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胡因梦:李敖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2012-09-28 23:03 来源:新京报 作者:曹雪萍 迟杨 阅读

她是李敖“千分之一千的爱人”,短暂的婚姻影响了她之后的每一步人生

  因为深深的崇拜,嫁给了李敖,却最终分道扬镳,一场耗时三年的官司彷佛是两人自编自导自演的大戏。在胡因梦未婚生女的时候,李敖在媒体上大肆攻击,无奈之下,胡因梦决定写一本自传为两人如戏的人生记录下真实的一笔,在不断自省的过程中,她也最终发现了自己的价值,35岁告别演艺圈,专事有关心灵探究的翻译与写作,胡因梦首度将印度哲学家吉达·克里希那穆提的思想引介到台湾,并致力于推动“新时代”的意识革命及生态环保等议题。百转千回,如胡因梦所说:“李敖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此次胡因梦带着她的自传《生命的不可思议》和译作《爱的觉醒》走访北京、上海、苏州等地,以《回归心的生活》为题将进行多场公益演讲(见本报8月25日新闻《胡因梦:李敖对爱贡献不多》)。然而对于这位传奇女性,人们更关心的是“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昔日感性演员,今日知性女性,岁月多像一把无情的刻刀

  ■人物名片

  胡因梦,台湾著名演员、作家、翻译家。又名胡茵梦、胡因因、胡因子,1953年生于台中。1971年考进辅仁大学德文系。20岁主演《云深不知处》,15年的演艺生涯,出演过40余部电影。

  35岁告别演艺圈,专事有关心灵探究的翻译与写作,首度将克里希那穆提的思想引介到台湾,并致力于推动“新时代”的意识革命及生态环保等议题。

  著有《胡言梦语》、《茵梦湖》、《古老的未来》、《死亡与童女之舞》,译有《般若之旅》、《超越时空》、《克里希那穆提传》、《生命之书》、《恩宠与勇气》、《转逆境为喜悦》等书。

  1 演艺生涯:拒绝出演琼瑶戏

  有趣的是,少女时期的胡因梦裤子口袋里插着李敖的书,受其影响,尽管拍了40多部电影,一再拒绝接拍琼瑶的戏。

  有人曾经告诉胡因梦,她的前世是一位莎士比亚戏剧里的演员,在欧洲一辈子就演一出戏,还不是女主角。

  对于这个说法,胡因梦很是认同,“但不知道是哪出戏,搞不好是《奥塞罗》。至今一看到莎翁的戏剧,一听见里面的对白,我就想哭,就有一种莫名的震撼。”

  胡因梦拍的第一部戏是《云深不知处》,这部戏使她跻身演艺圈,当时副导演是侯孝贤,“侯孝贤有一种沉稳的气质和抽离观察的本领。”胡因梦说。她记得有一回在片场等打光的时候,侯孝贤对她说:“你比同龄的女孩要成熟许多,好像已经有很多经历了。”

  有趣的是,少女时期的胡因梦裤子口袋里插着李敖的书,受其影响,尽管拍了40多部电影,一再拒绝接拍琼瑶的戏。在自传中,胡因梦写到,15年的从影经历中她拍了近四十部令人哭笑不得的影片(倒是很贴近人生),以她四岁就开始看西片所培养出来的鉴赏角度,这些影片中只有《海滩上的一天》堪称佳作。“导演杨德昌比较能掌握受存在主义与个人主义影响的一代人与上一代人之间的冲突。”回想当年,胡因梦笑着说:“其实我对自己的演艺工作从未有过真正的尊严感,我时常一边演出,一边跳出剧情自嘲对白的荒唐和肤浅。”

  “我在演艺界的价值是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胡因梦,学习德文出身的她翻译了被誉为“美国演员圣经”的《尊重表演艺术》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时至今日,这本书仍然是国内能找到的少数探讨演技的著作。李安甚至要求她戏中的演员以此书作为演出前的家庭作业。

  2 婚姻生涯:结婚不久患上焦虑症

  第二次见面是在李敖家,聊着聊着李敖突如其来吻胡因梦,“……往后的三四天里我随时都得补妆,以免露出那一小圈已经‘红的发紫’的吻痕。”

  自传中胡因梦用了一万多字描述她和李敖从认识到热恋直至分手的全过程。胡因梦坦言,这一生中最大的转折就是与李敖短短三个多月的婚姻。1980年5月6日,胡因梦和李敖结婚;同年8月28日,这对“才子佳人”分手。胡因梦说,结婚离婚,对自己最大的意义,就是激起了她的创作欲。

  胡因梦第一次见到李敖是在萧孟能家里,那时候她觉得阅读李敖是非常时髦的事情,这暗合了自己独特叛逆的性格,但第一面时,李敖看见她们母女俩,竟然很规矩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第二次见面是在李敖家,聊着聊着李敖突如其来吻胡因梦,“只见他笔直地冲着我的鼻子压了下来。后来我赫然发现上唇和人中之间被他吸出了一圈赭色的吻痕,往后的三四天里我随时都得补妆,以免露出那一小圈已经‘红的发紫’的吻痕。”胡因梦回忆。

  李敖曾经对媒体放言,胡因梦和自己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是她人生中状态最好的时候,但胡因梦否定了这种说法。她说跟李敖在一起生活没有多久就患上了焦虑症,李敖有很强的绿帽恐惧症,她出去慢跑他会怀疑她跟人眉来眼去,种种事件导致她压力很大,那段时间她曾经一个礼拜的时间全脸长满青春痘。尽管李敖曾在《李敖回忆录》中数落她的种种不是,但她还是给予其宽容,“我从小就崇拜李敖,但是等到与他结婚零距离的接触后,深刻感受到李敖的封闭和专横,还有他的洁癖、苛求、神经过敏,在我看来,其实他和平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谈起李敖对胡因梦终生的影响,胡因梦用一种像说别人的语气说道:“我跟李敖的婚姻让我从愤世嫉俗慢慢转向自省。同时从过度崇拜有才华的人、对人类社会有影响的人,也转为找到自己内在的创造力,我不崇拜外在的人,我希望活出自己的价值。”

  3 离婚:一场无聊的戏

  “就像跟她离婚时,他牵着我的手,我握出他手里的温度,发现爱还在,当时摸着他的后颈稀里哗啦哭个不停。他望了一下四周说,小心被记者看到。”

  离婚后两人打起了长达三年的官司。她从香港拍戏回来后出庭,李敖也坐在远处的长椅上等候法院开门。

  胡因梦说:“我突然觉得这场戏是我们两个约定好自编自导自演。随后,我就像当年与李敖初次见面时一样,很规矩地向他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李敖狐疑地看着我,不知道我在搞什么鬼。”厅审结束后,她蹦蹦跳跳地走到李敖面前:“咱们两个太无聊了,这个戏别演了。”李敖也放下架子,叹气说:“我也不想演,只是骑虎难下。”

  在胡因梦未婚生子产后忧郁的日子里,李敖经常在电视里指责她。胡因梦自己分析李敖骂她的原因是:“他那时候东山再起,有很多书要出版,他把我视为假想敌,他认为我万一放出什么声音来对他一定不利,他先骂我,让我的信用瓦解,我说的话别人也就不会再相信了。”为了让大家看清事实真相的另一面,胡因梦索性拿起笔写了这本自传。

  胡因梦时常提起的一件往事是多年后与李敖偶遇,坐在咖啡厅和朋友喝茶的她,瞥见窗外有个穿着红色夹克的男子,很疲惫的样子,好像是李敖,她起身追出去,红夹克也突然掉转头,朝自己走过来,正是李敖。“我看见他的第一眼,心就软了。

  尽管他骂我已不下几十次,但他见我的第一个表情骗不了人——他是很高兴看到我的,孩子似的。那一刻,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是有爱的。就像跟我离婚时,他牵着我的手,我握出他手里的温度,发现爱还在,当时摸着他的后颈稀里哗啦哭个不停。他望了一下四周说,小心被记者看到。“胡因梦认真地复述着。

  4 翻译:为爱疗伤的方式

  “可第二次再用的时候,感觉就淡下去了,因为心已经打开了。我们人类最大的问题就是把情绪太当真了,尤其是美好的情绪,特别是执着。”

  如果不是和李敖失败的婚姻,可能胡因梦也不会去美国“疗伤”,也就不会看到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的著作,也就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充满理性的胡因梦了。

  她第一次看到克里希那穆提的著作是在纽约一间小书店里,有一个书架上都是他的书。她拿起了一本中文译作《观察者就是被观之物》的书,这个书名正是当时她在一直探索的一句话,她当即买下了克里希那穆提所有的著作。从克氏的传记里胡因梦看到了包括环境问题、人类心灵的困境。“每一个环节都是环环相扣,每一句话都打动我的内心深处,我边看边一直掉眼泪,心跟他进入了一个解脱的境界,我觉得那个境界太美妙了,我从没有尝到那么开放的感觉,然后就决定慢慢翻译他的著作,尤其是这本传记。”

  单凭借克里希那穆提的思想治疗女性的一些问题,胡因梦觉得还不够,还要借助一定的工具。她在医学里找到了一种名为“花精”的治疗方法。她解释到,每一朵花都有能量场和频率振动,用西式振荡的方法,把每一朵花的频率振动收集到一个瓶子里,这就是“花精”。医生可以根据病人自身的情况来使用不同的花精。她自己体验过野姜花的花精治疗。

  她说用过花精之后心里就发出声音:我爱我自己,我爱我的身体,我爱大地,我爱众人。“这种感觉太好了!可第二次再用的时候,感觉就淡下去了,因为心已经打开了。

  我们人类最大的问题就是把情绪太当真了,尤其是美好的情绪,特别是执着。“胡因梦愿意和众人分享她从心理学研究中的种种体验。

  对内地现在比较流行的占星学,胡因梦也比较有研究。她正在翻译荣格学派的占星学书。她希望通过翻译这一系统的书,告诉人们如何在不好的情况下转化,让生活更美好。(摄影:王贵彬)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