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辛若水:走出血统论的阴霾

2012-09-28 11:2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血统论的渊源

  在文革时代,反动阶级血统论是非常流行的。有一副对联是广为传颂的,即“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如果今天我们还煞有介事地驳斥这谬论的话,那只能说明我们智力低下,或者是个低能儿。然而,这样的谬论所以大行其道,又是有其根源的,并且这根源不只深刻,甚至还是进步的。而要了解文革时期血统论的进步性,也只有追溯它的渊源了。在我们古代,首先是皇族、贵族在那里讲血统。皇族、贵族的血统都是高贵的,而作为社会主体的庶民的血统,则是卑贱的。然而,高贵的血统何以高贵呢?讲不出什么道理来,那也只能归结为受命于天;那卑贱的血统又何以卑贱呢?同样讲不出什么道理来,于是也只好归结为天意。然而,卑贱与高贵,真的都是从血统中来的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所谓的卑贱与高贵,当然不是从血统中来的,它取决于在世的作为。没有人天生是高贵的,也是有人天生是卑贱的。然而,在古代社会,所谓的庶民,被血统论给荼毒了。贵族天生就以为自己是贵族,他们不仅在政治经济上剥削压迫庶民,甚至在文化上,也可以说在骨子里,轻视他们,瞧不起他们,认为他们天生卑贱。而文革的血统论,则把古代的贵族血统论给颠倒了过来,它公开地宣称,“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而这种颠倒,显然带有民粹主义倾向。贵族血统论是荒谬的,文革中颠倒过来的血统论同样荒谬,因为血统论本身就是荒谬的。如果贵族血统论合理,那么对贵族血统论的颠倒为什么就不会理呢?正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即是说,较之贵族血统论,文革中的反动阶级血统论倒是有进步意义的。很可惜,大多人看不到这种进步意义,只是和对待贵族血统论的态度一样,一路地批驳过去。血统论大抵也是有其生理学根源的。在植物学上,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在动物学上,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然而,这种所谓的遗传,是不能够往人类社会套的。血统,决定不了什么;一个人的作为,这才是最为根本的。对于血统论,许多人明知其非,却又深信不疑。这显然是矛盾的,但这种矛盾却解决不了,于是只好相信血统了。我虽然讲文革时的反动血统论较之贵族血统论,有进步意义,那也不过五十步笑一百步。因为二者虽然针锋相对,彼此颠倒,但又如出一辙,也可以说本就是一丘之貉。反动阶级血统论较之贵族血统论的这点进步意义,不是让它变得更加可爱了,反而更加可恨了。因为反动阶级血统论,所有的不过暴发户的脾气,不学无术,却又横扫一切。虽然贵族血统论已成破落户吧,但毕竟还有点贵族的精神。经过了文革,人们终于认识到,平民的精神虽然可爱,但平民的俗气实在要不得;贵族的特权诚然应该否定,但贵族的精神不能沦丧。人,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血统,都是追求高贵的。人的高贵,不是从身份中来的,也不是从血统中来的,而是来自于人性。把别人的高贵,说成反动,那是很成问题的。高贵,绝不是反动的明证。文革中的反动血统论所以可怕,就在于它使人们放弃了高贵的诉求。因为卑贱者最高贵,所以就比比谁更卑贱了。卑贱者所以高贵,那在于精神的高贵。文革时代,有没有精神的高贵呢?不仅有,而且那个时代,最为闪光的就是这种精神的高贵。反动血统论,所抹煞的,只是一部分人,也即是老子反动的那一部分人。老子反动,与儿子又有什么相干呢?从理论上,我们可以这样想;但是,中国毕竟是以伦理为本位的国家。所谓的亲情,是远在反动与不反动之上的。 儿子揭发父亲,父亲揭发儿子,这是有悖伦常的,可是这一切却出现在文革中。政治能不能超越亲情,这真的很难说;况且,政治超越了亲情,也未必什么好事。我倒希望,脉脉的亲情能够粉碎政治的神话。如果一种政治高尚到亲情都要扼杀的地步,那这种政治的高尚就很可以怀疑了。当然,你可以说“心底无私地宽”,但这天地,又能宽几何呢?反动血统论,一方面在用政治扼杀亲情;另一方面又把亲情绑在了政治的战车上。既然老子反动儿混蛋,那儿子就与老子划清界限;可是与老子划清界限,依然是反动的,那就会后悔没有与老子共存亡。

  (二)所谓的“出身论”

  讲出身,讲门第,大抵是魏晋的遗风。那个时候,分为士族与庶族。只有士族才能出来做大官,封王侯;而庶族呢,只能沉沦下僚,或者以布衣终世。所谓的“九品中正制”,就是要在士族与庶族之间,划一道鸿沟,以便实现“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局面。士族,虽然官做得很高,而且可以世代相袭,但他们的聪明才智似乎并不能够代代相传。士族弟子的昏聩、无能,是有目共睹的;于是,那些寒门的才俊就要不平了。寒门的才俊们,不仅有抱负,也真有经天纬地之才,然而,因为出身不好,自己的才华不能发挥,那势必有极大的怨气。怨气过多,是不利于社会的稳定的,于是统治者便改变了选举人才的办法,不再只讲门第了,而是采用科举制来选拨人才,这是从唐朝开始的,于是在中国历史上出现了许多白衣卿相。虽然实行了科举制,寒门才俊有了施展抱负的机会,但是,人们依然在讲门第,讲出身,并以此标榜。然而,文革时讲的出身,和古代的是大有不同的,甚至可以说实现了一种颠倒。在古代,出身皇族贵族世家、大地主大官僚家庭,那才叫出身好;而若出身于寒门,那就叫出身不好。可在文革中呢,出身于大地主、大资本家的家庭,那就是出身坏;而只有出身于革命家庭或者贫苦农民家庭,这才叫出身好。其实,许多研究出身论的人,忽视了这个颠倒。这个颠倒,是具有伟大革命意义的;即便我们不赞同“伟大革命意义”这个说法,至少也具有进步意义。在所谓的荒谬中,依然有进步,这是常人难以理解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毕竟是以中国革命的胜利为基础的;如果我们完全忽视这个基础,那是没有办法理解文革的。如同反动血统论实现了对贵族血统论的颠倒,文革时的出身论也实现了对古代出身论的颠倒。看不到这种颠倒,或者把文革式的血统论、出身论与古代血统论、出身论等量其观,那都是不怎么准确的。文革中,出身好的,包括革命家庭、贫下中农的子女,叫做“红五类”,出身不好的,即地、富、反、坏、右的子女,被称为“黑五类”。“红五类”根正苗红,享有政治的特权;而“黑五类”呢,则是天生地反动,受到极大的歧视。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出身论,虽然实现了对古代出身论的颠倒,但又和古代出身论如出一辙;而这如出一辙,便让它的根本性质模糊起来。可以说,文革时期的出身论,就是新的阶级种姓论。何谓阶级种姓论呢?我想,这意思大致是:如果老子是反动阶级,那儿子也必然是反动阶级;如果儿子是反动阶级,那孙子也必然是反动阶级;如此类推,那这个家庭的世世代代都是反动阶级。相反,如果老子是革命的,那儿子也必然是革命的;如果儿子是革命的,那孙子也必然是革命的;如此类推,那这个家庭的世世代代都是革命的。这种想法是对是错,且不必管,反正那个时候,相当一部分人这样想;如果不这样想,那就根本成不了气候,更谈不上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那么,阶级种姓论的文化心理根源是什么呢?我想,也即是所谓的“贫下中农打江山,贫下中农坐江山”;只有这江山掌握在贫下中农手里,才能红色江山万万年。也正是基于这种心态,现在有的农民讲,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失败了,但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却胜利了。只是贫下中农,也太没有志气了,难道他们世世代代都想做贫下中农吗?他们就不想过得好一点,他们就不想发家致富?然而,人们那个时候,都忙着革命,忙着阶级斗争,哪有功夫想这个。更何况,想这个本身,就是大逆不道。贫穷才是社会主义的特色,因为穷,才革命吗?如果富了,那革谁的命去?难道革自己头上,这也太可笑了;然而,可笑的竟变成了现实。西方敌对势力不是讲,肥肥胖胖的共产党比面黄肌瘦的共产党更可爱么?什么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就是土豆烧牛肉,这是笑谈,还是至理,恐怕历史本身都说不清楚。血统论、出身论的荒谬是显而易见的;即便在文革中,都批判过血统论;可是,那个时代并不能从血统论的阴霾中走出来。因为人们在革命,革命总要有对象的;如果血统论,彻底破产了,那就不存在革命的对象了。没有对象的革命,即便有激情,也只能放空炮。可谁又愿放空炮呢,于是只有自相残杀。

  (三)血统论与出身论的比翼双飞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