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李爽谈七十年代:所有抗争都为今天

2014-06-12 09:07 来源:凤凰网文化 阅读

  李爽谈七十年代:我们这代人不是偶然的 所有抗争都为今天

  李爽,画家、设计师,1957年生于北京。“星星画会”创始人之一。1979年和1980年组织并参加第一届、第二届“星星美展”。1981年由于和法国外交官员同居而被劳教。1983年因法国前总统密特朗与邓小平的会晤中提到此事随后被释放并移居法国。

  核心提示:70年代末,李爽与食指、北岛、芒克、阿城、黄锐、顾城、史铁生等人相识,参与各种地下文艺沙龙,探索艺术,在外围的禁忌中体验偷食的刺激和欢愉。后来她成为“星星画会”创始人之一,也是唯一女性成员,1979年和1980年组织并参加第一届、第二届“星星美展”。1981年的11月,24岁的李爽由于和法国外交官员白天祥在北京外交公寓同居而被以有损国家尊严等罪名被逮捕,并被判处劳动教养两年。1983年法国总统密特朗访华,在与邓小平的会晤中提出此事,很快李爽被释放并被允许去巴黎。他们波折而感人的爱情故事被法国电视台报导并刊登在《纽约时报》上。

  今年,李爽出版了新书《爽:十年代私人札记》,再度回到国人的视野当中。作为七八十年代的风云人物,李爽说,他们那一代人的出现并不是偶然,“我觉得我们和你们没有区别,但乱世造英雄,这是靠泪、是靠血一步一步一步的寻找走到今天”。而面对已经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今日中国,她说,漫步在今天的三里屯,她突然觉得自己那两年牢坐得值,“当年的所有抗争都是为了今天这一幕”。以下为详细对话实录:

  (对话人:徐鹏远)

  在性的背后所有的灵魂追求的都是爱

  凤凰网文化:我不知道您是怎么样一个想法和契机要写这么一本书?

  李爽:其实我这本书给我自己写的。我写这本书一开始就是记录一些东西,对我来说也不是写日记,我到哪都揣着一个小本,你在书里也看过我画风景,风景就揣口袋里,插队的时候带着特别小的一个小本子,那个小本子别人都打盹儿的时候我就画小画,就是记录一个当时自己的情感的这么一种习惯,也可能是一种艺术家在印证灵感。

  其实这本书写就是为我自己写,因为我太痛苦了,你看我今天是这样,特乐、特愉快、特轻松、特幸福,这个是我花了几十年找回来了我,所以我写这本书真的是像一个自我一生,我自己疗愈自己。每一个人其实都是很敏感很聪明的,他们每个人其实都很非凡,但是由于很多人认同社会集体的意识,有很多条条框框,每一个条条框框都是一个极限,它就是方的,实际上真正的宇宙是圆的、是流动的。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当我们忍受了一件事情,我们不把它说出来,那这个东西就像一个腐败的食物老留在一个冷冻箱里,那东西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我做这本书,就好像我冥冥中我知道我只有这个办法可以释放,因为我受的带引号的“苦”太多了,当然我今天已经不把它说为是苦,大部分人还说你吃那么多苦,你受那么多折磨你是怎么过来的,是不容易过来,所以我今天的样子很多人就不明白,因为那么快乐、那么阳光。真是花了很多很多功夫才找回来我自己。

  凤凰网文化:您刚才说自己表面上很快乐,但是背后有很多苦,我不知道能不能用悲观主义或者乐观主义来定义您个人,或者您自己觉得您自己有没有一种悲观或者乐观的对于自己的生活的一种总体的态度?

  李爽:我想我在没有找回我自己的时候我是一个悲观的人,当我越过了这条线——好像有一个中线,或者说中庸,或者是说什么都好了,其实世界上现在有很多说法,我也可以说是我超越了负面我进入正面——我现在是乐观的。实际上悲观和乐观这个人内心的感觉,他要决定自己站在什么角度去看对面那个事务,它可以是一个马,是一个植物,但是看它的人每个人看的角度都不同,你会从后面看他,我从前面看他,他会从左面看右面看。生活就是这样,你可以站到什么样的高度去看,当你抓住这个事情不放,你把自己当做一个受害者的时候,那你整个就是一个负面的,你会为自己哭,你觉得自己是可怜的,这时候你的运作方式整个就是负面的,你牢牢地抱住一个苦难的东西不放。所以今天的人很多人都并不生活在当下,他们不是生活在过去的心里时间里就是生活在未来的一个梦里,但是实际上我自己到今天为止觉得什么都是空的,只有现在你是可以握住它的。

  凤凰网文化:我特别把您书里的一句话摘出来,就是您写到自己青春记忆身体开始发育的时候,您说“我无法正面拥抱自己含苞欲放的女人之身,因为没有一个健全的人格作为心理立足点”,我不知道您这个心理立足点从什么时候开始找到的,也就是您刚才说的那个悲观、乐观、正面、负面的那条中线有没有一个具体的时期,或者说具体的一件事情,让您在这上头突然间发现了自己的健全人格?

  李爽:我觉得女人是这样,我想男孩子也肯定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可以做对比的。我觉得女人是这样,女人是一个类型,她靠吸引和接受,男人是需要出击,他整个的行为方式不同,所以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如果我们从道家的角度来说,女人的所有的最美的地方都是在隐蔽的地方,所以作为一个女人当她要接受爱的时候她必须要有很大的包容性和真正的爱去把自己敞开,只看女人的动作就知道女人在某种角度要付出的更多。

  在我们那个年代,我们甚至觉得作为女人是一种比较倒霉的事情,我们不愿意做女人因为我们穿的衣服都要像男人,我到现在为止都很难习惯穿裙子,也总是真的到非得逼着我穿裙子的时候我才会去穿,一旦我想要做我自己的时候我出门在那么多衣服面前,最终我永远要去扯一条裤子出来,有时我就笑我自己,你说你放下了,到现在为止你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好像每一次出去都要穿一个可以跑可以跳好像要战斗似的那种感觉。

  但是我的内心呢,你通过我的书你也会发现,我是真的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对爱、对美的追求,我是刹不住车的一个人,无论是在创作还是在什么,当我激情在的时候,我要么是刹不住车,要么就是骑上马冲出去不回头的人。我终于今天接受了我的个性,我一直在跟我自己的个性对抗,我姥姥原来也跟我说过你这个人性格没办法,你就是去出头的,你就是去挨打的人,不过你摔了你也别爬,你再爬起来,反正你也改不了。

  凤凰网文化:也就是说你这种转变或者说找到自己是一种慢慢的过程,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具体在哪个时刻是吗?

  李爽:我觉得特别具体的时刻就是当我真的遇到了我的法国丈夫的时候,我有一个大的转变。这个大转变很简单,就是爱是这样的东西——这是我今天的理解——比如男女之爱,男人也不愿意变成女人的消费工具,女人也不愿意做男人欲望的工具,那这就是爱。我觉得在性之外,无论今天的性是什么样,我觉得在性的背后,所有的灵魂追求的都是爱。爱是什么?爱是你被对方尊重,使对方见到你拿你当做一个独一无二的人,那就是说我爱的是你的全部,你的缺点和你的优点,以后你的灵魂你这个人你的一切你是美不美,在他眼睛里都是好的。在这件恋爱上给我的就是一种被尊重,当你被尊重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不是工具,你是独一无二的,你真的被爱,你不是在被利用。当有人用欲望的眼光看你的时候,他并不是爱你,他拿你当一件东西来看,那任何人都不会喜欢,任何人在心灵深处、在灵魂深处都有一个被尊重的渴望,我觉得这个感情实际上是很高尚的。我的分水岭就在这,当我真的被爱的时候,我发现这个人给了我全部的勇气,那我那个时候才开始可以开放自己的女性的一切。

  一个真正追求美和爱的人在任何背景下都会追求

  凤凰网文化:刚才我听您讲到男女两性的这个男人是什么样的、女人是什么样的时候,我感觉您这些观念其实不算很激进,是比较偏于保守,甚至偏于有一些传统的,但是好像跟您个人的生活经历、您的个人行为的一些反叛性好像有那么一点离合,我不知道这是您个人的一种自我分裂,还是说这在您那儿其实是统一的?

  李爽:我觉得在我这儿你看着是分裂的,实际上它是一个统一的东西,就是说每一个人他需要自己去经历。一个真正追求美和爱的人如果他有勇气的话,他可能无论在任何社会背景下他都会用他的方式去追求,大部分人不去做是因为实在不敢,宁愿忍着,宁愿永远忘掉自己理念在燃烧的一个真情也不去冒这个险。我可能区别就在这儿,我没有什么宁愿的事情,我想的话我是要做的,但是我从某种角度来说正因为是这样,是因为我可能也不是太懂政治,真的是艺术家,做了就发现代价很大。这就像影子老是跟着光一样的,竿再高影子也会更长,它是同步的。当我了解到无论你做什么,你的事件有多么强烈,你的后果回馈就会有多大,到那个时候我也没有退下来,我终于发现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唯一的办法就是你接受你就是这样一个人。实际上你说你看我的书觉得有这么多爱情方面的,到现在有些很传统的人也不敢。

  大部分人在未来和过去中摇摆 但所有力量都在当下

  凤凰网文化:您作为艺术家,您刚才说这本书其实写给自己的,都说艺术是相通的,但其实只是说感情层面的、灵性层面的,在具体基础上其实这个东西是不通的。我不知道您作为一个绘画的艺术家,您在写文字表达自己的一些感情的时候,我不知道你以前除了这本书再前面还有没有写过类似的东西,操作上有没有什么困难?感觉它跟您用画笔去表达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李爽:这我就要给你讲一个故事,在2000年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件灵异事件,我有四分钟的心脏停止跳动,就死了,而且是一个人发生的。因为我以前由于那些心理受到伤害,我一进中国就生病,一进中国就生病,那么在2000年的时候是同样的,家里人都知道李爽一回来了就准备药什么,就该生病了,那次也是,好几天的高烧不停,去医院打点滴,后来我就拔了,非回家不可,他们说太危险了,这么高的高烧,我说不管,回家了,回家就在这一夜就发生了这个心脏的停止跳动。我又不想太多的谈,因为我想仔细的在第二本书里去谈。

  就是在这个4分钟里我做了一个旅行,我发现我们只是千千万万个世界里的一个小小的世界,在这个外面有很多很多世界,很多很多世界都跟我们每一个人有关联,从那个时候突然明白就是说什么叫天人合一。中国人喜欢说天人合一,但是真的什么是天人合一我想可能有很少人会明白,因为那次我终于明白什么是天人合一,我发现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在宇宙里都是平等的。那次旅行以后我也没有说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超人或者怎么样,我就去找,因为如果我不找我真的就是一个自欺欺人的人,因为我所旅行到的地方我一点都不想回来,我就哭着喊着不回来,后来用了十多年,我觉得我开始真的释放掉,我才可以把这本书毫无顾忌的拿出来,而且觉得我自己被治疗了,如果它可以治疗别人,我将很高兴。

  凤凰网文化:那用一支写文字的笔跟用画笔的感觉有什么不同?

  李爽:我跟你说写书也是这样,以前画画永远没有想过说李爽你还会写东西呢,永远都觉得自己说话都说不清楚,颠三倒四的,你还会写东西呢,以前就是稍微记一点什么,从来没有写过,后来在这13年之内就好像一直知道要写、要写、要写,终于就有一天来吧,到动笔的时候一切就像小溪一样一直就这样流下来了,而且一点都不艰难。

  凤凰网文化:第二本现在已经开始动笔了?

  李爽:我一直在想,甚至于每天在想,已经动了一点笔,就是动笔的时候只是这个灵异事件一些开头,但是真的怎么写我不知道。我有一个愿望,真的目标是第二本书,因为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如果我们对这个世界有帮助的话,我们应该先去审视自己,我在这个世界上的责任是什么,你想让这个世界更好,大家都想让这个世界更好,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很美的愿望,即便那些穿着趿拉板儿、穿着背心、拉着平板车去给他们家装修,即便他们家装修的很难看还是怎么样,但那个人的内心,那个愿望是美的。就是说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生活是美的,但至于他们造成了什么,要给他们时间。

  我觉得当你对人性有慈悲的时候,你什么都放下了,你会知道我是从这儿过来的,我也不比你好到哪去,所以我知道有一天你也可以成为我,所以我那个愿望就是说那个第二本要把它写得非常简单。但是有一些东西很大,就像宇宙似的,怎么把它变成谁都可以读懂,还会给人家一些例子,就是你在生活里是怎么过来的,因为我并不怕写人生,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可遮可掩的,今天我在看我的小的时候受的苦或者坐监狱就像看别人一样,这是一个曾经的我,已经不是现在的我,我只有接受那个曾经的我,好多人不接受,所以他就抱住他们的痛苦,或者是幻想未来。如果未来很好,像你们这个年龄的,你们会把未来幻想的得很好,那么你活每一天都还会觉得有意思,像我们这些老三届的好多人都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已经被社会淘汰了,他们每天都是痛苦的,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未来了,所以人类常常是大部分人都在未来和过去中摇摆,很少活在当下,但是所有的力量都在当下,你要创造的未来,如果你没有这个当下,你不会实现你的未来。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4-06-1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