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书画批评严禁铜臭气:对商人郭庆祥的建议

2014-04-25 09:36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陈婉之 阅读

郭庆祥

郭庆祥

  历来,成功商人附庸风雅愿意花大价钱买书画作品装饰厅堂,毕竟装饰了自己的文化品位,是件风雅之事,同时也繁荣了书画艺术市场。

  可今天,不少所谓成功商人可不仅仅是要附庸风雅那么简单了,大概,不少中国人有了钱,整天被人羡慕着,时间久了就有点飘飘然,莫名其妙的得意忘形起来。这些称为成功商人的人玩转了商业圈,觉得其才华受到了“莫大的委屈”,遂换了一件马甲钻到艺术圈里来,一下子成了“文化人”。前有商界大佬马云画符拍卖,在艺术圈里着实笑闹了一阵子。后有商人郭庆祥煞有其事的在书画圈指点江山起来,感觉他下决心要人们“承认”他是“中国现如今文化艺术界的头号大教头” ,而不是一个浑身散发着铜臭气且是半路出家的字画贩子。

  这也难怪,自古中国的商贾大多喜好在堆砌完金山银山之后附庸风雅,雅好收藏。但他们却明白事理,敬畏艺术,知道中国传统文化艺术是一门深奥的大学问。不像现在有些人,以为倒买倒卖了几年字画,就俨然是收藏家了,非但如此,还自我感觉特好的以“权威”自居,不知天高地厚的跑到高等学府信口雌黄、大发厥词起来。商人的无知,我们或可一笑了之,但作为中国最高学府的北京大学也如此“愚昧”,想来可能不在“原谅”之列吧!

  在暴发户商人无路不通、有钱就是沈万三的当下,暴发户的商人们已经不满足“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这些“政治通行证”了,因为他们深知现在玩弄政治,成本和风险太大,因而他们遂将其触角触摸起“象牙之塔”,要做“教授”和“学者”了。

  其实,在象牙之塔里也不是容易混的,它要真才实学,远比用金钱在官场混要艰难得多。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精英们”可能被郭庆祥的那些浪得虚名的头衔所迷惑,以致让郭庆祥在“艺术品收藏讲座中”对齐白石、张大千、吴昌硕、徐悲鸿、傅抱石、陈逸飞、周思聪等画家恶语相向。

  郭庆祥说:“对于一些现在市场上作品好卖的画家,最近我们把他们的作品做了一番艺术比较。如齐白石,我把他的人物画和与他相隔800年的南宋画家梁楷的《泼墨仙人》比较,无论是构图、线条、墨色还是气韵,都无法与梁楷的作品格调相比,更谈不上超越。”请大家注意,从第一句话他只关注市场上作品好卖的画家,就可以分析出郭庆祥只是一位商人而已。他把商人与商人间为了各自藏品的拍卖价格攀升而互相攻击的矛盾移植到对艺术的学术批评上。学术批评一旦被利益绑架,该是件多门可怕的事情。中国人习惯于为自己的各种自私寻找冠冕堂皇的借口,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至少不用去怕明确提出要获得利益的人,怕就怕一些冒充批评家的商人打着“艺术”的幌子,干着糟蹋艺术的勾当。

  齐白石的成功虽然不排除一些政治因素,那时刚好需要一个人民的艺术家来装点门面。但他“衰年变法”后的绘画,逐渐脱离“青藤”、“八大”冷逸的一路,独创红花墨叶的双色花卉与浓淡几笔虾、蟹、草虫,达到笔简意繁的艺术境界。在作品题材上,反“雅”为“俗”,将乡村瓜果菜蔬、蝈蝈、蝗虫乃至筢犁、锄头等等都拿来入画。那些原本“粗陋”的草虫、菜蔬,在齐白石的笔下,呈现出清新疏雅、趣味盎然之格调。其书工篆隶,取法秦汉碑版,行书饶古拙之趣,篆刻也自成一家。郭庆祥却用没有可比性的手段去诋毁齐白石的全部艺术成就,实在卑劣的很。

  郭庆祥批张大千:“还有一个就是张大千,我选了一张元代王蒙的山水作品与他的山水画作比较。他与王蒙相差近600年,从构图到笔墨,画里哪个地方有他的创造和发展?“五百年来一大千”应该是指他学古人多了而没有了自己的艺术精神。”不知道郭庆祥拿了哪一幅王蒙的山水作品与张大千的哪一幅山水画作比较?是拿王蒙没有“创造和发展”的拟古之作与张大千有“创造和发展”的泼墨泼彩山水画作比较,还是拿王蒙的有“创造和发展”的牛毛皴山水作品与张大千没有“创造和发展”的拟古之作作比较?

  记得郭庆祥在《我和吴冠中的故事》一文中自叙:“那时,论艺术收藏我是个“棒槌”。1992年我才开始涉足艺术品收藏,之前就是一个经销家具等生意的商人,何为艺术我懂得不多,买东西都听人家的,结果老是上当,去拍卖场拍来的第一幅艺术品就是假的,几十万元一下子就没了。所以那时急于学习书画知识,如饥似渴。”据此,掐指算来,郭庆祥涉足艺术的年龄也就二十出点头,这个年龄在书画艺术领域,充其量就是一个毛头小子,距离“说话”的时间还早着呢。再说,郭庆祥是在前十余年极不规范的书画买卖市场因要“买东西”而“如饥似渴”的学艺术,并不是因热爱艺术而去学艺术,其学艺术完全是出于买卖的需要。由此可见,其学艺术的动机不良,只是把书画看作是钱,而不是艺术。而今,他恶语上述画家并不难理解,也是因为他因偏好而囤积居奇的驱动,一言以蔽之——钱!

  写到这里,我想对郭庆祥说一句话:学艺术要有虔诚和敬畏之心,而不是怀着“买东西怕上当”的用心,那不仅永远学不好艺术,反而会走火入魔;评论艺术,应该是以艺术的标准去衡量,而不是以你个人的好恶标准去信口雌黄,更不能因为你的囤积居奇而去打击和恶语其他画家。

  记住:艺术批评既拒绝无知,也严禁铜臭气。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4-04-2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