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弗里达的假肢、化妆品和止痛药

2018-06-19 08:5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钱雪儿 阅读

弗里达的假肢、化妆品和止痛药:遗物掩盖了她的艺术
 

一字眉、墨西哥民族装扮、“身残志坚”、丰富的情史,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的传奇人生总是让人津津乐道。在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简称V&A)6月16日开幕的新展“弗里达·卡罗:打扮她自己”上,这位墨西哥女画家的痛苦和传奇将又一次得到了演绎。装饰精美的假肢、化妆品甚至止痛药都成了展品。不过,在《卫报》艺评家乔纳森·琼斯(Jonathan Jones)看来,这样的展览低估了卡罗艺术创作本身的价值。他认为,相比她那些令人称奇的遗物,她的自画像才是她留下的最重要的财富。

弗里达·卡罗是个充满勇气的人。童年时,她得了小儿麻痹症。1925年,当她18岁时,她发生了车祸,导致她终生残疾,留下不可磨灭的痛苦。V&A的展览展现了她所经受的痛苦:被卡罗画上了象征共产主义锤子和镰刀的紧身衣和全身石膏、药片和止痛药、拐杖和特制鞋子等等,然而,对于她的艺术成就,展览没有进行充分的呈现。人们能够看到一个历经挫折的卡罗,但事实上,她也是一个具有天赋的创造者。她没有听凭生活的摆布,而是将痛苦的命运变成了灼灼闪耀、富有幻想的图画。但是,在V&A的展览上,这一切似乎逊色于卡罗的服装、化妆品以及她标志性的形象。

套着红皮长靴的假肢

套着红皮长靴的假肢

卡罗在世时,她远不及丈夫迭戈·里维拉有名,后者在巴黎与毕加索相识,然后回到墨西哥创作了不少具有颠覆性的壁画。但在今天,卡罗的“热度”远远高于里维拉。只是,她的举世成名似乎更多是源于她的形象符号,而非她的艺术,好像她的艺术创造力不如她独特的人格魅力。

弗里达·卡罗,1926年

弗里达·卡罗,1926年

20世纪80年代,卡罗的作品被女性主义者们重新发现。随之而来的,是艺术批评家们的指责。只要你去问问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尤其是男性,他一定会跟你说,卡罗的画不怎么样,无非是些粗糙简单的自画像。这些评论家说得对吗?相比艺术,重要的是个人经历吗?又或者,用一种更时髦的方式来说的话,卡罗的一生才是她真正的艺术?

卡罗的化妆品

卡罗的化妆品

这场展览将卡罗变成了一个21世纪的艺术家:她的人生成了某种表演,她的个人时尚成了一种创造,而她的药瓶和她的画同等重要。2004年,在她位于墨西哥城的家里,一个原本被尘封的房间重新打开,她的一系列物品因此重见天日,其中包括一些未曾公开过的照片以及保存良好的围巾和裙子,这使她的形象“焕然一新”。人们发现了一种重新解读她的方式——这场展览的策展人就是这样,他们将弗里达变成了那个时代的格雷森·佩里(Grayson Perry,伦敦艺术大学名誉校长,透纳奖得主,常被贴上“异装癖”、“怪胎”之类的标签),将她置于引人注目的服装之间,由此创造了一个新的她。她的披巾挂在墙上,摇身一变成了展品,她的银饰则让人惊叹不已。

卡罗和奥尔梅克小雕像,1939年

卡罗和奥尔梅克小雕像,1939年

然而,卡罗或许并不这样看待自己的艺术。对她而言,她的作品是用铅笔和笔刷完成的。那与她的生活有紧密联系,它们植根于她的人生,经过她的想象,拥有了自己的魔力。但显然,这场展览误解了艺术和现实的关系。

 《自画像:在墨西哥和美国的边境上》

《自画像:在墨西哥和美国的边境上》

对于策展人对卡罗的演绎,我难以苟同。我想,她不希望我们注视着她的物品,她希望我们接近她的艺术。当我们真正看清她的创作时,我们在情感上所受到的启示将是上升一个层面。在她1943年的自画像里,她头上奇异的白色头饰包住了她的脸,让她看起来像是一朵花的花蕊。深色的卷须或许代表了头发,如同蜘蛛网似的向闪着珍珠光泽的绸缎衣服蔓延。在她的前额上有一幅里维拉的小肖像,那个不忠的爱人,始终萦绕她的脑海。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6-1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