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美学家叶朗:垃圾读多了,就不能接受经典了

2012-09-28 12:51 来源:中国青年报 阅读

\

叶朗,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中心主任。

  俄罗斯电影大师塔可夫斯基说:“从小我母亲就让我看《战争与和平》,从此《战争与和平》就成为我品位的标准,我再也不能忍受那些垃圾了。”如果我们现在整天让青少年阅读垃圾,那么他们就再也不能接受经典了。这非常危险,因为现在媒体对青少年影响越来越大,电视、网络天天都是“超女”、“快男”排行榜,他们脑子里就会充满这些东西。媒体工作者应该有一种道德感、责任感,不能为追求收视率,将思想、道德、艺术、审美等置于不顾。——叶朗

  在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中心主任叶朗教授面前,摆着一摞摞打印出来的A4纸,这是他的博士生在互联网上搜集的关于美学的最新言论。采访过程中,叶朗教授会时不时拿起一份作出评论——“这个观点我很赞同”,“这不很妥当”……尽管不上网,这位72岁的美学家,依然对网络话题和现实保持关注。

  这种关注也体现在8月13日刚刚闭幕的世界美学大会上。这届首次在中国召开但规模空前的美学大会,让淡出公众视野多年的美学和美学家,再次吸引了公众的注意。

  “这些年美学一直在沉静地发展,绝不是网上说的‘被边缘化’。”作为会议主持人,叶教授说,现在已经有些美学家站出来,对当代文化中的问题发表意见,这是好现象,“因为美学要回应时代的呼声——当物质的和功利的要求占据统治地位时,我们需要拯救精神。”

  我们社会现在很缺艺术批评

  中国青年报:请您介绍一下这次美学大会。

  叶朗:这次美学大会是世界美学大会历史上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我们正式注册的会员大概有800人,其中外国会员300多人,国内400多人。如果加上旁听的200多人,就超过1000人了。不限制人数的话,还会更多。作为国际学术会议,这样的规模是空前的。我看到有媒体报道说“世界的大会,寂寞的美学”。他没到会场,怎么知道寂寞还是热闹的呢?

  中国有那么多人关注美学,这让很多外国学者很惊讶。在西方,美学是哲学下面的分支学科,学术性特别强,读者面很小。但中国不一样,我们历史上还出现过“美学热”。这是中国美学不同于外国美学很重要的地方。

  中国青年报:“寂寞”之说,是与上世纪80年代的“美学热”比较而言。

  叶朗:上个世纪80年代出现了“文化热”,其中包括“美学热”。那时“文革”结束整个民族都在反思,特别是年轻人,他们想寻找对一些问题的解答,于是拼命地去读哲学书、美学书。汤一介先生当时办了一个关于中西比较文学的函授班,学术性很强,结果全国有一万多人报名。汤先生请我到西安为函授班学生讲课时,很多工厂里的工人请假自费从陕西各地跑来听,因为他们关心文化,这和当时整个社会的思想解放浪潮有关,与人性论、人道主义联系在一起。

  中国青年报:后来呢?

  叶朗:到了90年代,邓小平南巡谈话后,很多年轻人下海经商,“文化热”消退,“美学热”也就消退了,美学研究进入一个沉静时期。有人认为美学被“边缘化”了,我认为说这话的人不太了解情况。“美学热”是在一个特定社会背景下出现的现象,并非美学理论本身发展的规律。恰恰是沉静之后,美学工作者开始深入做理论研究,这对美学发展是有利的。

  美学是学术性很强的,不一定直接跟社会现实问题挂钩,而是在基础理论层面,发挥长期、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一般人看不到。过去经常有人批评说,“脱离实际,都在概念里打圈子。”可哲学和美学研究是理论思维,不能脱离概念体系。

  中国青年报:我们感觉,美学这些年确实在淡出公众视野,大家也不知道美学领域有什么研究成果了。

  叶朗:当下社会倾向是功利的、物质的、技术的东西占绝对统治地位,精神层面被忽视了。美学近些年确实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我觉得,美学工作者在基础理论研究上要静下心来做,不要追求表面热闹。其实现在美学学术这块,真能坐下来做学问的人不是很多。基本理论的研究确实很难,也没有轰动效应。

  另一方面,美学和社会现实也有密切关系,比如我们当前的艺术教育、艺术思潮、艺术批评等内容。有些美学家也会出来对这些问题直接发言,我觉得这很好。我们社会现在很缺艺术批评,确实要有意识地推动一下。   我们迫切需要大批评家来引导时代艺术的潮流

  中国青年报:美学如何推动艺术批评?

  叶朗:19世纪俄国革命民主主义者,像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人,他们写的艺术批评,引导了当时整个社会的艺术思潮,影响极大。我们如今正缺少严肃、健康的艺术批评。有的人喜欢自我吹捧和互相吹捧。现在一方面是没有艺术批评,另一方面是没有艺术批评的环境和风气。你要批评,马上就有人骂你,甚至找打手打你。我们需要扶持、发展严肃健康的艺术批评,营造艺术批评的良好环境。你可以反批评,但不能谩骂。

  有人说“艺术没有高低之分”。怎么会没有高低之分呢?那些粗俗的东西能和《红楼梦》、托尔斯泰、贝多芬比?现在很多人就散布这些东西,是完全不对的,把价值完全削平了。艺术批评可以引导一个时代的艺术思潮,我们迫切需要出现一些大批评家,来引导时代艺术的潮流。但这需要我们逐步营造一个好的环境,其中媒体应该起很大作用。媒体不要没有原则地吹捧那些低俗的东西。

  中国青年报:媒体报道那些东西,很大程度也是因为大众喜欢吧。

  叶朗:不能说大众喜欢就是好的、大众的趣味就一定是天然合理的,因为大众的趣味不可避免地会受时尚、潮流和媒体的影响。艺术应对读者和观众起到引导和教育作用,特别是对青少年。现在有些人说对小孩子不要教育,要让他们自由发展。哪有绝对的自由?他们不是受这个影响就是受那个影响。

  俄罗斯电影大师塔可夫斯基说:“从小我母亲就让我看《战争与和平》,从此《战争与和平》就成为我品位的标准,我再也不能忍受那些垃圾了。”如果我们现在整天让青少年阅读垃圾,那么他们就再也不能接受经典了。这非常危险,因为现在媒体对青少年影响越来越大,电视、网络天天都是“超女”、“快男”排行榜,他们脑子里就会充满这些东西。媒体工作者应该有一种道德感、责任感,不能为追求收视率,将思想、道德、艺术、审美等置于不顾。

  经典事关民族气脉不容解构

  中国青年报:现在互联网上对草根的东西特别推崇。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