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张炜小说的审美、民俗文化与人类学语境

2018-11-09 09:2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王雪瑛 阅读

评论家王雪瑛:张炜小说的审美、民俗文化与人类学语境

 

当代文学与民俗学的相遇,让大家感受到跨学科交流的魅力。近日,评论家王雪瑛在华东师大进行了校级学术讲座,题为《现代与传统之间的精神探寻——张炜小说的审美、民俗文化与人类学语境》通过分析张炜的两部长篇小说《独药师》《艾约堡秘史》,分享张炜小说的审美、民俗文化与人类学语境。

社会发展学院民俗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创新研究院执行副院长、非物质文化文化遗产传承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田兆元担任主持。

讲座的缘起:王雪瑛的评论《淳于宝册的精神历险——关于张炜长篇小说的人物》刊发于《扬子江评论》2018年第4期,微信转发后,民俗学家田兆元教授读到了,他以专业的敏锐目光注意到了小说《艾约堡秘史》中,张炜塑造的 “民俗学家”欧驼兰,这是一个寄予着作家的理想和价值观的形象,在小说的人物关系和情节发展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于是田兆元邀请王雪瑛到华东师大与师生们交流讲座。王雪瑛说:“赏析张炜小说的思想意蕴和创作手法,分析民俗学如何融入了张炜小说的情节发展和人物塑造这是从民俗学的层面进入的研究路径,感谢民俗学家田兆元的邀请,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也是学习的过程。”

王雪瑛的讲座,将文学理论和作家的艺术创作手法融入到作品的具体分析中,吸引着与会者的倾听与交流,以下为讲座实录。

王雪瑛

主讲人:王雪瑛

王雪瑛,评论家,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协会员、上海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第九届全国文代会代表、上海报业集团高级编辑。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师从文艺理论家钱谷融先生,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文学。曾获全国第六届冰心散文奖。著有《千万个美妙之声——作家的个体创作与文学史的建构》《倾听思想的花开》《访问迷宫》《淑女的光芒》等作品集。


张炜小说的审美、民俗文化与人类学语境

从1986年出版《古船》,成为新时期文学的经典之作,到2018首发的长篇新作《艾约堡秘史》,张炜的文学创作贯穿了新时期文学的发展进程。他关注着中国历史大潮的走向,时代风云的变幻,生动呈现时代嬗变中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深入描摹人物的内心世界和人生轨迹,他的作品透出深邃的思想和艺术的韵致。

我读过张炜的很多作品,包括散文、小说和诗歌,讲座前重温了小说中相关的篇章。

很欣悦来到华东师大,我的母校,与大家分享张炜作品丰富的审美意蕴。民俗学不是我的专业,讲座前学习过,对这个学科有所了解,这样才可以更好地与大家交流和学习。

他的创作量很丰厚,《独药师》《艾约堡秘史》分别是他的第20部和21部长篇。我刚才做了概述,下面分析两部小说。


《独药师》是张炜在出版恢弘的《你在高原》之后,具有突破意义的转型之作。小说叙写了一个养生世家,在“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的历史转折点上的抉择和命运。小说主线是主人公季府主人、“独药师”第六代传人季昨非的心路历程,副线是山东半岛近代历史的演绎,他的人生就经历着这样惊心动魄的历史。

动荡的时局,个人的情感,家族的责任,革命的浪潮此起彼伏地冲击着考验着主人公季昨非,如何获得西医丽人的真爱和信任,如何面对兄长至亲的生死诀别,如何处理养生前辈的彼此隔阂,这些都是季昨非要面对的人生课题,是他生命中的重大情节,无论是养生家寻求长生的丹丸,革命党人视死如归的凛然;还是刻骨铭心的爱情,都逃不过这样的追问:在历史大潮的荡涤中,我是谁?我应该坚守什么,我的生命意义在哪里?

在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历史进程中,主人公季昨非如何面对长生与革命,养生家族传人的使命与个人生命需求的选择?风云激荡的革命传奇,源远流长的养生秘史,深入生命的爱情悲喜剧,构成了小说丰富的容量。

《艾约堡秘史》是张炜直面当下这个动态、复杂,身在其中的现实世界的一次创作实践,体现着他真实的价值取向、思考深度和艺术创造力,也体现着中国当代作家的问题意识、思想资源以及文学追踪现实的能力。小说主人公淳于宝册的丰富、复杂,超越了一般的“企业家”,他是当代文学人物群中的“新人类”,读者从他的精神历险中认识人性的隐秘,时代的命题。


《独药师》很有故事性和传奇性。丰沛的感觉,生动的细节;鲜活独特的人物形象让小说充满吸引力。两部作品都有值得民俗研究者关注的内容,如,季昨非的心路历程和长生文化,当然特别吸引他们的是民俗学家欧驼兰。而在小说中对她心驰神往的是财力雄厚的狸金集团的董事长淳于宝册,他是有着深刻时代内涵的人物。他的内心有两种愿望:狸金集团要获得黄金海岸矶滩角,而他要追求民俗学家欧驼兰的情感:一面是资本追逐利益的本性,一面是内心渴望情感的慰藉,一面连着他的过去,一面向着他的未来,因为都不想放弃,每一天他都会感受到这两面或隐或显的交战。如何面对真实的自我?如何构建精神的高地,心灵的家园?

在北方,“递哎哟”就是“求饶”的意思,《艾约堡秘史》是一个有悬念的书名,让读者展开丰富的联想,同时又是一个隐喻,蕴含着多重的意义,也寓意着主人公淳于宝册的心灵史。

淳于宝册重回中学校园时,相遇的“老政委”意味着他的过去,伴随着他人生中的锤炼和成长,从怯懦到自信,从贫困到巨富,他们同心协力打造了狸金集团;蛹儿和那些部下是他的现实,是艾约堡生活的温度,是狸金运转的常态;民俗学家欧驼兰是吸引着他的诗意与理想,是他重新选择的动力之源。当过度追求物质发展,自然生态和文化生态面临威胁的时候,她觉得作为民俗学家有责任做出提醒。

在有月亮的晚上,在月光下的海边,他们之间有这样的对话:“您认为对岸的小村还可以存在多久?”“矶滩角,会一直存在下去。”“谁能保护她?谁有这样的力量?”“只有资本的介入,才能切实有力地保护一个古老渔村。”“为了您能在这样的渔村,自己喜欢的地方安静的工作,我也会倾尽全力,我现在可以向您做出保证,请您相信我今夜的话。”

她听后对淳于宝册说,“任何一个人,比起矶滩角这样一座历史悠久的渔村,都是十分渺小和短暂的。我们很小,很短暂,海和沙岸很大,它们对我们意味着永恒。”

自然不仅是张炜小说的地域背景,更是他心灵诗意的栖居,是他思考人与生活,人与时代,人与命运关系中的价值尺度。

当淳于宝册恳请她出任狸金集团的文化总监时,她明确表示拒绝,“当他是民俗爱好者,写作者的时候,如同朋友一样的交流,当他是狸金的董事长时,就不再是朋友。”

她和矶滩角的村长吴沙原一样不能接受狸金以资本的力量来改造渔村。她是淳于宝册改变自我的动力,是他心灵依恋的对象,是他摆脱“荒凉病”的良药,又是狸金格式化矶滩角的阻力。她是他的可望而不可即,她是一个独立的自我,不受资本控制的民俗学家。

欧驼兰在小说中的确非常重要。她是作家精心塑造的人物,不仅推动小说的情节发展,更承载着价值建构和审美意蕴。

真正读懂了这部小说,会觉得张炜塑造民俗学家欧驼兰这个人物不是偶然的。她对民俗学的研究和田野调查,她在沙岸海边的日常生活,她对民俗学的人类学语境的领悟,塑造着柔美外表之下坚定的自我。张炜没有直接叙写她的情感空间,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民俗文化不是外在的,生硬的,而是成为小说情节铺展和人物塑造的丰富养料,植入了她和淳于宝册、吴沙原之间关系的发展和变化之中。


民俗文化是贴近人的身心和生活的文化形态,承载着人与自然,人与传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淳于宝册第一次和欧驼兰、吴沙原之间的谈话就是关于拉网号子是不是艺术,他俩之间不同意见的充分交流,成为淳于宝册观察他们关系的契机。淳于宝册第一次与欧驼兰的单独交流是他刻意安排的开海节上的“邂逅”,他们一起欣赏各种拉网号子,张篷号,上网号,捞鱼号;谈论着二姑娘的传说,她是大海的女儿,是美的化身。似乎他们没有什么很大的分歧,而后欧驼兰毅然拒绝他的聘任,才构成充分的张力。

淳于宝册将与她的几次交流都放在半生的时间去回忆,他感叹,交流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促,太有限了。小说的情节发展中,流动着人物情感的河流。张炜对艺术技巧自觉而敏感,在创作中注重思想和艺术技巧的深度融合。

《独药师》和《艾约堡秘史》是张炜的长篇力作。他以《独药师》回望着故乡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风云激荡的历史;以《艾约堡秘史》直面当下社会发展中重大的、核心的问题,从人物的精神成长与时代风云的关系中,从作家真切的生命体验中叙写与塑造人物,记录人物在时代嬗变中的精神历险,勾勒出淳于宝册丰富的层次,民俗学家欧驼兰诗意的形象。

欧驼兰是来自京城的民俗学家,她亲近大海和渔村,以渔歌和海潮,以人与自然的对话,远离资本和流俗的侵扰,将民俗研究与生活方式融为一体,像保护海洋生态一样,收集着拉网号子,传承着民俗文化。她的真诚诗意和理想情怀,吸引着现实生活中的民俗学家和民俗学专业学生的关注和倾听,引发他们内心的回应与对话。

小说的人物塑造和情节发展中,有着丰厚的民俗文化土壤:悠久渔村的拉网号子,半岛地区的长生文化,这是民俗学家关注的新的研究对象,这让跨学科的交流和讲述有了关注度。


在全球化时代,我们面临着现代与传统之间的精神探寻,对于民俗学的认知与阐述,是国际学术研究领域重视的课题,对于在岁月中涣散的传统风俗习惯、民间故事、歌谣、谚语等,我们研究、传承和现代呈现尤为重要。田兆元教授在当代中国民俗学创新理论与实践中很有建树,他注重民俗学学科建设,直面当下的文化产业开发,以及合理利用文化遗产的问题,所以他很关注《艾约堡秘史》呈现的时代命题,心有共鸣。

小说与当下现实深入而广泛的联系,不是简单地缘于小说题材的直击当下生活,更在于作家不是概念化的演绎,不是简单的道德审判,而是从几种人物关系的演绎中,深刻地揭示人物的复杂性,勾勒出人物丰富的层次,记录人物在时代嬗变中的精神历险,吸引读者在阅读中,进入人物的内心世界,给读者提供联想、思索,对话的空间。小说是对人物心灵的深入探寻与呈现中抵达了时代的深处;小说也是与当代阅读者的直接对话中抵达了当下生活的最前沿。淳于宝册、欧驼兰、吴沙原都是可以唤起读者心灵对话的人物形象,如果说淳于宝册是寻找自我中的困惑与焦虑,那么欧驼兰、吴沙原是坚守自我中的沉着与坚定。

“张炜小说的审美、民俗文化与人类学语境”是一个很有延展性的题目,是跨学科的研究,很值得深入探讨。这次讲座是一次引子,让我从新的路径走进张炜小说的世界,让我有机会学习民俗学,拓展自己的知识疆域和思想空间,以后还会做后续研究。感谢民俗学家田兆元的邀请。

人类学家格尔兹的话,让我印象深刻:“解释人类学的根本使命并不是回答我们那些最深刻的问题,而是使我们得以接近别人,从而完善人类社会的整体图景。”

张炜的小说有着人类学的语境,小说的人物塑造,情节展开,描述着现代化进程中的世相百态,呈现着在时代发展中人物的内心世界,在现代与传统之间,当代人的选择与考验,当代人的精神探求与思索:当现代商业、城市化强化着资本、效率、利润、模式的时候,文学是不是应该保持对自然、诗意、审美、个性的向往?如何完善人与社会,人与自我,人与自然的关系,完善我们的日常生活,人类社会的整体图景。

“文学更重要的功能在于提供价值观,提供精神的抚慰、洗涤、支撑、解放、提升,让读者的心智与生活在合上书本那一刻多少有点焕然一新。”在我读完张炜这两部小说的时候,对作家韩少功的话,有了切实的体验。好的文学作品,让人心灵对话,掩卷而思。


讲座后师生的反馈

华东师大社会发展学院民俗研究所教授田兆元

评论家王雪瑛的讲座展开了张炜小说丰富的文化内涵,鲜活的人物塑造,诗意的审美意境。《独药师》《艾约堡秘史》两部小说呈现了从历史到现实开阔的文学场域,厚实的民俗学文化。两个小时的讲座,入理的分析,生动的讲述,跨学科的交流,给我们带来了全新的信息,文学的魅力,也给民俗学研究拓展了新的层面:如何面对社会对于民俗学家的评价?如何面对文学创作对于民俗与民俗学家的书写,如何面对文学评论对于民俗书写的态度以及评论文本?

民俗不是民俗学家的专利,但是民俗学家应该具有专业的解读能力和传承实践能力。《艾约堡秘史》中塑造的民俗学家欧驼兰的形象,她收集的拉网号子,蕴含着文化意义深具魅力。

这个讲座将推进我们的教学改革和创新。我们一直在思考着建设一个民俗评论的方向,经过这场讲座,我感到更加迫切。民俗评论,一方面是向公众传播、评述当下的重要的民俗事件,如节庆礼仪习俗等重要问题;同时,与文艺评论家联手积极参与对小说创作、影视类作品的评论。对于文艺作品中的民俗书写,已经有文艺民俗学的学科尝试。张炜小说中的民俗文化书写展开了民俗学的新面向,需要我们用新的视角,新的方法来研究。

民俗学界一直呼吁和参与的民俗传承与保护问题,可以将文艺评论,小说创作与民俗学研究结合,对于当下的文化传承保护与创新,产生积极的推进作用。打破学科之限,是文化创新的前提。这次讲座就是重要的尝试。


华东师大民俗学研究所博士生姚莉

此次讲座的主题十分新颖,是两个学科、两个领域的碰撞与对话,吸引了华东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民俗学研究、华东师范大学文学系的老师以及民俗学、社会学、人类学、文学等专业本、硕、博各个阶段的学生,还有慕名而来的校外人士。王雪瑛老师把文学理论与作家的艺术创作手法融入到作品的具体分析中,通过《独药师》和《艾约堡秘史》两部作品精彩解读了张炜小说对于人性、社会、现实的剖析以及如何借助“民俗文化”这一载体寻找现代人“精神归宿”和“理想家园”的现实意义。小说《独药师》以“长生文化”这一独特的民俗文化事项为依托,从描写一个人物心路历程的微观角度折射出在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中传统文化的“守护”与“革命”之间的矛盾,引发我们对于“传统民俗”在时代变迁中生存与发展问题的深思。

《艾约堡秘史》更是一部直面现代城市化转型中经济发展与自然保护,现代人的精神世界等重要的时代命题的作品,小说塑造的民俗学家形象,呈现的民俗文化,振奋人心又激发思考。讲座上,王雪瑛老师丰富活泼的语言、深入浅出的剖析,调动起整个会场的氛围,从充满学术感染力的讲解中,大家感受到了中国当代文学与跨学科交流和对话的魅力,激发了我们对民俗学与其他学科间“互嵌式”研究范式的探索,引起了我们对新时代背景下民俗学学科发展的方向与路径、民俗学的社会功能及价值、民俗学者的责任等诸多问题的深入思考。

华东师大民俗学研究所博士后游红霞

评论家王雪瑛给大家讲解了著名作家张炜的两部长篇小说,这是文学与民俗学跨学科的交流,难能可贵。张炜的《艾约堡秘史》中,记录了半岛地区的拉网号子等民间口承文学,呈现了一幅鲜活生动的海洋民俗画卷,本身就具有珍贵的民俗史料价值,是文学创作中的民俗叙事,应该引起民俗学者的广泛关注。以民俗文化为题材的文学作品并不鲜见,张炜成功地塑造了民俗学家欧驼兰的形象,这是非常难得的,也让我们感受到民俗学家所受到的尊重,具有振奋人心的力量。民俗学家欧驼兰在与各方力量的交流中,仍然保持自己的立场,蕴含着作家对民俗学家的美好期许。现实中的民俗学家既是学术的研究者,也是文化的建构者和实践者,如何面对传统与现代、保护与开发、学术与商业之间的关系,我们从张炜作品以及王雪瑛的评论中得到了深刻启示。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11-0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