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邵大箴:中国文化的“受”和“授”

2018-01-24 08:58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张怡然 阅读

看中国文化的“受”和“授”,艺术关心的是人

上海美术学院“上美讲堂”去年底曾邀请国内美术教育界十位名家展开“美术教育大家谈”活动。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先后举办二十多组学术讲座、学术工作营、学术论辩会等活动,邀请20余位美术和设计教育界人士从绘画历史、造型艺术、美术与社会发展、美术馆展览和现代设计等诸多方面开展主题分享活动,以多元并开放的方式展开交流与对话。“澎湃新闻·艺术评论”将选择部分名家讲座予以文字呈现:

中国美术史学家、知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当时做客“上美讲堂”,在讲座中分享了他对当前世界艺术潮流和中国当前艺术状况的看法,并探讨中国艺术走向现代、走向世界的途径。邵先生以自己苏联留学的经历打开了话题。邵大箴1955年到1960年在苏联专攻美术史论,他认为透过艺术史,能够发现艺术的变革与社会密切联系在一起,艺术的恒定性在于关注”人性“,关注自然,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同时艺术的变化性也是永恒的。邵大箴对于传统形态的绘画艺术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文人画的笔墨和语言体现了艺术价值、传统绘画艺术是离不开手作的,他说,“人们之所以要艺术,是出自于人性的需求,“人性”是什么?就是人对自然的尊重和热爱,人对自我的欲望,自我道德伦理的理想,这是一种平衡的关系,能够保持人的自尊。归结起来,艺术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艺术里面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人’。”

以下为“澎湃新闻·艺术评论”对邵大箴讲座内容的摘录整理:

邵大箴做客“上美讲堂”

邵大箴做客“上美讲堂”

一切艺术都有乌托邦的色彩

1955年到1960年我在苏联留学,当时苏联美术界处在一种变革的开始,但变革是缓慢。批判斯大林个人崇拜,实际上执行的是和西方交流的对外开放政策。苏联地处欧亚地带,一半是欧洲,一半是亚洲,但是它的文化体系和艺术体系是欧洲系统的。十月革命以前,俄罗斯民族主义运动取得了很大的进展,19世纪70年代巡回展览画派的诞生产生了很多曲线,不仅是绘画、造型艺术,还有文学、音乐、戏剧、美术都形成高潮,在欧洲艺术史、世界艺术史上也有意义。

对此吴冠中先生有不同的看法,他说苏联前期的俄罗斯时代产生那么多的文学家、音乐家、哲学家、戏剧大师,为什么他们的绘画却没有走出写实?这代表西方的观点,认为俄罗斯的绘画是落后的。“巡回展览画派”和“印象派”基本上是同时的,但是世界上还是有人认为俄罗斯绘画的造型意识不行。可是在20世纪末期21世纪初期,俄罗斯艺术在美国的展览引起了轰动,后来又到西欧巡展,人们都刮目相看,原来俄罗斯艺术这么精彩。

 翻开世界美术史,俄罗斯的篇幅比例很小,更不用说中国了,中国的比例更小。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中的这些艺术家,在世界美术史的教课书和著作上几乎没有位置,这种情况很值得我们思考,至于中国更不要说了。现在西方的艺术字典几乎没有中国的当代艺术家的名字,但是中国的前卫艺术家稍微有几位。所以要把艺术问题说清楚是很难的一件事情。我从50年代学习美术史,一直到现在都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对于艺术,为什么人们有完全迥然不同的,甚至完全相反的观点和看法?

1991年我在俄罗斯东方艺术博物馆看了个很大的展览,展览后来巡展莫斯科。1996年我到美国去访问,在美国纽约看到了同样的展览,这展览的题目就叫“伟大的乌托邦”。它展览了俄罗斯19世纪末期的前卫艺术。其实艺术和乌托邦是没有联系的,某种程度上一切艺术都有乌托邦的色彩,所谓乌托邦的色彩就是理想主义的色彩。“巡回展览画派”也是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它要求人与人之间的平等,要求贫民阶层和贵族拥有同等的社会地位。中国20世纪的艺术,从辛亥革命、五四运动,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也有乌托邦的色彩。艺术和理想联系在一起,和社会的思潮、风气联系在一起,所以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艺术主张和艺术观点。

艺术的变革与社会密切联系在一起

1955年我到苏联学习的时候,俄罗斯东方艺术博物馆和莫斯科的博物馆都藏有印象派的画,不少于法国,但是都没展出。印象派兴起的时候画作卖的价格很低,几瓶葡萄酒或者一双皮鞋就可以换一幅,所以当时买印象派画最多的是美国懂艺术的商人,所以美国的芝加哥博物馆藏有大量印象派画作,后来私人收藏家也有很多。再就是俄罗斯,俄罗斯有两位懂艺术的富有商人,在法国人还不重视印象派绘画的时候,他们买了大量印象派的画作带到俄罗斯。

为什么当时法国人不承认印象派的画,因为印象派的绘画代表新兴市民阶层,而不是贵族,不顺应他们的爱好。新兴的市民阶层收藏印象派画,是因为印象派的画不表现伟大的历史题材,不表现宏大的场面,而适合悬挂在家里面,它表现的写意性、意念性的风景适合家里布置的需要。但是市民阶层刚刚兴起,还没有占主导地位,而且他们的整体趣味还是受过去皇宫贵族的影响,所以对印象派的画还不够重视。

两个富有的俄国人买了大批印象派的绘画,后来在莫斯科每个星期六开放,让艺术家去参观,欣赏他们的画。这对俄国前卫性的艺术运动以及后期的青年人都产生了很大影响。因为画作都集中在莫斯科,十月革命以后这些画作都归国有了,就把一部分的印象派绘画送到东方艺术博物馆。

东方艺术博物馆正馆里面全是古典绘画,从古代希腊罗马、文艺复兴,18世纪到19世纪比较古典的艺术。在副馆全是印象派的绘画也是其最精彩的收藏。这些艺术作品一直到1956年、1957年才慢慢地对艺术界开放,所以我在苏联学习期间就经历了艺术从封闭到开放的历史阶段,对我思想有很大的刺激。

俄罗斯美术对中国影响很大,所谓“红光亮”是从苏联过来的,但是真正的所谓社会革命艺术,对中国确实产生了不好的影响。1982年中国社会改革开放兴起,回归了传统艺术的思潮,然后影响前卫艺术的发生,“八五新潮”之后中国出现了新文人画,对前卫艺术进行新的反驳,90年代中国的文人画传统复兴,其中30多年的历史,可以引起我们很多思考,值得我们去研究,为什么艺术发生这样的变化。实际上我们所有现存的问题都可以在艺术史中找到解答,分析一小段艺术史都会给你很多启发,可以对许多艺术迷雾的现象做出正确的解释。

艺术的恒定性,关注点是“人”

艺术的稳定性、恒定性,是说艺术有没有永久的价值,这永久的价值是不会变的。苏联时期,斯大林政策下,其实有一股“暗流”,暗流就是俄罗斯艺术家心里隐藏着的一种人文精神,对人性美的追求,信仰人道主义,这股潮流使俄罗斯18世纪末期19世纪兴起人文主义思潮,一直到苏联时期都没有泯灭掉。中国人也是如此,艺术家心里都暗藏对艺术的尊崇,因为艺术是和人性联系最密切的一种形态。人们之所以要艺术,是出自于人性的需求,“人性”是什么?就是人对自然的尊重和热爱,人对自我的欲望,自我道德伦理的理想,这是一种平衡的关系,能够保持人的自尊。

归结起来,艺术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艺术里面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人”:人和其他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自我的关系,这是组成人性最基本的元素。我们和自然相处要和谐,社会的关系保持伦理道德的信念,追求社会理解而不是自我膨胀。人性本善,不是追崇相反的东西,而是和相反的东西不断地做斗争,不断地去压制。真善美压制假恶丑,艺术就是表现真善美,所以这是永恒的、恒定的、不变的。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1-24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