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辛若水:变潜意识为显意识的青楼文化

2017-05-19 10:1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淡出的显意识

  当然,本文并不是想界定青楼文化本身,而只是讲青楼文化的一个重要特点,即变潜意识为显意识。我们知道,在潜意识,是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可以说为心灵本身所囚禁。当然,潜意识是很难或者不会表现出来的。实际上,潜意识实在根基于被压抑着的性冲动。而性冲动所以被压抑,那实在是由于性本身被规范在了伦理道德之内。我们且不管这一点是否有损于人本身的身心健康,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确定的,即这有利于社会本身的维系。也就是说,一个有理性的社会,必然要求把性本身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但是,在青楼文化这里,伦理道德的规范显然失效了。亦即,在这里,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的性本身,被解放了出来。当然,我们也可以说,为心灵本身所囚禁的潜意识,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之下,成为了显意识。即便如此,我们依然不得不讲,青楼文化所营造的是一个梦境或者说乌托邦。虽然很多人醉心于青楼文化中的自由伦理;但是,我们只能说这种自由伦理,已经逾越了伦理道德本身。其实,在一个有理性的社会里,显意识恰恰根基于伦理道德本身。当然,我们并不能够说伦理道德是完美无缺的,譬如它对性冲动的压抑以及对禁欲主义的倡导,就有可议之处。也可以说,正是伦理道德的缺憾,造就了青楼文化存在的可能性。我们并不认为人本身在伦理道德中能够获得自由,即便能够获得一些自由,也是极其有限的;而许多人,却以为在青楼文化中可以获得自由。因为在青楼文化中,男女关系摆脱了伦理道德的束缚;在这里,两性间的吸引、倾慕、爱恋以及对文学、艺术的追求,成为了主导性的东西。也就是说,青楼文化,在家庭伦理之外,建立了一种自由伦理;而这种自由伦理,对人本身来讲,显然比家庭伦理更有吸引力。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另外一点,即所谓的自由伦理很容易毁灭家庭伦理的。当然,我们也会看到另外的情况,即一些人用自由伦理来维系家庭伦理。我们已经看到,家庭伦理会极大的束缚女子,两千年的封建社会已经印证了这一点。而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下,建构的自由伦理,则在很大的程度上解放了女子的创造性,尤其在文学、音乐、绘画、舞蹈等各个方面。中国古代名垂青史的女子,一半以上出自青楼,即说明了这一点。然而,即便如此,我们依然没有理由讲这种自由伦理是美妙无比的。因为在这里有太多的罪恶以及为罪恶所毁灭的青春。当然,在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即我们能不能从自然人性的角度来解释青楼文化。其实,这样做未尝不可以,譬如我们讲的“变潜意识为显意识”就是从自然人性出发的;但是,这也决不意味着青楼文化是合乎自然人性的。相反,我们可以看到青楼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是违反自然人性的,譬如这里有着真实的放纵,即便我们把所谓的欲望文雅化,依然不能够改变这一点。其实,在自然人性,从来不承认真实的放纵;相反,它同样要求深沉的道德感。但是,在青楼文化这里,深沉的道德感消隐了,亦即把性本身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的显意识淡出了。当然,这种显意识的淡出,恰恰进入了由青楼文化所营造的梦境或者乌托邦。其实,这个梦境或者乌托邦最大的特点,就是“以幻显真”。当然,这里所谓的“幻”是“艺术之幻”,而所谓的“真”则是“欲望之真”。也可以说,艺术之幻是根源于欲望之真的;当然,在这里,欲望本身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净化或者说升华。当然,我们也可以把“艺术之幻”解释为欲望本身的文雅化。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欲望本身同样有比较纯净的一面呢?其实,我们的文化史、文学史、艺术史早就印证了这一,譬如人们常用“出淤泥而不染”来形容青楼女子。当然,在这里,青楼本身也就成为了淤泥,但是也恰恰是这淤泥成就了美丽而又纯净的青楼女子。我们知道,所谓美丽往往与伦理道德处于对立的状态。一方面伦理道德会成为美丽的枷锁,另一方面美丽亦被伦理道德视为寇仇。其实,这也是我反对以伦理道德的观点来看待青楼文化的原因;可以说,以道德的观点看待青楼文化,是最不道德的。

  (二)浮出水面的潜意识

  潜意识,一直是处于隐蔽状态的;但是,青楼文化本身却结束了潜意识的隐蔽状态。我们知道,潜意识本身往往为伦理道德所规范;但是,浮出水面的潜意识就冲破了伦理道德的规范。也就是说,在这里潜意识所表达的欲望的乌托邦成为了真实的存在。其实,这本身并不怎么好。我是主张把潜意识以及它表达的乌托邦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的。其实,即便潜意识冲破了伦理道德的束缚,依然无法改变欲望乌托邦的虚幻性。我以为,并不能够通过自然人性来解释欲望的乌托邦。因为欲望的乌托邦并不合乎自然人性,相反,在这里有着真实的放纵。其实,真实的放纵,也并不是青楼文化的全部。我们可以说,在青楼文化本身同样有形而上的追求;当然,这种形而上的追求主要成就了精神之爱。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另外一点,即精神之爱,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下,实在面临着悲剧的命运。也可以说,青楼文化,最多的是对欲望的挑逗与满足,至于欲望的升华,那倒是比较罕见的,自然也是弥足珍贵的。在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即如何洞察人本身的潜意识。如果潜意识本身,被规范在了伦理道德之内,那自然不好洞察,因为它成为了内心的隐秘。可若是潜意识冲破伦理道德的束缚,浮出了水面,那反倒比较容易洞察了。所以,我们实在可以通过青楼文化洞察潜意识本身。因为青楼文化已经把潜意识转化为了显意识。如果青楼文化不过欲望的乌托邦,那在这里,人本身实在是赤裸裸表达自己的欲望。我虽然讲青楼文化有形而上的追求;但是,它更多的是在形而下的层面满足人本身。我们并不能够说人本身不需要形而下的满足;即便形而上的追求,同样有形而下的基础。 我说过,不能够通过自然人性来解释欲望的乌托邦;那么,我们能不能够通过动物性来解释欲望的乌托邦呢?同样不能的。在这里,我就不再强调人本身对动物性的克服了。我要说的是,在人本身处于动物状态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多的欲望。与高贵的野蛮人相比,现代社会的文明人,确实有许多赧颜的。亦即现代的文明人,为情欲本身所烧灼;作为欲望乌托邦的青楼文化,即印证了这一点。当然,我们也不好把青楼文化视为文明社会堕落的产物;但是,有一点却是明确的,即青楼文化集中体现了文明社会的堕落。在高贵的野蛮人那里,是不会有什么青楼文化的。在文明社会所以能够造就青楼文化,那实在说明了一点,即所谓的文明人早就远离了真实的高贵。当然,我们从自然人性出发,也不会否定情欲本身;但是,我们却坚决反对情欲的无限膨胀。也可以说,正是情欲的无限膨胀,造就了变潜意识为显意识的可能性。当然,在这里,情欲本身就不再为伦理道德所束缚。但是,我们恰恰要求伦理道德对情欲的规范。可以说,正是伦理道德的规范,让情欲的无限膨胀成为不可能。情欲,既可以成为引导人类上升的力量,也可以成为毁灭人本身的力量。所以,我们要求对情欲的约束与升华。只有约束与升华情欲本身,它才可以引导人类上升;相反,若是情欲无限的膨胀,那也只会毁灭人本身。但是,我们这里所以激烈地批判文明人,也并不是要回归到高贵的野蛮。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是通过高贵的野蛮表达理想本身。当然,这种理想,实在意味着对青楼文化的终结。在这里,有一个非常紧要的问题,即现代的文明人如何走向真实的高贵。在这里,有很重要的一点,即是以伦理道德来规范情欲本身。虽然过分地强调伦理道德,难免会有禁欲的倾向;但是,抛弃伦理道德本身,只会走向真实的放纵。我们知道,在青楼文化本身,实际上已经抛弃了伦理道德;当然,这也是它本身为伦理道德所诟病的缘由。其实,在我并不准备从伦理道德的角度来批判青楼文化,因为那样做是不道德的。我们知道,真正的伦理道德,必然有对自然人性的尊重。当然,这意味着对情欲的尊重。虽然情欲的放纵,为理性所不容,但是,这也决不意味着要断绝情欲。可以说,断绝情欲与放纵情欲,不过两个极端,而它们都是违反自然人性本身的。在自然人性,恰恰有着对情欲的尊重。

  (三)变潜意识为显意识

  可以说,变潜意识为显意识,实在是由情欲推动的;而这本身主要表现为对伦理道德的挑战。实际上,即便我们不怎么认同青楼文化,也应该重视作为动力的情欲本身。当然,在情欲这里,情与欲是交织在一起的。一般来讲,我们总鄙视欲望本身,而重视情感。但是,在这里,我要强调一点,即情感是根源于欲望的。虽然欲望本身未必有情感的升华,但是,没有欲望,是无所谓情感的。作为极则的无知无欲本身,必然意味着情感的淡漠。也就是说,欲望本身同样是有合理性的,但是,这决不意味着要放纵欲望,亦即变潜意识为显意识。其实,变潜意识为显意识,所营造的就是一个情色的乌托邦。我并不否认,情色的乌托邦,有自然人性的根基;但是,它本身并不能够由自然人性来解释。因为在这里,自然人性已经被情色的乌托邦导向了真实的放纵。我讲过,我们要求的是自律的自然人性。所谓自律的自然人性,强调的就是伦理道德对自然人性的规范。可以说,变潜意识为显意识,就意味着深沉道德感的沦丧。亦即在这里,性本身已经冲破了伦理道德的束缚。有人说了,正因为深沉道德感的沦丧了,所以才达到了性自由的境界。甚至在性自由的境界中,一种新的伦理已经诞生了。而这种新的伦理,就是自由伦理。但是,青楼文化的自由伦理,显然是建立在金钱之上的。可以说,这种自由伦理,不过是在诗意的乌托邦中展现了情色的多样性而已;当然,在这里,不可避免的崇尚感官享乐本身。也可以这样说,我是不赞同变潜意识为显意识的,哪怕这意味着真实的自由伦理。在我,还是更尊重深沉的道德感。其实,只有把性本身规范在伦理道德之中,才可以避免真实的放纵。虽然青楼文化把潜意识变为了显意识,但是,它并不能够呈现在光天化日之下,相反,它只能陶醉在纸醉金迷之中。就像我们研究娼妓史,往往很难在正史中发见材料;而只有通过诗歌、戏曲、传奇、笔记、小说,才能勾勒出大致的轮廓。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娼妓史是被遮蔽的历史。虽然它本身已经被遮蔽,但是这并不妨碍它所具有的丰富历史内涵。可以说,通过娼妓史,更可以发见一个社会最真实的情形;而通过正史,却很难做到这一点。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一点,即在娼妓史这里,交织着太多的想象;至于真实本身,反倒难以诉诸实证。无论是真实的想象,还是想象的真实,这都是艺术的范畴;但是,透过这些,一个社会最真实的情形也就呈现出来。正如同真实的想象与想象的真实交织在一起一样,在青楼文化这里,潜意识与显意识同样交织在了一起。我们知道,在正常的状态下,人本身会严格的区分潜意识与显意识;当然,这也确证了人本身所具有的深沉的道德感。但是,青楼文化却解除了人们的道德武装。当然,如果道德本身武装到了牙齿,也会激烈地抨击青楼文化,发誓要“存天理,灭人欲”。不过,在青楼文化中寻找天理,实在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我们却没有理由讲青楼文化的全部都是人欲,因为在这里,还有动人的情感、审美的诗意、甚至独立的人格、高尚的精神操守。至于在青楼文化中是否存在着天理人欲之战,我们不好讲,但是,若说这里完全没有道德的存在,也不尽然。既然青楼文化冲破了伦理道德的束缚,那这恰恰说明一点,它曾经为伦理道德束缚过。然而,有一点却是明确的,即在青楼文化这里,所贯彻的是感性原则。也可以说,只有贯彻感性原则,才能够解放出被压抑的潜意识,甚至变潜意识为显意识。如果说真正有理性的社会是为显意识所统治的,那么青楼社会就是为潜意识所统治的。也就是说,统治青楼社会的是人们的欲望;而在这里,人本身也成为了欲望动物或者性爱动物。青楼社会造就了真实的放纵的可能性;可以说,它并不怎么关心人本身;相反,它关注的是金钱。亦即,青楼社会是以金钱兑换性自由的。当然,这也是青楼社会自由伦理的全部内涵。一面是情色的乌托邦,一面是金钱的世界,这就是最大的真实。可以说,情色的乌托邦,确证了潜意识;而金钱的世界,则确证了显意识。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5-1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