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王笛:袍哥的世界

2020-01-06 09:4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王笛:袍哥的世界

近日,王笛教授在成都寻麓书馆与读者分享了“袍哥的世界”这个主题。自2018年10月《袍哥:1940年代川西乡村的暴力与秩序》一书出版以来,“袍哥”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引起的讨论也很多。这次讲座,王笛教授讲了袍哥的世界是怎么回事,以及怎样从传说和故事中去发现历史。以下内容根据讲座整理。

今天讲袍哥,有的人手里已经有拿着《袍哥》这本书了。今天讲的内容有的来自于这本书,有的是我在袍哥研究过程中的一些思考,也有一些是书出版后针对读者的一些反应的说明。因为袍哥的世界已经过去了,袍哥作为一种组织,作为一种社会团体,已经消失了半个多世纪了,今天再来了解袍哥,有很多问题还很难解决。

先讲资料的问题。

我们现在所知道的袍哥,有关他们的信息,实际上好多是包括了传说。所谓传说,就是没有办法用历史资料来论证到底在历史上存在过没有,因为传说可能是口头的,从这个人传到那个人,或者说从这一代传到下一代,其中有很多是臆想的成分。

那么怎样从这些故事和传说中去发现真正的历史?我作为一个历史研究者,作为一个对袍哥长期关注的学者,要经过仔细的分析,仔细的思考,最后来做出回答。但是在这里我也得承认,其实历史一旦成为了过去,就过去了,当我们今天要想重建这个历史,并不是说历史学家无所不能,可以根据过去的记载或者实际考察,完完整整或百分之百地去找回已经消失的历史。所以有言在先,我觉得这个是不可能的,我只能这样说,我今天所讲的或者是这本书中所写的,无非是我几十年搜集的资料中所得到的结论。

为什么说几十年呢?因为从1980年代起,我就关注袍哥问题了,持续搜集资料。为什么到去年才出了第一本书?因为它非常困难,在早期我自己也困惑,到底什么是传说,什么是故事,什么是历史。终于完成了这本书,但我从来也不敢宣称这就是袍哥百分之百准确的历史。

这里我的目的就是要给大家说,实际上现在我们认识袍哥还存在相当大的局限性,还有很多问题有待于解决,还有待于新资料的发掘,还有待于新的方法的使用,然后我们所写的关于袍哥的历史才越来越接近袍哥历史的本身。但是我仍然要说,哪怕尽了这么大的努力,哪怕是搜集了丰富的资料,但还是非常有限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1950年袍哥就完全消失了,七十年的时间,真正留下来的东西其实是历史本身非常小的一个部分。

我手里面袍哥的资料,几百万字,这几百万字的资料听起来很多,但我们知道袍哥在中国的历史上存在那么长的时间,有那么多人的参与,参与了那么多的政治活动,在地方上那么活跃。所谓几百万字的资料,相对于历史本身,仍然是不够的。我所做的研究,无非就是根据现成的、有限的资料,来进行我的解读。

《袍哥》这本书出来以后,由于出版社宣传得比较到位,真的是火了一阵。其实我写《袍哥》的初衷是给学者看的,尽管我尽量写得有面向大众的趋向,但中间实际上还是涉及关于专业的一些思考和讨论。但媒体在宣传的时候,片面地把袍哥作为一个消失的江湖,而非历史,读者好像寄予很大的希望,希望像读小说那样引人入胜。在目前这本书的情况下,我觉得其实更多是满足了学术界对它的期望,但是不是受到大众的认可?实际上我觉得没有完全达到这个目的。所以你们在翻开这本书之前一定不要抱太高的期望,如果你说是读一本历史书,看袍哥是什么样子,这样可以;但如果你要抱着读一本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阅读小说的态度来看,肯定会失望的。这个是前言。

下面讲故事。

这个故事在《袍哥》这本书里没有写。这是一个什么事情呢?在1917年,有一个老外写了一封非常长的信给《东方杂志》。

《东方杂志》是清末创办的,一直到1948年,可能是当时中国最主要的政论性杂志,信息量很大,发行量也很大。这封信讲了他个人的经历,后来《东方杂志》就把这封信发表出来了,信中(他)没有披露自己的国籍,也没讲是从哪个地方来的,他自号“浪迹天涯客”,说辛亥革命以后一直在四川。我们知道辛亥革命以后四川的局势非常不稳,各个地方军阀、督军互相争斗。这个老外想到局势不稳,各方面军事力量的较量,卖军火就是最好赚钱的路子。所以他在四川就卖军火,而且他的四川话说得很好,穿的是中国人的衣服,可以说他算是一个“四川通”。

辛亥革命爆发后,孙中山当了很短暂时间的大总统,之后他和袁世凯达成协议,孙中山说我把位子让给你,你逼清帝退位,就让你当大总统。所以袁世凯就任了大总统。但是到1915年年末,他宣布复辟帝制,这引起了全国范围内的护国战争。从云南到四川,新一轮的混战爆发,四川实际上是护国战争的一个主要战场。仗一打起来了,在四川的外国人就纷纷逃跑,但是“浪迹天涯客”却认为是机会来了,因为越混乱他的军火生意越好。他说他到了川东,从重庆顺流而下。不过他没有提到底到了哪一个城市,但他提到了熊克武占领的城市,查资料的话,那就是重庆。他不外乎就是从重庆往下顺着长江往下走,就是那些沿长江城市涪陵、丰都、万县、云阳、奉节等地。他说他到了一个城市,由于他要做生意,需要当地袍哥的庇护,所以他开始和袍哥来往。渐渐的和当地的袍哥就熟了,有一天他半开玩笑地说:“我想参加袍哥,行不行?”当时他自己觉得是不可能的,因为袍哥是秘密组织,不可能接受一个黄头发、高鼻子、白皮肤的洋人,这是他自己的描述,但他感到吃惊的是,袍哥说我们商量一下,并没有一口拒绝。后来袍哥通知他:我们公口商量同意让你加入袍哥。公口又叫“码头”,就是袍哥组织的总部。就是这样,这个洋人加入了袍哥,当然是有一定的条件的。袍哥后来通知他参加入会仪式,对此他有特别详细的描述: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被带到一个地方——这个城市的西门,这个洋人描述的细节非常有意思:他进了大厅,看到袍哥的成员成四方型站着,然后二管事朝四方的人以手势行礼,他说管事的手呈“拉弓状”,这些细节在其他地方是看不到的。他说这些袍哥左手按胸口,右手握拳伸出,大拇指朝上还礼。每个参加袍哥的人,要从最底层干起,而且必须要有两个介绍人。

通过这个仪式,(他)就加入了袍哥。因为是洋人,他不能参与袍哥的决策,不能干预袍哥的任何事情,只能作为一个荣誉成员。作为交换,这个洋人的提升不用像一般的袍哥成员一样,从最底层往上干起,上升要根据做的贡献,在袍哥当中的业绩,荣誉成员可以越级提拔,结果他一步一步往上升,最后竟然升到大爷的位置。

袍哥公口的等级是按仁义礼智信排辈的,他所属的袍哥组织属于“仁”字辈的,如果遇到其他袍哥的公口的大爷,比如对方是“义”字辈的就要向他行礼。虽然他只是荣誉袍哥,并没有实际权力,但他描述说他可以到处游走,如果他要到其他地方去,下乡或到其他城市,可以先由他的管事发一个“名刺”过去——“名刺”可以叫介绍信或者名片。“名刺”发过去,那边就会回礼,他就可以到处游走,而且得到非常好的接待。

这个洋袍哥还讲了一件事情,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有一次,他到了一个小乡镇,非常小,他觉得这么小的地方应该是没有公口。结果,他说刚刚还没有坐定,就突然闯进来一个人,马上跪下,说:“救人一命!”他问什么事情?这个人匆匆忙忙把他带到一个茶馆,茶馆外面站的是荷枪实弹的袍哥。他进茶馆以后,发现已经黑压压地坐满了袍哥,而当地公口的舵把子坐在前面。由于这个洋袍哥是“仁”字辈,比当地公口的舵把子辈分高,舵把子给他行尊礼,安排他到前面坐下,才开始审判。

这时押进来一个袍哥,赤裸上身,腿已经被刀刺得鲜血淋淋。据洋袍哥的观察,这个袍哥受的伤应该不致命,但看起来有点吓人,只站了一会儿地下就流了一摊血。问这个袍哥犯了什么事情?当地的袍哥大爷说这是他们公口的管事。管事一般是三爷,三爷的实权其实是最大的。龙头即大爷,又叫舵把子,二爷是军师,三爷才是坐镇公口或码头指挥一切的,掌握调兵的权力,财政的权力。所以当地的大爷对这个三爷是非常重视的,但这个公口的对手出高价要买这个大爷的人头,而这个三爷经不起高额金钱的引诱,就寻机刺杀大爷。按照袍哥的规矩,对这种背叛行为必须严逞。

审判结束,大爷拔枪出来,要一枪击毙三爷,洋袍哥力劝,求他放三爷一马。洋袍哥的地位比较高,结果大爷决定给洋袍哥一个面子,最后是决定把三爷驱逐出川省,永远不准回来。这算是比较仁慈了。

关于这些细节,在这封信当中描述得非常真实,所以说这个可以算是真实的历史记载,而不能说它是传说。这是洋袍哥的亲身经历,他没有必要像写小说一样写一封信,他也不想表露身份,泄漏信息,用了笔名“浪迹天涯客”。这种资料给我们提供了关于袍哥非常好的记载。

好吧,下面我来讲一讲传说。

说到袍哥,就不能不提到哥老会,其实袍哥就是四川的哥老会,袍哥出了川就称为哥老会,不过在云南、贵州也有很多地方称袍哥。实际上,袍哥散布在长江沿线的七个省,有着广泛的基础。

哥老会的起源大家都说不清楚,历史学家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包括大家都比较熟悉的金庸的《鹿鼎记》里面,韦小宝的师傅陈近南。按照《鹿鼎记》的说法,陈近南是天地会的创始人,最后是被郑克塽杀死的。陈近南给韦小宝说自己的真名其实叫“陈永华”,而“陈永华”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陈永华,福建人,父亲是进士,清军1644年入关以后,他父亲自杀了。陈永华就参与了郑成功的抗清,成为郑成功非常得力的谋士,协助郑成功收复台湾,提议郑成功经营基地,在台湾发展教育,兴修水利,发展经济。1662年郑成功去世,去世之前把他的儿子郑经托付给陈永华,相当于是托孤,辅佐郑经。

金庸在《鹿鼎记》还提到另外一个人,叫“冯锡范”。冯锡范当时是郑经的侍卫首领,他和陈永华闹不和,排挤陈永华,后来陈永华就不得不辞职,于1680年在台南去世。按照《鹿鼎记》的描述,如果陈近南是陈永华的话,那陈永华的武功是很高强的,但根据历史记载,陈永华根本不会武功,是一个儒生,而且他是自己病死的,死在台南。在《鹿鼎记》里陈近南是被郑经的儿子、郑成功的孙子郑克塽杀死的。小说中的故事和历史变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更麻烦的问题在关于哥老会、袍哥以及天地会的资料中,还真有陈近南这个人,但不叫陈永华。资料里说,陈近南被郑成功派到四川的雅安,康熙九年,即1670年,在雅安开了“精忠山”。什么叫“开山”?就是袍哥成立一个公口,就称为“开山堂”。所以按照袍哥自己的资料记载,陈近南是第一个把哥老会传到四川的人。本来是准备联合吴三桂发动起义、反清复明的,但是陈近南发现,虽然吴三桂反清,“却是为己,不是为明”,陈近南“大失所望”。结果被一个四爷告发了,陈近南不得不逃跑,就逃跑到湖广的白鹤洞,所以后来他又称为“白鹤道人”,由此精忠山的英雄们便散伙了。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