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苏东坡:政客与诗人

2017-08-21 09:04 来源:腾讯文化 作者:历史的囚徒 阅读

1

走出牢门的一瞬间,苏东坡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这130多天监狱生活,对他来说,就象130年一样难熬。

从入狱之初的潇洒朱面,到出狱时的形如枯木,一个文人的肉体和精神被摧残之深,无人可以想象。

刚出牢门,他写道,“平生文字为吾累,此去声名不厌低。塞上纵归他日马,城东不斗少年鸡”。

根据朝廷的最新任命,他被贬任到一个叫黄州的地方当武装部副部长,这个职位相当低微,从八品,且无实权,不得批阅公文。

一个名满天下、曾被北宋最大老板看中的读书人,一番折腾后被派到最基层去抓民兵建设和双拥工作,真是一种讽刺。

人们常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苏轼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对尔虞我诈的官场已心灰意冷。

对于这种安排,他真心感到满意。

很好,他心里自言自语道。

至少比死在监狱里好,实在好太多了。

2

黄州,位于湖北省东部,大别山南麓,长江中游北岸,离武汉只有1个小时车程(离囚徒的老家2个小时车程)。

初到黄州,有朝中敌对势力的悉心安排下,当地政府故意为难苏轼(也可能是条件确实有限),这位新到任的团练副使连居住的地方都没有。

作为一个新生者,一个官场的失势者和流放者,狼狈的他只能暂时住在一个破庙。

白天听一群知了无尽的叫声,晚上透过破旧的窗户数星星,这位天才难于入眠。

这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吗?放在谁身上能甘心?人到中年的苏轼心想。

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

现在,他真的想回到故乡眉州,那个地方让他觉得安全,没有尘世间那么多纷纷扰扰,勾心斗角。

他努力剔除身上的锋芒,那种锋芒,曾经伤害很多敏感的人,同时,也伤害了他自己。

他诚恳地剖析自己,到底哪些方面还做得不够好。

也许,这就是成熟吧!

成熟意味着对眼前所有的事物了然于胸,意味着凡事都有自己的一份主见,意味着可以且有能力对自己每一个决定负责。

但成熟决不是世俗。

成熟是一个人内心的坚定,而世俗是讨好外在世界的游移。

3

他的性格本来就达观,没多久,他就开始热爱寄生的这座破庙。

每根柱、每面墙、每扇窗,他打开心扉,与它们交朋友。

尽管他们一家不追求物质生活,但微薄的收入还是难以维持生计。

工作之余,苏轼带领家人开垦黄州城东一块数十亩的坡地,通过种田帮补生计。

从此,“苏轼”开始向“苏东坡”蜕变,后者逐渐成为北宋庙堂民间最亮瞎人的名字。

他的别号“东坡居士”,其实就是一个地道的农夫的名字,也是这个时候取的。

生活仍然要继续,但不怕,他本来就是一个有人格魅力的生活家。

他热爱美食,钟情建筑,他挖鱼塘、筑水坝、养家禽,更多的时候,他读书、练字、写诗。在每一方寸挥洒自己的感情。

十二月二日黄州大雪盈尺,下雪期间,他在坡地营造了房屋,取名“雪堂”,这里后来成了他专门招待客人的地方。

总之,他拥有一种超常的能力,将生活的小环境设计得活色生香、温馨逍遥。

看着自己设计的一切,他惬意地笑了,他觉得自己的生活,真真是极好的。

从日常生活中,他品出了哲学趣味,感悟到了生活真谛,心灵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升华。

所谓生活家,即便外部环境恶劣得令人绝望,他也能将这种绝望变成希望。

4

与肉体的困顿折磨相比,精神上的孤独无依更让东坡难受。

很多时候,他会思念曾朝夕相处的百姓,对群众的疾苦,他总是难以忍受,“如蝇在喉,吐之乃已”。而对他自己遭受的巨大苦难,他却习惯了,只字不提。

宋人孔平仲在《孔氏谈苑》里提及,苏轼被逮捕的时候“拉一太守如驱犬鸡”,一言不合就写诗的苏轼,很少记录自己的牢狱经历。

迫害他的李定、李清臣、林希等人,都曾是他的好朋友,但他从没想过要去报仇,在他的词典里,几乎没有“仇”这个字。

用今天的话说,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却待它如初恋。

苏轼就是这样一个天真到极点,可爱到极点的人。

在黄州,他曾给过去的很多朋友写信,但少有回音。

朝廷对东坡的态度,很多人看在眼里,只要那些迫害东坡的高官还在,他们就不敢对这个好友同情抚慰。

哪怕是给这位天才回一封信也不敢,文字狱的残酷,大家都领教过,搞得不好,随时有生命危险。

对于天生爱交友,视朋友如命的苏东坡来说,这种没有社交的日子真是憋闷。

就好比你发了一条朋友圈,没人点赞,没人评论,更没人转发。

所有的人都视若不见,拒绝交流,真是痛苦。

5

既然人生喧闹,无人对谈,他只好去跟古人对话。

他热爱儒家的坚毅精神、老庄轻视有限时空以及禅宗以平常心看待一切变故的人生态度。

在这段时间,他爱上了一个比他大700多岁的东晋名诗人陶渊明,陶是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被称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

他欣赏陶的那种“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意境,视之为精神导师。

他崇拜陶渊明,到了舍不得读陶渊明的诗的程度。

他身体不舒服时,就找陶渊明的诗来读,但每次只读一篇,因为陶渊明的诗很少,他怕读完了,以后就无法排忧遣闷了。

对于陶渊明,他没有一丝批评,除了仰慕还是仰慕。他在给弟弟苏辙的信中说:

吾于诗人,无所甚好,独好渊明之诗。渊明作诗不多,然其诗质而实绮,癯而实腴,自曹、刘、鲍、谢、李、杜诸人,皆莫及也。

他还自比陶渊明再世。

“梦中了了醉中醒,只渊明,是前生”,他写道。
6

除了古人,他还学会了跟古迹聊天。

当他跟古迹聊天的时候,震惊中国文学史的时刻就到来了。

也即,东坡遇见赤壁的时候。

1082年春天,花儿开得正盛,雨水说来就来。

他访遍了黄州,有意将赤壁放在最后一站,因为他知道那里可能会有惊喜。

确实,第一次到黄州城外的赤壁山游览,他就惊呆了。

赭红色的石头,令人惊叹的悬崖,奔流的江水,几欲将人吹倒的大风。

似乎里面浓缩了时空,藏着历史的密码。

而只有最至情至性的人,才能开启这道幽深的历史之门。

东坡悲中从来,似乎在赤壁找到了最熟悉的朋友,百看不厌。

只是这种熟悉,又是那么陌生。

他在赤壁阅读、饮酒、划船,无所顾忌。

他觉得古人的身影都活起来了,在他面前,跟他说话,或微笑,或凝视。

周瑜、小乔、诸葛亮、刘备、曹操……

他开始磨墨写诗,这一首是《念奴娇·赤壁怀古》。

开头的一句就惊天地泣鬼神——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后来,他觉得不过瘾,又开始写《赤壁赋》《后赤壁赋》。

当这些千古杰作横空出世的时候,时间在那一刻忽然凝滞了。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8-2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