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文怀沙:感谢李辉帮我“摘帽”

2012-09-28 15:50 来源:武汉晚报 作者:文怀沙 阅读

    文怀沙,2005年自称“以论公岁,四十颇有余,五十尚不足。”。上世纪40年代就在文化界有一定名望。治学虽以楚辞名世,然古今中外文史哲无所不窥。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文怀沙频频接受央视等主流媒体采访,有些节目称之为:“国学大师、红学家、书画家、金石家、中医学家、吟咏专家、新中国楚辞研究第一人”,这些头衔曾在学术界引起争议。门下学子有画家范曾、作曲家王立平、硬笔书法家庞中华等。

    关于“国学大师”之称谓  

    感谢李辉帮我摘掉帽子

    记:这个问题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我代所有关注您的读者要问的:去年您遭到学者李辉空前的质疑,李辉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署名文章《揭秘“国学大师”文怀沙的荒诞人生》,而您的回应是发表200来字的声明“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现在还是这个态度吗?

    文:还一样,不要给他攻击、给他施加任何压力,李辉也不是坏人,对这不理解吧,有很多战争打起来都是因为不理解,或者说我不被他理解,是我有责任,他不理解我是他的问题,我没让他理解是我的问题。我感谢李辉,帮我摘掉了国学大师的帽子,很轻松。(笑)而且我祝愿对方平安、家庭和睦。

    记:您接近百岁,长寿秘诀是什么?

    文:要心胸开阔。“恕”字很重要,也就是每个人都多批评自己,excuse me是很重要的,要求别人宽恕,也懂得宽恕别人,这世界就太平了。用爱去淹没恨,只记恩不记仇,只记爱不记恨,人家骂我,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关于“文怀沙现象”

    我属鸡人家摸屁股很正常

    记:文怀沙事件并非孤立,学界认为是“文怀沙现象”,因为此前就有周汝昌、刘海粟、余秋雨、范曾、赵忠祥等许多名人受到社会的质疑,就像“冯友兰现象”,也是一些文化人如巴金、艾青、丁玲及胡风、右派两案的幸存者们“实现自我——失落自我——回归自我”三个阶段,置身事外的话,作为知识分子,您有过理性思索吗?

    文:这个无所谓,老虎不能摸屁股,要咬的,我属鸡的,鸡要下蛋,人家摸屁股是很正常的,我有毛病人家才提。我们现在有个大的气候和谐社会,我们做的事情不要去影响和谐社会,去搞些在粥里拉些屎,不要去求全责备,求全只会通不虞之誉呀,“有不虞之誉,有求全之毁。”都是很可怕的,做到实事求是很难,但你不能要求人家提意见的人没有片面性,那么你被人家说两句,你自己人不知而不愠,要学君子,做不到也要心向往之,不要去怪罪别人。

    记:“正清和”是您晚年创造的哲学。是您写的最短的文章,正文仅3个字,加上解释共33个字。“孔子尚正气,老子尚清气,释迦尚和气。东方大道,其在贯通并弘扬斯三气也。”能否解释一下其中的微言大义?

    文:正气是反邪气,有正就有邪嘛。清是反对浊的,和是反对戾的,现在建立和谐社会主要的是反对暴戾之气,像贪污盗窃都是暴戾之气。“正清和”强调的不是说儒家有正气,道家、佛家就不讲正气,我是说这三家最强调的东西。

    评价《四库全书》

    汉人纪晓岚没有捍卫祖先

    记:关于清代学者纪晓岚主持编纂的《四库全书》,您有个著名评价,说它是一部阉割中国古文化的集大成之作,为什么?纪晓岚是个什么样的人?

    文:满清为什么修《四库全书》?清朝是大金的后代,为了统治的需要,他的手段很残酷。满清两个手,一手是镇压屠杀,一手是兴文字狱,把知识分子、舆论看得很重要,配合焚烧汉文典以外,他修一部《四库全书》,他需要汉文化,到外面去学中文不是学满文。

    纪晓岚是个汉人,他做了爱新觉罗王朝的官,他把为爱新觉罗王朝服务看得很重。他是用爱新觉罗王朝的原则作为他著作事业的基本点。他阉割中国古文化,毁文献,毁坏的比修的书多。纪晓岚的后代曾经向我提抗议,说你虽然有学问,但没有权利来污辱我的祖先。我说如果你的祖先纪晓岚像你一样,那我非常尊敬他,可惜你那个祖先没有你的水平,你在捍卫你的祖先,他没有捍卫汉人的祖先,他对汉人不好。

    修纂《四部文明》     

    还历史以本来面目

    记:您修纂一套大型中国历史文献《四部文明》——《商周文明》、《秦汉文明》、《魏晋南北朝文明》和《隋唐文明》,收录古籍原著1560余种,约一亿四千万字。是不是想与《四库全书》抗衡?修纂《四部文明》初衷是什么?

    文:不是抗衡,并不是我比人家高明,主要是想聚原典、存信史,能够保护原典。《四库全书》对于汉民族的民族英雄,是抱着抹杀和消灭的态度,在《钦定四库全书》中,像岳飞这样的民族英雄,其事迹,其民族气节,是一定要消灭殆尽的。仅举一斑,便足窥全豹矣。今天我们要还历史以本来面目。

    《四部文明》是中国历史前一半,后面还有《五部文明》,从五代开始。五代开启了一个时代,是民族混合的历史,从那时开始,我越来越鲜明地看到了内忧和外患。中国民族的混合跟内忧外患分不开。从五代以后一千年,《五部文明》是可以用另外角度来定名,叫中华忧患文化一千年。

    采访手记:

    去年学者李辉炮轰“国学大师”文怀沙惹起文化界轩然大波,文怀沙本人对“文怀沙现象”的真实看法到底如何?究竟是李辉造假炒作,还是文怀沙欺世盗名?文怀沙来汉讲学,怀着这样的疑问,记者联系到对文怀沙的独家专访。不日,知文怀沙反悔了,他说要夹着尾巴做人。

    记者如期到达武汉市图书馆贵客室,见到百岁文化老人文怀沙拄着拐杖健步而来,姿容行止颇有仙风道骨气概。记者向他表达等讲座完后,想一起聊聊的意思,他蔼然应允。两个多钟头的演讲下来,老人丝毫没有精力不济的迹象,大雨中记者随车到达他在迎宾馆的房间,听了几个问题后,他兴趣盎然,已过午餐时间,工作人员多次催促,他手一挥说,这个记者是个读书人,不是为了抢新闻来的,我要跟他讲。谈到兴起,老人不忘夸奖记者,你书读得好。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