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梁实秋:宣传式的文字不是文学

2012-09-28 12:52 来源:新华副刊 作者:梁实秋 阅读

  核心提示:无产文学理论家时常告诉我们,文艺是他们的斗争的“武器”。把文学当做“武器”!这意思很明白,就是说把文学当做宣传品,当做一种阶级斗争的工具。我们不反对任何人利用文学来达到另外的目的,这与文学本身无害的,但是我们不能承认宣传式的文字便是文学。

\

梁实秋 资料图

  本文摘自《鲁迅和他的论敌》 作者: 陈漱渝 主编 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

  一

  卢梭说:“资产是文明的基础。”但是卢梭也是最先攻击资产制度的一个人,因为他以为文明是罪恶的根源。所以攻击资产制度,即是反抗文明。有了资产然后才有文明,有了文明然后资产才能稳固。不肯公然反抗文明的人,决没有理由攻击资产制度。

  资产制度有时可以造成不公平的现象,我们承认。资产的造成本来是由于人的聪明才力,所以资产本来是人的身心劳动的报酬;但是资产成为制度以后,往往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富者不一定就是聪明才力过人者;贫者也不一定是聪明才力不如人者,这种人为的不公平的现象是有的。可是我们对于这种现象要冷静的观察。人的聪明才力既不能平等,人的生活当然是不能平等的,平等是个很美的幻梦,但是不能实现的。经济是决定生活的最要紧的原素之一,但是人类的生活并不是到处都受经济的支配,资本家不一定就是幸福的,无产者也常常自有他的乐趣。经济的差别虽然是显著的,但不是永久的,没有聪明才力的人虽然能侥幸得到资产,但是他的资产终于是要消散的,真有聪明才力的人虽然暂时忍受贫苦,但是不会长久埋没的,终久必定可以赢得相当资产。所以我们充分的承认资产制度的弊病,但是要拥护文明,便要拥护资产。

  无产者本来并没有阶级的自觉。是几个过于富同情心而又态度偏激的领袖把这个阶级观念传授了给他们。阶级的观念是要促起无产者的联合,是要激发无产者的争斗欲念。一个无产者假如他是有出息的,只消辛辛苦苦诚诚实实的工作一生,多少必定可以得到相当的资产。这总是正当的生活争斗的手段。但是无产者联合起来之后,他们是一个阶级了,他们要有组织了,他们是一个集团了,于是他们便不循常轨的一跃而夺取政权,一跃而为统治阶级。他们是要报复!他们唯一的报复的工具就是靠了人多势众。“多数”“群众”“集团”这些就是无产阶级的暴动的武器。

  无产阶级的暴动的主因是经济的。旧日统治阶级的窳败,政府的无能,真的领袖的缺乏,也是促成无产阶级的起来的原因。这种革命的现象不能是永久的,经过自然进化之后,优胜劣败的定律又要证明了,还是聪明才力过人的人占优越的位置,无产者仍是无产者。文明依然是要进化的。无产阶级大概也知道这一点,也知道单靠了目前经济的满足并不能永久的担保这个阶级的胜利。反文明的势力早晚还是要被文明的势力所征服的。所以无产阶级近来于高呼“打倒资本家”之外又有了新的工作,他们要建立所谓“无产阶级的文化”或“普罗列塔利亚的文化”,这里面包括文学艺术。

  “普罗列塔利亚的文学”!多么崭新的一个名词。“普罗列塔利亚”这个名字并不新,是Proletariat的译音,不认识这个外国字的人听了这个中文的译音,难免不觉得新颖。新的当然就是好的,于是大家都谈起“普罗列塔利亚的文学”,其实翻翻字典,这个字的涵义并不见得体面,据韦白斯特大字典,Proletary的意思就是:Acitizenofthelowestclasswhoservesthestatenotwithproperty,butonlybyhavingchildren。一个属于“普罗列塔利亚”的人就是“国家里最下阶级的国民,他是没有资产的,他向国家服务只是靠了生孩子”。普罗列塔利亚是国家里只会生孩子的阶级!(至少在罗马时代是如此)我看还是称做“无产阶级的文学”来得明白,比较的不像一个符咒。

  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由政治的经济的更进而为文化的运动了,这是值得注意的一件事。我看近来在文学方面的宣传文字,似乎是有组织的有联络的,一方面宣传无产阶级的文学的理论,一方面攻击他们所认为是“资产阶级的文学”。无产阶级有他们的“科学的政治学”,“辩证法的唯物论”,“马克思的经济学”,现在又多出了一个“科学的艺术学”,一个“普罗列塔利亚的文学”!

  我现在要彻底的问:文学是有阶级性的吗?   二

  无产阶级文学理论方面的书翻成中文的我已经看见约十种了,专门宣传这种东西的杂志,我也看了两三种。我是想尽我的力量去懂他们的意思,但是不幸的很,没有一本这类的书能被我看得懂。内容深奥,也许是;那么便是我的学力不够。但是这一类宣传的书,如卢那卡尔斯基,蒲力汗诺夫,波格达诺夫之类,最使我感到困难的是文字。其文法之艰涩,句法之繁复,简直读起来比读天书还难。宣传无产文学理论的书而竟这样的令人难懂,恐怕连宣传品的资格都还欠缺,现在还没有一个中国人,用中国人所能看得懂的文字,写一篇文章告诉我们无产文学的理论究竟是怎样一回事。我现在批评所谓无产文学理论,也只能根据我所能了解的一点点的材料而已。

  假定真有所谓“无产阶级的文学”这样一种东西,我们觉得这样的文学一定要有三个条件:

  (一)这种文学的题材应该以无产阶级的生活为主体,表现无产阶级的情感思想,描写无产阶级的生活的实况,赞颂无产阶级的伟大。

  (二)这种文学的作者一定是属于无产阶级或是极端同情于无产阶级的人。

  (三)这种文学不是为少数人(有资产的少数人,受过高等教育的少数人)看的,而是为大多数的劳工劳农及所谓无产阶级的人看的。

  假如这三个条件拟得不错,我们还要追加上一个附带条件,上列三点必须同时具备才能成为无产文学,缺一而不可的。但是我们立刻就可发现这种理论的错误。错误在哪里?错误在把阶级的束缚加在文学上面。错误在把文学当做阶级斗争的工具而否认其本身的价值。

  文学的国土是最宽泛的,在根本上和在理论上没有国界,更没有阶级的界限。一个资本家和一个劳动者,他们的不同的地方是有的,遗传不同,教育不同,经济的环境不同,因之生活状态也不同,但是他们还有同的地方。他们的人性并没有两样,他们都感到生老病死的无常,他们都有爱的要求,他们都有怜悯与恐怖的情绪,他们都有伦常的观念,他们都企求身心的愉快。文学就是表现这最基本的人性的艺术。无产阶级的生活的苦痛固然值得描写,但是这苦痛如其真是深刻的必定不是属于一阶级的。人生现象有许多方面都是超于阶级的。例如,恋爱(我说的是恋爱的本身,不是恋爱的方式)的表现,可有阶级的分别吗?例如,歌咏山水花草的美丽,可有阶级的分别吗?没有的。如其文学只是生活现象的外表的描写,那么,我们可以承认文学是有阶级性的,我们也可以了解无产文学是有它的理论根据;但是文学不是这样肤浅的东西,文学是从人心中最深处发出来的声音。如其“烟囱呀!”“汽笛呀!”“机轮呀!”“列宁呀!”便是无产文学,那么无产文学就用不着什么理论,由它自生自灭罢。我以为把文学的题材限于一个阶级的生活现象的范围之内,实在是把文学看得太肤浅太狭隘了。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