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从雷诺阿到即兴创作,如何塑造艺术

2017-11-10 09:06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钱雪儿 阅读

从雷诺阿到即兴创作,看时间的流动如何塑造艺术
 
澎湃新闻 钱雪儿

无论是对于艺术还是哲学,“时间”都是一个重要的命题。从印象派画家到当下的艺术创作,流动的时间是如何影响与塑造了艺术?11月7日,在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举办的首届“时代·美学·新实践”国际艺术暨学术论坛上,欧洲与中国的哲学家、艺术家围绕“艺术、技术与当代的未来”这一主题,探讨艺术与哲学中时间的表达。

巴黎索邦第一大学艺术哲学与文化系教授克里斯多夫·仁南分享了他对于“艺术中的时间”的理解。在他看来,透过静止的视觉艺术作品,我们能够感知到时间的流逝。比如在印象派大家雷诺阿的作品《小艇》中,透过凝固的油画笔触,可以看到小船的移动与溪流的流动。这种时间性是客观存在的,人们能够在画面中看到时间的自然流逝。而在伦勃朗不同时期创作的多幅《自画像》中,则能够看到一个人在随着时间而衰老的同时,其身份、穿着、仪态的变化。这些是人在时间中主观的变化以及对生活的掌控。通过艺术作品,仁南教授分析了时间的流动是如何塑造了艺术作品的空间,并作为一种精神和心理框架被呈现出来的。

雷诺阿《小艇》

雷诺阿《小艇》

同济大学特聘教授孙周兴从事德国哲学和艺术哲学研究,他提到了康德时代的科学与艺术之争。康德在“先验感性论”中把作为感性直观形式的时间和空间对应于两门形式科学,即算术与几何学,而同时代的哈曼则把时间和空间问题引向两门本源性的艺术,即音乐与绘画。之后,尼采则沿袭了哈曼的观点,并提出“瞬间——时机”的时间观,通过创造,将瞬间永恒化。在绘画作品中,艺术家通过对瞬间的把握,展现了时间中“永恒”的存在。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沈语冰从黑格尔的现代性概念入手,探讨了波德莱尔和马奈的时间观,或者说时间在他们论述与艺术中的呈现。黑格尔的现代性概念认为,当下的意义不仅仅在于现时的经验,更在于未来的可能性,时间并非单纯的线性流动,而是过去、现在与未来的交织。沈语冰以爱德华·马奈的作品《在花园温室里》为例,论述了当下对于未来的意义。画作中的男女姿态值得玩味,他们的关系则引人讨论,马奈试图以此来描绘一幅现代生活的画像,在画像中,当下的意义不再限于定格的肖像,而是对社会的描绘,是一个时代留给时间的永恒。

马奈《在花园温室里》

马奈《在花园温室里》

奥地利哲学家、策展人阿尔曼·阿瓦尼斯安指出,在欧洲或北美,当下已不再是“后XX”的时代,“后殖民”、“后种族”等词汇被渐渐取代,人类已拥有了以“未来”为导向的先发性能力:我们可以实施主动干预的政策或是受益于预防性或主动干预性药物。当人类对时间的感知随着历史发展而产生变化,强调“当代性”的艺术也将发生改变。时间观念的改变会带来艺术观念的改变。

有趣的是,在展开学术演讲的同时,还有两位艺术家“介入”其中。常驻柏林的插图画家、平面设计师安德鲁斯·滔普夫此次在阿尔曼·阿瓦尼斯安发言现场,以即兴插画创作的形式展现了哲学思考在视觉维度上的再阐释。而常驻上海的声音艺术家殷漪则在活动现场以声音为媒介,通过环境空间、视觉、触觉和声道等同时展开的多个渠道,用声音艺术呈现对于“时间”的认知与阐释。 (文/钱雪儿)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1-1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