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非洲之父-史怀哲:对生命的绝对尊重

2020-02-06 09:0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非洲之父-史怀哲

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圣经》

No.1:现实版人生赢家

每个人在孩童时代,是不是都希望自己可以是那种“既玩得好还学得好,知识通才,课外课内一手抓,30岁不到就能走上人生巅峰”这样的人?对小编这样的俗人来说,这样的事真的是在做梦啊,梦都不带这么美好的;但人和人真的是有差距的,对极少数的一些人来说,这就是人家的现实写照啊,比如小编今天介绍的这位:阿尔伯特·史怀哲。

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位“别人家孩子”人生的前三十年:

从小生活在德法双语环境,能自如地使用两种语言;八岁时就开始弹奏教会的管风琴,那时他的脚还够不到管风琴的踏板;十八岁进入大学,就在哲学、历史、英语上展露自己的天赋,破格被法国著名管风琴家魏多收作学生;后来还拜李斯特的高足杜劳特曼为师学习钢琴;

二十六岁,获得哲学和神学博士学位,此后,出版《康德的宗教哲学》、《巴赫传》(德法双语),至今仍是研究巴赫的经典之作;毕业后,母校邀请他回校任教(学者);尼古拉教堂聘请他做神职人员(牧师);他的老师魏多则希望他沿着音乐的道路走下去(艺术家);

看到这里,没有人会怀疑史怀哲的通才和成功,大家都认为他将沿着学者/牧师/艺术家的道路走下去,度过富足舒适的一生。

但是,命运就是跟所有人开了个玩笑。一切都发生在1904年秋天的一个早上,源自一篇放在史怀哲宿舍书桌上的简短文章。

No.2:弃文从医,一切从“心”出发

历史上弃医从文的人我们知道不少,著名的譬如孙中山先生,鲁迅先生。但一个人如果要在人生前三十年从未接触过医学,且已经错过最好的学习阶段的情况下,突然决定去学医?一个神学教授要去做医学院的学生?这个人一定是疯了。

看到这篇文章(讲述因为法属赤道非洲严酷恶劣的生存情况,当地迫切需要医疗服务,并招募前往这个地区服务的志愿者)的史怀哲好像一下子发现了自己余生要做的事业,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会做下这个决定,也许我们可以将之归结为受到了他终生都信仰的上帝的指引。

想要转去学医,可不是嘴上说说这么容易,医学院的校长就是一关。人家觉得史怀哲脑子进水,建议他去看精神病医生。他锲而不舍地坚持,才获得了一个旁听资格并被允许考试。

我们都知道在现在的中国,学医至少要六年,由此可见医学生繁重之课业和培养之难度。单单是植物学,生理学,解剖学,临床诊断等等一系列医学的课程和考试,就足以让人忙得头昏脚乱,而史怀哲不仅要学习这一门门都不简单的课程通过考试,神学教授和尼古拉教堂牧师的工作也不能落下……你说这不是给自己多找事么?换个人来可能就给逼疯了。

六年通过毕业考试,两年在医院实习外加写论文,期间还要兼职两份都不轻松的工作。就这样,历经八年艰辛的史怀哲终于拿到了医学博士学位。如此天才的他在后来回忆这段生活时,都是用“身心疲惫,生命的每一分钟都被填得满满的”这样的词汇和短语来概括的。而此时的史怀哲,已经38岁了。

就这样,已经不再年轻的史怀哲辞去稳定的大学教授和牧师的职位,拿上筹办诊所的七十大箱行李,和新婚妻子海伦·布勒斯一起,踏上了遥远且陌生的非洲之路,历时一个多月之久,水陆舟车颠簸辗转,最后甚至要坐独木舟才能到达目的地——兰巴伦(现在的加蓬共和国)。

No.3:最难最好的医生

关于史怀哲先生是如何在当时战乱不断,贫穷落后的非洲建起一家从一开始就完全免费的丛林医院;如何排除万难,救死扶伤;如何孤单而长久地坚持下来的种种事迹,小编不多说了。因为太多太多可讲,哪一个都值得拿出来当作典例,怎么挑都感觉厚此薄彼,倒不如留个悬念给大家,亲自去了解史怀哲先生在非洲的故事。

上帝要把那自高的人降为卑微,又高举自甘卑微的人。如果去用很多繁复杂糅,雍容华丽的词语去形容史怀哲先生的伟大之处,我觉得会十分虚假,倒不是直接摆例子,拿事实说话,人心是不会说谎的。

1952年,史怀哲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历史上首位最无争议诺贝尔和平奖奖得主,他把所有的奖金都用来改善医院条件和建立“麻风病区”;全世界的人们都尊重他,支持他:当戴高乐的“自由法国”与维希政府军队在兰巴伦附近激战时,双方都很有默契,不伤及史怀哲的医院;八十岁以后,除了为禁止核试验而短暂外出演讲,史怀哲一直生活在兰巴伦,仍然日日工作,诊病巡查,甚至八十六岁时依然守在手术台旁给予指导;1965年9月4日,史怀哲逝世,安葬在医院旁他夫人的墓边。当消息传开,整个非洲为之悲伤,人们把“非洲之父”、“非洲圣人”这样的称呼加在他身上;他简朴的墓前,时常有黑人来送上鲜花。

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土地。——耶稣

No.4:对生命的绝对尊重

我们常常说,一个人要活得有价值。但人生的价值是很难衡量和定义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有人觉得儿孙满堂,承欢膝下的人生有价值;有人觉得轰轰烈烈,侠肝义胆的人生有价值;也有人觉得奋斗一生,留名后世的人生有价值……先生人生的价值小编不敢妄自评判,但我觉得史怀哲先生最让我感到敬佩,或者是人性最光辉的闪光点,就在于他对生命的绝对尊重。

感兴趣有耐心的朋友不如去读一读史怀哲的《敬畏生命》一书,时间紧的朋友也可以抽个空去搜一搜史怀哲先生的诺奖发言:我的呼吁。你会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他对于生命的尊重和敬畏。万物平等,所有生命皆神圣不是说说而已。史怀哲“敬畏生命的伦理学”,将伦理学的范围由人扩展到所有生命,成为生命伦理学的奠基人,被誉为“西方道德进步的一个里程碑”。

这些哲学性质的东西讲深了就过于深奥晦涩,我们不妨举一两个例子来简单说明一下。

在上几个世纪,在非洲生活的欧洲殖民者普遍认为黑人懒惰、爱偷窃,并且没有责任心。这种对黑人的歧视与偏见,史怀哲并不认同,他也曾遇到一些麻烦。但这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他对黑人朋友的平等与尊重。

扩建医院时,史怀哲请了几个黑人帮工,一连几天,工程进度非常缓慢,他非常吃惊,一位工人安慰他:“先生,别生气,生气是没有用的,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如果我们工作时,你在一旁监督,我们便会做得很好。”史怀哲后来认识到,这话千真万确,屡试不爽。

充当翻译的黑人约瑟夫提醒他,即便离开几分神,也必须把药房的门锁好。实际情形是,稍一疏忽,必定遭到偷窃。凡是有可能引起当地人兴趣的东西,都要上锁,只要有工人在房间工作,史怀哲夫人就要留在附近。甚至每天厨房所用材料,米多少,油多少,也必须当面一一交付清楚。工人并不认为这是侮辱,反而要求主人这样做,因为如此他们就免去了责任。

这样的麻烦并没有让史怀暂对黑人土著心生鄙夷,他把这看作是文化差异性的表现。因为当地人并没有国家、法律、职业、储蓄这样的观念。在非洲,作为主食的香蕉和其他食物都不难获得,因此他们只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出去工作,而他们对所从事工作的意义,其实并不了解。

同样的事情,有的人定式思维,归错于别人,盲目歧视;而有的人则可以理解他人,给予尊重。了解过以上这些以后,我们对于史怀哲先生“尊重生命”“敬畏生命”的思想,就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和感悟。

在非洲生活几十年,史怀哲曾深深控诉白人对有色人种的歧视,“白人带来的酒与病,给原始居民造成极大灾难,这难道是公平的吗?如果把白人对有色人种的种种残虐行为一一列出,无数悲惨的事实,将使自调文明的白人绅士淑女无地自容!”他也说过,“我始终坚信,生活在大自然怀抱中的黑人的生命力,要比自谓为文明世界中的人来得强韧,也更能忍受疾病的煎熬。”

史怀暂的伟大之处在于,他从不把白人社会的道德评判强加给他所服务的人群,而是以更加宽广博大的胸怀接纳生活方式与行为规范有极大不同的黑人,为他们承担危险工作的勇气而惊叹,为他们可以不知疲倦连续三十六小时送达病人而感动,为他们不得不卷入白人的战争,在饥饿、恐惧和病痛中悲惨死去而悲阀……

说一个人心中有着人间大爱,是对一个人善良的极高赞美。我毫不怀疑,像史怀哲先生这样充满博大爱心的人物,是一定配得上这样的话的。他的前半生如湖面般平静无纹,却拥有彩虹般绚丽的多样才华,达成了很多人一生才能做到的成就;他的后半生如大海般波澜壮阔,以一己之力,向世界传播爱与善的真谛,撒下“敬畏生命”的种子,传达和平。他光辉璀璨的一生,也向我们诠释了生命的广度之广,和深度之深。

在最后,用其自传《生命的思索》序言简介里的一段话,向这位非洲丛林中的圣人,阿尔伯特·史怀哲致敬:他亲历了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目睹了人间各色的痛苦颠沛、压迫折磨和冷酷杀戮,也感受了苦难环境中如烛火般细微脆弱的人间温情,由此唤起他心灵深处对战争与和平、掠夺与谦守、贪婪与节制、文明与野蛮、征服与敬畏的生命反思。他传奇的一生,映照出一个伟大的生命风景,彰显出人文关怀在人类社会的终极价值!

上帝啊!当跑的路我跑过了,尽力了,我一生扎实地活过了·。——史怀哲

来源:小绿的芝士草莓企鹅号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