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李成恩:以冯小刚、张艺谋为蓝本谈当下中国电影

2012-09-28 09:1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成恩 阅读

  以冯小刚、张艺谋为蓝本谈当下中国电影:

  作为文化口红的投机性商品

\

李成恩(诗人 影像作者)

  一、以冯小刚与张艺谋为代表的假大空式的电影生产者

  中国电影已经进入了一个资本主导的时代,资本是一个巨大的搅肉机,男欢女爱、惊悚悬疑、历史灾难、战争传奇等等类型元素,全都装进了电影资本这一巨大的搅肉机里了,经过花样翻新的故事处理,就完成了票房的再生产过程,一个个亦真亦假的票房奇迹在北京这座伟大的城市诞生了。

  电影艺术与真实情感,全都成了狗屎,票房成了中国电影人追求的极限,这是电影这一艺术自光绪22年中秋节(1896年8月11日)进入中国以来,从没有过的悲哀。

  电影的娱乐功能被无限放大以后,低素质的电影制片人与导演控制了电影市场,观众的胃口也变得全所未有的混乱。娱乐成了艺术堕落的堂而皇之的理由,全民娱乐的时代电影成了大众娱乐的帮凶。

  我无限怀念的是塔尔科夫基的电影时代,我无限怀念的是谢晋的电影时代,但谢晋死前好多年都无电影可拍了,那种有美感的电影、以人性为诉求的电影,我们这个时代己经不需要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好莱坞大片,是娱乐最低级的搞笑,是无需思索的假模假式的故事套路,一切都变成了可以快速消化的文化快餐了。

  快餐电影文化深得城市良好的胃口。一个城市有一个城市的消化系统,我不知当大家吃下《满城尽带黄金甲》与《三枪拍案惊奇》这样的快餐时,会不会反胃?会不会得厌食症?

  我想会的。肤浅的,无聊的,假大空的张艺谋式的中国电影已经败坏了经济转型期大众的审美需求,甚至搅乱了一个具有人文情怀的城市文化,我无法想象在中国这样一个文化古国里,像张艺谋这样名声的导演居然以假大空的《满城尽带黄金甲》来挣钱,更可恶的是,他接着还拍出了像《三枪拍案惊奇》这样无聊的无厘头的东西来伤害中国电影,他的倒退之快,他的不负责任之坦然,实在叫人难以置信。

  像张艺谋这样曾经拍出过有深度的电影的导演,在当下所呈现出的混乱与无聊,除了降低了中国电影的审美标准,就是把中国电影带入了更加混乱的深渊。他曾经是一个标杆,现在成了什么?除了做晚会,一种集体的狂欢表演,就是在各地自然山水间搞些印象歌舞,他的电影艺术精神到哪里去了?他还有没有电影梦想?我从他这两年的所作所为,看不出他的电影艺术精神,更看不到他任何电影梦想。

  张艺谋废了,自残了。

  紧跟其后的是冯小刚。他号称中国最成功的商业片导演。我不认为他拍出这样一些作品能与哪个在世的与逝世的电影大师放在一起谈。我们现在只能谈他的有趣,比如《手机》,谈他的小聪明,比如一系列以王朔这样的市井作家的小说为蓝本的电影作品,谈他的煽情,比如改编自张翎小说《余震》的灾难情感片《唐山大地震》。一个以王朔小说语言与王朔愤青思维方式来导电影的人,他的才华还能支撑多久?还能有什么出息?

  冯小刚的自不量力,假大空式的自我吹嘘由来已久,一个美工出身的中年男人能拍到这样的地步,已实属不易了,但此人喜好张嘴就吹嘘自己的票房如何如何,中国电影无人能与他比之类的蠢话,我对他此类目空一切、坐井观天式的态度相当厌恶,冯小刚的几部作品并不能称之为中国电影的精品。

  当第五代导演张军钊拍出《一个和八个》、陈凯歌拍出《黄土地》、田壮壮拍出《猎场扎撒》、吴子牛拍出《喋血黑谷》的1984年,冯小刚还在北京电视剧中心做美工吧,他这么一把年纪,我对他能不能真正理解电影艺术表示怀疑。

  这几天,中国电影正在制造所谓“票房奇迹”,冯小刚正在以票房几天就过了多少亿而进行无耻炒作,他完全丧失了一个电影人的良知。我理解为什么有些唐山人拒绝看《唐山大地震》,我不怀疑冯小刚疯狂的赚钱心理,但我怀疑他对“什么是真正的电影艺术精神”的理解。

  关于生死,日本导演龙田洋二郎就能拍出《入殓师》那样的杰作,我们的中国导演在干什么?在为什么而奋斗?以冯小刚、张艺谋为代表的导演所想的无非是票房,是假大空的辉煌电影美术加一点点历史伤痛,或无厘头的传奇,他们的创作态度从骨子里来说是很不严肃 的。

  更可笑的是,他们居然弄出所谓“贺岁片”这一概念,在世界电影史上有这样肤浅的东西的一席之地么?靠“贺岁片”起家的冯小刚,到了今年却以唐山人民的伤痛来赚取票房,他的故事平淡,无任何艺术创造可言,他的特技更是无技可言,以不人道的泪水来赚中国老百姓的钱,这不是一个无良电影人的表现么?   二、中国当下电影不是作为艺术创作,而是作为投机性商品

  当下的中国导演不能切入人类最本质的主题,《唐山大地震》本是一个追问人类与大自然终极问题的题材,但到了冯小刚这里被处理成了一个根本就令人怀疑的假大空式的故事套路,他没有创造性,他更无思想,他的文化功底太浅了,只能在俗套的层面制造片刻的泪水,中国电影荧屏上的眼泪在飞,冯小刚这个眼泪导演会引出更多的荧屏上徐帆式的歇斯底里的哭叫,这是多么糟糕的电影导演,他在以地震泪水为代价进行无耻的票房标榜。

  我希望中国电影人应该认真思考,我们到底要以什么样的电影艺术姿态面向世界?我们有什么资格谈电影艺术?我们与世界电影的差距到底有没有人正视?难道票房能够代表一切?我想不能。初期中国电影在技术和艺术技巧上都落后于同期世界电影发展水平,而到如今,我认为我们在电影观念与电影艺术探索上更是落后于世界电影。

  简单回顾一下我国电影的历史,中国人从1905年尝试拍谭鑫培的《定军山》片断,到20年代拍出《阎瑞生》、《海誓》和《红粉骷髅》三部长故事片,此间就开始形成了一套电影企业和发行放映系统,当时主要集中在“冒险家的乐园”的上海。1922年张石川、郑正秋等人就开始组成明星电影公司,五四之前的旧知识分子以洪深、田汉为代表,拍摄民粹派色彩的“新人文”旧电影。田汉把电影看作是“人类用机械造出来的梦”,知识分子电影在当时不仅反映了一种新的艺术主张,同时也是一种新的电影主张。但总观中国电影的最初30年代的历程,可以得出结论:初期中国电影具有浓厚的商业投机性,从而窒息了电影艺术创造,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电影首先不是作为艺术创作,而是作为投机性的商品生产而存在。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