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辛若水:动之于内形之于外的性感

2018-03-16 08:4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所谓性感

  当然,要界定性感本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在中国古典的美学范畴中,是没有所谓性感的。性感是从英文中翻译出来的,亦即所谓的“sex-appleal”;当然,这种翻译并不是直译,而是意译;并且这种意译是完成了转化性的创造的。如果直译为性的吸引,恐怕“sex-appleal”就不是美学范畴,而成为性学的一个概念了。实际上,我们是可以把性感,解释为在性吸引方面所呈现出来的审美感觉的。一方面所谓的性感,根源于性吸引,另一方面性感又止步于性吸引,而不以性本身为归宿,亦即它实在是一种审美的感觉。可以这样说,所谓的性感,实在是“动之于内,形之于外”的。当然,这里也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即如何解释“动之于内,形之于外”。所谓的“外”,就是外在的形体;那么,所谓的“内”,又应该如何解释呢?它是不是构成外在形体的筋骨血肉呢?如果执著于纯粹的身体,恐怕就要这样解释了。筋骨血肉动之于内,外在形体的性感也就呈现了出来。当然,这样的解释并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在这里我却想提供另外一种解释,即所谓的“内”,实在是指内在的精神意蕴。也就是说,精神意蕴动之于内,外在形体的性感也就呈现了出来。所以,在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即动之于内的是筋骨血肉,还是精神意蕴?当然,前者是从形而下的层面探讨问题本身的,在后者则是从形而上的层面探讨问题本身。而在这里,我们要谋求的则是形而下与形而上的统一。也就是说,动之于内的既是筋骨血肉,也是精神意蕴,而且这精神意蕴是贯注在筋骨血肉之中的。如果没有筋骨血肉动之于内,性感就无法呈现出来。但是,如果仅仅有筋骨血肉动之于内,性感本身同样无法完美地呈现出来。而只有贯注了精神意蕴的筋骨血肉动之于内,性感本身,才能够得到完美的呈现。从“动之于内,形之于外”的表达,我们可以看出性感本身是具有模糊性的;当然,在这里模糊的并不是性的吸引,而是审美的感觉。也就是说,在性感之中,性的吸引始终是最鲜明而又最强烈的;真正具有模糊性的实在是作为审美感觉的性感本身,因为作为审美感觉的性感是模糊的,所以它本身难以把握;不过,也正因为这模糊、难以把握,所以性感本身可以容纳无限的可能性。如果要用审美的意象把性感本身表达出来,恐怕就是所谓的前凸后翘了。当然,就性感本身,实在是双向的。也就是说,既有男子的性感,也有女子的性感;但是,在这里我们要关注的是女子的性感,并且在这里女子的性感是呈现在男子的审美观赏之中的。当然,我们所谓的“前凸后翘”是就女子的性感而言的。与“前凸后翘”类似的审美意象是“凹凸有致”,但是,似乎后者不如前者能够更好地传达出女子的性感。所以,我们要重点思辩的即是前凸后翘的审美意蕴。从正面直截了当地界定性感本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我们可以从相反的方向思考问题,即我们明白了性感本身不是什么,也就知道了性感本身是什么。我们在这里可以提示一点,即性感本身是不同于美丽的,甚至它本身也不是妩媚、妖娆或者妖媚。或者说,用中国古典的审美范畴,是解释不了性感本身的;亦即,在中国古典美学中,没有可以与性感相对应的审美范畴。为什么性感不同于美丽呢?我们知道,在性感,一方面根基于性吸引,另一方面又是审美的范畴;但是,在这里它却把所谓的性吸引,鲜明地彰显了出来。而在这里,性吸引就是通过前凸后翘的审美意象鲜明地彰显出来的。然而,就美丽而言,未尝没有性吸引的内涵,但是,它却没有把性吸引本身鲜明地彰显出来的;所以,在这里美丽本身就具有纯粹性。在性感之中,未尝没有美丽的存在,但是,在这里所谓美丽并不具有纯粹性,而这恰恰是因为性吸引本身被鲜明地彰显出来。我也在想另外一个问题,即为什么中国古典美学中的妩媚、妖娆或者妖媚,同样不能解释性感本身呢?我想,在前者并没有对女性身体的欣赏,即便欣赏女性身体,亦不是从性出发;而在后者,则是从性出发欣赏女性身体的。

  (二)“动之于内,形之于外”

  我们可以对“动之于内,形之于外”做两种解释,一种是筋骨血肉动之于内,性感本身就呈现了出来,另一种则是精神意蕴动之于内,性感本身就呈现了出来。实际上,这两种不同的解释是可以统一在一起的。如果没有筋骨血肉动之于内,性感本身就无法得到呈现;但是,如果仅仅有筋骨血肉动之于内,那性感本身就失掉了神韵或者说形而上的意味。但是,在这里却有一个问题,即精神意蕴是如何动之于内的。很显然,这精神意蕴是贯注到筋骨血肉之中的。或者说,筋骨血肉是形而下的,而精神意蕴则是形而上的;而且形而下的筋骨血肉与形而上的精神意蕴是具有同一性的。也就是说,形而下的筋骨血肉的运动,即是形而上的精神意蕴的运动。当然,在二者同样有着分裂的可能性;但是,在这里我们要重点考察的是二者的同一性。亦即所谓的性感,同样是通过外在的形体美来展现内在的精神美。而且在这里,无论是外在的形体美,还是内在的精神美,都是以性吸引为旨归的;也就是说,它们把性吸引以最鲜明的方式彰显出来。但是,在这里,所谓的性吸引,并没有导向真实的性,相反,在这里很有那种“引而不发,跃如也”的意味。或者说,性吸引在审美的意象中是指向性的,但是它也只是指向性而已;在这里,并没有真实的性。所以,就性感本身而言,虽然把性吸引以最鲜明的方式彰显出来,但是,它本身依然是一种审美感受;而且这种审美感受是不能够与真实的性画等号的。实际上,“动之于内,形之于外”,既把性特征以最鲜明的方式彰显出来,也把性感的神秘性揭示出来。当然,最鲜明的性特征,不过是凹凸有致或者说前凸后翘,但是,它本身显然不以此为满足;相反,却拥有了某种形而上的意味。如果我们执著于人之精神性,就会特别关注这种形而上的意味。然而,这种形而上的意味,并不能够凭空存在,相反,它是通过凹凸有致或者说前凸后翘的女子身体传达出来的。但是,为什么凹凸有致或者说前凸后翘的女子身体,就能够传达出形而上的意味呢?其实,这个问题很难或者根本无法得到回答。当然,我们把这个问题归结为女性身体的奇妙;然而,这实在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实际上,所谓的性感,就是带有神秘性的,所谓的“动之于内,形之于外”就很好地传达了这一点;也可以这样说,所谓的性感是不能够诉诸理性的思辩的。虽然我们在“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但是却深知这本身的艰难。或者说,所谓的性感,只能诉诸审美的直观。为什么有的女性身体美丽,却不性感?为什么有的女性身体性感,却不美丽?可以说,这本身要通过审美直觉来解释。也就是说,理性的思辩,解释不了女性的身体是否性感;但是,审美的直觉却可以在一瞬间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要问性感的根源是什么,我们可以在两个层面提供答案,一个层面是性本身,另一个层面则是审美。或者说,性感,一方面根源于性本身,另一方面又有美与艺术的升华。当然,在美与艺术升华性本身的过程中,所谓纯粹的美丽显然被过滤掉了,相反,在这里彰显的是性吸引的特征。性吸引的特征,未必就是美的,但是,当它本身以最鲜明的方式彰显出来的时候,却能够最直接而又最深刻地唤醒我们的审美感觉;而在这样的情形下,所谓的性感也就诞生了。性感,确实有那种神秘性。也就是说,它很难为理性的思辩所把握;但是,它本身又不是不能够把握,亦即它可以为我们的审美直觉把握。性感的神秘性,既根源于性的神秘性,也根源于美的神秘性。当然,在性感这里,性本身是最原始的动力,但是,它却是呈现在审美的虚幻中的,而并没有导向真实的性。虽然要求真实的性,能够在自然人性中得到解释;但是,它本身却会毁灭我们所谓的性感。或者说,性感,在真实的性之前,是成立的;而一旦拥有了真实的性,它本身反倒归于毁灭,甚至在审美的虚幻中也不存在了。就性感本身而言,它一方面是最明晰的,因为它把性吸引的特征以最鲜明的方式呈现出来的;另一方面它又是最模糊的,也就是说理性的思辩很把握它,甚至在这里每有“羚羊挂角,无迹可求”,“脱有形似,握手已违”的意味。

  (三)性感的模糊性

  其实,就性感本身而言,既具有鲜明性,又具有模糊性。所谓鲜明性,就是性感把性吸引的特征以最鲜明的方式呈现出来;而所谓模糊性,也就是说性感所具有的形而上的精神意蕴是暧昧难明、难以把握、不可捉摸的。当然,在这里我们重点要考察的就是性感的模糊性。不过,在考察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细细的考察一下与之正相反对的性感的鲜明性。实际上,也正是性感的鲜明性,让性感本身具有了强大的冲击力。把性吸引的特征以最鲜明的方式呈现出来,这即意味着性感本身。但是,在这里却有一个问题,即如何把性吸引的特征以最鲜明的方式呈现出来。当然,我们是在人体艺术的背景之下考察这个问题的。所以在这里,就出现了两种方式,一种是自由开放地展现性吸引的特征,另一种则是以羞涩的方式展现性吸引的特征。可以说,这两种方式是各有千秋的。前者是在克服羞涩本身,后者则是在向羞涩本身复归。克服羞涩本身,让自由地展现女性身体的魅力成为可能;而向羞涩复归,则让女性身体更加富有魅力,甚至让女性身体具有了形而上的精神内涵。当然,把性吸引的特征以最鲜明的方式呈现出来,并不一定意味着以了无遮蔽的方式展现女性身体的魅力。其实,以了无遮蔽的方式展现女性身体的魅力,并不一定是呈现性感的最好方式。或者说,呈现性感本身,恰恰是需要有所遮蔽的。而这有所遮蔽,恰恰可以唤醒对女性身体的无穷遐思。当然,在有所遮蔽这里,所拥有的并不是保守的精神,相反,却是开放的精神。也就是说,在这里,不仅女性身体,而且女性精神,都是处于开放状态的。虽然任何开放都是有限度的,但是,女性身体与女性精神的开放,却拥有着无穷的魅力。实际上,在我看来,要把性吸引的特征以最鲜明的方式呈现出来,最好处于遮蔽与开放之间。因为这种欲开还闭,最容易唤醒人们的想象。当然,在这里,我们就不重复“一半大于全部”的美学真理了。我们要看的是性感的模糊性。其实,性感本身虽然以最鲜明的方式把性吸引的特征呈现出来,但是它本身却是具有形而上性的,或者拥有某种形而上的精神意蕴。当然,所谓的“动之于内,形之于外”,就很好地传达出了这一点。但是,性感本身却是难以捉摸、无法把握的;也就是说,它拥有着神秘性与模糊性;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神秘性与模糊性,它容纳了无限的可能性;我们讲过,所谓的“动之于内,形之于外”,具有两种内涵,一种是筋骨血肉动之于内,性感本身就呈现出来,另一种则是精神意蕴动之于内,性感本身就呈现出来。当然,这两种解释是可以统一起来的。因为在筋骨血肉与精神意蕴实在是具有同一性的,但是,精神意蕴是如何贯注到筋骨血肉中的,或者说筋骨血肉是如何体现精神意蕴的?其实,这样的问题并不好回答。没有筋骨血肉动之于内,性感本身无法呈现出来;没有精神意蕴动之于内,性感本身同样无法呈现出来。只有精神意蕴贯注到筋骨血肉之中,或者筋骨血肉拥有精神意蕴,才可以呈现出性感本身的。所以,在这里同样存在着打通形而下与形而上的问题。那么,如何才能打通形而下与形而上呢?其实,诉诸理性的思辩,这个问题未尝不能够得到一种解决;但是,在这里,我所信赖的却是审美的直觉。事实上,我们要把握性感的神秘性与模糊性,同样需要审美的直觉。或者说,只有审美的直觉,才能够以感性的方式洞察性感的本质。虽然在这里,我在进行理性的思辩;但是,却深知理性思辩在这个问题上的无力。也就是说,即便我们把性感本身说得天花乱坠、无比深刻,也没有人能够从这理性的思辩中,获得性感的审美直觉。其实,获得性感的审美直觉,定要诉诸体验或者说审美鉴赏。也可以说,性感本身只有在审美的体验中,才能够得到呈现;而一旦进入理性的思辩,性感本身也就被磨灭了。其实,我们不只要把握性感的模糊性,也要把握性感的鲜明性。我们可以把前凸后翘,视为性感的审美意象。不过,我们最关注的却是这前凸后翘的审美意象的精神意蕴。

  (四)前凸后翘的审美意蕴

  可以说,作为审美意象的前凸后翘鲜明的传达出了女子的性感;亦即它以最鲜明的方式把女子的性特征彰显了出来,而且这种鲜明的特征对男子本身具有极大的吸引力甚至诱惑力。实际上,我们所尊崇的S形曲线,就具有前凸后翘的特征。当然,在这里所有的实在是魔鬼般的身材,而魔鬼般的身材,恰恰是以魔鬼般的诱惑为旨归的。所谓的前凸后翘,当然首先是一种审美的意象;但是,我们却不能够仅仅关注这种审美的意象,相反,我们还要领略它的审美意蕴。那么,在前凸后翘本身拥有着怎样的审美意蕴呢?或者说它本身拥有什么形而上的精神意蕴呢?但是,想到这个问题,我却不免觉得惶惑起来。因为我们真的很难说出前凸后翘本身拥有怎样的审美意蕴?或者说,它就是要以最鲜明的方式把女子的性特征鲜明地彰显出来,而无暇考虑所谓的审美意蕴。当然,我们可以说前凸后翘本身实在是在性感的层面解放了人们对女性身体的诗意的想象。我们知道,人们对女性的身体拥有许多诗意的想象,并且这些诗意的想象并不都是与性感相关,相反,更多地涉及美丽。而在这里,我们要考虑的是以性感为旨归的对女性身体的诗意想象。所以在这里,前凸后翘、S形曲线或者魔鬼身材,也就具有了灵魂的意义。实际上,我们是可以把性感解释为对性的审美感觉的。也就是说,它就是要把女性身体的性特征以最鲜明的方式彰显出来。当然,彰显了性特征的女性身体,不仅是审美的意象、自由的形式,而且是以性解放为旨归的。并不是所有的女性身体都能够以最鲜明的方式把性的特征彰显出来的,所以,也并不是所有的女性都是性感的,或者说能够成就前凸后翘本身。在前凸后翘本身,当然是审美的意象、自由的形式;但是,它要彰显的是女性的性特征。所以,在这里最具有灵魂性的是性吸引。但是,这种性吸引,又不以真实的性为旨归;虽然在现实意义上它可以服务于真实的性,但是,在这里,它却是要造就一种审美的虚幻。或者说,我们讲的性感或者性吸引,都是“盘马弯弓惜不发”,或者“引而不发,跃如也”。如果定要讲前凸后翘的审美意蕴,我们可以把这解释为魔鬼的诱惑。虽然人体艺术是以自由地展现女性身体魅力为灵魂的;但是,并不是所有女性的身体,都可以让我们感受到魔鬼的诱惑。或者说,前凸后翘、S形曲线、魔鬼身材,不过是自由展现女性身体魅力的一种方式;当然,这种方式,也是最有诱惑力的方式。其实,把女性的身体,视为魔鬼的诱惑,不只是哲学的偏见,在审美上,同样是靠不住的。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女性身体拥有内在的高雅、唯美的纯净。在人体艺术所要求的是自由地展现女性身体的魅力;所以,也决不是只有一种展现女性身体魅力的方式;也就是说,在这里,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方式;而所谓的前凸后翘、S形曲线、魔鬼身材不过是一种最有魅惑力的方式罢了。实际上,我们是可以在美与艺术的意义上来审视魔鬼的诱惑的。当我们在美与艺术的意义上来审视魔鬼的诱惑的时候,性感本身也就诞生了。或者说,性感的诞生,恰恰意味着人本身对魔鬼的诱惑的一种悦纳。当然,这种对魔鬼诱惑的悦纳,是拥有理性的精神。一方面它要在美与艺术的意义上领略呈现在魔鬼诱惑中的至美;另一方面又要在现实意义上拒绝魔鬼的诱惑。如果不能够在现实意义上拒绝魔鬼的诱惑,那就会陷入现实的深渊;而在这样的情形下,即便想着在美与艺术的意义上领略魔鬼的诱惑也是不可能的。当然,我们也要看到一点,即便在美与艺术的意义上领略魔鬼的诱惑是容易的,但是,在现实意义上拒绝魔鬼的诱惑又非常困难,因为这需要理性的精神。但是,耽溺在美与艺术中的人们,往往更重视感性原则,而忽略理性的精神。实际上,魔鬼的诱惑就要在感官欲望的层面得到解释了。一方面魔鬼的诱惑极大地逗引起了人的感官欲望,另一方面感官欲望又会在魔鬼诱惑的逗引下,让人本身陷入灾难的深渊。在美与艺术的意义上领略呈现在魔鬼诱惑中的至美的是对的;但是,在现实意义上拒绝魔鬼的诱惑更加正确。

  (五)并不等同于美丽

  在性感本身,并不等同于美丽。可以说,美丽是具有纯粹性的;而在性感就不具有纯粹性。所谓性感,就是把性特征以最鲜明的方式彰显出来;可以说,它是以性吸引为旨归的。当然,在所谓的美丽,未尝不具有性吸引的内涵。但是,它却完成了对感官欲望的净化与升华,而拥有了纯净的唯美。然而,在性感就不一样了,甚至它就是要逗引起人的感官欲望。我们所讲的性感,和中国古典美学中所讲的美丽,实在诉诸了不同的审美意象。我们可以用“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来形容所谓的美丽,而且在这里已经化美为媚,也就是说,把形体美转化为了动作美。然而,即便是化美为媚也不同于我们所讲的性感。或者说前凸后翘,就是性感的审美意象。当然,我们已经探讨过前凸后翘的审美意蕴了。不过,我总感觉这本身有点徒劳。一方面探讨前凸后翘的审美意蕴比较困难,甚至其内涵不过是性吸引,并不具有形而上的精神意蕴;另一方面在前凸后翘这里,最吸引人的实在是这意象本身。所以,我们只要关注前凸后翘的审美形式就足够了。亦即前凸后翘的审美形式,实在是可以让人味之无穷的。当然,所谓的前凸后翘,也就是性感的审美形式。或者说,在前凸后翘这里,实在把女子的性特征以最鲜明的方式彰显出来。亦即,前凸后翘实在把性感本身发挥到了极致。实际上,所谓的性感,同样不同于我们所讲的妩媚。我们可以用“化美为媚”来解释妩媚;但是,在性感本身显然不具有这样的内涵。妩媚,更强调女子的风情;而在性感,更重视女子的形体,亦即女子的形体要充分地彰显出女子的性特征。当然,只有充分地彰显出女子的性特征,才可以充分地发挥性吸引的作用。当然,在这里同样有一个如何展现性感本身的问题。展现性感本身,当然要诉诸女子的身体了。我们知道,人体艺术所要求的是自由地展现女性身体的魅力。而在这里,就是通过女性身体来展现性感了。在充分展现性感的女性身体并不定是美丽的;或者说,在这里,它并不是要造就那种唯美的纯净,相反,它要展现的是魔鬼的诱惑。虽然女性的身体本身并不就是魔鬼的诱惑,但是女性的身体实在可以展现魔鬼的诱惑的。或者说,通过女性身体来展现性感本身,恰恰是通向魅惑之美的。如果从伦理道德的角度出发,恐怕只能鄙夷魅惑之美;甚至认为这本身有甚于塞壬的歌声。但是,我们要从美与艺术的角度来审视魅惑本身,当然,在这里也就有了魅惑之美。魅惑之美,当然是把性感发挥到了极致;而且这里的性感并不具有纯粹性,相反,它就是要诱惑人本身的。然而,真正有理性的精神的人,却一方面可以在美与艺术的层面领略诱惑之美,另一方面则可以在现实的层面拒绝诱惑本身。性感和美丽相比,并不具有纯粹性;但是,它和魅惑相比,就具有纯粹性了。当然,在我自己,还是比较喜欢纯粹的性感。因为纯粹的性感是可以诉诸审美的静观的;而在魅惑面前,是很难拥有审美的静观的,相反,人本身的感官欲望被逗引起来。我讲过,前凸后翘的审美意象,是最可以逗引起人的感官欲望的;而一旦人的感官欲望被逗引起来,那也就有了一种生命的冲动。其实,对于感官欲望以及生命的冲动,我们都不曾回避;因为这本身实在是人体艺术的根基。在事实上,我们是很难设想纯粹的人体艺术的。当然,如果“纯之又纯,粹之又粹”,那也就没有人体艺术本身了。在这里,我们并不是要亵渎内在的高雅、唯美的纯净;而只是说,内在的高雅、唯美的纯净实在是感官欲望净化的产物。如果仅仅有感官欲望,实在解释不了人体艺术;如果仅仅有感官欲望的净化与升华,同样不能够全面而深刻地理解人体艺术。在人体艺术,一方面有感官欲望的基础,另一方面又有感官欲望的净化与升华,而这实在造就了内在的高雅以及唯美的纯净。当然,在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即我们所讲的魅惑之美,是否同样有感官欲望的净化与升华呢?可以说,这确实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我们知道,在魅惑之美,实在把诱惑发挥到了极致;然而,它却呈现在审美的虚幻中,所以未尝没有感官欲望的净化与升华。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3-1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