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彻悟者”加缪:文化状态从零突破的“第一人”

2012-09-28 16:05 来源:文汇报 作者:柳鸣九 阅读

  50年前的1月4日,法国作家加缪在意外的车祸中去世,这个噩耗当天成为了欧美各大报的醒目标题,甚至是头版头条,二十世纪伟大的作家、时任法国文化部长的马尔罗这样对他盖棺论定:“二十多年来,加缪的作品始终与追求正义紧密相连”,即使是曾经和加缪反目成仇的萨特,也表示了沉痛的哀悼,“他在本世纪顶住了历史潮流,独自继承着源远流长的醒世文学,他怀着顽强、严格、纯洁、肃穆、热情的人道主义,向当今时代的种种粗俗丑陋发起了胜负难卜的宣战”,西蒙娜·德·波伏瓦在得知这个噩耗后,即使服下已长期不服的安眠药也无法入眠,冒着一月份寒冷的细雨在巴黎街头徘徊……

  所有这些,说明了世界与人类对加缪在意的程度,标志着他文学地位的重要、他存在的显著性,而他这时只有47岁。他是众所周知的文学成就标杆诺贝尔文学奖在20世纪最为年轻的获得者,他英年早逝,逝于创造力勃发、神采高扬的年龄段,给世人留下了对他未可限量前景扼腕长叹的惆怅与无穷无尽的遐想。

  他,绝非一个在书本中讨生活的书斋学者

  加缪首先是一个大写的人,而后他才是一个伟大的作家,理解了作为人的他,也就理解了作为思想者、作为作家的他。他几乎完全像我们熟知的高尔基那样,是来自社会的低层,在殖民地阿尔及尔的贫民窟长大,不同的是,他通过了完整而良好的中学教育与大学教育,成为了一个具有高度文化水平与精神境界的现代知识分子。清贫的生活状况,使他受到了多方面的历练,生存的压力使他必须在现实生活中跋涉前行,而现代精神文化的思维与见识,则引导他奔向明确高远的境界,渗透着磨练苦汁的精神层次与心智境界也就具有了一种贴近大地的实实在在,这就形成了一个务实求真、充满活力的智者。加缪既是博大通今的现代文化大家,又绝非一个在书本中讨生活的书斋学者,绝非一个靠逻辑与推理建立起自己理论体系的理论家,他的理论形态充盈着生活的汁液,如果他不是从实际生活与书本知识两个方面汲取了营养,他怎么能写出既有深远的精神境界、又充满了对人类命运与现实生活的苍凉感的作品与论著?这是加缪使中国读者容易有亲切感的一个重要方面。

  作为“无产者”的基本生存状况在加缪身上导致的一个主要印记,就是他的左倾以及他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这种关系几乎可以说是天然的、必定的。事实上他曾经是共产党内一个非常积极并卓有成效的文化活动家。后来,他又积极参加了反法西斯斗争与反殖民主义斗争,在二战中,他更是地下抵抗运动中的重要人物,从事过不少秘密工作,特别是情报工作与地下报纸《战斗报》的筹备工作与领导工作,由于在斗争中的突出贡献,他于1945年被授予抵抗运动勋章。

  应该看到,加缪的世界观与行为,并非纯理性与意识形态的结果,而是自己在悲惨世界中学会的结果,他对这个世界截然不同于理论与概念的现实复杂性有充分的理解,而且,他是在法国殖民地阿尔及利亚这样一个特定的环境中生活与成长起来的,这里不同种族、不同利益的矛盾与冲突,特别是他精神上对法兰西与对阿尔及利亚的二元归向的矛盾体验与痛苦思索,更使他学会了任何理论学说都无法给予的东西。于是,在风起云涌的20世纪,他成为了一个杜绝了抽象精神、狂热理论、偏激学说、狭隘党派利益的真正左倾思想家,一个从实际出发、保持了精神独立与自由人格的思想家、一个不跟任何学说主义、路线政策随波逐流,不附着于任何实体阵营的自由的左倾思想家。他的这个方面是应该为中国读者所容易理解的,也许是要以较大的包容度去理解的。

  他,是文化状态从零突破的“第一个人”

  作为一个获最高成就奖的作家,加缪使人感到惊奇的是,他完全从事文学创作的岁月并不长,他英年早逝,在有生命之年又长期、大量地从事了政治社会实践活动,且健康情况并不理想,从他开始写作的1975年到逝世,正如马尔罗所说,不过20多年,但他达到了世界文学成就的顶峰,这个不长的攀登轨迹应该说是相当辉煌的。众所周知,他并非出自诗书之家,他也没有从小就哦吟诗韵、摆弄格律的经验,相反,他完全是从一个在文化上、精神上赤贫的底层之家出来的,他是文化状态从零突破的“第一个人”。

  他是靠什么攀登到了世界文学成就的高峰?我曾在拙著《从选择到反抗》中把加缪概括为法国20世纪文学史上的一道“巨型的灵光”,要发射出强度的灵光,首先自己就必须是思想的、精神的火炬,而这正是加缪作为文学家首要的资质与品格。他巨大的、无穷的精神力量,就来自他根植于人类历史上最强大、最久远的精神传统人道主义,特别是继承了法国17世纪大思想家巴斯喀关于人生存与命运的哲理,把它加以发扬光大、丰富深化,特别难得的是,不仅使之具有了完整深邃的理论形态,而且还表现在、充盈在生动丰满的文学形象中,凝现为一部部传世不朽的文学杰作。这完整的理论形态,不妨直白简单称为关于人存在荒诞性的哲理,它全面涉及人的生存状态、存在意识与存在方式,而这一系列文学代表作就是《局外人》、《卡利古拉》、《西西弗神话》、《鼠疫》、《正义者》与《反抗者》。它们无一不是充分、完整、有力地展现了加缪哲理的类母题。   他,有一种清醒的彻悟意识

  在《局外人》中,一个并不复杂的过失杀人案在司法机器的运转中,却被加工成为一个“丧失了全部人性”的“预谋杀人案”,被拔高到与全社会全民为敌的“罪不可赦”的程度,必须以全民族的名义处以极刑。主人公是死于意识形态、世俗观念的肆虐,死于把当事人完全排除在司法程序之外、使之沦为“局外人”的现代司法的阴险性,他之所以被妖魔化而遭极刑正是由于他一系列再平常不过的生活细节被观念、习俗的体系特别挑选出来,并被精心编织成一个十恶不赦的犯罪神话。主人公默尔索不仅是司法荒诞的承受者与认知者,而且,也感受了人类生存状况的尴尬与无奈。面对所有这一切,他自然也就剥去了人生生死死问题上一切浪漫的、感伤的、悲喜的、夸张的感情饰物,而有一种清醒的彻悟意识,即使面对自己的命运,也保持了最冷静、甚至看起来冷漠而无动于衷的情态,似乎是在冷眼旁观自己命运的一个局外人。小说以深邃的有力度的现代哲理内涵与精练凝聚、富有感染力的古典风格,从问世之初起就赢得了全球的读者,成为了20世纪世界文学中的经典名著。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