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我若为草,必萋萋以摇绿

2019-04-04 16:1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我若为草

  虽然“我若为草,必萋萋以摇绿”与“我若为林,必欣欣以向荣”在传达相同的内涵,但是,它们却有着各自不同的隐喻与象征。如果说“我若为林,必欣欣以向荣”隐喻着青春的精神,并拥有蓬勃的朝气与向上的力量的话,那么“我若为草,必萋萋以摇绿”,则隐喻着低头哲学,可以说很有那种“疾风知劲草”的精神。我曾经讲过,引导人类向上的力量有两种,一种是耸入云霄的力量,另一种则是根植于大地的力量。欣欣向荣的林木,隐喻着耸入云霄的力量;而萋萋摇绿的芳草,则隐喻着根植于大地的力量。其实,“我若为草”并不卑微的。也就是说,萋萋摇绿的芳草,纵然没有花香,没有树高,也无人知晓,但是,同样绽放了自己生命的光华,所谓的“萋萋以摇绿”即印证了这一点。我说过,生命本身是通过绽放光华来确证生命的尊严与价值的。或者说,在绽放生命光华的过程中,是有生命价值的实现的。不能萋萋以摇绿的芳草,是无价值的;这就如同不能欣欣以向荣的林木,是无价值的一样。当然,不能绽放光华的生命,同样是无价值的。然而,所有的价值,都是在与无价值的比较中确证自身的。或者说,知道了什么是无价值,就知道如何追寻生命的价值了。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即无人知道的小草,如何确证自己生命的价值。或者说,无人知道,能不能否定小草生命的价值。其实,这是做不到的。也就是说,小草生命的价值并不取决于人们知不知道它,而是取决于它本身能否做到“萋萋以摇绿”。我不止一次地讲过,丁玲在《莎菲女士的日记》中所传达的人生态度,即“一个人悄悄地活着,悄悄地死掉”。以前,我所以激赏它,是因为在这里有个性解放的声音。而现在,我所以激赏它,是因为它传达了一种静悄悄的生命状态。一个人能够静悄悄的活着,然后静悄悄的死掉,这本身不就有许多平和与安静吗?人本身,又何必把自己拖入名利的战场呢?所谓的“立德、立功、立言”不有太多的虚幻么?至于所谓的“虽久不灭”,又岂是真正的永恒?也就是说,真正平和、安静的生命状态,是不会追求所谓的万众瞩目、名满天下的,相反,它要守住的是内心的宁静。所以,我一直非常喜欢唐人的一句小诗,即“好去长江千万里,不须辛苦上龙门”。实际上,静悄悄的活着,是一种非常好的生命状态;在这里,是守住了自己的本真的。当然,在静悄悄的活着,同样有自己的执著,那就是执著于个性本身。我一直在讲,自己是在以最没有个性的方式保存自己真正的个性。在一方面我是有自己的个性的,而且这种个性很难被磨灭;另一方面我的个性并不张扬,可以说有很多的内敛、含蓄,甚至到了平静如水、波澜不惊的地步。当然,在我是执著于精神世界本身的;可以说,我是通过理性的思辩来确证生命的尊严与价值的。实际上,在这里我是能够领略到那种天福的。当然,在我是非常迷恋这种静悄悄地活着的生命状态的。在这种静悄悄地活着的生命状态,既没有名缰利锁,也没有世俗的羁绊;相反,在这里,所有的实在是自由自在身。徐志摩曾经讲过,在康桥的柔波里,我宁愿做一条水草。其实,做哪里的草,不都是一样的么?只要“萋萋以摇绿”,那就绽放了生命的光华。小草的存在,并不卑微;相反,在这里同样有生命的尊严与价值,甚至还有不屈的精神以及真正的崇高。当然,萋萋以摇绿的芳草,实在隐喻着低头哲学。其实,在低头哲学这里,同样存在着“权”与“经”的问题。所谓的“权”,自然是低头;而所谓的“经”,则是不屈的精神。也就是说,在许多时候,即便不得不从权,但是依然有那种不屈的精神。但是,在人本身,亦不会因为不屈的精神,而拒绝从权;也就是说,暂时的低头,恰恰是为了顶天立地的活着。我们当然佩服所谓的宁折不弯,但是,我们更愿意选择宁弯不折。当然,在这里,我们就要重点强调所谓的“疾风知劲草”。可以说,在这里是有一种生命的坚韧的。许多时候,生命的坚韧比宁折不弯更有力量。

  (二)必萋萋以摇绿

  其实,萋萋摇绿的芳草,是非常富有诗意的。我们不妨引用几句诗,“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离恨恰如春草,渐行渐远还生”。其实,用萋萋的芳草,来描写离愁别恨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是,在这里,我们却不免要追问一句,即萋萋的芳草与离愁别恨,又有什么相干呢?可以说,没有任何的相干,在这里所有的不过是移情罢了;亦即,所有的离愁别恨,都寄托在了萋萋的芳草这里。既然离愁别恨,与萋萋的芳草,并没有什么相干;所以,我们面对萋萋的芳草的时候,也没有理由耽溺在离愁别恨之中。亦既,我们完全可以把萋萋以摇绿的芳草视为自在之物。或者说,萋萋以摇绿的芳草本身,就具有独立自存的价值。那么,它本身究竟具有什么样的价值呢?小而言之,是绽放生命的光华;大而言之,是成就了动人的诗意。我们是可以把“萋萋以摇绿”,视为绽放生命的光华的;虽然这生命的光华并不耀眼,但是却惹人遐思,仿佛有缠绵不尽之意。当然,我们所以看重萋萋以摇绿的芳草,主要在于它能够成就动人的诗意。虽然我们同样可以讲动人的诗意,和萋萋以摇绿的芳草,并没有什么相干;但是,这动人的诗意,毕竟由萋萋以摇绿的芳草生发出来,并通过萋萋以摇绿的芳草传达出来。也就是说,在这里萋萋以摇绿的芳草成为了审美的意象。而在审美的意象,都是有内在的精神意蕴的。那么,萋萋以摇绿的芳草究竟具有怎样的精神意蕴呢?当然,它本身是可以隐喻离愁别恨或者相思之情的;而且在这里,精神意蕴实在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既然如此,我们就完全可以把萋萋以摇绿的芳草,视为低头哲学的象征。我们知道,所谓的芳草,面对狂风怒号的时候,是无法做到“风号大树中天立”的;相反,在这里所有的是“疾风知劲草”。在“风号大树中天立”,所有的是宁折不弯的精神;而在“疾风知劲草”,所有的则是宁弯不折的精神。那么,在宁折不弯与宁弯不折这里,究竟哪一个更好呢?可以说,在宁折不弯,是誓不低头的,在这里有着那种刚毅,当然,更能够成就一种精神。而在宁弯不折,所有的则是低头哲学,但是,这里的低头并不意味着屈服;相反,它是通过暂时的低头,来保全自己;而一旦时机成熟,就可以大有作为。实际上,宁折不弯与宁弯不折,是各有优劣的。不过,在我,却很难认同所谓的宁折不弯,虽然我佩服这里所成就的精神,但是却不免觉得这里的代价太大了。实际上,我早就开始反思宁为玉碎的品格了。我渐渐的由激赏、认同,转向了怀疑。或者说“宁折不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究竟具有什么样的现实意义呢?可以说,很渺茫的;在这里,所拥有的是精神意义。也就是说,“宁折不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是无补于现实本身的。这本身很类似于古代儒家所讲的“临危一死报君王”。其实,在我,早就由精神意义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转向了现实意义的“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我觉得,是可以用“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来形容宁弯不折的。在宁弯不折,所以暂时地低头,那实在是因为“将以有为也”。在狂风大作的时候,可以暂时的弯腰;而一旦狂风过后,又把腰板挺得笔直。其实,所谓的“疾风知劲草”,何尝输于“风号大树中天立”?许多时候,“风号大树中天立”会付出连根拔起的代价;而在“疾风知劲草”,则因为暂时的弯腰,而获得了东山再起的机会。其实,在《官场无红颜》中的陌小北,就有一个从宁折不弯转变为宁弯不折的过程,当然,这本身也意味着由“风号大树中天立”转变为“疾风知劲草”。实际上,也只有“疾风知劲草”,才能够把“我若为草,必萋萋以摇绿”落到实处。因为在萋萋的芳草,不可能永远地面对着风和日丽;相反,它同样会经历狂风暴雨,而在狂风暴雨中,所谓的“疾风知劲草”,就彰显出了生命的韧性。当然,很多人会以为萋萋以摇绿的芳草是卑微的;但是,我要说,它本身并不卑微;因为它拥有生命的韧性。其实,在生命的韧性这里,是有那种崇高的内涵的,当然,这是一种精神的崇高。

  (三)并不卑微

  在这里,我要说的是小草并不卑微,相反,它本身反而有许多的崇高,所谓的“疾风知劲草”就印证了这一点。不过,在这里我们且不详细地展开。其实,在“我若为草,必萋萋以摇绿”,是可以隐喻以做一个普通人为旨归的平民伦理的。我不止一次地讲过,自己并不认同精英伦理,因为它本身很容易为特权观念所腐蚀;相反,我所认同的是平民伦理,因为它是足踏在大地上的。平民伦理是以做一个普通人为旨归的,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等级观念以及特权观念。但是,我也发现一点,足踏在大地上的平民伦理渐渐为一些人所摒弃;也就是说,他们不是以做一个普通人为旨归的,相反,他们要成为精英;而在精英,似乎天然地为等级观念以及特权观念所成就。我也知道,就理想的表达而言,成为一个普通人,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因为在这里,既没有荣耀,也没有光环,相反,在这里最多的是辛劳与汗水。然而,人们却忽略了一点,即恰恰是平民或者普通人中间孕育着真正的伟大。我们且不论所谓的“高手在民间”;就是单就学问而论,同样是“学在民间”。在平民或者普通人,恰恰是足踏在大地上的;然而,也正因为足踏在大地上,所以具有了耸入云霄的力量。其实,做一个普通人,就是让人本身从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或者说高高在上的优越等级,重返真实的大地。当然,贴近真实大地的,恰恰是萋萋以摇绿的芳草。萋萋以摇绿的芳草,既成就了动人的诗意,也隐喻着足踏在大地上的平民伦理。在这里,虽然是以做一个普通人为旨归的,但是并不卑微;恰恰相反,在这里恰恰拥有着精神的崇高,而在事实上,我们是可以用伟大来解释精神的崇高的。我们知道,柏拉图曾经讲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即伟大的事物总是矗立在暴风雨之中。但是,萋萋以摇绿的芳草又何尝能够“矗立”在暴风雨之中呢?也就是说,对萋萋以摇绿的芳草来说,所谓的“矗立”是不可能的;因为它并不拥有现实意义的崇高;相反,在现实意义上,它本身更接近卑微。或者说,萋萋以摇绿的芳草,所拥有的并不是现实意义的崇高,而是精神意义的崇高,所谓的“疾风知劲草”就印证了这一点。所以,在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即如何理解精神意义的崇高。我们可以这样说,一方面精神意义的崇高根源于现实意义的崇高,另一方面精神意义的崇高又超越了现实意义的崇高。现实意义的崇高,必然以一种压倒人本身的气势,让人本身获得一种深深的敬畏;然而,这种压倒人本身的气势终于没有把人本身压倒,反而让人本身获得了一种生命的尊严感。而在精神意义的崇高,却没有那种压倒人本身的气势;相反,它往往在人们面前呈现出非常卑微的一面,甚至让人们有许多的轻视。然而,又恰恰是在这种卑微中,深蕴着不屈的精神;当然,也正是这不屈的精神,唤醒了精神意义的崇高。日月星辰、关山大漠、长河落日、怒涛振海、惊雷破柱以及人类社会中的英雄豪杰都拥有着现实意义的崇高;而屠格涅夫笔下的麻雀,虽然无比孱弱,但是为了保护小麻雀,毅然决然地面对比自己强大百倍的猎狗,则拥有精神意义的崇高。可以说,精神意义的崇高比现实意义的崇高拥有着更为深刻的内涵。当然,在精神意义的崇高,重点强调的是不屈的精神。而不屈的精神,恰恰有两种表现方式,一种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另一种则是“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当然,现在我更认同后一种方式。也就是说,所谓不屈的精神,不只意味着宁折不弯,而且意味着宁弯不折。所谓的宁弯不折,决不意味着屈服,相反,在这里依然有着抗争的精神;只不过它本身更懂得策略罢了。实际上,做事情是需要讲究策略的,所以“以退为进”“以守为攻”便具有了非常积极的意义。不是说“用大踏步地撤退,去换去大踏步地前进”么?实际上,在这里是有非常成熟的理性精神的。为了自己的理想,英雄般地死去,固然能够成就一种精神,但是毕竟太过幼稚;而为了自己的理想,卑贱地活着,虽然选择了暂时的低头,但是,却埋下了胜利的种子,而在这里人本身也真正成熟了。

  (四)低头哲学

  虽然在低头哲学这里,我们重点强调不屈的精神,但是,在这里我们也必须看到另外一种可能性,即对低头哲学做庸俗化的理解。当然,这庸俗的理解,就磨灭了那种不屈的精神,而只以点头哈腰为旨归了。实际上,在低头哲学并不是要人卑躬屈膝;相反,它是以暂时的退让,来换得“将以有为也”的可能性。我讲过,在低头哲学这里,同样是有“权”与“经”的。所谓的“权”,即是暂时的低头;而所谓“经”,则是不屈的精神。实际上,在这里,恰恰是通过暂时的低头来成就不屈的精神。或者说,暂时的低头,是出自策略的考虑;而不屈的精神,才是本真。如果失掉了不屈的精神,那么暂时的低头将不再具有任何的意义;或者说,在这里暂时的低头,已经成为了真正的低头。实际上,我是反对以庸俗的方式理解低头哲学的,因为这磨灭了低头哲学的真精神。那么,低头哲学的真精神是什么呢?如果用一个说法,那就是“屈者,所以求伸”。我们知道,在《官场无红颜》中,是借甘婷婷之口来阐述低头哲学的。其要义是,在孟买神学院,专门设计了一个很矮的门;而每届新生都要从这扇矮门走过,而经过矮门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低下头。也就是说,只有低下头,才能穿过这道矮门;如果誓不低头,昂首挺胸,那反而过不去了。其实,这个故事就隐喻了低头哲学本身。在人生的历程中,人们是不可能永远地锋芒毕露,昂首挺胸的;而在许多时候,是要敛去锋芒,学会低头的。学会低头,恰恰是为了让自己的人生之路走得更宽一些。我们知道,锋芒毕露,会付出非常沉重的代价。当然,这也并不只是因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众,人必非之”,更在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实际上,在低头哲学是主张敛去锋芒的,也就是说要韬光养晦,要讲究策略,而不能够一味蛮干。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即我们应该在“权”的意义上来理解低头哲学,还是应该应该在“经”的意义上来理解低头哲学。当然,很多人是主张应该在“权”的意义上来理解低头哲学的;也就是说,低头哲学只是一种策略,而并不是人生的圭臬。也就是说,低头哲学并不具有“经”的意义。亦即,只有在人本身处于困境的时候,才会选择低头哲学,而一旦摆脱困境,那就会抛掉低头哲学,真正地扬眉吐气。其实,这种理解恰恰是狭隘的。我是主张在“经”的意义上来理解低头哲学的。也就是说,低头哲学,并不只是一种策略,而且是人生的圭臬。在人本身处于困境的时候,选择低头哲学;而在人本身摆脱困境的时候,同样不会抛掉低头哲学。我们在“经”的意义上来理解低头哲学,实在根基于一种内在的谦逊。当然,在这里,不仅敛去了所有的锋芒,而且韬光养晦,将以有为。其实,这内在的谦逊,也并不妨碍低头哲学本身拥有那种不屈的精神。当然,这种不屈的精神,是一种内在的阳刚,而它本身往往通过外在的阴柔呈现出来。我是非常认同老子所讲的“守柔曰强”的。所谓的强,是谁也守不住的,但是,柔却比较容易守住。而守住了柔,那就是真正的强大了。我们知道一个说法,叫做“先定守势,再图进取”,实际上,这很类似于《孙子兵法》中所讲的“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我总是不认同所谓的“进攻是最好的防御”,因为仓促的进攻,很容易埋下失败的种子,正所谓“叹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实际上,要定守势,实在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既然无力进攻,又何苦鞭打病牛呢?当然,我是在现实世界采取守势的,因为实力太过弱小;而在精神世界里,所采取的则是凌厉的攻势。其实,无论先定守势也好,还是采取凌厉的攻势也罢,我都是认同低头哲学的。对我来说,低头哲学,不只是一时的策略,更是人生的圭臬。如果把低头哲学做政治哲学的解读,那就是“地低成海,人低成王”。“地低成海”,很好理解;那么,“人低成王”应该怎么解释呢?如果讲得张扬一点,那就是,只有在万万人之下,才能够在万万人之上。如果用庸俗的说法,那就是“装孙子”。然而,无论如何,放低自己的姿态,永远都是一种大智慧;但是,现在我们离这种大智慧却越来越遥远。

  (五)疾风知劲草

  我们知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其实,这本身完全可以用“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来解释。也就是说,在“疾风知劲草”这里是有那种不屈的精神的;而且,在这里所有的是宁弯不折。亦即,即便被风吹得弯腰到九十度,但是,依然不屈服;等到疾风一过,又挺直了腰板。在这里,既有不屈的精神,又有生命的韧性;我们完全可以用“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来解释这一点。其实,与“疾风知劲草”相对应的还有一点,那就是“风号大树中天立”。如果说“疾风知劲草”有宁弯不折的精神,那在“风号大树中天立”,所拥有的则是宁折不弯的精神。也就是说,在与疾风的对抗中,大树是不会弯腰的,相反,它始终矗立在狂风暴雨之中。当然,“风号大树中天立”,能够成就的是一种宁死不屈的精神,但是它本身也会付出非常沉重的代价,那就是连根拔起。也就是说,“风号大树中天立”是不懂得低头哲学的;它不肯也不能以暂时的弯腰,赢得现实的生存;相反,它更认同所谓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如果面壁十年不曾破壁,那就选择“难酬蹈海亦英雄”。其实,要在宁折不弯与宁弯不折这里,分出优劣是很难的。我们并不能够说宁弯不折比宁折不弯就好许多,虽然现实的生存非常重要。可以说,二者虽然表现形式不同,但是却拥有着相同的内在精神,亦即不屈的精神。实际上,不屈的精神与斗争的性格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但是,人本身在斗争中是要讲究策略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所谓的低头哲学就具有了非常重要的意义。我说过,我们是反对在庸俗的意义上来理解低头哲学的。也就是说,低头哲学既不意味着卑躬屈膝,也不意味着奴颜媚骨。亦即,它是通过暂时的低头,来赢得现实的生存。或者说,在低头哲学,既拥有着不屈的精神,又拥有着大的抱负,亦即“将以有为也”。既然将以有为,那又意欲何为呢?当然,在这里所有的就是自己最为真实的目的了。自然,我之所谓的“将以有为也”,主要是指精神世界里的作为。实际上,我们是很容易把精神世界里的作为隐蔽起来的。当然,这也不需要刻意的隐瞒,相反,只要什么也不说就是了。我当然知道“口戕口”的古训,所以,便想做一个慎言之人。只有谨言、慎言,甚至不言,才不会让魔鬼抓住自己的任何一根头发。可以说,在这个阶段,我们最需要的就是生活的平静。只有拥有平静的生活,才能够返回内心的沉静。不是说“我自静默向纷华”么?其实,在这种沉静、静默之中,是可以领略到天福的;甚至在天福的价值,远在孟子所讲的“天爵”之上。我讲过,在低头哲学这里,是有一种内在的谦逊的。那么,为什么拥有内在的谦逊呢?我倒比较认同一个说法,即“没有一定的高度,不会如此得低调”。或者说,低头哲学所拥有的是一种内在的大气,虽然这种内在的大气很难为人们所领略,但是,并不是不存在。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解释这种内在的大气呢?其实,这本身就是纵横驰骋在天地之间的英雄之气。当然,在真正的英雄,总拥有那种誓不低头、宁折不弯的精神;但是,以暂时的低头赢得现实的生存,同样是英雄的作为。英雄在许多情势下,也是不得不低头的,譬如受胯下之辱的韩信。当然,在这里,我们就要重点强调那种隐忍的精神了。如果用曾国藩的话,来概括隐忍的精神,那就是“打落了牙,和血往肚里吞”。其实,隐忍的精神是不同于一味的退缩与忍让的;相反,在它本身即孕育着反击。或者说,所谓隐忍,即是隐藏自己真实的目的,等待形势的变化。在这里,我以为有两点非常值得重视,一则是“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二则是“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只有在时机不成熟,或者“运去英雄不自由”的时候,学会隐忍,才能够在“时来天地皆同力”的时候大有作为。当然,我们是打算详细地阐述“我若为林,必欣欣以向荣;我若为草,必萋萋以摇绿”的;只是在这里,做了太多引而申之的发挥。而在这里,最核心的不过两点,一则是有主体性的献身精神,二则是“将以有为也”的低头哲学。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4-04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