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辛若水:人体美

2013-09-23 10:0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形而上的视角

  所谓人体美,就是指人的形体美。当然,男人和女人所具有的形体美是不一样的。男人的形体美所展现的是威武、勇猛、刚强,我们从大卫的雕塑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但是,整个的社会文化心理,似乎并不欣赏男子所展现的形体美;可以说,人们与这种形体美,有一种极大的隔阂。那么,为什么会有这种隔阂呢?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男子的威武、勇猛、刚强,不是用来欣赏的,而是用来建功立业的。女子所具有的形体美,和男子的就截然相反,在这里所展现的是温柔、娇媚、性感。可以说,整个的社会文化心理所认同的就是女子的形体美;人们对女子的形体美,是没有任何隔阂的。那么,为什么没有隔阂呢?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女子的温柔、娇媚、性感,是用来欣赏的,而不必去建功立业。许多美学家把人体美视为美的极致,认为上帝最伟大的工作就是创造了人体,并赋予了最美。我们可以从各个方面去分析人体的美,譬如身材的匀称、比例的和谐、整体的曲线,“动于内而形于外”的性感。然而,这样的分析,不过是形而下层面的;我们要的是形而上的意味。其实,对于形而下的东西,我们虽然可以诉诸感官;但是却很难领略那种内在的精神品质。所以,对于人体美来说,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形而上的视角。人体美,尤其女子的,虽然诉诸感性的直观,但却一下子把我们引向了一个更高的形而上的世界。这个世界,就是审美的世界、自由的世界。我们仿佛冲破了社会、文化、习惯、传统的一切束缚,而直接去面对美本身。我并不否认,在这里感官的刺激是强烈的;但惟其如此,它才可以直达形而上的世界。可以说,人体美把我们带入了一个梦境。这个梦境,所拥有的不只是唯美的色彩,更有着诗意的浪漫。在这里,似有所有的功利都消失了,也无所谓伦理的善与恶,而只有流光溢彩的美本身。或许,只有在梦境中,审美判断才是高于一切的。人体美,在形而上的视角下,是非常纯净的。我们应该珍惜这种纯净,不要让她被欲望的浊流卷走。美是与“道”联系在一起的,所以才有所谓的“以美启真”。但是,我们喜欢的是可人心意的“美”呢,还是为美所启迪的“道”呢?可以说,选择哪一个,都不曾错的。可人心意的美,当然是值得陶醉的;而为美所启迪的道呢,又让美具有了形而上的意味。但是,我们必须看到,美虽然启迪了真或者说道,但,美并不就是真,美并不就是道。从人体美可以上升到形而上的境界,但同样可以因之堕落。超越功利,超越伦理的善与恶,这只是一种理想,一种审美的理想。审美的理想,只能在艺术中;而只要回到现实,就不可避免地“出山泉水浊”了。彰显人体美的,有所谓的人体艺术。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人体艺术,并没有完全纯净的欣赏;其实,这也并不尽是欣赏者的错,因为这种艺术本身,即便再标榜纯净、唯美,都不可避免地刺激人们的感官欲望。而有很多人,正是为了感官欲望,才走向人体艺术的。所以,在这个领域里,为艺术而献身,就成为了一种巨大的反讽。在现实中,道德的压力,永远胜过审美的判断。尤其在人体美这里,所谓艺术,是没有法子洗清自己的。所以,人体艺术在现实中的命运,永远是走钢丝绳。你即便步步小心,而只要稍不留神,就会堕入深渊,身败名裂。我总觉得,认清这一点,比讲形而上的视角更有意义。但是,既然讲形而上的视角,那就营造一个纯净的、唯美的世界吧。只有营造了这样一个世界,我们才可能由唯美的艺术,上升到更高的“道”。实际上,在人体美中,是深蕴着形而上意味的。也正是因为这种形而上意味,我们才会关注人体美。我总以为,对人体美用科学分析的法子进行研究,是不怎么好的。科学的分析,往往会破坏美本身。什么样的比例,身材如何匀称,是否有“S”形的曲线、性感的有无,这些在我看来,不过粗枝未节的问题;重要的是,能不能通过感官,直达形而上的境界。而这需要的是整体的感受,同时还要有内在精神的闪光。如何通过形体美去展现内在的精神,这同样是一个课题。如果形体美不能展现内在的精神,那它本身就很容易被庸俗化。

  (二)心灵的镜子

  可以说人体美是心灵的一面镜子。通过一个人的形体,我们可以看到她的心灵。真正有“形”的身体,都是有“神”的。虽然我们常讲,所有的神都在眼睛那里;但是,若没有形体的和谐,又怎么有所谓的顾盼神飞呢?神是通过形传达出来的;不有所谓的“以形写神”么?实际上,在人体美这里,是需要韵味的。韵味,是一种让人回味悠长的东西。有韵味,自然就有韵致。其实,内在的韵致,正是通过凹凸有致的形体表现出来的。我们说人体美是心灵的镜子,有两层意思,一则人体美可以照见所有者的心灵;二则,它可以照见欣赏者的心灵;而且,在这里所有者与欣赏者的心灵是相通的。虽然人体美,要营造一个唯美的艺术空间;但是,这个艺术空间,又不可能尽是唯美。即便心灵像眼睛一样澄澈,但是,在这个艺术空间里,依然有着欲望。当然,从纯粹艺术的角度讲,无外是展现自己的美丽。但是,在展现自己形体美丽的时候,是否也展示了内在的心灵美呢?可以说,仅仅展现形体美,那不过形而下的层面;而只有展示了心灵美或者说内在的精神品质,才算是进入了形而上的层面。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人体美将形而下的形体与形而上的精神完全打通了;也可以说,二者完全交融在了一起。在人体美这里,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区分,已经不再有什么意义。你说它在刺激人们的感官欲望,但是,我们通过它,就直接进入了形而上的世界;你若说它内在的精神品质是多么得高贵,可是它又分明刺激着人们的感官欲望。那么,我们能不能消除所谓的感官欲望呢?这自然是做不到的。消除了感官欲望,也就取消了人体美本身。可以说,没有了感官的欲望,将不会有任何人去欣赏人体美。当然,我们也不能只强调感官的欲望;内在精神的闪光,才是灵魂性的。但是,感官的欲望,实在是人体美得以呈现的根基。西施是绝世的美女,但为什么水中的鱼儿不欣赏她呢?最根本的就在于水中的鱼儿对西施没有任何感官的欲望。人们所以觉得西施美,实在是以感官的欲望为根基的。但是,感官的欲望,所展示的只是人的动物性或者说本能;而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他的超越性。也就是说人可以超越感官的欲望,来成就更高的精神。在人体美这里,不只有着外在形体的优雅、美丽,更有着内在精神的闪光。外在的形体与内在的精神,是和谐地统一在一起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看到了外在的形体,就仿佛感受到了内在精神的闪光;而在感受内在精神闪光的时候,又不能不联想到外在形体的优雅、美丽。对于人体美的拥有者来说,面对自己的形体,也就是面对自己的心灵。心灵是一副什么样子,那是没有人知道的;但是,形体之美,却可以诉诸感性的直观。如何让形体去展现心灵之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并不是说拥有心灵之美,便可以用形体展现出来。许多心灵美的人,可能是非常丑陋的。形体美,是上帝给的礼物;而心灵美,则来源于后天的修炼。上帝不会把自己的礼物给所有的人;所以,具有形体美的人,总是少数。具有形体美的女子,未必就是天使;但是,她可以具有天使的形象,让人们以为她就是天使。在男子,总喜欢惊艳的感觉;也有不通至极的文人讲,爱需要一生的惊艳。然而,这也只是惊艳,并没有内在精神的闪光。我总觉得,所谓内在精神的闪光,不过一种虚幻,或者说是一种浪漫的想象。在人体美这里,真的有内在精神的闪光么?即便有,也很快为感官的欲望所淹没。我们应该看到另外一种情形,即内在的精神愈是纯洁,感官的欲望愈是强烈。在圣洁与污浊之间,并没有一条明确的界限,甚至二者就是统一在一起的。堕落与飞翔,竟然是同一种感觉;这难道不很奇怪么?然而,这又是一种真实,一种被我们忽略了的真实。人体美,确实是心灵的镜子;它不仅照见心灵的圣结,也照见了心灵的污浊。有的时候,总不免感叹,为什么愈是美好的东西,愈没有好的命运。现在,我有点懂了。人体美,可以算做美的极致;然而,它的命运也只是在人的欲望中挣扎。美丽而又优雅的形体,是上帝最好的赠予,然而,那些人间的尤物们,谁又能够摆脱被人们赏玩的命运呢?

  (三)内心的羞涩

  有人说,羞涩是灵魂的一面镜子。通过羞涩,我们所感受到的并不是难为情或者态度不自然,而是灵魂的美丽。可以说,内心的羞涩,最足以彰显女子的形体美了。当然,在羞涩这里,是有不好意思、难为情的,但是人体美的彰显,却在努力地克服这种羞涩。也就是说内心,一方面是羞涩的,另一方面又尽情地绽放自己的美丽。羞涩,在本质上是内敛的;可以说,她在力图遮掩许多东西,但是,愈是遮掩,愈是调动了我们的想象。其实,所谓的遮掩,很有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味。也就是说,愈是遮掩,愈是暴露。但是,这暴露,只是想象中的暴露,我们看到的依然是遮掩。说实在的,我们并不喜欢那种一览无余的美;我们需要丰富的想象空间,需要深长的意味,需要丰富的内涵。而所谓的羞涩,恰恰满足了我们这一点;对于愈是羞涩的女子,我们愈是拥有着丰富的想象。羞涩,并不意味着不成熟;它只是彰显了清纯。只有清纯的女子,才有所谓的羞涩;而一旦成熟,经历了太多的沧桑,许多事都司空见惯了,也就找不到那种羞涩之感了。羞涩所以具有悠长的意味,就在于它展现的是那种内敛的美。愈是内敛,愈是容易具有丰富的内涵。悠长的意味,丰富的内涵,是可以通过形体本身展现出来的。大体来讲,东方女子是最懂得羞涩的;而西方女子则是大胆地绽放自己的魅力。在我看来,懂得羞涩的,去努力地克服羞涩,就会有一种别样的美;而大胆绽放自己魅力的,学会羞涩,就会让自己的内涵更丰富。我总以为,女子的美丽,是在羞涩与克服羞涩的矛盾中展现出来的。羞涩,是上天的赐予。女子是美丽的,但是在一开始,女子的美丽,并不能够自觉。不能自觉其美丽的女子,也许,才是真正的最美。因为,这里所维持的既是一个童话的世界,也是一个唯美的世界。真希望所有的女子,都不曾自觉自己的美丽。这样的话,就没有那么多的功利心,也不会想着用美丽去征服世界了。一旦有了用美丽征服世界的念想,恐怕美丽本身就要变质了。其实,用美丽征服世界的女人,早就克服了内心的羞涩。在她们的念想中,也许会把内心的羞涩,当做不成熟的标志。但是,她们并不曾想过,正是这不成熟的标志,可以证明她们曾经是来自天国的天使。她们曾经拥有过圣洁的美丽;别说没有欲念的支配,就是这美丽本身,也未曾自觉。可是,她们为什么要抛掉原有的圣洁,克服内心的羞涩,从伊甸园堕入到失乐园呢?也许,是因为美好的梦想;也许,是因为现实的诱惑。但是,现实的诱惑会毁灭美好的梦想,就如同它毁灭了内心的羞涩。最为可怕的是,现实的诱惑是从源头上毁灭圣洁的美丽。人们叹息,现在很难找到无比清纯,懂得羞涩的女孩子了。但是,人们即便找到,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让她们告别清纯,或者让她们以清纯之美征服世界。在最清纯的美丽中,燃烧着最炽热的欲望,这不能说不是一个时代的悲哀。也许,真正的内心的羞涩,只属古典的时代。在古典的时代,并不是说没有欲望;但是,它毕竟在维持着一个理想,一个没有人欲横流的理想。古典的诗意与浪漫,总让我们为之心醉。我们的心醉,一方面因为古典的美好,另一方面则因为现实的无奈。当内心的羞涩,只能活在人们的追忆中,那是否意味着我们已经失掉了许多美好的情愫呢?因为现实的欲望,我们甚至对内心的羞涩,已经不再信任。内心的羞涩,其实是可以伪装的;而伪装的羞涩,早就破坏了我们对清纯的美好记忆。与内心的羞涩相对的,就是开放或者说放荡。人们似乎已经很能欣赏放荡之美了。有多少人喜欢《卡门》啊,也许在他们心中所坚信的就是“爱情,什么玩意儿”。我并不否认在这里,有那种狂野,或者说原始的生命力;甚至我也很同情女主人公的命运。但是,对于那种狂野的放荡之美,我是隔膜的。我更喜欢矜持或者说内心的羞涩。矜持的美丽根源于内心的羞涩。抛掉矜持,克服羞涩,这未必就好。我们可以从形体美中,发见矜持与羞涩,但是,矜持与羞涩的展现,本身就是一种克服,即对矜持与羞涩的克服。所以,真正的矜持与羞涩,只会绽放在我们的回忆与想象中。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9-2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