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林语堂眼中的苏东坡

2018-10-23 09:3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流淌于女人与美酒间的文采

林语堂眼中的苏东坡

 

苏东坡

倘若说李白装点了盛唐,那近一千年前苏东坡,便是北宋时期一颗耀眼的文坛巨星。苏东坡的生平诸事,静静地流淌于各种文献资料与人们茶余饭后的交谈里,不仅较为分散,且主要着笔于他的文采。将苏东坡从生至死的文采、家庭和仕途沉浮全景描述的,且较为接近实际情况的,唯有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了。

林语堂将苏东坡三起三落、跌宕起伏的人生描写的淋漓尽致。乐天派的苏东坡一边面对挫折一路高歌,在唐宋文坛上留下了姹紫嫣红般的成果。意外的是,透过林语堂的笔,我们不仅能欣赏到苏东坡的文采,还能品到与之相伴一生的女人与美酒。


(一)文采

苏东坡出生于四川一个叫眉山镇的地儿,其祖父是位不识一字唯有几亩薄田的“地主”,其生性豪爽,高大英俊,酒量也很大。倒是父亲苏洵天性沉默寡言,秉赋颖异,思想独立,性格古怪,不易与人相处。不知苏东坡是否遗传了祖父和父亲的良好基因,落的个“散文作家、新派画家,伟大书法家”美名?

三苏(苏洵、苏轼和苏辙)占去唐宋八大家近一半,可见苏家在唐宋的文化地位。而“三苏”中,东坡理应排在首位,文采之水平在其父苏洵,弟苏辙之上。虽然不是宋词的发起者(词的鼻祖应该是后唐主李煜),可他开创了豪放派的词风,那句无人不晓的“大江东去浪淘尽,数千古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便出自其手,一改之前适于仱工吟唱的婉约风格(如李煜、枊永)。书法也造诣不浅,擅长长行、楷书,与黄庭坚、米芾和蔡襄全称为宋四家“苏黄米蔡”。据说他还是“文人画”的典型代表,提出“诗画一律”的概念,结束了在他之前关于诗与画有别的长期争论不休。

不论放在哪朝哪代,也不管放在谁的身上,上述成就已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可在苏东坡身上,却还具备了许多他人不具备的能力。据林语堂书里所写,苏东坡还是一位热爱生活、享受生活的吃货,对美食有着异常的执着与考究。他喜欢摆弄起锅碗瓢盘,弄吃弄喝,杭州的东坡肉、黄州的“猪肉(猪肉赋)”及春鸠脍芹菜、惠州的烤羊脊和东坡豆腐,都与他有关联。他不仅时常下厨做菜以求创新,将做菜心得写信告之弟子由(与子由弟四首(之四)),还喜欢自己酿酒喝。人至中年后,因为见着弟弟因常练瑜伽而精神比之前改善许多,也开始了瑜伽的征途。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的才气与其所具备的性格是存在天然的某种关系,苏东坡亦然。与父亲的沉默不语,弟弟子由沉稳寡言,拘谨都不同,苏东坡好辩天真,不计后果,他的直言无隐和玩笑戏谑有时会让听者害怕。即便在与子由的交谈中,弟弟提醒过,他自己也清楚这样直接表白的不良后果,可他还是愿意保持这种“英雄本色”:猿吟鹤唳本无意,不知下有行人行。他性情直率地说出他想说的话语,并不在意外面听的人如何想。

也许正是这种不做作、率真,顺乎天性的个人特质,使得他在文学方面不刻意去讲究修辞和堆砌辞藻,才能常常情之所至、随意挥洒,却足以动人。


(二)女人

苏东坡一生中重要的女人有三:妻子王弗、堂妹和妾朝云。

苏东坡的妻子名王弗,是他十八岁时娶的距眉山镇南约十五里靠近河边的村子的姑娘,年方十五。这位苏夫人虽然未为世人留下半句诗词,但对苏东坡这个男人在青年时期的成长至关重要。苏东坡才高八斗,有随风飞驰、征服四野八荒之势,但身上也沾有文人常常有的那种“才高气傲”、“大事聪明,小事糊涂”习气,尤其是在他年少得意时。故此,在他与人交往的过程中,王家小姐常常给他些忠言箴劝,提醒自家男人要提防那些过于坦白直率的泛泛之交。可以说,少年才气四溢的东坡与少年老到的王弗小姐相得益彰,日子过得再美不过。

可惜,王弗与丈夫的婚期不过十年,二十六岁时病逝,留下六岁的长子苏迈。父亲苏洵曾对苏东坡说:“汝妻嫁后随汝至今,未及见汝有成,共享安乐。汝当于汝母坟茔旁葬之。”可见这位贤惠儿媳妇在苏家之地位。苏东坡为王弗写过两首词,其一为《南城子.感旧》,另一首则是王死后十年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王弗死后两年多,苏东坡续弦,娶了妻子的堂妹王闰之,又称“二十七娘”一位比苏东坡小十一岁的女人。苏东坡认识王弗堂妹也算是偶然。

在母亲去世需要居丧守礼的一年多时间里,苏东坡无所事事,常去离家不远的老丈人家,时常会与老丈人家里的那些同年龄的年轻人一起游玩,在众多的年轻人当中,有一位小姐,命中注定与苏东坡分不开,她便是后来成为他妻子的王闰之,那时只有十一岁多点。她是他十足的粉丝,早就对他才气佩服得五体投地,加上性情柔和,易满足,虽与前任王弗对男人的顿顿教诲如何待人接物不同,她仿佛什么都听从丈夫。虽在做人接物方面对丈夫没多大帮助,但她对前任留下的孩子以及自己的两个孩子一视同仁,不分彼此,可见其贤惠之极。

王闰之与苏东坡一起的时间大约有25个年头,虽然经历了乌台诗案,被贬黄州的贫苦,但也享受过曾陪皇太后祭祀皇陵那等荣耀,其丧礼也是极为隆重。苏夫人的去世,正可避免此后苏东坡一生最为凄苦的晚年。苏东坡死后与王闰之合葬一处,实现了其生前的“惟有同穴”的愿望。

除去闰之的这一堂妹外,在苏东坡人生旅途中留下淡淡一笔的还有叔叔家的堂妹,详细名字并未留下,有称“小二娘”。她是他的初恋情人,一生都对她念念不忘。他们是因祖父去世后两家人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认识的,苏对她的评价是“慈孝温文”。因是叔叔家的女儿,自然是不能成亲,堂妹后来嫁于靖江的柳仲远,一位正直但清贫的儒生,未中科举。日后,苏还在旅游途中在她家呆过三月有余。晚年流放于广东惠州,收到妹夫说堂妹去世的书信后,在给他人信里说“此心如割、情怀割裂”。可见他对她的依恋不舍,用情之深。

四十多点的苏东坡被贬黄州,在过着农家生活的时候,纳王弗当年在杭州买入名为朝云的丫鬟为妾。有记载她也会诗词,佩服苏东坡的人都对朝云有好感。不知是爱屋及鸟还是确有其才,当然,我更愿意是后者,长年累月地服待其左右,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她写上一诗半词应当也不难,另外,在苏东坡流放于广东岭南一带时,尤其是晚年,她始终随行于左右。

王与苏生下一子,只可惜不到一岁便夭折,此后她再无孩子,也算是可怜后半生了。用林语堂的话说,在这几个女人中,朝云最为知己(不合时宜的典故),苏东坡写给她的诗词也最多。《西江月·梅花》便是他对她的思念。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

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该词名为咏梅,实为怀念王朝云,全词笔墨高洁。朝云去世后,苏一直鳏居,再未婚娶,“不作巫阳云雨仙”。

除去这些与他有情感关系的女人外,说来也奇怪,苏东坡虽然一生起起伏伏,但在由坏变好时,出手相助的高人也都是女人,只不过,她们都是宋朝的皇后。当他受到王安石当权派的审训时,是仁宗皇后救了他的命。在她行将闭眼时,还不忘记交待皇帝,苏是先帝为子孙物色到的“两个宰相”,你们不可冤枉好人;将他从荒芜之地的黄州调回京都,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从七品至三品的“翰林学士知制造”的,是英宗皇后的提拔。甚至在他一生中较晚的岁月里,若不是神宗皇后的代摄政事,他也许会客死他乡。

一代才子,与女人怎样也分不开干系。


(三)美酒

自古才子皆好酒,苏东坡也属此类。虽没李白等人喝酒时的那般豪迈,可苏东坡的可爱之处,是他不仅喜欢喝,还乐意自己实践于作酒。苏东坡爱酒堪称一个“痴”字。

苏东坡一生留下三百余首作品中,约有九十几处有“酒”字。他见客时喝酒,“见客举杯徐引,则余胸中为之浩浩焉……”;书写前喝酒,“吾酒后乘兴作数十字,觉气拂拂从十指中出也”;画画前也喝酒,“东坡老人翰林公,醉时吐出胸中墨。”不过,苏虽然好一口酒,但酒量却不大,也不会将自己喝的不醒人事,只是在半醉半醒间,书写出佳作。

也许,酒是历代文人作诗书画时的崔发剂,唯有酒精才能激发出文人的才华。苏东坡既能跨马长啸,有着“酒酣胸胆尚开张”和“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干云豪气;又能闲云野鹤,得“几进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的旷达情怀;更有细腻之心、豪放之情,谱一阙“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千古名篇。

与李白借酒消愁的不同,苏东坡的杯中酒绝无逃避现实之意。他既不支持王安石的新法,也不尽同意司马光重新得势后的废新法,均受排挤,一生坎坷起起伏伏。尽管不如意,酒之于苏东坡依然不是苦闷的象征,是他旷达、恬适和乐观的伴侣。《虞美人》便是一佐证:持杯遥劝天边月,愿月圆无缺。持杯复更劝花枝,且愿花枝长在,莫离坡……。

除了自己边饮边作词外,他还常与街头路边的百姓喝酒拉家长。半夜里与道士对酒高歌,路遇老叟也可以与之畅饮,之后倒到路边酣睡至农夫路过将他唤醒,更堪者,西新桥建成后,与乡亲们“三日饮不散,杀尽西村鸡”。在黄州被贬的那些日子里,求书索画之人无数,苏东坡只有“求字之人必带酒一坛”的条件。可见酒对他而言是多么的重要。

更有趣的是,苏东坡不仅喜欢喝酒,还愿意尝试着酿酒。他在黄州酿蜜,以少量蜂蜜掺入蒸面并发酵,以米和米饭为主料做成米酒;在定州,酿过松酒,此酒甜中微带苦;在广东惠州,用生姜、肉桂为辅料酿过桂酒;在海南,用白面、糯米和清水三物酿过“真一酒”。

不过,据林语堂在书中所指,虽苏东坡爱喝酒也愿意亲自酿酒,可因苏东坡是性急之人,往往不到时日便请亲朋好友尝饮,故此,其酒的品质不高,偶尔还使饮酒之人闹肚子。所以,说句公道话,苏只能算是酿酒界外行中的内行,而非真正的行家。

文学家自然需具备天资聪明的基因,方能书写精彩的画卷。苏东坡一生中主要的几位女人,或是教他如何做人,或是细心照料他的生活起居,又或是知道他“一肚子的不合适宜”的知己,加上生命中对酒如痴般的偏爱,都是其一生不朽创作之源泉。毕竟,有太多的作者灵感在很多时候是来自于生活,那些每天都经历的日子。具体到苏东坡身上,许多佳作不是写给自己女人,便是在饮酒高歌时性情所至。


- 作者简介 -

原名:张宝友,笔名:玥玥她爹,一位任教于经济学的大学老师,一次偶然进入了文学的殿堂,由此拉开了文学爱好者的征途。时常写点孩子故事、往事回忆及生活琐事,三年下来已积累下近百万字的东西。愿意与文学爱好者聊天、喝茶。

来源:民国文艺企鹅号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10-2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