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辛若水:披着神秘面纱的青楼

2017-03-27 09:3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最古老的职业

  青楼所以披着神秘的面纱,我想,就在于它营造了一个梦境。在这个梦境里,一方面自由的男女关系成为可能,另一方面也有了审美诗意的闪光。从某种意义上,青楼的神秘即是女性以及性本身的神秘。可以说,在这里,既有感官的刺激,亦有欲望的升华。也可以说,青楼以感官欲望为起点,以内在灵魂为归宿。我们没有理由讲,在青楼文化这里,内在灵魂是缺失的。但是,我们并不否认,在青楼文化这里,内在灵魂与感官欲望交织在了一起。亦即,在青楼文化这里,审美的静观,也只有在有限的范围内才具有意义。其实,我们也没有理由讲,这里的感官欲望是动物性的,因为它本身已经为内在灵魂所升华,并且具有了内在灵魂的意义。可以说,在青楼文化这里,审美的静观与销魂蚀骨的力量是统一在一起的。亦即,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之下,人本身不只是临渊羡鱼,相反,退而结网的工作早就开始了。其实,在青楼文化这里,有着巨大的欲望空间。我们可以看到,审美的诗意更容易挑逗起人们的欲望,因为在这里有太多的遐想。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欲望本身也诗意化了。而这诗意化的欲望本身,是以青楼女子为对象的。所以,在这里,青楼女子就扮演了双重角色,一方面是诗或者美的化身;另一方面又成为了实现欲望的工具。当然,关于这一点,我们先暂时打住。有人说过,妓女和杀手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自然也是最神秘的职业。我们可以把杀手,称之为刺客;他们是在刀光剑影中讨生活的,并且多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而在妓女,所营造的则是温语缠绵的别一世界;可以说,在这里最多的是秀美。也就是说,妓女和杀手实在是两种不同美学风格的象征,一则是秀美,一则是崇高。当然,在这里,我们就不做深入细致的比较了。讲妓女是最古老的职业,那这职业究竟古老到什么程度呢?其实,这就不能够从管仲把娼妓制度纳入国家政治讲起了。也就是说,在娼妓制度被纳入国家政治之前,妓女本身就有悠久的历史了。但是,我们又很难在实证意义上确定她的源头,所以,就在哲学理论上讲一下吧。当然,这里的问题是,妓女这个职业如何可能。其实,妓女的出现,是有两个大的前提的,一则是人真正地成为人本身,二则是私有制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当然,关于私有制,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们要看的问题是,为什么只有人成为人本身,妓女这个职业才会成为可能。很明显,在人还处于动物状态,或者自然状态的时候,是不会有所谓的妓女的;在那个时候,人还为动物的本能所支配,甚至连伦理的观念都没有。妓女的出现,说明两点,一则伦理道德出现了,我们知道伦理道德往往把妓女作为批判的靶子;二则人们有了对自由的追求。所以,妓女出现的时代,必然是人成为人本身的时代。当然,在这里,还有重要的一点,即人本身已经把性上升为了爱。所以,在人成为人本身之后,讲性就再也离不开爱;而讲爱,同样离不开性的基础。也就是说,在人这里,性与爱的分离成为了不可能;亦即“性即爱,爱即性”。在人成为人本身之后,一方面要求把性本身规范在伦理道德之内;另一方面又有着冲破伦理道德的束缚,达到性自由的冲动。可以说,前者走的是理性路线,而后者走的则是感性路线。当然,感性路线很容易导致对欲望的放纵。但是,即便在欲望的放纵中,亦未尝没有灵魂的参与。也就是说,人成为人本身之后,已经领略到了性本身那种销魂蚀骨的力量;甚至在这种销魂蚀骨中,人本身还实现了一种超越,或者说证成了大道。如果从生理意义上来解释性本身,不过两点,一则为了繁衍,二则同时伴随着生命的快感。但是,仅仅执著于生命的快感,显然解释不了上升为爱的性本身。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否定性本身的生理基础。其实,我所以详细地思辩这一切,即是为了论证一点,即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之下,动物意义的性,依然成为不可能。虽然人们往往把妓女放在最低的等级,甚至把她们排除在人伦之外;但是,这依然不妨碍一点,在她们身上有真正意义的爱。

  (二)最神秘的职业

  我讲过,青楼的神秘即是女性以及性本身的神秘。女性的神秘,并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即便文学、艺术的全部亦未曾将女性的神秘传达一二。也就是说,女性的神秘并没有充分的展现出来。当然,这原因也并不尽在文学、艺术,伦理道德实在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我们知道,在礼法社会里,女性本身已经变为了伦理道德意义的存在。也就是说,在女性这里,伦理道德被摆在了第一位;至于女性的魅力,反倒退居其次。甚至人们形成了这样的逻辑,即伦理道德与女性的魅力是处于矛盾状态的。也就是说,愈有魅力的女人,愈不为伦理道德所认可,所谓红颜祸水便印证了这一点;同时,作为伦理道德意义存在的女性本身,亦不必具有魅力,岂不闻“女子无才便是德”?如果从自然人性的角度出发,女性最有魅力的地方恰恰是容貌、才华、智慧;至于所谓的道德,并不那么吸引人。与在礼法社会里,女性的魅力被束缚在伦理道德之内,得不到展现截然相反;在青楼社会中,伦理道德的束缚,则被冲破,女性的魅力得到展现。无可否认,在这里女性的魅力主要体现在性的吸引上。甚至可以说,在青楼社会,女性魅力的全部皆服务于性的吸引。当然,由这性的吸引,也引导出了对外表的修饰以及文学、舞蹈、音乐等各门艺术。其实,在青楼社会,自由的男女关系以及性自由,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现实,哪怕它是以金钱为基础的。当然,在这里,女性的魅力就不为伦理道德所束缚了。也就是说,女性的魅力获得了独立性。其实,女性的魅力不仅要独立于伦理道德之外,还应该超越性本身。亦即女性的魅力并不必然地导致性本身,虽然在这里有着性的吸引。古代青楼中所谓的“卖艺不卖身”以及日本的艺妓都可以印证这一点。也就是说,在这里,女性成为艺术本身,不仅女性的身体艺术化了,女性的精神亦艺术化了。可以说,这里实在展现了一种纯净的唯美;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这种纯净的唯美就如同镜花水月一样虚幻。当然,在文化的意义上,我们会非常重视女性本身的艺术化。但是,坦率地讲,这并不是青楼社会的全部。我们应该看到,在青楼社会最多的并不是精神之爱,而是皮肤滥淫或者性交易。如果尽是精神之爱,那青楼社会岂不成了净土?然而,这又不过是文人雅士的想象。然而,即便在这里最多的是皮肤滥淫,也并不妨碍性自由成为可能,哪怕它以金钱为基础。我们知道,如果性本身被束缚在伦理道德之内,那所谓的性自由将成为不可能。当然,有人会说,在皮肤滥淫这里,人之心灵、精神以及灵魂是缺失的;也就是说,人本身复归于禽兽。但是,在这里,复归于禽兽的人,依然是人,而不是禽兽。也可以说,性本身,一方面以丰富多彩以感性为基础,另一方面同样有深厚的文化意蕴。青楼社会所以变得神秘,一方面由于现实中女性以及性本身被规范在了伦理道德之内,另一方面,则由于人们对性自由的渴望。我们知道,古代的伦理道德对男女双方来说,并不具有对等性,也就是说不平等。所谓的“许男放荡而责女幽贞”即证明了这一点。我曾经分析过,在这里,是有内在矛盾的。如果天下尽为幽贞之女,则“许男放荡”,不过空头支票。而青楼社会的出现,则似乎解决了这个矛盾。也可以说,“责女幽贞”是在家庭伦理之内的;而“许男放荡”则在青楼社会得到实现。在古代,妇女的第一美德,就不是忌妒;而忌妒亦成为了女子大忌;而这本身即印证了以男权为根基的伦理道德本身。也可以说,古代社会实在需要两种女子,一种是为伦理道德所束缚的家庭女子,另一种则是放诞风流的青楼女子;而这两种女子显然是为男子的欲望所设计的。我们可以看到,为伦理道德所束缚的家庭女子,虽然可以标榜美德,但实在是依附于家庭本身的。至于放诞风流的青楼女子,虽然流落风尘,但却因为不曾为伦理道德以及家庭所束缚,所以具有更大的独立性,甚至成为了具有独立人格与精神操守的女子。可以说,在青楼文化这里,同样有人之精神的闪光,并不就是一塌糊涂的烂泥塘。

  (三)青楼的传说

  其实,青楼的传说最多的是演义性,亦即它是敷衍出来的;如果细细地考究过去,大多不过是捕风捉影。就像顺治帝曾经把董小宛抢入宫中的传说,早已为严密的考证证伪。当然,我们也不能够说关于青楼的传说,完全没有真实的影子;但是,这些传说,更类似于文艺的创作。我们知道,对于青楼的传说,主要围绕着青楼女子展开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关于青楼的传说,就是青楼女子的传奇。我们在这里的问题是,人们为什么对青楼女子的传奇津津乐道呢?我想,这就要从自然人性那里得到解释了。当然,在这里,绝不是说青楼社会以及娼妓制度是合乎自然人性的。我说过,在青楼社会里,青楼女子摆脱了伦理道德的束缚,因而充分地展现了女性的魅力;并且在这里,女性魅力的展示是服务于性吸引的。如此以来,人们对青楼女子的传奇津津乐道也就不足为奇了。其实,青楼女子要烙印在人们的文化记忆里,定要有美貌、深情、才华、传奇的经历、独立的人格、高洁的精神操守。司马迁讲过,古今富贵而名磨灭者,不可胜计;惟倜傥非常之人称焉。其实,这个标准同样适用于青楼社会。实际上,烙印在人们文化记忆中的青楼女子,大都是倜傥非常之人,也即是我们所谓的奇女子。说到因美貌而留在人们记忆中的青楼女子,我们就不得不提到南齐的苏小小。《乐府诗集》卷十五录“苏小小歌”一首,前引《乐府广题》“苏小小,钱塘名倡也,盖南齐时人”。诗曰:“我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虽然在唐以前,有关这位名妓身世的材料,不过这些,但她却活在了后人的凭吊、追忆中。关于苏小小的美丽,我们看不到直接的描述;至于所谓的故事,不过后人的敷衍。但是,这并不妨碍一点,即她可以因为自己的美丽,烙印在人们的文化记忆中。其实,最美丽的女子,永远都是一个梦境或者幻影。当然,在这里,是有一个逻辑的,即由美丽而达自由。也就是说,人们所以怀念苏小小,与她钱塘名倡的身份是分不开的。如果她是为礼法所束缚的女子,纵然美丽,恐怕也无法惹人遐思。而在苏小小这里,礼法的束缚显然是不存在的;相反,她可以尽情地展现自己的美丽,并达到自由之境界。亦即,在文学艺术中遐想的后人,可以自由地分享苏小小的美丽,并做着“结同心”的好梦。由女子的美丽,自然引导出了一往深情。可以说,正是美丽与深情,让自由的男女关系成为可能。传说中的青楼女子,在一往深情方面确实是比较感人的;所以在这里也难免重演痴心女子负心汉的悲剧,但真正紧要的却是对情感本身的执著。当然,在人们的观念里,青楼女子是不可能也不应该拥有情感的;但是,我们只能说这种观念是不可靠的,因为它忽略了人本身的丰富性。其实,青楼文化所以具有魅力,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艳情。虽然青楼文化让自由的男女关系成为可能;但是,这种自由本身,不仅虚幻,而且不对等。也就是说,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下,男女所得到的自由是不一样的。亦即在这里,男子所得到的自由,是不负责任的自由;而女子获得自由本身,是以流落风尘为代价的,而流落风尘,恰恰是一种不自由。也可以说,青楼女子是生活在迎来送往的不确定中的。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这种不确定,同样打开了青楼女子的视野,扩大了她们与社会、政治的联系,进而成就了真正的传奇。我们知道,在青楼女子中,同样有许多富有才华的;当然,这种才华主要表现在诗歌、绘画、音乐、舞蹈等各个方面。但是,我总疑心,在青楼文化的背景下,是否才华本身也成为了赏玩的对象。在这里,我们必须看到另外一点,即才华与艳情的统一。其实,“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并不是最紧要的;因为在这里,人们赏玩的是才情本身。而处于赏玩背景下的才情,恐怕就不能被真正的鉴赏,而只有有意无意的玩弄了。在青楼女子这里,有独立的人格、高洁的精神操守,这真的是一个奇迹。当然,印证这一点的,恰恰是柳如是与李香君。也许,历史本身,就是被高尚的例外给改变的;在娼妓史这里,同样如此。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3-2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