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贝米沙谈齐蒂尔与他的齐白石收藏

2018-01-05 10:05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郑诗亮 阅读

贝米沙

贝米沙(澎湃新闻 蒋立冬 绘)

与捷克布拉格国立美术馆的贝米沙(Michaela Pejcochova)研究员见面,是在延安中路上的一家小小的咖啡馆里。那一天上海天气阴沉,相当之冷,而贝米沙女士一开始也颇为拘束——访谈甫一结束,她就抚着胸口长出一口气:“我刚才真是紧张死了。”她的中文之流畅、准确,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访谈就由这个话题切入。之后,聊到了她的研究对象齐蒂尔(Vojtěch Chytil),话匣子才就此打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当众多国人还不知齐白石为何人之时,这位捷克画家就以疯狂粉丝之态,接连购藏齐白石的画作。而这些画作,如今则构成了布拉格国立美术馆的中国近代艺术收藏之主体。这些年,贝米沙就仿佛侦探或者猎人一般,孜孜不倦地在全世界搜罗有关齐蒂尔的线索,这些线索汇总起来,就成了专著《布拉格的东方眼》。在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拍出九亿三千万元“天价”的今天,再来回顾齐蒂尔当年的收藏活动,自是别有一番趣味。

这个访谈,想从您最初的学习经历谈起。一开始的时候,您是怎么对中国文化产生兴趣的呢?

贝米沙:其实我一开始并不是对中国文化感兴趣,而是因为我对学习语言很感兴趣。捷克语本身是非常小众的语言,除了捷克本国人之外,没有多少人能够掌握,而我又想和外界交流学习,所以就学了很多语言,比如德语、法语、西班牙语、英语。但是后来我觉得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比较普通的语言,想学有点特殊的、有一定学习难度的语言。我就决定学习汉语看看。一旦我开始学习汉语,就对中国文化感兴趣了,觉得中国文学、艺术等都很棒。

您的中文表达非常准确、流畅,这让我感到很好奇,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中文的,学了多久?

贝米沙:我先是1997年进入布拉格查理大学中文系就读,1999年,我本科三年级就到川大交流,读对外汉语,在川大交流完之后,回到布拉格,又在查理大学中文系读了三年,才拿到本科文凭。

这样说来,捷克的中文教学的质量应该是非常之高的了。

贝米沙:这得益于捷克的汉学传统。布拉格查理大学有着非常深厚的汉学传统,往上可以追溯到郭沫若,我们有位资深的汉学教授,就是郭沫若的学生。布拉格查理大学非常注重古汉语的训练,我们平时上课的时候就一直在阅读文言作品,汉学研究也偏重于古代,比如对孔子、孟子思想的研究。

我对书法和篆刻也很有兴趣,我在四川的时候和老师学过书法,但是学起来不太容易,现在也没有时间。

您是怎样把自己对中文的兴趣转移到中国艺术上面去的?

贝米沙:布拉格有两个地方,收藏的中国艺术品非常好。一个是国立美术馆,另一个是国立博物馆——我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国立美术馆对外招聘汉学家,为藏品做讲解。我前去应聘成功,为前来参观的游客做了一段时间的讲解员,看到了非常有趣的收藏。我发现,国立美术馆有一些部分收藏品一直没有专人研究。我毕业了之前,就已经进入国立美术馆工作,做了三四年的讲解员。这个时候,国立美术馆专门负责中国艺术的研究员刚好离开美术馆。因为捷克几乎没有中国艺术史的研究者,这个人没有被别的专家代替。所以,我就连续担任了好几年国立美术馆的顾问,然后大学毕业以后,就受聘做了研究员。

那么,您研究的对象就是艺术家和收藏家齐蒂尔吗?

贝米沙:齐蒂尔和他的收藏活动是我的研究兴趣之一。我在大学就读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中国艺术史方面的学者专家来指导我进行研究,我选择的论文题目,必须向语言方面靠拢。我硕士和博士论文的题目都是美术理论,硕士论文做的是郭熙的《林泉高致》,我把它翻译成捷克文,在这个基础上展开分析,博士论文做的是米芾的画史和董其昌的绘画理论。

齐蒂尔

齐蒂尔

前面您谈到自己在布拉格国立美术馆做了好几年顾问,后面又去做研究员,它有什么特点吗,尤其是和布拉格国立博物馆相比?

贝米沙:布拉格国立美术馆收藏的中国绘画和雕塑比较多,因为这也是欧洲美术馆的传统,比较注重fine arts,相对应地,布拉格的国立博物馆就更加倾向于人类学和民族志。因为硕博士的研究的关系,我最开始是对宋画感兴趣,分析当时的绘画理论对后世有什么影响,但非常可惜的是,国立美术馆一幅宋画都没有。

尽管如此,这里的中国艺术收藏还是非常丰富的。我到国立美术馆工作之后,看到这么丰富的收藏,既缺乏专业的管理,也没有学者去研究,就决定把我之前的研究题目放在一旁,专心地整理和研究这些中国艺术品。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1-0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