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中国电影:左手给希望,右手给绝望?

2012-09-30 00:39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张英 等 阅读

 ○所有的事情都要“上面”,如果“上面”有一天说:“我们怎么不赶快去搞分级啊?”那下面马上就大乱了,马上开研讨会、讨论会、小组策划,马上就分级了。
  ○导演为了避免对现实的谴责和拷问,就一窝蜂地去搞古装片,恩怨仇杀放在古代没问题,放到现代就会通不过,古装片就像是一个避风港。
  ○电影的功能就是娱乐观众、追求票房。在这个大前提下可以拍不同的电影,可以是讲爱国的,可以是讲人性的,也可以是讲黑手党的。
  ○你可以给三级片定一个底线,比如没有特写。给一个规范,一个具体的标准,不是一年一年混过去。
    
  两年一届的百花奖10月28日在杭州颁奖——从去年开始,每年一届的金鸡百花电影节改为两年一次,金鸡奖单年颁奖,百花奖双年颁奖。
  为了体现“观众意志”,百花奖组委会在投票观众中凑了101个大众评审,现场投票,PK出百花奖的影帝、影后。
  大众评审实际来了99个——一个出车祸,一个因工作无法抽身。组委会相信票数相当的可能性相当小,但还是“像戛纳一样多准备了几个奖杯”,以防出现并列影帝影后的意外。
  即使再少20人,“百花影帝”也绝不会出现并列,吴军得了53票,以压倒性优势战胜第二名——得了17票的周星驰。
  “谁是吴军?”几乎人人都在问,以至于媒体在报道“影帝”的时候,不得不给吴军加上了注释:《张思德》男主角——这部《张思德》,同时还获得了最佳故事片和最佳导演两大奖项。“你看那个票房,《功夫》的票房和《张思德》的票房好像不能比吧?”吴思远笑着说。
  吴思远是金鸡百花电影节的熟客,他每年都会在电影节论坛或接受媒体采访时,呼吁中国应该尽快实行电影分级制度。
  从写剧本开始,一直做到“终点站电影院”,“可以说比较了解电影情况”的吴思远一直认为,分级不是灵丹妙药,但从创作角度讲,它太重要、太关键了。它保护创作者,保证他的建议不被歪曲,这是一个健全电影工业必须有的制度。
  11月5日,本报记者专访了吴思远。
  
  
    下面有需要,上面不需要

  看这次百花奖投出来的《张思德》啊,《生死牛玉儒》啊,不是我说他们投票不准确,那肯定准确,但作为一个代表,是不是要投给那些不管什么都正确的电影?这样又回到老路上来了。
  
    我们现在看的电影像教科书一样,只是教育人的东西。内地很多人有两套思维方法,很恐怖:在会上,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套思维,在私底下又是另一套思维,这就导致有很多虚假的东西。
  
    不让孩子去看他不应该看的,这有什么坏处?真该拿香港好好研究一下,对青少年的保护,有没有什么观念落伍。现在有些青少年知道的东西,比五六十岁的成年人还多。那些五六十岁的成年人,不看外面的世界,思想老套,怎样去保护那些思想还未成熟的幼年青少年?
  
    内地盗版市场上,什么鬼片看不到?包括“毛片”。其实在内地“毛片”一直有很大市场。要看看现在是什么世界,不要绑起自己手脚来拍一些很乏味的电影。
  
    我每年都问什么时候能分级,他们总说今年又不行了。因为上面不同意,没有点头,没有决心,到底要不要做分级。一个领导一句话,你们不要先搞这个,大家就停下来了。他不知道这个行业有这个需要。他们甚至会告诉你,这不是他们现在所关心的事情,不做分级,我们不是照样拍了几百部电影吗?
  
    这个事情也不是吴克(电影局前副局长)、童刚(电影局现局长)所能决定的,原来他们好像愿意说,现在你一问,他连说都不愿意说了。我也不知道分个级怎么就有这么多顾虑。你起码要搞一个试点,要有一个尝试。
  
    我现在很着急。左手给你点希望,右手又给你绝望,让我们这些电影人浪费时间。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我们的很多事情是从上而下的,不是从下而上。群众有需要,社会有需要,创作人员有需要,上面应该尊重这种需要,给空间让它健康发展。内地是上面领导人一个想法,觉得影展太多了,金鸡、百花马上就变成两年一次,这是很不符合电影的规律的,电影节就是以往电影一年的总结,你要观众等两年,新片都变成旧片了嘛。上面一个想法,下面人就说“好好好”,两年一次就两年一次,没有人会管对不对。
  
    所有的事情都要“上面”,如果“上面”有一天说:“我们怎么还没分级啊?”那下面马上就大乱了,马上开研讨会、讨论会、小组策划,马上就分级了。好像一个队伍运动,就是领导一句话。这就是我们中国的现状。每样东西他都推给上级,上级又指示我们不要去做:“我们不要做得太多,做过了反而不好了。”所有事情马马虎虎,能过去就过去。
  
  
    还是通不过,就是通不过
 
  其实我在会上分级讲得很少,我说的不是单单分级的问题。虽然分级很重要,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整体概念,你电影拍来是干什么的。
  
    这是一个大前提。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可以有很多技术处理,比如说分级。我一直强调电影要娱乐大众,这是我这次讲话的一个重点。如果大家这个观念都不具备,我觉得中国电影可能发展不好。
  
    不管你拍什么样的电影,一个大前提就是娱乐观众、怎么娱乐。在这个大前提下,电影应该有各种类型,有大片、言情片、恐怖片……甚至可以有一些情色片。
  
    2004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有部韩国电影《丑闻》参赛,影片有大明星演出,很多大人就带着小孩子去看,没想到影片里有很多性爱场面,场面搞得很尴尬。
  
    大人和几岁的孩子不可能喜欢一样的电影。现在的电影偏偏要求让所有人都能看。你必须采取一些措施来保护,这就是分级。
  
    好电影就是要娱乐人,不管是恐怖还是喜剧,就像一个台子的基本功能是摆东西,在这个基础上我怎么增加艺术。恐怖片大家看得很害怕就是成功,在这个基础上有很好的摄影、灯光、音乐,细看有一个主题,一种感触,戏的层次就高了,但前提是鬼一定要吓人。你说这个片子不能太吓人,吓到小孩,那还有什么意思?
  
    要繁荣电影事业,就应该有分级制度,这个立论要非常清晰。比如好莱坞电影,它的功能就是娱乐观众、追求票房。在这个大前提下可以拍不同的电影,可以是讲爱国的,可以是讲人性的,也可以是讲黑手党的。
  
    分级制是一个集中的障碍。分级制不出来,很多电影不能拍,恐怖片、鬼怪片、情色片都拍不了,拍出来的电影把观众当成小孩,其实是两边不讨好,大人看得无关痛痒,小孩子也看得莫名其妙。现在恐怖片不像恐怖片,都成了悬疑片;鬼怪片根本就不能拍,中国有很丰富的历史、鬼怪小说,到电影里就不行了,《倩女幽魂》的内地片名不能出现“鬼”,只能叫《小倩》。
  
    中国现在是绑手绑脚拍电影,不像以前绑得那样紧,但还是绑着。
  
    有的导演为了避免对现实的谴责和拷问,就一窝蜂地去搞古装片。恩怨仇杀放在古代没问题,但放到现代就会通不过,古装片就像是一个避风港。因为没有别的出路,只能拍一些不痛不痒的电影。
  
    最近我自己有个剧本,题材我觉得非常好,想跟上海方面合作,结果他们的剧本评议小组没有通过;然后是厂里不同意;到文广局艺术处,不行;到市委宣传部,也不行;最后拿到电影局,还是不行,这样下来电影还是电影吗?
  
    放开最大的好处就是拍电影的空间可以大很多。在选择的时候不会去考虑通不通得过,情节是否允许,而是可以天马行空地去做,至于到时候出来是几级,就根据你的作品来看。和其他行业相比,电影的改革开放程度是远远落后的,不能仅仅是放开,还要鼓励他们再大胆一点。
  
  
    有了三级,争拍二级
  
    我想归根结底还是怎样看待电影的问题,如果你只把它看成教育人的工具,是要走进死胡同的。戏里面娱乐的成分多点,还是说理的成分多点,那是导演自己要去把握的。
  
    美国一些片子规定儿童不能看,主要以成人为目标,像鬼片、恐怖片利润很高,老百姓喜欢,可以挖得很深,市场也很大。但我们不能拍。我们只能偷偷看别的国家的鬼片、恐怖片。
  
    反对分级的人把三级片简单化了,他们反对的理由是,导演会为了赚钱都去拍色情片,好像三级片就是黄色片,这太片面了。最开始三级片是在香港造成了轰动,轰动了一年半年之后,也没有人在乎了,大家觉得也不过如此;香港有很多很好的鬼片,香港也没发生什么事情。
  
    分级绝对不是洪水猛兽,香港电影分级之后,暴力的、伦理的、黑社会的,都被列为三级片,很多导演都不希望拍三级片,因为三级之后观众少了很多,大家都希望是二级,中间阶段。香港分级18年了,在整个年度票房里面,三级片占总票房十分之一都不到。因为没有人看。
  
    就算是色情,我们要求的也是在一个很好的故事大前提下的,如果一味去卖弄,那很快也就没人看了。你可以给三级片定一个底线,比如没有特写。给三级片一个规范,一个具体的标准,不是一年一年混过去。
  
    《疯狂的石头》应验了我的看法,这种戏内地导演会不会拍?会。对他们来说,问题在于这种戏值不值得去拍。事实证明,低成本的电影能够受到那么多观众的喜爱,就说明它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我说的娱乐观众的要求。它里面有很多讽刺现代社会、讽刺现代人的语句,那些东西在我们一般的电影里是看不到的。
  
    在中国,政府对电影起主导作用,如果真的有意识要把中国电影搞起来,像韩国那样下重药,进行改革,自然会有效应。照现在模式来看,以经济为主的浪潮会把一些小的、有创意的一个浪打过去淹了,剩下的是两三个大的。我们做电影希望中等的片子多,不要一天到晚就等那一两个出来,那当然会卖座。
  
    当局对所有电影不能一视同仁,造成的局面是,有财力的有能力的导演越来越好,新导演的电影越来越弱,没人看,两极分化,这个很不正常。
  
    我们不缺人,缺的是制度。
    
  从“儿童不宜”开始
  
  ■1989年3月1日,广电部发布《关于对部分影片实行审查、放映分级制度的通知》,规定有强奸、盗窃、吸毒、贩毒、卖淫等情节,有容易引起少年儿童恐怖感的暴力、凶杀、打斗情节,以及表现性爱及性行为情节和社会畸形现象的影片,均属“少儿不宜”。
  
    ■2001年,全国政协委员王兴东首次提出电影分级提案。
  
    ■2003年3月,王兴东再次提交“中国电影产品分级”提案。
  
    ■2003年6月,广电总局给王兴东正式答复,表示正在对电影分级问题进行广泛调研,力争尽快制定出符合中国国情的切实可行的办法。
  
    ■2003年7月1日,电影局副局长吴克首次对全国媒体表示,电影分级还仅是个打算,并宣布从7月起将在全国随机选2060名电影观众进行电影调查,如果观众支持,有关部门可能很快推进分级制的建立。
  
    ■2003年11月,吴克表示,电影分级制已进入起草阶段,电影局参考防止未成年人犯罪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将16岁作为电影分级制度的基本切口。为区别港台所谓的“三级片”,中国电影分级审查制度将不会沿用“三级片”的称呼。
  
    ■2003年12月1日,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18号文、19号文开始实施,规定国产电影除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特殊题材、国家资助影片、合拍片四类外,不必向电影局申报剧本,只需提供千字的故事梗概即可。
  
    ■2004年3月,电影局局长童刚对媒体表示,电影局一直都在对分级制进行探讨、调研,并强调分级绝不是要在电影中允许色情和暴力不恰当的渲染,更不是允许三级片的存在。
  
    ■2004年6月,广电总局宣发处将“电影院调查问卷”发放到全国35条院线和下属的几百家影院,该问卷分为“电影促进法”和“电影院基本情况”两部分,其中涉及“电影分级制”、“电影审查制度”等敏感问题,为电影促进法的制定提供参考。

     □自述 吴思远 □本报记者 张英 □实习生 邓丽江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3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