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辛若水:审美中的反差

2013-09-09 09:5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辛若水 阅读

  (一)所谓反差

  反差,本是摄影上的术语,譬如明与暗的反差。但是,在使用的过程中,却泛化到文学艺术中的各个领域;正因如此,我们才可以讲审美中的反差。那么,反差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不妨细细琢磨一下。所谓 “反”,就是截然相反;而所谓“差”,则是差别很大,甚至天渊之别。可以说,正因为截然相反,才有天渊之别。在审美上,譬如雅与俗,就会造成极大的反差。在雅的一面,可以风华雪月、琴棋书画;而在俗的一面呢,则是满口俚语、俗不可耐。这种强烈的对比,会产生极强的审美效果。爱风雅的,既欣赏了那种雅致,又可以尽情地嘲弄那种俗不可耐。而喜欢通俗的,虽未必能理解那种风雅,却可以在通俗中得到快乐。智慧与愚蠢同样可以形成极大的反差。对于智慧,我们有的是欣赏与赞叹;而对于愚蠢,我们则会极尽嘲讽与揶揄之能事。聪明的,偏生那么聪明;愚蠢的,又偏生那么愚蠢。这能不让人觉得奇怪而又不可思议吗?谁不愿意做聪明人呢?可也正是这种念想,暴露了人们的愚蠢。没有愚蠢做对比,是无所谓聪明的;没有聪明的烛照,愚蠢同样无法彰显自身。我们应该看到审美中的聪明,并不就是真的聪明;审美中的愚蠢,并不就是真的愚蠢。审美,就像一面镜子;我们所看到的只是聪明、愚蠢的形象或者说倒影。这种形象或者说倒影,与真实的聪明、愚蠢是有距离的。聪明,我们且不必说;我们单看一下所谓愚蠢。俗语说,演傻子的人并不傻。真正的傻子是演不了傻子的。我们在审美中,所欣赏的聪明、愚蠢,不都是演出来的么?反差所造成的审美效果是强烈的。有意识的运用反差,可以调动人们的兴致。在人物的性格中,有着很多的反差。有的斯斯文文,犹如大家闺秀;有的则弄枪使棒,如同一名武将。有的温柔和善,有的则刚猛凶狠。因为性格的反差,所以就有了命运的反差。不是说性格即命运么?我看是大有道理的。命运的反差,不过大团圆与不得善终的对比。所谓大团圆,虽然有许多的虚幻,但毕竟表达了人们的美好愿望。而不得善终呢,则是人们不愿意看到的,但却往往是真实的存在。命运的反差本身,就是带有悲剧性的。我非常喜欢性格上的反差;而对于命运的反差,实在有许多的不忍。我总希望在性格上具有反差的文学艺术形象,能够殊途同归。当然,这殊途同归,不是归于悲剧,而是归于大团圆。我并不否认,这有点幼稚或者浅薄;但是,最善良的愿望却是不能亵渎的。其实,对于性格反差极大的人物,我们是非常关注他们的命运的。性格上,可以有极大的反差;但是我们并不希望,在命运上,也有这种反差。可以说,这就是向“性格即命运”发起挑战了。性格,是一个人的内在素质;而命运,不过是机缘。一个人的内在素质,并不就是偶然的机缘,虽然没有偶然的机缘,一个人的内在素质无由彰显。我们的愿望,决不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么简单。因为我们关注的是人之命运。可以说,人之命运是超越善恶的。我们不只希望好人一生平安,我们是希望所有的人,在命运上,都能够殊途同归,而且是归于至善。我们重点看一下,反差所造成的审美效果。可以说,一开始,对审美中的反差,我们是不怎么接受的。那么大的反差,简直有天渊之别;难道不会破坏审美中的和谐么?然而,一旦进入了这个反差的世界,我们就觉得意兴盎然,有趣至极了。反差愈是强烈,我们获得的美感也愈是强烈。可以说,反差,正是通过不可思议调动了我们的审美情趣。而这不可思议呢,细细想来,又是可思可议的。也就是说,巨大的反差,不但没有破坏审美的和谐,反而造就了审美的和谐。我们可以说,反差造成的恰恰是一种对称美。不有所谓的“成双作对”么?如果不“作对”,那又怎么“成双”呢?反差,是矛盾的双方造成的;而矛盾的双方,也正因为反差,而统一在了一起。也可以说,反差可以造成互补。在一方缺乏的,恰为另一方所拥有;如果二者相互配合,那就是天衣无缝了。其实,就是在天衣无缝中,我们同样可以找到反差的存在。

  (二)反差的类型

  要讲反差的类型,确实比较困难。可以说,有多少种矛盾,就有多少种反差。明与暗的反差,聪明与愚蠢的反差,雅致与粗俗的反差,强大与弱小的反差,迅速与缓慢的反差,美丽与丑陋的反差,外向与内向的反差……等等,这样的反差可以说是无穷无尽的。面对这无穷无尽的反差,我们又怎么分类呢?我准备采用两个标准进行分类。一个是以内在与外在为标准分类,即反差包括内在的反差与外在的反差。外在的反差,是诉诸我们的感官的,也就是说一眼就能看出来。譬如一位男士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而另一位男子,则不修边幅,简单朴素。这种反差,可以说,不经过思考,就可以发现。衣装华丽的女子与蓬头垢面的女子,同样可以形成反差;而且这种反差,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外在的反差,并不具有深刻的内涵。西装革履的人,有可能是衣冠禽兽;而不修边幅的人,则可能是一位大贤大德。衣装的华丽,可能不过龌龊内心的掩饰;蓬头垢面,却掩不去天生丽质、灵心慧性。外在的反差,当然是皮相的;很可惜,我们往往被这皮相给骗了去。如果要走出皮相的欺骗,那也只有走入内在。也就是说我们要由外在的反差,走向内在的反差。所谓内在的反差,就是精神气质、心智灵魂的反差。有的人那么高尚,有的人那么卑鄙。这种反差能不强烈么?但是,他们命运的反差,比这还要强烈。北岛的那句诗,是常常为人们记起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无疑是愤世嫉俗的名句。这么强烈的反差或者说对比,带给人们心灵的是深深地震撼。其实,几乎所有愤世嫉俗的名句,都运用了反差,譬如李白所谓的“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杜甫所谓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么强烈的反差,能不深深震撼我们的心灵么?可以说,这完全可以激起我们心中的不平之气。让我们回到内在的反差。对于一个人来说,最为重要的自然是精神气质、心智灵魂。当然,现在认同这一点的人,可能不多了;但是,我们毕竟曾经有过追求心灵美、重视心灵美的时代。这实在是美好的记忆。其实,对心灵美的追求、重视,也会深刻的影响我们的现在乃至未来。可以说,精神气质、心智灵魂的反差,才是最深刻、最本质的反差。聪明与愚蠢,高尚与卑鄙,纯洁与污秽,飞翔与堕落,这些都属于内在的反差。我们应该看到的是,外在与内在,既可能相互背离,也可能和谐的统一在一起。我们一方面要面对它们相互背离的现实,另一方面又要谋求二者的统一。我们再换一个标准,来区分一下审美中的反差。按照一般意义上来讲,所谓反差,定要有双方,譬如美丽至极的人与丑陋无比的人构成反差,风雅至极的人与粗俗无奈的人构成反差,道德崇高的人与卑鄙龌龊的人构成反差。这种反差,可以叫作双方的反差。但是,还有一种反差,没有双方的比较与对立,而只有自我。这种反差,可以叫做自我的反差。那么,自我的反差,是如何表现出来的呢?另外,这种反差,又根源于什么呢?譬如貌美如花的女子,竟然具有蛇蝎之心,这就构成一种反差了。按照我们一般的理解,貌美如花的女子应该具有的是灵心慧性。可是,她偏偏不曾具有灵心慧性,反倒具有了蛇蝎之心。这不是反差又是什么呢?再如,一个不修边幅的人,偏生具有丰富的学识、高尚的道德,这同样是反差。按照我们一般的意见,只有那些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人,才可能具有丰富的学识、高尚的道德。然而,事实却截然相反,这不是反差,又是什么呢?可以说,自我的反差,最深刻的根源就是自我的分裂。自我,一面是高尚的,一面又是卑劣的;一面是聪慧的,一面又是愚蠢的;一面是强大的,一面又是脆弱的;一面是美丽的,一面又是丑陋的;一面呈现为天使,一面又堕落为魔鬼。我们当然不希望自我发生分裂,即便发生分裂,我们也希望把分裂的自我重新统一起来。自我的分裂,造就了自我的反差。在反差如此之大的自我面前,我们确实有点哭笑不得。一个自我高高的坐在椅子上,无比的骄傲;而另一个自我则绝倒于地,对着坐在椅子上的自我顶礼膜拜。面对这样的场景,我们即便笑的出,那也是苦涩的。

  (三)本是同根生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是我们所熟知的,用这来形容审美中的反差,也是再合适不过的。虽然古人早就有过“万物并育而不相害”的理想,但这也不过是理想;在万物间,实在有着生存的竞争。森林里的大树在争夺阳光,虎豹豺狼也在捕食自己的猎物。难道这是“万物并育而不相害”么?当然,审美中的反差,和这是有许多不同的。审美中的反差,虽然截然相反,有着天渊之别,但却有着相同的根源。按照我们一般的想法,有相同的根源,那就会大致相似,而不会有天渊之别。虽然我们知道,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但是同一种树叶应该大致相似。我们要问的是,反差中的天渊之别,究竟是怎么造成的。我以为,有两点,一是本性,二是社会环境。我觉得,所谓的本性,并不应该从“本是同根生”中得到解释。“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这是常见的。子女从父母那里所获得的禀赋、天性,是不一样的。譬如有的孩子文静,有的孩子活泼,这就说明他们先天的禀赋、天性是不一样的。再则,所处的环境,也在塑造着人。环境不同,所塑造的人性,自然也就不同。但是,问题的关键是,环境相同,所塑造的人性却依然不相同。我想,这也只能具体分析了。审美中的反差,有着共同的根源。譬如性格反差极大的孩子,有着共同的父母。父母并不能够让自己的孩子有相同的性格。所谓的家庭环境、社会环境同样做不到这一点。相反,若是一个家庭中的两个孩子,具有相同的性格,也未必是好事。只有反差极大的性格,才能够互补,并最终达到和谐;从某种意义上讲,反差愈大,愈容易和谐。实际上,相同的根源,也为审美中的反差完成统一,奠定了基础。审美中的反差,一方面会调动起我们的审美兴趣,另一面也会引发我们深深的思考。既然同一个源头,为什么要走不一样的道路呢?性格的反差,道路的反差,命运的反差,也许,恰恰印证了这个世界的多样性。试想想,若是没有审美中的反差,这个世界应该是多么的无聊啊。反差,让这个世界丰富多彩。但是,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却有一个共同的根源。我们当然想着理解这个共同的根源。那么,这个共同的根源是什么呢?我想,就是对立统一的规律。反差,所体现的是对立;而和谐,则是最后的统一。古人说:“天下一致而百虑,同归而殊途”。“一致”、“同归”,既是根源,也是止境;“百虑”、“殊途”,则体现着不同的思虑与道路。虽然反差,有着同样的根源,但我们并不想着走一样的路。也就是说,我们要努力成就的是反差,至于最归的“和谐”、“一致”、“同归”,那不过理想或者说止境。我们并不想着那么快就达到止境的;我们倒愿意在充满着反差的道路上流连忘返。其实,只有走自己的路,才能够成就所谓的反差。如果所有人都走一条路,那也就无所谓反差了。在审美上,人们最厌烦的就是“千人一面,千部一腔”。“千人一面,千部一腔”,所以失败,所以为人们厌倦,就是因为没有反差,没有个性。可以说,正是反差在,彰显着鲜明的个性。对比是那么的强烈,能不让人为之心潮澎湃么?许多时候,鲜明的个性,就是最为灵魂性的东西。文学艺术,若失掉了鲜明的个性,那无异于宣布自身的死亡。若只是有一种个性,那是很难彰显出来的。只有两种或者更多的个性,相互冲突、相互交织,才能把这不同的个性鲜明的表达出来。也就是说,反差的运用,最有利于彰显鲜明的个性。所以,好的艺术,总是巧妙地运用着反差。当然,对反差的运用,是有一个度的。也就是说,它不能够荒诞不经,而必须合情合理。即便截然相反,有天渊之别,那也必须有自身的道理。若没有自身的道理,那也就无所谓反差了。细细的寻绎真正的反差,就会知道,它的追求的并不是反差,而是最终的一致或者说和谐。这一致与和谐的达成,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反差,必须是合情合理的。只有合情合理,才能回到“本是同根生”,才能够避免“相煎何太急”,才能够达成一致与和谐。既然有着同样的根源,为什么不可以殊途同归呢?殊途同归,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消解了反差。但是,反差给我们的印象是如此强烈,早已印在了我们的心魂中。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9-0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