
我和这个世界有一定的时差,月光照到
我左手的时候,右手发凉
那天老杨说,“太多的人死在医院门口
只有一个孩子活在了急救室”
这句话我得记下,地铁转弯的时候
我就可以用上,紧紧地抓住把手
看着即将上线的电视剧广告
那里的人会有快乐结局
走在人群中,我会假装自己
和以前一样幸福,街道像一个叠句
也许,还有一个好运等着我
雨落下,也会像雪,我的手指轻轻一弹
它们就会像羽毛
追着少年时回家的火车

◎采苦

“采苦采苦,首阳之下”,《诗经》
在爷爷手中翻动,他想告诉我
他的岁月,以及更为古老的日子
而他所说的时间,并非我所想置身的河流
盐在体内发苦,冷风更对胃口
时间搜集在一起,我们
却无法成为伙伴,手势停在半空
尾音在黑暗中消失
经历了战乱、流亡、饥饿
那些宝石般的生活,只在奶奶口中流传
“那时刘家在长沙有一条街,河里的每条船
都有我们的货物”,那又如何?
那么多时候,他们只希望
在户口本上写上“贫农”
撕碎的家谱,烧黑的汉字,悬空的木梁
燕子空飞,剪开的空气嘶嘶作响
衡山上,那个巍峨的柱子
仍然写着道德的箴言,香火不会在意
披头散发的失踪者
昔日的富贵子弟,现在的粮店员工
爷爷相当满足,弯着腰,磕磕碰碰
有炭,让他的手指变黑
有粮,让他午夜起来,摸摸米缸
他就像一颗历史中的小麦,灌浆之后
更懂低头,他总担心我这个倔强的孙子
在风暴中还要穿过河流

 

龙红年的诗

龙红年

龙红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湖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湖南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入选“湖南省三百文艺人才工程”。在《诗刊》《人民文学》《十月》《扬子江诗刊》《诗探索》《星星诗刊》《诗选刊》等几十家刊物发表诗歌1000余首;出版诗集4部;获诗刊社全球诗歌征文奖等省以上文学奖40多次。

◎告别书
 
台上,有人在宣读我的告别书
将一幅斑驳的画作展开。酒藏在阁楼
钟表埋在地里,河水于暗处起起伏伏
 
我写到了春光灿烂,写到了
旧书页里的清香,雁翅拍打云朵
我还写到了涌动的暮色和乌云里的闪电
——花园里游走的蛇
还有感恩,此生无法偿还的债务
 
这多么像告别
简短而复杂的一生……
 
我在台下静坐,相爱的人与我保持距离
内心庄严,我秉持少有的沉默
仿佛这一别,即是永别

◎一个人仰望天空
 
鸟飞绝。
没有闪电的影子,什么也没有 
天空,一个劲地空着
 
空着,像竹篮,盛着
岁月的流水
 
什么也没有。站在山坡上
一个人,仍在
仰望…… 

◎没有一场雪能覆盖所有

阴谋里有漏洞,锦绣之上
有桃花,茫茫白雪浩瀚
小鸟的一行脚印,如铁钉
 
此生经历多少绝境
洪水和猛兽同行,天空
拆掉四梁八柱,一个人
想在岩石下打井
 
删除了众多繁文缛节
大地白色汪洋,一场婚礼蔚为壮观
我们匆匆赶路
身体里,纷纷扬扬
 
美好得没有一点病痛,这世界
让人充满疑惑
我在雪地行走,不敢低头
我怕白雪里露出病句和
暗疾

◎刽子手不会想天空的悲伤

他必须杀死她们:
两只鸽子
 
两只灰色的鸽子,她们的灰多么无瑕
羽毛多么柔顺——透着逼人的光泽
 
每个早上或傍晚,我都会看见她们
在草地上啄食,漫步,公主一般
然后啪啪飞过教堂的尖顶 
咕咕咕咕,水似的叫声 
将天空洗了又洗
 
他可以选择多种方式让她们死
唯一不能选择的,是让她们

 
——一个刽子手
从不会想天空的悲伤

◎冬日的下午

突然放晴。停电的剧场终于恢复供电
悲伤的人猛地停止了
哭泣
 
窗帘是一块硕大的金子
向东的房间,是金库
 
事情总在绝望处呈现转机
而阴郁的日子实在太久
鸟雀们,很久没有了音讯
 
现在好了
院子里的樟木、水杉、铁树都点亮了
窗前的玉兰重获信心
远处的墓地和不远处的烂尾楼
都活过来了
 
亲爱的白鹭,我一定要来见你
人世间的片刻欢愉
我再不能错过

◎暮色里万物柔软
 
仿佛刻意放慢了脚步,暮色薄如轻叹
在对面山麓游荡,久久不肯垂下大幕
 
群山静卧,起伏的猛虎憋着一声长吼
万顷山风如涛,一堆乱石
正渐渐失去棱角
 
老眼昏花。乌雀匆忙奔向被雷电劈开的
老树;流水模拟秋蛇,从山涧
一闪而过
 
内心苍茫的人紧了紧步子
哦,我们加速追逐的正加速消亡
有多少暮色 
就有多少懊悔
 
一个铁匠抡起铁锤,一把砍杀生灵的刀
就要化成一轮
初月
 
孩子唱歌,英雄俯首。暮色越来越浓
万物渐渐柔软

◎彩  虹

“彩虹,彩虹!”,在广东河源
我们都忍不住大喊,像喊一把埋在暗处的
琴,喊一朵废墟里的桃花
 
走过那么远的路,看过多少戏剧
悲喜模糊不清
黑暗中同时摸到蛇和草绳。国道上
车祸频发,一首诗刚刚开头
就再也写不下去。飞鸟空中断翅
烂在心里的是很旧的颂词
在黄土深处不朽的
是父亲母亲的纽扣和白骨
 
“彩虹!彩虹!”
我们忍不住大声喊出这个久违的名字
就是在拼命喊出
心底的淤血……

◎扫   尘

这落在白衬衫上的鸟迹
这窗台上野猫踩过的夜色
这蓝天之上的鹰影
哦,这满世界的尘灰,时时 
在眼中长成荆棘
 
原本我用一生学习宽容
大河边修养,视而不见
屋子里关住惊雷
“有些事,忍忍也就过去了”
过目即忘亦是美德
不必在心里烧着一场大火
将一生积攒的银子
一次花掉
 
可如今,我铁下心来
要将一本书中的坏句子揪出来
要挑出鸡蛋里的骨头,草丛中的虫
要清理门户,把身体里的那些病灶
一一打扫,让一片雪花
顺利抵达

◎黄昏,在河上
 
我站在铁皮船上,船站在河面上 
这个秋天的黄昏起伏而柔软……
 
暮色为草木注入柔情,星星长出乳牙
既成的事实可能被推翻
时间下滑,势不可挡。帷幕之后
挖沙船将灯挂在前额
柳树逃得快过流水
新的戏剧上演,世界面目模糊
两岸慢慢将眼睑合上,微弱的灯光
放出一条小白狗
隔岸空吠
 
铁皮船又锈了一层,对岸
两个夜钓者被星星抓走,我和这船
不知能否再顺利
回到
人间

◎落光叶的银杏
 
来晚了,对不起
你们的理想晚于时光的
突袭,晨曦
晚于黄昏眼盲的蝙蝠
 
那些鸟大都已经飞走,该说的
我早已说过,在桐子坳村
山峰的钟声落在山涧
身体里最隐秘的光亮已和盘托出
一片叶
带走一个王朝
 
宴席散尽,残瓦断垣 
那是一场盛世过后的坍塌
光秃的枝桠构图凌乱
一只乌鸦潜伏其中
唯有它,甘背恶名
没有面纱,我要让你看到
隐藏多年的枯枝败叶
 
不要遗憾,树下有卖银杏果的老人
二十元一包,尝尝吧 
其味微苦
可以入药

 

孔令军的诗

孔令军

孔令军,武汉大学新闻系85级,珞珈诗派发起人之一。先后任职湖南经视和湖南卫视,现自创融媒体机构鸿旗影视,一级导演。

◎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怀念

至少这样的夜晚
适合这杯酒
适合酒后呼吸的热辣
以及手心里开出
那朵隔世桃花的鲜艳

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请交给风
我应该忽略
此刻万家灯火的呼啸
然后用弯曲的身影
来面对繁星满天的阑珊

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怀念
我原谅那些视而不见
以此类推
我也宽容自己的缄口不言

在最深的红尘里
只若初见

◎想去看场电影

选一个这样的夜晚
选一部芬芳的电影
再选一个靠边的座位
和孤单

将爆米花放于双腿之上
再在右边的扶手上放一杯
记不住名字的奶茶
暖暖的感觉就像你的手心

选一些柔软的光影
用似曾相识的悲欢离合
来象形前世今生
再选几句温暖台词
融化自己

然后  就可以想象
你坐在左手边
我在你的视线之外
藏起泪水

然后在电影结束之前
悄悄的离开
于是  故事就不会落幕
花开会在
阳光也会在

◎愿燃烧的灵魂终能相遇
——致我的2018

如果那些忧伤不能逆流而上
此刻  请原谅我
只能以背影迎接这时光
然后未来的到来就不会那么匆忙
抬头还能看见来时路的温暖
和你柔软的模样

下一秒
我开始怀念从前的自己
和那个一直挂在右肩的行囊
再下一秒
我应该期待明天的你
和值得铭记的芬芳

那么来吧
愿善良明媚于心
愿我们不会因为懦弱
辜负这尘世的荣光
愿所有的启程都能明亮
愿所有的归来都将如愿以偿
愿燃烧的灵魂终能相遇
愿所有的到来都是歌唱

就这样
许我由衷
愿你懂得
在这个离春天不远的夜晚
在比冰雪融化得更早一点的前方

◎在兰庭叙等一场雪

在兰庭叙等一场雪
是没有意义的
即使我举杯致敬北方

于是  夜就很长
12℃的落寞
在桌子上面一排排空旷
窗外的石板路上
手推车里食物芳香
就像那些触手可及的思念
你只能隔着玻璃想象

所以  在一场大雪到来之前
准备好食物和干柴
还有一些御寒的衣物和酒浆
还要准备好你的名字
和几声暖暖的呼喊

不知道
明天拥你入怀
我能不能哭出声音
当然这并不能证明什么
至少我的心还在柔软
你的笑容在忧伤

在兰庭叙等一场雪
等那个灯火闪亮的转角
有你的模样
等那个无法喊出的名字
等雪中的天亮

◎在你的岸边

在你的岸边
在时间的一个侧面
与这条向北的河流以及岸边的树
按一种隐喻的角度呈现

河东与河西互为彼岸
只是我无法成为一座桥
我的视线穿越
却模糊在你的窗前

那些波浪拍在岸边
以粉碎的方式完成后退
虚构某种心情弧线
还有那支来不及点燃
就被打湿的香烟

大雪终于没有来
以至于那些雨水有些羞怯
虽然这样
我还是辨别不了
雨滴和雪花哪一种会更加伤感

在你的岸边
我想以安静的伫立
来代表全部
可是世界已经失去重心
留下一个正在倾斜的冬天

◎花火满天

那灿烂后的熄灭
请不要怀念
唯有懂得的人
才会在刹那看到永远

那是我尘埃般的燃烧
和星辰般的绽放
在时间之后
在你之前

最亮的一朵
悬挂在你的发际
其余的
用来妆点人间

于是  在你的天空
那一朵一朵的盛开
就如同一点一点地
把我
给你

◎正午雨后的湘江北路

一场雨后的空旷
和你的背影
暮春时分正在远去的花香
还有水珠滑过的车窗
路面上来不及蒸发的雨水痕迹
是我轻轻浅浅的张惶

还有什么能够与你相比呢
被雨淋湿的人间
和透过云层的光亮
或者左手边这个城市重新的鲜活
或者这条路上向北的过往
仪表盘上油箱的读数
比心情更为饱满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
我还可以和你走很长的路
内心还有足够空间把你安放

一段路和一条河的相伴
符合一种关于爱情的想象
虽然这条向北的河流很长
然而这短短的路已足以
包含所有的时光

正午雨后的湘江北路
在可以想念的时候有花绽放

◎一岸灯火

还好的  总归有一岸灯火
就如与你相对
夜风有点凉
身旁长条石凳上的时光有点空旷

是不是有多炽热
就会有多灿烂
炽热的  来融化余生
灿烂的  把你点亮

在那些注定的遇见里
我们找到自己  温暖彼此
在灯火照亮的今夜
可以想想明天的太阳

伤口的形状或者有千万种
疼痛的方式只有一个
如果我能含笑面对着你
请忽略我转身的泪光

或者那一岸灯火会熄灭
但是你在
然后  看满天星光呼啸着落下
然后  我在你的身旁
在那条向北的河流的波光之上

◎无题

神说
所有应该被祝福的
请不要沉默以对
神说
所有在祈祷的
最彻底的虔诚可以不再卑微

被放逐的预言
和这个城市的高楼一样
拥挤成堆
它们将在明天被点燃
发出迷人的光辉

落日的最后 
神给予我们的
是一刹那的转身
然后是一世的抱紧

◎纸上的母亲

母亲  小一画了一幅画
和您有关  有蓝天白云和阳光
还有草地花朵和她
在有您的地方  她只能写下
奶奶两个字  然后画下一座小山
她说这是您在她心中的模样

小一是您的孙女  刚刚七岁了
她没有见过您 
关于您的所有印象 
都来自于我们  来自于故乡的那座山岗
今天,她把您画在了纸上

她的画每每都会让我快乐
只是这一次让我悲伤
生活中有许多的缺失
您本该是她最慈祥的天空  这些 
我无法弥补  她只能忧伤的想象

那张画  我小心地收藏
我怕纸太薄  留得住她的
童真  留不住思忆的漫长
都说小一长得像您也像我
母亲  她笑的时候像您
哭的时候  像我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