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艺术三人谈:当下山水画何以难畅神

2018-01-08 09:56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陆林汉 阅读

本期的话题是对当下中国山水画创作与畅神之间的思考。邀请艺术评论家谢春彦、大壶与顾村言进行了三人谈。

他们认为,中国山水画的核心价值与理想,是寄托了中国文人的巨大情怀的,也与自由的心性与拒绝奴性直接相关,但当下不少画家本身缺少文脉与修养,或一味死临摹,或不注重笔墨,画中少文气、少真意,缺少自己真实的感受——这些都是其画作难以畅神的原因所在。

顾村言:这期“客厅”我们来聊聊中国山水画创作的一些话题。中国山水画是最具文化含量与思想深度的画种,本质上有一种中国人寄情山水的意思在其中,也就是借喻,也与畅神相关,但是现在看,很多当下的山水画作其实是未必能寄情与畅神的,不少画家感觉还是为物所役。我们回溯中国山水画的源头,南朝宗少文提出的一个概念是“澄怀观道”,首先要澄怀,然后是卧游山水。其实这也是说一种畅神、寄情的意思在里面。

谢春彦:为什么这样讲呢?其实画画,你说的畅神也好,《二十四诗品》里讲到,诗就是艺术,艺术,绘画里面十三科,山水是排在第一科的。可见从古到现在,中国的读书人,从皇家到平头百姓,对山水有一种特殊的理解和感情。这个艺术啊,我认为艺术最重要的就是感性。

顾村言:对,把情怀、情感、情绪抒发出来。

大壶:如果不抒发情感,那么你就只不过是一个画家。你要思考如何表达自我,山水要有自己的情感,这样画才能打动人。

顾村言:对,大壶说得对。从董其昌,包括之前赵孟頫开始就强调书画同源。山水画更是极其强调的。这应当从宋代就开始了。书法尤其是行与草写的是你的情绪,线条就是你情绪的载体。后来山水画尤其是见出笔墨的其实也是强调一种情绪的抒发与人格内美的呈现。

谢春彦:最早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画山水?因为山水就是自然。因为我们生活在宇宙之中,在天地之间,最离不开的就是自然。我们要依赖于此,生长于此。那么,中国人眼中的山水呢,不仅仅是冰冷的石头和无情的水。实际上这里边,我们刚才讲的感情,寄托了中国的理想。就如你所说的,澄怀观道。通过山水,我们可以理解到更大的宇宙和我们自己的内心。

中国的所谓词章之学,所谓诗学,就是文学。就是包括了绘画。为什么在前些年,我们觉得有一两个朋友把自己的大力气都花下去了,青灯黄卷,描破古人,不能说下的力气不够,但是到近一两年来看,收获并不大,并不能感动人。原因在什么地方?我们可以探讨一下。至少山水不是一个形而下的东西。绝对不是形而下。

顾村言:绝对是形而上,不是形而下。

谢春彦:所以现在看像黄宾虹,包括傅抱石,包括带有小品性,书写性质的齐白石的小山小水,为什么现在当下的画家比不过这些民国画家呢?

大壶:就是缺文心。

顾村言:一个是缺文心,还有就是当下的美术教育体系,与过去中国文脉与文心的那一套教育体系很多是割裂的。这个可能要说到美术教育的目的。其实现在美术教育的结构是一个针对职业的结构,很多方面并不是一个有着文脉的结构。而是一个(描准)职业匠人的结构与体系,很多方面偏于技术性,那这个问题就很大了。

大壶:诗外修养,画外功夫。绘画没有背后的东西,没有修养的支撑和知识结构的积累,是画不好的。董其昌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就是知识结构,行万里路就是你的见识。这是在找合理的地和你内心呼应。而没有这种东西,你的山水画出来就是墙上的装饰品,这样你就是画订单的画家,不是“中得心源”的画家。

顾村言:你这个观点其实很重要。中国画本身是跟自己内心相切的。但是我们看欧洲的绘画,它最初是为宗教服务的,是服务性的。而中国的绘画很早就成熟了,也很早就开始为自己为主观服务的,而不是为客观服务的。我觉得中国画发展到文人画一脉,包括到真正的写意一脉,最根本的就是自由和拒绝奴性。

大壶:欧洲是印象派之后才有艺术的。印象派和自然发生了关系。

顾村言:印象派也是受东方艺术的启发。浮世绘,写意的东西等。

大壶:受浮世绘,写意的东西等影响。强调主观感受,不是一味描摹对象。

顾村言:对。

大壶:前不久北京故宫举办的赵孟頫大展和千里江山图。实际上赵孟頫最大的贡献是什么?你看他的工笔,好多人画工笔,他画的《秋郊饮马图》,展览里两幅画马的,可以看得到他的绘画向水墨的演变。实际上这已经是墨不碍色,色不碍墨,他强调这个。他线条的提炼已经出来了。两张画马的作品远看是工笔,近看不尽是。为什么工笔画家有良劣之分,不是说工笔画得越细越好。

顾村言:其实这个就是从顾恺之就有了,所谓“以形写神”。他不是强调形,关键是传神。当然,后来的文人画可能把这个发挥到一个极致。

大壶:赵孟頫的《水村图》和那张画石头的《古木怪石图》。这两张,意义非凡。一点颜色也不上,水墨为上。你看他把自己书法,把自己修养全部抒发出来。

顾村言:赵孟頫在中国画史上是直接提出了“书画同源”,而且另有句话赵孟頫讲的很有意思,“画,不贵工,贵简率”。这个话其实很重要。“不贵工,贵简率”,但是我们现在看,现在很多是工的,简率的很少。比如我听说之前的全国美展居然没有一幅写意画。背后的原因是非常让人深思的。

谢春彦:中国的艺术,不仅仅是山水,包括人物等十三科,也包括诗词歌赋。他都和一个重要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就是君子之心,就是孔子说的狂狷。狂是我们的那种画山水的一种发自内心的力量。狷实际上是君子有所不为。当静则静,当止则止。中国人画山水实际上有点像陶渊明写《桃花源记》,是寄托了他的人生理想。因为那样干净的、那样一种天人合一,造化心源,统一的山水画,他的真正境界,在现实生活当中是难以找到的。

当然,这个山水不是一种固定的东西,例如早期展子虔的《游春图》,里面的山也好,树也好,是作为背景性的。

顾村言:对,顾恺之的《女史箴图》也有山水,但很少,是作为人物的点缀。

谢春彦:但是呢,和中国诗歌中的田园诗、山水诗一样,它很快的、很自觉的从这个里面分离出来。分离出来以后变成一种最高贵的、最难以企及的绘画。

顾村言:它的笔墨最丰富、厚度最重。

谢春彦:所以我说,一个伟大的时代,现在提“中国梦”,这个梦如果从文化和中国绘画来讲,很重要的是山水画,因为它的难度是很高的,所以是很不容易达到的,但是我们的老祖宗曾经达到过。八大山人达到过,以小品、最朴素的感情的齐白石也用他的方式达到过。

顾村言:齐白石的山水是简笔山水。英国艺术史学者苏立文曾讲齐白石的山水是最富原创性的作品,我倒是很认同这句话。

谢春彦:“原创”两个字讲的太对了。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1-0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