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林少华谈村上春树:他对个人灵魂自由的关怀入微

2012-09-28 11:15 来源:钱江晚报 阅读

  “翻译村上作品的22年间,我身在城市,却几乎没有享受到灯红酒绿衣香鬓影的世俗快乐;身在体制内却很少得到体制内特有的好处,至今仍孜孜不倦当一名平头教员……”

  这是林少华的自我白描。他还说,自己坚持用笔写在纸上,而出于对“广告中插播电视剧”的不愤,他看电视也很少。在模式化的都市现代生活外保持着独立个性。

  “我一直在思考:村上春树打动了那么多中国读者,他的文学的核心魅力是什么?”林少华举起了电影的例子:“导演田壮壮曾提到他所认为的好电影的标准,就是看完后绝对是‘三五天缓不过劲来’。我认为好的文学作品也是这样。”比如村上的小说,“读罢掩卷,好像整个人一下子掉进夜幕下无边无际的大海,或一个人独立于万籁俱寂四顾苍茫的冰雪荒原……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他很有感触地归纳道,村上文学关乎的是灵魂,力图让每一个人认识并确信自身灵魂的尊贵和无可替代性。“说白了,就是让我们把自己当个玩艺儿。”正是对个人灵魂自由的细致关怀,才让他的作品在日本和中国一纸风行。

    他也站在鸡蛋这一边

    本报记者 屠晨昕/文

  “孤灯冷月,夜半更深,或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在说出形容自己生活状态的这几个词时,林少华略带朗诵腔,抑扬顿挫犹如咏叹调的节奏,那件深灰色中山装的领口竖起着,牢牢包裹着他。事实上,即使是在包厢里吃饭时,林少华依旧把中山装穿在身上,顶多就是解开几颗扣子。旁人与他开带荤味的玩笑,他的自嘲依旧是慢条斯理、出口成章。

  第一眼看到林少华的人都对他的形象过目不忘。这是个超有范儿的50后男人——或许这就是文学家的范儿,微笑着与周边世俗的一切保持距离。然而,一听到日本福岛核危机中的最新奇闻,他就眼放光芒连连追问,因为那会丰富他对日本的了解。

  前天下午,把村上春树带入中国,也是村上最喜爱的“御用中文译者”——翻译家林少华来到下沙的杭州师范大学,做客第12期钱报读书会。不久前,红旗出版社出版了他的随笔集《高墙与鸡蛋》,虽然书名借用了村上的一次演讲题目,内容却都是自己“单飞”的作品。

  以“村上春树:‘墙与蛋’之间”为题,林少华搬出了厚厚的一叠演讲稿,花了整整一个小时,与莘莘学子探讨体制与个人灵魂之间的关系,细致入微地描摹着村上笔触下那些人物的后现代状态,告诉这些20岁上下的后生“你们到我这个年纪不会只想着买房子,而是想着如何诗意地栖居”。

  然而,带着“形而上”的使命而来的林少华,在互动环节里却遭遇了大学生们一个个“形而下”的生猛问题——“村上春树的新作《1Q84》交给了施小炜翻译,你和他谁翻得好?”“《挪威的森林》里,渡边君对直子和绿子的爱,哪一个多一点?”甚至有女生声称“看了《挪威的森林》很失望”,质问“为何世界名著里总是有大胆的性描写?”这些问题显燃让林少华措手不及,不过也正是这些鲜活的青春话语激发了他的表达欲,他不再避而不谈自己和施小炜哪个译村上更好:“即使是个笨蛋,翻了20年的村上,也该找出感觉了吧?”     你和施小炜谁翻译的村上更好?即使是个笨蛋,翻了20年也该找到感觉了吧

  林少华演讲时台下鸦雀无声,一旦进入互动环节,观众席的动静就大了。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和施小炜谁翻译的村上更好?”

  “您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林少华的反应倒也实在,他说:“在媒体上我从不说这个话题,得罪人啊!不过今天关起门来说,狂妄也比虚伪来得好。”

  想让林少华直接评价施小炜对《1Q84》的翻译,那是犯了业内大忌了。不过,林少华这次的答案也已经够直率了:“即使是个笨蛋,翻了20年的村上作品,总该找到感觉了吧?相对于新手,也是占了便宜的。”

  “看过《挪威的森林》之后,我觉得很失望!”一位大一女生在后排起立的发言,顿时让全场骚动不已。但她坚持着把这句话又重复了两遍,这让林少华的好奇都写在了脸上,然后女生接着说:“为何《挪威的森林》像很多世界名著一样,总是有很多很大胆的性描写?”

  听罢,林少华一笑:“你一定是南方人。而且,你给我出了道难题。”他说,“20年前在桂林和漓江翻译时,我对出版社说,内容再大胆、再那个,我都照译,怎么删是出版社的事,我不负历史责任。后来,的确删掉了1260个字。不过10年后再版时,这些又补回来了。”

  “在日本,也有很多人质问村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色情描写。村上显得气急败坏,他反问道:‘如果我这样的描写都算色情,那么你们究竟过的是怎样的性生活?’”他总结道,“其实性的描写,越是大胆直接,就越没有腥味。”这样的回答又为林少华赢来一片掌声。

  话虽如此,林少华依然在翻译中进行了适当的变化,“村上的文内,有很多的医学、解剖学的名词,我得把这些转换成文学语言。”不过,对他这样的努力有时读者并不买账。“有一位男读者给我来信,说在《挪威的森林》里一段性描写中,突然看到‘困觉’这个词,他形容是‘流畅地阅读时突然被卡住,好像吃了一只苍蝇……’”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林少华解释说,“村上原文的意思,是上床、做爱、性交。我为何要这样翻?这既不是东北、山东的话,也不是广州的方言。后来才想起来,鲁迅《阿Q正传》里,阿Q曾经对吴妈说‘我要和你困觉’。原来是存在于我的潜意识里。不过编辑说了,出版任何作品都要有卖点,只有全译本才有文学价值。所以,我也就只好配合他们一下了。”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