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白先勇爱才惜才 助推余秋雨著作台湾出版

2012-09-28 13:15 来源:华西都市报 阅读

  隐地

  46年前,读到白先勇的短篇小说《毕业》(后改题《那晚的月光》,收入白先勇早期的短篇小说《寂寞的十七岁》)就倾心不已,曾在《自由青年》杂志写过一篇赏析。年轻时候,我也是白先勇创办的《现代文学》杂志的忠实读者,他在自己办的杂志上几乎每期都会发表一篇小说——就是后来结集出版的《台北人》,我万万想不到这本最初由晨钟出版社(白先勇创办的出版社)印行的书,隔了10年,也就是1983年,突然改由我的尔雅出版社接手。世间事,最后揭晓,总是让人始料未及。

  先勇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永远默默地助人。他的“悲悯情怀”,不是只表现在小说和他创造的人物身上,他本身就是一个最具悲悯情怀的人——他爱才、惜才之外,也肯为文学献身,年轻时候,他就筹钱创办《现代文学》杂志。据说,白先勇卖掉了坐落在大坪林一户属于他的房屋,将得到的钱创办晨钟出版社。我想,他最初的想法,一定是希望出版社如果可以赚一点钱,就可以贴补赔钱的《现代文学》杂志、养住《现代文学》杂志。谁会想到,不到10年,晨钟维持不下去,一户房屋也就这样化为乌有。

  不但如此,为了让晨钟能继续生存,白先勇自己的畅销书——《台北人》——一版又一版的印刷,他从未领一分版税。白先勇真正拿到《台北人》的第一笔版税,要等到尔雅版初次印出来,如今《台北人》在尔雅印了80多版,白先勇每回从美国回台北,他说:“隐地又会送版税来!”是的,只要书好销,作家就仿佛在院子里种了一棵果子树。每年都会有果子吃,作家开心,出版社的创办人,何尝不一样心花怒放。

  我前面说过,白先勇爱才。写《文化苦旅》《山居笔记》红遍两岸的余秋雨教授,最初也是白先勇回大陆时发掘的。白先勇在1991年,前后不止两三次写信,要我注意上海戏剧院教授余秋雨;我事情多,编辑桌上永远有回复不完的信,并未听先勇话立即写信给秋雨先生,有一天,突然接到白先勇从美国拨来的一通长途电话:“余秋雨教授现正在台北,住在国宾饭店,你赶快电话和他联络,他的《文化苦旅》你要争取。”我终于拜访了余教授,也谈妥了合作出书,16年来,余秋雨在台湾成为家喻户晓的作家,白先勇发挥了他的先见之明,可见白先勇不单自己小说篇篇写得让读者引颈企盼,别人有没有才气,他更是一眼就能够辨识。

  有人批评白先勇写消极的东西,白先勇说:“其实写作本身便是很积极的一件事,肯提笔去写的作家都不消极……

  白先勇的文学世界是悲天悯人的,而他自己的处世哲学也是宽厚的,他更以悲悯的心,希望我们生活着的世界会变得美好。“至少,不能比现在更坏!”

  白先勇:当代台湾知名作家,一向以才气纵横,不拘一格受读者欢迎,作品曾被《亚洲周刊》选进20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创办《现代文学》杂志,开启了台湾的现代主义文学。近年来,惜于传统文化的消失,他转而不遗余力推广昆曲。

  作者隐地,刚刚写就《白先勇书话》。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