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陈克雄:那么轻,那么柔,那么庸俗

2017-09-27 09:0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陈克雄 阅读

   喜欢看中华传统文人画,他们那落寞离世的情绪,他们的颓唐,他们的沮丧,他们的绝望。如同惊弓之鸟,丧家之犬,用现在社会上的话说就是都被狗咬过被猪拱过被驴踢了。再看他们的经历,似乎都是被当时的主流社会踢出局的。也就是现在说的:社会闲杂人员。

   历史上,那些残暴野蛮的游牧民族冲进这块土地烧杀抢掠的时候,咆哮道:我们是吃肉的,你们是吃草的。说的没错,五谷杂粮就是草,而且还忘了说是吃树叶的。过去人好像把喝茶叫吃茶。好像他们还忘了,这块土地上的人还喜欢吃豆腐。那么,那些广大革命人民群众又振臂高呼:吃豆腐,就是占女人的便宜。想辩解:那不是我说的,是那些专家老中医说的。如果说错了,那就是香港老军医说的。

   曾经不检点的写过一段文字,说起传统文人画:
   有些淡,有些灰。
   有些散,有些诡。
   有些冷,有些匪。
   有些呆,有些颓。
   有些弱,有些水。
   有些傻,有些醉。

   有人跟帖:有些令人瞌睡。看完后笑,大笑。反复的感叹:人家说的多好呀 ,还合辙,还押韵。应该感谢。

   要说起这块土地上的人织出来的绢帛,这块土地上做出来的宣纸,很轻,很柔。没办法,吃草的嘛。那么,画出来的画也是那么轻,那么柔。没有办法,吃树叶的嘛。后来,那些喜欢恨人的广大革命人民群众掌握了宇宙真理,好像吃了火药打了鸡血,甚至不用金戈铁马,只是把自己放的多大,似乎别人都是蝼蚁,任其践踏。那么,那些绢帛宣纸肯定承载不了他们,只有把他们放到秦俑坑里,还是很协调的。 记得头一次看到那些秦俑,感觉是恐怖。告诉别人,别人咬牙切齿不怀好意的说:那就带尿不湿。蒙了一会,才明白那是他们的常备用品,要么怎么脱口而出,说的那么熟练?

   后来,这块土地上反反复复的浩劫,但还是在废墟里有些人搞了什么新文人画。形式似乎是到了,精神已经跟不上了。貌合神离,显得有些做作。倒是里面有个叫朱新建的,经历了重病之痛,似乎开窍了。好像英国作家伯特兰·罗素说过一段很可笑的话,意思是艺术家都是偶尔窥到天堂的人,然后卑鄙无耻的穷极一生还想再次看到。而且,更可憎的是还有企图赖在里面不出来。要么,世人对艺术家总是嗤之以鼻。所以,那个朱新建在奈何桥边徘徊的时间长了,似乎是窥到了一些人生真相。 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那么要想从善如流,要想雅俗共赏,那只有艺人高晓松说的:岛国的动作片才是真正的雅俗共赏。那么,柔软的宣纸,画些柔软的女人。由于真诚,画的挺有意思的。结果让一个刚从秦城监狱里升华出来的叫叶浅予的人斥责为:封建糟胚。 那么人家朱新建再办展览,就把这段话写在前言里。而且还就把那隔壁老王的意淫前后左右,翻来覆去。可怜那些邻家的小女子都被剥的光光的了,身上的肉呀,像豆腐一样白,豆腐一样嫩。虽然那些女子看着俗,有些扭捏。但还能用。也就顾不得了。只是在用之前,要叮嘱那些女人,帮帮忙,要装着挣扎一会。做人要有情调嘛。

   给一个人说这些事,那人绷着脸听完之后提醒我说:他们是体制内的人。然后,我就又蒙了。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9-2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