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对话阿多尼斯

2013-10-14 09:1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沙克 阅读

  与大师对话:爱的诗歌与社会

  ●阿多尼斯  沙克

  阿多尼斯:叙利亚籍,流亡法国,当代诗歌大师、思想家,阿拉伯文化、西方文化双重批判者
  沙克:中国诗人,一级作家,资深编辑记者,现在江苏某文艺机构从事专业创作
  翻译:薛庆国,中国学者、翻译家,北京外语大学教授 

阿多尼斯与沙克

阿多尼斯与沙克

  沙克:阿多尼斯先生,我注意到你最近说的话: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是诗歌和爱。

  生活中重要的东西有很多,比如人居、环境、科技、教育、信仰等等涉及生存和生活方式的问题,为什么你最强调诗歌和爱?

  阿多尼斯:诗歌是文化的精髓,从精神层面讲大于具体的事物,爱是人的根本精神;而这个社会则不同,它有许多对生存显得重要的事物,也有许多丑恶的存在。诗歌和爱是纯粹的精神,来自灵魂,是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事物。

  沙克:你如何对待诗歌和信仰,你认为诗歌和信仰是什么关系。

  阿多尼斯:诗歌是灵魂的自语,信仰可能来自外界的移植,诗歌包含着信仰,本身就是一种信仰,而信仰不一定包含诗歌。我用阿拉伯语写诗,表达内心和外界的诗性所在,诗性是人所共通的,比某些信仰更为永恒。一个伟大的诗人,不会受到宗教信仰的局限,他的生命内涵更为宽广。

  沙克:你怎样理解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人性化,理解人与神的力量。

  阿多尼斯:各种宗教都强调生命的纯洁性,其实是强调生命集体的意义,而生命集体如同一种机械,神总是与机械相结合,完成神性对个体生命的消解,最终是对人的消解。人性化正好与此相反。把人性化寄托于宗教,等于不自觉地消解自身的人性力量。

  沙克:在你的内心中,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是依托于阿拉伯历史传统,还是西方现代文明,或者所谓的普世精神?

  阿多尼斯:我认为不管哪种价值观,只有对社会进步、人类进步起正面作用,才是正确的;如果它阻碍社会进步和人类进步,就是需要批判和否定的东西。我的价值观,是自身对世界的不断认识和质询,是人的思想和精神的形成,它也在我的诗歌价值中得到体现。一个诗人的价值,不在于他遗传了哪种传统,吸取了哪种时尚,而在于他富于开放的、不竭的创造力。传统就像是身份,可以从过去那里信手拈来,而创造性的传统意味着未来,是在原始、本能的层面上,创造思想和作品,消解和更新着自己的身份,改变和更新着传统。

  沙克:那你怎么理解阿拉伯文化,或者讲讲你对祖国叙利亚的看法?

  阿多尼斯:我对东西方文化持双重批判态度,对阿拉伯文化的批判从来没有停止过,它自古至近缺少个性、反思、自由、创造这些最鲜活的动力。叙利亚有着辉煌的历史文明,但是现在的统治者有辱这份文明遗产,多年来叙利亚一直在搞变革,搞政教分离,搞来搞去政治更不民主,宗教更加极端。叙利亚2011年发起的革命,现在已经变质,社会动荡混乱,教派主义、部落主义的陈旧势力泛起,政府军与反对派互相残杀,生灵涂炭,惨绝人寰,叙利亚好像退回到了10世纪。一个国家的革命是否正确,是否成功,以社会民主是否改善、公民生活是否幸福为标志。不珍惜生命的暴力残杀,加上外国干涉,只能将革命化为内战,变成叙利亚的巨大灾难,把社会变得更糟。这些掩藏着自私、落后和蒙骗的所谓革命,充满血腥和残忍,我当然要反对。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10-14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