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怪鳄刘益谦:年轻时辍学摆摊的资本猎豹

2015-12-15 08:4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文/杨芬

  他从做皮包起步,靠认购国库券发家,以大量囤积法人股成名,从未错过中国股市任何一次暴富的机会;他大举参与上市公司的增发,斥巨资为国护盘,让资本市场为之震颤;他在艺术收藏上的呼风唤雨、挥金如土更引来无数质疑。

  靠着《侧卧的裸女》1.7040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84亿元)的天价成交数字,刘益谦今年又在全球艺术品收藏界火了一把。

  为什么说又火了一把,是因为在最近五六年里,他已经成功将7件过亿元人民币的艺术品收入囊中,可谓把“有钱任性”的土豪作风发挥到了极致。而在 全世界的公开拍卖市场上,《侧卧的裸女》仅次于今年5月在佳士得拍卖行以1.7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1.12亿元)成交的毕加索画作《阿尔及尔的女人》,是成交价格第二高的艺术品。

  刘益谦何许人也?其财富从何而来?

  相比大多数富豪,他没有烫金的学历、没有深厚的家庭背景,但是他的财富故事,却不逊色于任何人。他闯荡资本市场20多年,赢得了“中国巴菲特”“法人股大王”“定增大王”等一众称号。

  近年来,他悄然换了身份,头衔转变成了收藏家、美术馆创始人。短短数年内,他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呼风唤雨,几乎以一己之力将艺术品市场带入亿元时代。

  辍学闯江湖

  1963年,刘益谦出生在上海所谓的“下只角”(意思相当于贫民区),从小性格顽劣,父母难以管教,干脆撒手不管。

  读书时他经常逃课,初二那年,为了赚钱,16岁的他决定辍学跟舅舅做皮具生意。“你们读书吧,我赚钱去了。”刘益谦给同学们留下这样一句话,就开始闯荡江湖。

  那个年代箱包生意很好做,一个手工人造革的手提包可卖3元钱。刘益谦一天只能做两个包,但是生意好得连夜做都做不过来。于是,他直接去厂家采购,然后外包给别人做好各个部分,自己再组装起来。这样,他每天能做一两百个,赚100多元钱轻轻松松。

  这段经历,不仅使刘益谦在十七八岁时就成了万元户,而且让他很早就明白了什么是经营。

  做了3年皮包生意后,刘益谦在上海豫园商场拿下了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商铺,开了一家百货店。同期,他结识了温柔漂亮的姑娘王薇并最终喜结连理。

  开了百货店,刘益谦常去外地进货,他发现在上海火车站很难打到出租车,其中有不小的商机。那是1984年,考一个驾照的费用高达6000多元,刘益谦没有丝毫犹豫,掏钱成为最早自费考驾照的一批人。4个月后,他买回两辆车,和哥哥一起干起了出租车的生意。

  “那时候坐出租车完全是暴利,满街都是找车的,从十六铺到码头,3公里要收人家50~60元,比现在还贵呢。现在3公里,不就是个起步价?”在尚未明确完整规则、灰色空间十足的市场中,刘益谦再次赚得盆满钵满。

  钱越赚越多,刘益谦不愿意把辛苦钱放在银行沉睡,不断谋求新的生财之道。

  20世纪80年代末,他迈出了投资的第一步——买卖国债。那时候,国债发行困难、流通性低,虽然利率高达10%,但是没人愿意买。银行只好打折 促销,最低时打到七折。刘益谦算了一笔账,一张100元的国债,利息加折扣一年下来就变成了140元,能获得40%的收益。这笔账让他开了窍,大笔买入国 库券的同时,刘益谦也懂了资本市场钱生钱的道理,相较以前的辛苦钱,资本市场才是他大展拳脚的真正战场。

  买了国债后,刘益谦又马上涉足股票市场,并且真正体会到了资本的魔力。1990年,他以每股100元的价格买入100股“豫园商城”,当股价涨到400元时,连豫园商场的公司老总都认为不值这个价。

  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寥寥可数的股票与诸多希望一夜暴富的投资者,一起将股价推向了不合理的高峰。刘益谦洞悉人性,一直长捂豫园的股票不放,直到1992年5月,其价格冲上1万多元后才抛出,这笔投资,让他净赚了近100万元。

  股市的疯狂,彻底打开了刘益谦的视野,而炒股票认购则成为他积累亿万身家过程中的关键一役。

  20世纪90年代初,上海证券交易所刚刚成立,因股票供不应求,形成了粥少僧多、有价无市的局面。针对此,人民银行决定发行股票认购证,凭认购证摇号中签认购。

  1992年,上海发行股票认购证后,很快就出现了炒卖认购证的狂潮,刘益谦也加入了炒卖的行列。

  当时,大多数参与者只希望通过炒作赚取差价,但刘益谦经过市场调研和计算后发现:中签率约为10.3%,即理论上100张认购证会有10张中签。当时成本为3000元的百张认购证,最高被炒至1.9万元。而若有10张中签,按照3万每张的预估价,转手便是30万元!于是,刘益谦选择在摇号前两天以每百张20050元的高价大量收购,并与卖家约定在摇号日交款。最终,每张中签的认购证炒到了3万元,刘益谦花20万元买的1000张认购证,至少中 了100张,价值300万元。

  依靠这种零风险的做法,刘益谦演绎了那个疯狂年代中,最激动人心的造富故事。

  资本猎豹

  国内资本市场从开放到步入正轨,期间因为漏洞、市场不完善、投资者的盲目性等原因,创造了一大批财富神话,但是大部分的神话缔造者,结果大都灰飞烟灭。

  作为其中的一员,刘益谦却将神话延续了20多年。如果说一次两次的成功是幸运,那么持续成功则证明了他的投资天分。20多年间,刘益谦没有错过资本市场上的任何机会,其每步行动都让他的财富跃上一个新台阶。

  2000年1月初,刘益谦看准了政府将推动解决国有法人股全流通问题,判断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由于自然人不能从事法人股交易行为,他发起成立了新理益公司。

  “新理益”三个字,除了“益”字取自刘益谦的名字以外,还包含着“运用新的投资理念获取收益”的意思。创立新理益后,刘益谦将其理念发挥到了极致。

  资本市场上,他频频出手,在法人股拍卖市场上大肆收购,相继成为琼能源、北大车行、河北华玉等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鼎盛时期,新理益一度同时出现 在15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中,股份总量约2.5亿股。当人们发觉并惊叹法人股是“中国股市最后一座金矿”时,刘益谦已赢得“法人股大王”的称号。

  2002年,政府启动国有股减持行动,刘益谦的判断被证明是正确的。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启动,全流通问题正式解决。那一年,新理益已发展成为集金融投资、医药化工及房地产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集团公司,总资产超过20亿元。

  2007年前后,当熊市变为牛市时,刘益谦适时将手中的法人股全数抛出,获利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其中,在一汽轿车上,累计获利1.48亿元;在安琪酵母身上,累计获利1.8亿元;在中体产业上获利超过8亿元……

  在资本市场上大获全胜的同时,刘益谦也开始两条腿走路,尝试经营实业公司。2002年12月,新理益以1.4亿元的价格收购湖北“百科药业”(现改名天茂集团)约20%的国有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他也第一次坐上了上市公司董事长的交椅。

  2004年,他涉足保险行业,发起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全国性专业汽车保险公司——天平汽车财险公司。2007年,他又作为第一大股东发起成立了国华人寿。

  很多人怀疑,一个搞资本市场的,能不能玩转实业公司。面对质疑,刘益谦心里却在笑:“我以前是没做过实业,但是现在照样可以管理一个公司,当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有什么难?还有比资本投资更难的事情吗?”

  2009年,在股市中如鱼得水的刘益谦开始了新的冒险之旅,大举参与上市公司的增发:6月10日,以上海圣诺的名义认购京东方A增发7亿股,动用资金16.8亿元;7月16日,一举购入保利地产增发股4500万股,耗资超过10.8亿元;7月21日首开股份公告定向增发完成,刘益谦斥资约4.886亿元认购了其中3500万股;加上金地集团、浦发银行、中体产业等,他当年参与的项目数量就近10家。

  然而,他当时自有资金不过15亿元左右,如何“吃得下”这么多定增?“我是把股票买完之后,全部押给信托。像保利地产,10.8亿元押给信托公司,拿回来6亿多元。金地集团4亿多元,押回来2.5亿元。原来我做法人股,是流通股与限制流通的法人股之间的差价套利;而参与增发,是在一年期限里,流通与不流通的差价。”

  凭借这样的投资策略,刘益谦的“股”和“钱”不断转换,其身家也倍涨,成为名副其实的“定增大王”。

  跨界收藏

  11月9日,佳士得“画家与缪思:20世纪艺术家晚间特拍”专场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举槌。此前估价为1亿美元的意大利绘画大师亚美迪欧•莫迪利亚尼的画作《侧卧的裸女》最终以1.7040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84亿元)成交,成为全球艺术品拍卖价格纪录中第二的作品。

  买下这幅天价画作的是一个中国人,正是刘益谦。

  事实上,对于刘益谦来说,如此大手笔的投资艺术品已非首次。近年来,他在艺术品投资市场上的投资频率和金额令人咋舌。仅2009年,他和妻子王 薇就购入包括宋徽宗真迹《写生珍禽图》、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陈逸飞的《长笛手》以及乾隆御制“水波玉龙”宝座等价值13亿元人民币的藏品。有人评价 称,刘益谦几乎以一己之力将艺术品市场带入亿元时代。

  这一年,他与王薇击败比利时的尤伦斯夫妇、香港的刘銮雄和台湾的林百里,当选中国艺术权力榜的“2009年度收藏家”。

  2010年,他又豪掷7亿元将王羲之的《平安帖》、陈栝的《情韵梅花》等作品收入囊中,再获“年度收藏家”的称号。

  2012年6月,在美国权威艺术杂志《ARTNEWS》公布的全球200位顶级收藏家榜单中,刘益谦和王薇夫妇赫然在列,这是中国大陆藏家首次入选该榜单。

  而就在买下《侧卧的裸女》后的11月15日,刘益谦又拿出9315万元买下了浙江美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老院长潘天寿一幅博物馆级巨制《劲松》,再次引发新一轮舆论狂潮。

  在艺术投资领域声名鹊起的刘益谦,踏入该领域却纯属偶然。

  1993年,他前往北京收购内部职工股时,从报纸上看到北京嘉德拍卖公司举行艺术品拍卖会的消息。虽然他对艺术品一无所知,但喜欢新鲜事物的他 仍前往观战。他花200元钱买了本图册,发现其中只认得郭沫若和李可染两个人,于是花了18万元买下了郭沫若的一幅书法和李可染的一幅画。

  误打误撞进入艺术品市场后,刘益谦一发不可收拾,佳士得、嘉德、保利、苏富比等一线拍卖行的重要场合,都少不了他捧场。

  在拍卖场,他总是习惯坐在第一排,有些懒散地斜靠在椅子上,等到其他竞购者经过多轮激战、弹尽粮绝,眼看拍卖师即将落槌之际,他才不疾不徐地举手报出最后一口价,将之收入囊中。

  不少人嘲笑刘益谦“土豪”“只买贵的”,可刘益谦有自己的算盘。众所周知,艺术品市场鱼龙混杂,作为一个外行,刘益谦却趟出了一条新路。

  起初他挑便宜的买,但很快发现“这跟股票不一样,有时50万元的画没价值,500万元的画有价值”。而且不同的人对同一件艺术品的评判也大相径庭,有人说是真的有人说是假的,这个人说便宜那个人说贵,这让刘益谦茫然无所适从。

  “让市场说了算,相信市场的价格形成机制,买最贵的!”刘益谦决定抛开专业知识,依靠市场行情进行判断。

  “除故宫、上博和辽博外,我的古代书画其他博物馆没法比。”20多年来,刘益谦和王薇买了数不清的东西,家里堆得到处都是,1000平方米的房子走路都要侧着身子过。

  2009年,王薇在上海美术馆举办了“红色经典”油画藏品展,第一次将藏品大规模地公开。那次藏品展引起轰动,夫妻俩便产生了建美术馆的念头。 在刘益谦看来,自己已经过了通过投资艺术品获利、彰显成就的阶段。“我意识到,美术馆应该是给公众观赏艺术的,决定对外开放。”

  在夫妇二人的推动下,2012年12月,位于上海浦东的龙美术馆开幕。2013年年初,两人又投建西岸馆,仅美术馆建设,就花费了刘益谦6亿 元,而且每年都要亏几千万元。但他不以为意,态度一如既往地豪气,“亏得起就继续开。想通过美术馆去获利,那是100年以后的事。我就想把我们文化中有价 值的东西分享给大家。”

  为国护盘

  艺术投资毕竟只是副业,豪掷千金于收藏的同时,刘益谦从未离开A股市场,他一直在等待股市萎靡之后的时间窗口。

  随着近期二级市场整体的逐步走强,刘益谦抓住机会陆续在A股加仓,其中不乏大额定增。据粗略统计,近两年来,刘益谦总共参与了大概30多起上市公司定增计划,累计出资超过100亿元。

  2015年6月中旬,股市出现了激烈震荡,6月12日沪指创出5178.19点的高点后,A股持续下跌,沪指11个交易日跌幅超过千点。虽然央行使出“双降”大招,但7月1日,大盘依旧暴跌,A股市场恐慌蔓延。

  离开股市二级市场多年的刘益谦却看好后市,6月30日,他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摆有5台电脑的交易室图片,并配文,“很久没进交易室了,不知当年看电脑判断的感觉还在不在?”借助这张图,他宣告正式回归二级市场。

  发完图后,刘益谦开始大笔砸钱。他给股市带来的第一份大礼就是砸10亿元救市:7月7日,新理益集团旗下的国华人寿斥资5.5亿元买入有研新材5762.6万股公司股票,增持比例达到6.86%;7月8日,国华人寿增持国农科技419.89万股股票,增持后共持有国农科技股票419.89万股,占国农科技总股本5%;7月15日,国华人寿以12.07元/股的价格增持天宸股份2288.93万股,斥资2.76亿元……

  “这次进入二级市场跟以前有本质的区别,这次不是为了赚钱。作为一个资本市场既得利益者,我希望能通过这样的行为为市场稳定起点作用。”刘益谦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透露,自己在股市震荡之际投入十几亿元,当时已经亏了2%~3%。“等平稳了,我可以自豪地对孩子们说,老爸参与了维稳市场。”

  说完这段话后,刘益谦再入战场。8月,他通过国华人寿又先后举牌新世界、东湖高新和华鑫股份。3个月内,他举牌6家上市公司,斥资近40亿元。自7月以来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火中取栗的刘益谦账面浮盈已达到3.5亿元。

  高调“救市”的同时,喜欢挑战的刘益谦还将目光投向互联网金融这一新领域。8月23日,刘益谦在微信朋友圈发出预告:“互联网金融,我也来玩玩儿。”

  3天后,一家取自刘益谦名字谐音,名叫“一仟金融”的互联网投融资服务平台正式上线。刘益谦说,成立一仟金融主要是为了顺应经济发展趋势,尤其是经济发展模式向“互联网+”转型。

  从5月8日首单内测起,一仟金融短短两个月交易额就突破1000万元,截至8月10日完成逾1亿元的交易量。目前,一仟金融所销售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主要包括万能险、基于权益资本市场类的投连险、债权类产品、货币基金四大类。

  刘益谦对一仟金融有着很高的期望值,在他看来,未来这个平台还会开发设计更多富有想象力的金融产品,且绝不是只限于销售旗下控股或参股的金融机构产品,而是一个第三方开放式平台。

  刘益谦有句名言,“我不幻想自己一夜暴富,但我不会放过每一次暴富的机会”。在“互联网+”的风口下,这个赚钱、花钱都堪称传奇的大鳄,又将做出怎样令人惊奇的举动?

  来源:企业观察家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12-1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