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伊朗当代艺术生态,疫情下的双重含义表达

2020-03-09 10:52 来源:澎湃新闻 阅读

连续多日,中国以外的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数高于中国国内。新冠病毒在伊朗扩散开来后,伊朗无疑成为了不少人重点关心的区域。

伊朗当下的艺术生态如何的?在疫情危机下,伊朗艺术家又能做什么?对此,澎湃新闻特约记者与生活于德黑兰的伊朗艺术家、摄影师雅尔达·埃斯坎达利(Yalda Eskandari)聊了聊,在她的讲述中,我们能感受伊朗的艺术生态和面对疫情的改变、以及艺术生态面临的困境。

在雅尔达看来,伊朗与世界其它地方一样,有着双年展、艺博会等,而青年艺术家的求学之路也会选择留学海外,不仅是为了知识,也为了和世界连接,instgram线上展览活动社群就是证明。同时,她也认为,伊朗当代艺术的受关注度与传统艺术相比还是比较少的。

在疫情危机下,“instagram上的一些艺术博主也发布了一些电影或绘画,主题是牵手或跳舞,这些在当今伊朗社会的公共场合还是不允许的,这在这场疾病来的时候带上了双重含义。”

对话:

澎湃新闻:德黑兰有多少当代画廊美术馆,分布在哪里?每周五都会有开幕活动吗?

雅尔达:德黑兰有超过50家画廊,一般在星期五开幕。大部分文化、历史、艺术中心位于德黑兰的中部或者北部。德黑兰只有一个当代艺术博物馆——德黑兰当代艺术博物馆,成立于1977年,有超过3000幅19、20世纪欧洲、美国艺术收藏,有梵高、毕加索、康定斯基、贾科梅蒂及其他知名艺术家的作品。

伊朗青年艺术家、摄影师Yalda Eskandari
伊朗青年艺术家、摄影师Yalda Eskandari

澎湃新闻:德黑兰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很久都处于闭馆状态是什么原因呢?

雅尔达:当代艺术博物馆由于整修暂时关闭。总体来说,博物馆每年有两到三次开幕。一般展览博物馆藏品,或者艺术家的个展。在伊斯兰革命之前,德黑兰当代艺术博物馆对当代艺术潮流有很大的影响。博物馆的一些收藏展让我印象很深刻,比如 Sohrab Sepehry和 Ali Akbar Sadeghi。

这两位是很重要的伊朗艺术家,展览中可以看见他们如何发展出个人风格。比如,Sepehry不仅是一个画家也是一个诗人,也画儿童插画。Ali Akbar Sadeghi受到19世纪恺加王朝咖啡馆海报画的影响,发展了自己的风格。但近年来画廊对于伊朗当代艺术的影响更大,画廊有一些和美术馆类似的群展。

Ali Akbar Sadeghi作品
Ali Akbar Sadeghi作品

澎湃新闻:我记得每年伊朗很大型的书展,每年伊朗有举办大型的当代艺术展或者艺博会吗?关注国际上哪些展览?

雅尔达:我们像世界其他地方一样,有一些艺博会和双年展,比如蒂尔艺博会(Teer art fair),与几个画廊合作,展览销售。蒂尔艺博会每年有两次,春季和冬季,艺博会有一些讲座、论坛的活动。还有“德黑兰拍卖”(Tehran Auction),有很多当代艺术作品,虽然有不能保真的风险,佳士得也在拍伊朗艺术家的作品。因为市场的原因,政府和个人也开始投资当代艺术,Sohrab Sepehry的作品可以买到五万美金。艺术家也关注国际上的博览会和双年展,毕竟很多伊朗艺术家在国外,但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更关注伊朗内部的艺术活动。

Sohrab Sepehry艺术作品
Sohrab Sepehry艺术作品

澎湃新闻:一般是在伊朗念书还是会选择出国留学学艺术?

雅尔达:去国外还是留在国内是艺术家个人的选择,但去国外,你接收到的信息更多。在伊斯兰革命之前,巴列维皇后法拉赫非常关注艺术的发展,鼓励年轻的艺术家去西方学习前卫艺术。那时候,伊朗艺术界的氛围很活跃。现在伊朗年轻人也去国外学习,不仅是为了知识,也为了和世界连接。当然现在我们也有网络渠道,在伊朗instgram很受欢迎,这是一个国际化的社交软件,因为我们不能用Facebook和YouTube,但在instgram上我们可以看见许多艺术家的个人主页,它比个人网站更容易接近。而且instgram也组成了一些线上展览活动的社群。

澎湃新闻:艺术从业者一般平时聚会聊些什么?读什么类的书籍杂志?

雅尔达:除了国外的网络媒体,我们有一些波斯语的艺术杂志《艺术工作者之家》(Herfeh Honarmand)网络杂志《摄影与艺术》(akasee va honaragah)、独立书籍,有一期《艺术工作者》之家我很感兴趣,主题是从伊朗的角度看德国当代艺术。一般这些艺术读物的组织者是艺术家,没什么官方杂志。平时我们什么都聊,也聊哲学,有些人对西方哲学感兴趣,比如拉康、弗洛伊德、阿甘本,另一些人会更偏好伊朗哲学,比如鲁米,舒赫拉瓦迪,海亚姆。

澎湃新闻:一般哪些人关注当代艺术?伊朗人平时去美术馆博物馆吗?

雅尔达:大部分人其实不太关注当代艺术,也不了解当代艺术在做什么。但伊朗人很喜欢去博物馆,与几千年的历史(古波斯、伊斯兰时期)产生关联,并教育他们的后代。在德黑兰,有古代博物馆,伊斯兰美术馆,礼萨·阿巴斯美术馆,古丽斯坦宫等等历史美术馆、博物馆,到了假期都人满为患。

澎湃新闻:伊朗这半年来有很多政治风波,对艺术活动有什么影响?

雅尔达:伊朗艺术家有的在伊朗、有的在海外。在海外的人可以更直接地关注问题,在伊朗的往往会间接地谈论问题。但在任何事件之后,都需要时间来治愈和解决,它对社会和你自己的影响。但不会马上反应到作品里,创作需要时间。但我们在讨论这些社会话题。除了一些专门画时事政治的漫画家,比如Mana Neyestani,Touka Neyestani,可以迅速地根据新闻进行创作,这其实是他们的工作。但经过一段时间,也会产生一些当代艺术作品。比如十年前的事件,出现了一些很好的当代艺术作品。比如Ramyar Manuchehrzadeh的摄影,Mehrdad Mohebali的绘画。

Mana Neyestani漫画作品
Mana Neyestani漫画作品

Mana Neyestani漫画作品
Mana Neyestani漫画作品

Mehrdad Mohebali绘画作品
Mehrdad Mohebali绘画作品

澎湃新闻:艺术文化活动暂停,艺术家们对于新冠状病毒有什么看法?

雅尔达:这些天来,我们正与这种新的紧急情况作斗争,每个公共场所都暂时关闭,伊朗人被隔离在家中。同时,instagram上的一些艺术博主也发布了一些电影或绘画,主题是牵手或跳舞,这些在当今伊朗社会的公共场合还是不允许的,这在这场疾病来的时候带上了双重含义。

澎湃新闻:伊朗浓重的宗教政治氛围及文化,会对艺术创作有什么影响?对画廊、博物馆有什么影响?

雅尔达:比如现在的政府对当代艺术的支持不大,而且也要取决于不同的党派当政。如果改革派当政,那在电影、文化等方面的投入相对较多,如果是保守派,在艺术的投入就少。另外,我们有一些审查制度,但规则和指导方针不是很清楚。所以作为一个艺术家,要非常小心这些不成文的规则。比如,一些裸体画不能展出。

澎湃新闻: 波斯传统艺术是如何影响伊朗当代艺术的?

雅尔达:一些艺术家以传统艺术作为灵感来创造,但最后也找到了自己的风格。比如细密画,伊斯兰、前伊斯兰建筑,等等。伊朗艺术一直在继承传统。比如,玻璃的马赛克天顶,虽然是新材料但延续了建筑中马赛克的传统。比如Monir Farmanfarmaian的作品中就用了玻璃、马赛克的元素,在现代主义中别具一格。

Monir Farmanfarmaian作品
Monir Farmanfarmaian作品

澎湃新闻:10月份你在德黑兰做了个展,能介绍一下这个项目吗?

雅尔达:这个项目的主题关于私人空间(比如家)及与身体的关系。这是一个女性还是男性的地方。利用投影仪,我把一个男性的身体投射到女性的体态(身体)上,同时加入了包括女性身体在内的名画,我拍了投影和绘画结合的照片,加上所投射的背景,没有编辑,得到了最后的现场拼贴张。观众怀疑被摄对象是男性还是女性,空间是女性的还是男性的,什么是真实的,什么不是。潜意识和意识发生冲突。但很不幸,我的作品在Ag galerie展出时,面临的审查制度,我不得不改方案,重新开始整个过程,让我的模特穿一件黑色衬衫盖住他的身体。

Yalda Eskandari作品
Yalda Eskandari作品

澎湃新闻: 为什么选择当代艺术摄影作为创作方式?艺术界关注什么样的媒介?

雅尔达:摄影是艺术家可以使用的最复杂的工具之一,在真实和不真实之间游戏,这和与生活非常相似。媒介不是限制,而在于用什么媒介最适合表达。

澎湃新闻:你认为,在伊朗,艺术创作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雅尔达:经济的困难也影响到艺术。有创作激情,但面临找到买家和收藏家的挑战。所以一般来说,当代艺术不能养活艺术家。艺术品的价格和展览方式受收藏家和画廊所有者的影响很大。

(雅尔达·埃斯坎达利(Yalda Eskandari),青年艺术家、摄影师,1987年生于德黑兰,毕业于Alzahra University平面设计专业,举办两次摄影个展“我新家的新窗帘”(2011)“投影自然地将光照在幕布上”(2019),参与多个群展,现工作、生活于德黑兰。)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