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杰夫昆斯:艺术与钱到底是什么关系?

2018-02-09 09:04 来源:澎湃新闻 阅读

  原标题:独家专访|杰夫·昆斯:经济给艺术家更多的力量

  [编者注]作为艺术家的杰夫-昆斯在经济上无疑是成功的,但同时,对于他的“政治污点”,“商业导向”、“市场驱动”、“天才推销员”的指责同样不少。在日前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特约作者专访时,昆斯对此做出了明确回应:经济力量是每一个个人,包括每个艺术家,值得拥有的一项权利。即便如此,他也承认:“那些只对钱感兴趣的艺术家们”,他们的职业生涯根本长久不了,“因为他们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内心的感受和影响。”

  在当代艺术商业市场日趋火爆的近些年,有关金钱和艺术关系的争论尘嚣日上。艺术市场上的巨额拍卖价格、市场里错综复杂的经济力量、其中艺术家收益几何几乎成为了媒体最乐于讨论的问题。常常见诸报端的艺术家中,“在世最高身价艺术家之一”的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毫无疑问是整个舆论漩涡中心最重要的人物——尤其是当他的雕塑作品“气球狗”2013年11月在纽约佳士得一场拍卖中以584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关于他商业成功上的议论至今就没有消停过。他的一系列“跨界合作”,包括为流行音乐明星Lady Gaga创作专辑封面、参与奢侈品牌LV的时尚设计,到最近与社交媒体平台Snapchat的合作,毫不避讳地跨越着很多其他艺术家小心保持的距离边界。

Lady Gaga ARTPOP专辑封面,2013年,艺术品 Jeff Koons

Lady Gaga ARTPOP专辑封面,2013年,艺术品 Jeff Koons

  各种各样的议论里,“商业导向”、“市场驱动”、“天才推销员”的声音尤其不少,作为艺术家的昆斯享有的经济财富是巨大的——毕竟贯穿中西的艺术家故事里,凡-高在穷困潦倒中发挥创作才华,然后悲惨自杀,最后甚至没能享受到自己作品创造的财富的故事,艺术的“纯洁”与“钱”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

  “可这根本不是一个正确的讨论。”坐在自己位于纽约切尔西区29街的工作室里,大桌子一侧的昆斯在采访中徐徐道来,语气温和却毫不掩饰自己的看法,“你知道,绝大多数经济状况很好的艺术家会说:艺术市场真是太糟糕了,自己的作品绝不应该卖那么多钱。但当他们卖了一件作品后就会立马去银行存钱。这已经是个政治情况了,他们发现这么说就能避免成为攻击的目标。”接着昆斯随口提到自己的英雄,历史上最富有盛名的艺术家——莱奥纳多-达-芬奇“极度富有”的故事,“因为他的作品提供了让社会受益的东西,所以他的富有是正常的。”

  不光是提供了让社会受益的东西,整个艺术行业里很多个体的发展也需要艺术作品创造的经济利润,昆斯接着举例:得益于当下艺术市场的拓张和产生的利润,艺术出版、艺术销售、艺术评论收获了比之前更多的经济支持。“所以如果有人说经济是负面的东西,那是在损害整个体系的根基。”这位艺术家认真地说到。相比因无法产生足够利润而大量使用无薪实习生的纽约各类艺术机构,昆斯手下的120个人正在工作室里全职为他工作。

  “你要做艺术家就要做好终身贫穷的准备。”这时我脑子里闪过刚到纽约时另一位年长艺术家以过来人的身份对我表达的观点,“贫穷”——这种对“经济资源缺乏”的崇尚显然是艺术世界里并不少见的论调。“法国大革命后的一段短暂时期,至少在西方艺术史里面,艺术家的力量被夺走了。”昆斯接着说到,“他们失去了国王的政治支持、失去了教会的支持,所以他们必须找到自己的出路。那些我觉得很可疑的人,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艺术家就应该待在大革命结束后完全没有力量的那种处境里面。这是种误解。这些经济、政治力量对于艺术家来讲,就像是篮球运动员起跳之前的地板,都是在提供支撑。”

  毕竟,对于有着艺术天赋、并有志培养自己的天赋让更多人类体验到美好、给后世社会留下财富的每一个人来讲,杰夫-昆斯这番让自己如何更有力量的思考,比起媒体和教科书曲解的才华横溢的凡-高的贫困传说或是前辈艺术家告诉后辈“做好贫穷准备”的故事更具有正面健康的启示——和其他权利一样,经济力量是每一个个人,包括每个艺术家值得拥有的一项权利——尤其是当你做的事情是通过发挥自己的天赋给社会提供各种价值。贫穷本身,只是经济资源的匮乏,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苦心追求的品质。

  “但是,”昆斯很语气加重地吐出这两个字,“如果说创作只为赚钱,那就不是艺术,而是生产了,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然后他又无可避免地说到另外一个极端的“那些只对钱感兴趣的艺术家们”。这些艺术家在他看来和那些仅仅只是为了出名而博取眼球的艺术家一样,他们的职业生涯根本长久不了,“因为他们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内心的感受和影响。”

  虽然说着自己作品的力量来自于内心感受,昆斯还是无法回避关于作品本身的质疑——由于创作主题里对于性爱和通俗文化毫不忌讳的涉及,例如他和自己前妻西西里亚做爱的大幅油画系列“天堂制造”(Made in Heaven),以及标志性的“气球狗”和“心”雕塑原型均来自街头贩卖的廉价气球玩具。在常把“高端艺术“(high art)挂在嘴边的当代艺术界,这种不需要大量智力思考、没有反复历史演练、更没有迂回论证的赤裸简单直白还是常被配上一个“低级”(low)的名头——即便大家都明白这些作品的制作工艺达到了吹毛求疵的精益求精。

  “低级,”外表温文尔雅的他声音故作低沉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形容词,并翻了一个难以察觉的白眼,继续带着微笑说到,“纯艺术总体来讲创造了一种死板的规则,那些人自我赋权,把自己放在权威的位置上,而并不是给观众力量。这真的很荒唐,他们在人性的范围内都没有一席之地,因为他们去掉了别人的力量。”说着他身体稍微前倾,直视我的眼睛:“当你一旦拭去那些各种形式的美学规则和评价,所有东西都是可以被接纳的,所有东西就都在游戏里了,每个人都可以用任何东西,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力量。”

  杰夫-昆斯在纽约的工作室接受了采访。采访到最后,这位颇具个人亲和魅力的艺术家似乎有了更重要的感受,他忽然停了下来,转身指了指工作室墙上的一幅古典油画让我看,然后又转身请助手在电脑上调出一副达利的画。“我昨天晚上躺床上的时候就在想,”他微靠在椅背上,沉浸地看了很久,语气轻柔地缓缓说到,“达利肯定是受过这些影响。”

  潘戈:人们说到你的时候,常谈到你的工作室和一百多位助手。虽然艺术家有助手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事情,但大家还是很好奇,你作为一个艺术家,为什么需要如此多助手艺术家的帮助?

  昆斯:我享受讨论自己的作品,享受讨论制作的过程,享受和人待在一起。我花了很多时间在自己的世界里思考作品,我的作品和世界的关系,但是我想和人们待在一起,我不想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待在屋里。制作作品是普世性的经验,不仅是自己对生活的主观感受,我也希望能够和周围人建立起相似的连接。

  但是我的作品总是我自己的视野。是的,你可以创造系统、制造工具、发明词汇去交流你的想法。但如果你有雄心并想在稍微大一些的尺度上去传播那些信息,你就不得不和在这个系统里面工作的人去交流,然后试图让这些系统更强大、更好。我是对完成作品的每个方面都要负责的人,它最终必须和我想要的样子一模一样。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2-0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