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陈映真:文明和野蛮的辩证法

2017-09-07 09:2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陈映真 阅读

   由于病体,春节期间只与妻幽居家中。和朋友电话拜年问候时,有人问起我是否读了龙应台女士在一月二十六日同时刊在台湾、香港、马来西亚和北美华文报纸的一篇文章:〈请用文明来说服我〉。我回答说,错过了。朋友热心地说他将找到剪报寄来。由于春节休假,收到剪报已是过年之后。拜读之余,龙女士的文章照例文采光华,但也颇多历久未经商榷的一般论述和刻板的思维,如果有机会引起深一层的讨论,不但应该有益,也不辜负龙女士的文章所形成的广泛的公共领域。

关于中国大陆之经济发展

   龙女士批评了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造成「贫富不均」,「多少人物欲横流,多少人辗转沟壑」。

   从资本主义发展的世界史看,从前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向资本制生产方式移行时,必有一段「原始积累」的过程。这个过程摧毁农村社会共同体,驱逐农民离开赖以维生的土地,沦为血汗工厂的产业劳动者,或任农村商业高利贷资本的残酷盘剥而彻底贫困化,以肥大现代工业资本。尤有甚者,从十八至十九世纪商业资本主义和工业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中,西方以帝国主义的战争和对殖民地的征服与剥夺,来完成这原始资本积累的过程,杀人遍野,十室九空!

   从一九九○年代初开展的大陆「改革开放」,由于超阶级的国家政权的强大,在一九四九年大革命后,中国资产阶级至今无法形成一个强大的社会阶级,土地基本上属于国有,而在中国工业资本形成过程中既存在如「三农问题」的严峻形势,又在现实上因国家的政策干涉,很大程度上减轻和避免了西方国家的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残酷、痛苦的原始积累(如英国的圈地运动、殖民地剥夺造成的殖民地贫困化、破产和痛苦),而完遂了没有殖民主义扩张和侵略的积累。

   此外,作为一个欠发达的大国,中国的大面积扶贫、脱贫计划的成就对中国自身和世界的巨大贡献,即使联合国、世银等资产阶级机构也不能不刮目相看。十二亿中国人民靠自己的努力养活了自己,没有使自己成为世界其他民族、人民的负担。而谈到中国的大面积和大体积经济崛起,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生长点的一部分。她的经济发展,早已发展成世界和平、多极、平等、互惠发展模式与秩序的推动者,努力团结爱好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中小民族与国家,制衡力主自己单极独霸的大国,而卓有成效。

   凡此,都只是近十年来世界不分东西、不分南北、不分左右的关于中国的世界舆论中三复斯言的。龙应台女士不是对此太不熟悉,就是被对中国的刻板成见所蒙蔽。

关于民主和自由

   龙应台女士照例要谈到大陆的「民主」。但历来「民主」、「自由」的论说往往被美丽的辞语抽象化和绝对化。十七世纪英国资产阶级的思想家约翰·洛克倡言「自由权」、「自由同意权」和推翻封建贵族王政的权利。但他以自己的资产阶级地位和观点,同时否定劳动阶级有执政的能力。他公言以暴力对付贫民,以法律拘束贫穷的「流浪者」、「乞丐」,强迫穷人在残酷的「习艺所」劳动三年。在洛克看来,有资格参与「社会契约」的「自由人」,只限于贵族、银行家、富裕商人、士绅和开明地主。

   日本著名的自由主义思想家福泽渝吉,也以美丽的辞藻宣说人的自由与不可侵夺的平等。但这同一个福泽公开说不服教化的殖民地台湾「土著」(指的是龙应台意义上的「台湾人民」,而不是原住民),日本又可得而赶尽杀绝之。而也是同一个福泽至今有肖像印在日本纸钞上,表达日本对这个伪善的帝国主义者的崇敬。

   如此,抽象、绝对的「民主」与「自由」是向来没有的。考虑「民主」与「自由」不能不参照不同历史、社会、阶级诸因素。在中国大陆,我就遇见过几位对当下大陆社会政治有「异议」的知识分子说,「可是没有共产党,也没有今天的我。」他说「解放」之前,他是旧社会中毫无机会上进的阶级。他因此特别同情大陆媒体上报导因家贫无力就学的青年。在大陆有成千上万的个人和家族有过「翻身」、「解放」的体验。对这些人,「自由」、「民主」就不是绝对化、抽象化的乌托邦。

   最后我试著把「自由」、「民主」和社会经济条件参照起来看一看。据统计,人均国民所得在美金一千元时,社会贫富不均扩大,失业严重,社会动乱因子变大,从而政治上社会压制(所谓「不民主」)增加。

   台湾人均国民所得一千美元左右的时候是在一九七五年(略不足一千)、一九七六年(略超过一千)和一九七七年(明显超过一千)。考察这三年的台湾政治「自由」、「民主」的具体状态:一九七五年十月,白雅灿因批评国民党政治被捕下狱。十一月台湾资产阶级民主化运动的机关志《台湾政论》被勒令停刊,「割断」「喉咙」。一九七五年陈映真从政治监狱释放,系狱七年。一九七六年六月,因「台独」案杨金海被捕,判处无期徒刑,同案颜明圣判十二年徒刑。十月黄华因台独案判十年徒刑。同月,「台独」派民主杂志《台湾政论》被勒令撤销出版登记而非法化。一九七七年元月,王幸男「台独」案发,判处无期徒刑。十一月,中坜发生「中坜民众抗争事件」后被弥平。三个月后,一九七八年元月,左翼青年的「人民解放战线」案侦破,戴华光判无期徒刑,赖明烈判十五年,刘国基判十二年徒刑。当然,不应该忘记,一九七七年国民党也发动了一场大规模镇压台湾乡土文学的运动,严重伤害台湾文学表现的自由。

   大陆人均国民所得到达一千美元时大约在一九九二年后。一直到今天,相形之下,大陆在这一段时期中的政治性「不民主」的逮捕镇压事件,和人均国民所得也在一千美元上下的台湾相比对,应该使习惯性地经常不假思索就咒骂中国大陆「在追求民主大浪潮中,它(中国大陆)专制集权」的人,不老是那么自以为义吧。

关于言论新闻的自由

   中共「共青团」系统的,据说曾刊载过龙应台女士的大作〈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的刊物《冰点》被当局停刊。龙女士还举出近来因言论相对较为「独立、自由」的《南方周末》报、《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饱受言论检查干预的困扰。因偶然的机会,我认得《南方周末》的一位老编辑和一位认真好学的年轻记者,留给我好的印象。只看过《南方周末》一两份,但觉内容自不同于大多数大陆主流媒体的刻板,但经历过台湾的七○年代斗争的偏左的人看来,就觉得经历过一场很大的思想上、政治上、文化上大革命的大陆上相对独立化、自由化的报纸,其言论倾向一般不脱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倾向。我总觉得,十七、十八世纪当时,西欧资产阶级的思想家,面对反动的欧洲贵族、僧侣、王权呼喊自由、民主时,有解放的思想,火焰的语言。但历经了艰苦伟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后的中国,读《南方周末》的言语,在敬重他们的执著和努力之余,难掩不足之感。

   然而我也同时理解到,在一九九○年后,在中国的生产方式发生巨大改变后,中国大陆上相应地产生新兴的资产阶级和他们在政治、文化、思想感情上的代言人,是理所当然,事有必至的。但是,一九九○年代后中国生产方式巨大的变化,也使更多的现代工资劳动者登上了社会的舞台,却至今看不到工人、农民阶级的《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新京》和《冰点》。而这样的问题,自然不在自由派的龙女士批判的射程之中。据说《冰点》是因为刊登一位「广州大学袁伟时先生」批评义和团的文章遭到禁刊。如果大陆进步的历史科学家也有自己的《冰点》,大家写文章交锋,就可以把义和团论说清楚,何至于必须禁刊一个杂志,为国内外反共自由派所乘?

   《冰点》事件涉及几个问题:(一)言论新闻出版自由问题;(二)对于义和团运动的历史评价问题。这里,我也说几句看法。

   西方「先进、民主」国家的议论家,和出身后进、「不民主」国家而受到西方宣传教育影响的知识分子,总喜欢说经济落后,政治上不民主,尤其是「共产主义」国家如何没有「自由」、「民主」——自然包括言论和新闻出版的自由民主这些「普世的价值」和「价值认同」,而西欧的、经济进步的「民主」国家又如何在政治上、新闻和出版上完全自由和进步,而像《冰点》事件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在类如美国这样的社会中发生。

   但是,美国有一些没钱、缺人的民间监督新闻自由不受侵犯的非政府组织,例如「被检查的议题」(Project Censored)就自己调查和公布美国新闻自由如何遭受危害的报告。据这一组织的报告,威胁美国新闻自由的势力有几个方面:一个是美国五角大厦和白宫的权力精英,一个是巨大资本的企业精英。报告指出,政治、军事和大跨国性资本在「新闻意识形态上的一致」,影响客观公正的报导。他们盲信「亲美猁猁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永不犯错。主流媒体的只顾念利润最大化的贪欲,使他们手中的媒体成为富有的、白种人上层阶级精英寻求不断扩大其在全球的利益、权力和影响力的工具(M. Parenti)。因此,媒体评论家鲍·马切斯尼(B. Machesney)慨叹:「肥了媒体,瘦了民主」(rich media, poor democracy)。

   美国发觉美国国外的新闻不利于其新闻控制,经常发布不利于美国政策和外交利益的消息,乃调集军部、外交部、情报部的高层,组成「国际公共信息」(International Public Infor-mation, IPI)小组,调动美国各种资源,影响外国政府、组织与个人的感情、动机、客观判断,并限制外国媒体刊出不利于美国政策和行动的消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华盛顿时报》),造成对媒体的「事实上的检查」(de facto censorship),禁止了相关信息自由地传布于美国公众。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9-0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