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王维画作或是晚明伪本

2018-06-11 09:55 来源:澎湃新闻(上海) 阅读

王维画作或是晚明伪本:“传王维《著色山水图》”重鉴

事实上,此画即2017年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博物馆展出的私人藏画,活跃于书画收藏拍卖界的刘九洲先生曾专门写了《王维<著色山水图>研究》一书,详细讨论该图,将《江皋会遇图》更名为“传王维《著色山水图》”,并认为这是一幅王维名下的唐代绘画。不过也正如待拍此画的拍卖公司负责人所言:“很多事情过程和结果都很重要,我们希望让更多研究古代书画的人参与讨论,我相信,这个过程对于这件作品甚至古代书画的研究是有积极意义的。”

“澎湃新闻·古代艺术”刊发的此文通过梳理刘提出的论据,认为《江皋会遇图》不能更名为“传王维《著色山水图》”,此图非唐画更非王维画,或是一幅晚明坊间的伪本。“目前所公认的唐画本就凤毛麟角,更无王维真迹存世,难以比较,所以只能从题跋、印鉴、著录、流传等方面去考察,以确定其创作时代。而阅读《王维<著色山水图>研究》一书,虽然论述详实丰富,但缺乏论据,论证随意,由此得出的结论浮寄孤悬、失之偏颇也就可想而知了。”

本栏目欢迎相关研究者继续就此进行有理有据的辨析讨论与投稿。

“传王维《著色山水图》”即2017年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博物馆展出的私人藏画(图1),为绢本青绿山水长卷,卷后有明季德几和清人王澍题跋,王澍题图名为“唐王右丞《江皋会遇图》”。刘九洲专门写作了《王维<著色山水图>研究》一书,详细讨论了该图,将之更名为“传王维《著色山水图》”,梳理出此图由宋洪遵、元虞集、明黄琳、清梁清标、梁穆、董汉醇、谢淞洲、华士巽递藏,认为此图即虞集题跋本,曾被祝允明《怀星堂集》和都穆《铁网珊瑚》记载,最终确认这是一幅王维名下的唐代绘画。

坊间公布的“传王维《著色山水图》”

坊间公布的“传王维《著色山水图》”

图1:坊间公布的“传王维《著色山水图》”

张珩、徐邦达等前辈总结书画鉴定的方法有目鉴、对比和考订,而目鉴是考订的前提和基础;鉴定的依据有主要依据和辅助依据,主要依据即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辅助依据包括题跋印章、著录流传、材质装裱、建筑器用、避讳错讹等,但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发生矛盾时,应抓住其主要的、起决定性作用的方面。所谓“辨伪容易定真难”,只要指出某处或某几处不符合作者风格的依据就能辨伪,但定真则必须要证明作品所有的要素都符合其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对于“传王维《著色山水图》”的鉴定,属于书画鉴定中的“定真”,若要断定是一幅唐画,就必须找到有力的证据,如展子虔《游春图》,虽不能断定为真迹,但因其装裱为“宣和装”,有宋徽宗题字,至少就足以证明这是一幅北宋之前的作品;而若要进一步确定作者是王维,那就更应该审慎了。

遗憾的是,目前所公认的唐画本就凤毛麟角,更无王维真迹存世,难以比较,所以只能从题跋、印鉴、著录、流传等方面去考察,以确定其创作时代。而阅读刘九洲的《王维<著色山水图>研究》一书(以下简称“刘文”),虽然论述详实丰富,但缺乏论据,论证随意,多有猜测和臆造,由此得出的结论浮寄孤悬、失之偏颇也就可想而知了。

本文为了区别于论述中其他的“《著色山水图》”,依旧称此图为“《江皋会遇图》”。

一、《江皋会遇图》非虞集题跋本

《江皋会遇图》拖尾有以下两则题跋:

明季德几(1355—1432年)跋:“金碧山水自唐阎李王右丞者出,犹法书之钟王也。此图之作,则造乎神品,逶迤平远。澄江涵绿树之湾,金沙炳夕阳之下。求浓华于嘉丽之外,寄妍媚于淡泊之中。正邵庵诗谓:“白云窈窕生春谷,翠黛婵娟对晚岑”之意也。乃诗画有相同之趣焉?予不知画,乃识诗者也,观者当以辨之。大德庚戌三月清明日,安阳季德几识。”

清王澍(1668—1743年)跋:“宣和御府所收王右丞《江皋会遇图》,凡两卷,此其一也。梁蕉相国目为《春谷晚岑》,盖据季德几跋语中邵庵诗所谓:‘白云窈窕生春谷,翠黛婵娟对晚岑’之句。今此诗已亡。吴中顾维岳定为《江皋会遇图》,观其林木蓊翳,烟水涵空,云裳素衣,翕然来往,江皋会遇之意宛然可见。维岳之鉴,信不磨也。卷端刘唐老跋,不名何人手笔。蕉林相国始目为王右丞。顾维岳更据《宣和画谱》定为《江皋会遇》,于是身价乃定。十余年前,蕉林之孙有刺苏州者,携以自随,新安项书存愿以二十镒购之,不得。今归董君汉醇,余从借观,为书其末如此。雍正庚戌十有二月朔之六日,琅琊王澍。”

由王澍跋可知,梁清标将本图定名为“《春谷晚岑图》”,是因季德几跋中引用了虞集(即“邵庵”)诗,而顾维岳将之定为“《江皋会遇图》”,是因《宣和画谱》中记载王维名下有“《江皋会遇图》二”,顾维岳以画意与“江皋会遇”接近,因此定名,实际上是攀附《宣和画谱》,以抬高画的名头和价值。

刘九洲将本图改名为“《著色山水图》”,是因他认为季德几跋语中引用的虞集诗句出自《道园诗遗稿》,诗稿中记此诗名为“《题著色山水图》”,而季德几是看到了虞集在本画上题有此诗,所以才会引用,今虞集跋虽已不见,但据文献断定本图即虞集所题的“《著色山水图》”。在论述过程中,刘九洲还援引徐邦达先生论证传朱锐《赤壁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实为武元直作的案例,认为自己的论证方法与之一致。但其说论据缺乏,更与徐邦达所论是两回事。

首先,季德几在跋文中引用了虞集的诗“白云窈窕生春谷,翠黛婵娟对晚岑”一句,此诗确实名为“《题著色山水图》”,但季德几并未提到虞集诗是跋本图。全诗曰:“江树重重江水深,楚王宫殿在山阴。白云窈窕生春浦,翠黛婵娟对晚岑。宋玉少时多讽咏,江淹老去倦登临。扁舟却上巴陵去,闲听孤猿月下吟。”诗意与画不相符,且诗也未涉及是题王维画。而虞集诗稿中还有一首“《题著色山图》”曰:“巫山空翠湿人衣,玉笛凌虚韵转微。宋玉多情今已老,闲云闲雨是耶非。”说明虞集见到过多本“著色山水”,仅是作诗寄兴而已,未谈及画的真伪和归属,而这两首诗均被后世《元音》、《元诗选》、《四朝诗》等诗集收录,较为有名。季德几之父季应祁与虞集相识,有诗赠虞集,那么季德几引用前辈的名诗名句来解读同类题材作品的画意也是可以理解的,并非是见到虞集题跋才引用。另外季德几题跋开头便说这是“金碧山水”,但虞集诗是题“著色山水”,《道园诗遗稿》中另有“《孙宰金碧山水》”诗,可见他是知道“金碧”与“着色”二者之别的,若季德几真是看到了虞集题跋,怎么还会将“著色山水”说成是“金碧山水”呢?因此虞集“《题著色山水图》”并非指本图,其诗稿中更未提到“《著色山水图》”是王维的画。

至于徐邦达在讨论《赤壁图》时,是考订与目鉴相结合来论证的。考订方面,《赤壁图》后有金赵秉文书“追和坡仙赤壁词韵”,而元好问《遗山集》中记载了自己题跋的《赤壁图》为武元直绘,后有赵秉文追和苏轼的诗词,且在《中州集》中又收录了赵诗;在目鉴方面,“又考察此图和赵秉文书词的纸张,质地是同样的。可见书画是一时一地的产物。”且《赤壁图》的画法“继承了一些北宋方硬一路笔墨”,确是当时风格,因此据以上证据,判断《赤壁图》后虽无元好问题跋,但即元好问所题跋的那卷,画的作者是武元直。可见徐先生论据充分,存世的《赤壁图》同时满足了以上多重条件,最后才得此结论。而《著色山水图》与徐先生所论情况全然不同,虞集《题著色山水图》一诗并不像元好问那样清楚地描述了画作信息,而虞集与画作作者的关系也不像元好问与赵秉文、武元直那样紧密,仅凭后人引用其诗句就认为画即虞集所跋的观点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季德几无真迹传世,此为孤本,难以对比定为真迹,其题跋纸高小于拖尾纸,被单独嵌入拖尾,且落年款“大德”是元代年号,但季德几是明初人,可见这段题跋被动过手脚。季德几的题跋尚无法定为真迹,又怎么去确定虞集题跋的就是此图呢?即使有虞集题跋,那么又是否为真迹呢?纵然虞集题跋是真迹,那么也无法证实所跋即是本图,更无法确定本图是王维作,可见刘氏之论浮想联翩。因此本图非虞集作诗题跋本,更不能改名为“《著色山水图》”。

二、《江皋会遇图》非冯永功、洪遵藏本

本图画心右侧有北宋刘唐老(活动于1174—1106年)题跋,刘九洲认为刘唐老跋为真迹,因此认定本图一定早于北宋晚期。又米芾《画史》中记:“冯永功有旧本《著色山水图》,南唐命为李思训作。”刘九洲据刘唐老与冯永功有多名共同友人,推测《江皋会遇图》即米芾所记且为冯永功收藏的《著色山水图》。

而上述推论或均猜想。首先,刘唐老无真迹存世,此处也是孤本,而史料里记载其书倾心于杨凝式。杨凝式的书法是由唐入宋之转折,他在继承二王、欧、颜的基础上对以往成法进行改造,创造出一种真兼行、行兼草,融各种书体遗意而又不为成法所缚的新体势,对宋人的尚意书风起了开导作用。刘唐老既然倾心其法,必然会受到这种体势的影响,但图中题字(图2)仍是临学唐人如颜、柳的书风,结字不工、结体不稳,行笔笨拙乏力,提按顿挫嫩弱夸张,通篇毫无行气映带,拘谨滞涩,完全是出于拙劣的临仿。

《江皋会遇图》中的刘唐老题字

图2:《江皋会遇图》中的刘唐老题字

宋人确有直接题跋在画心上的,但多是简单的题诗、题名,至于对长卷进行品评议论的长跋,为了不影响画面内容,一般在拖尾另纸书写。而图中刘唐老题跋占满卷首,喧宾夺主,在宋人题跋中见所未见。且刘唐老是北宋人,如果其跋为真迹,又题在如此显赫的“王维画”上,为何一直不见有记载和著录?包括季德几在跋文中也没有提到有刘氏之跋。由上可知刘唐老的书题当出于后世伪造。

上文已述,《江皋会遇图》不能改名为《著色山水图》,所以要联系到米芾所记冯永功收藏的《著色山水图》,甚至说成是同一本,实在是穿凿附会。刘文中还指出卷末“小隐”白文印是洪遵(1120—1174年)之印,但亦是孤例,无法确定。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6-1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