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蔡国强:少年的十月

2017-10-11 08:2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蔡国强 阅读

蔡国强讲述了在展馆与当地民众共同参与爆破创作。

当代艺术家蔡国强在俄罗斯首次大型个展《蔡国强:十月》于莫斯科当地时间9月12日在普希金国家艺术博物馆开幕。面对十月革命百年历史节点,《十月》既是对艺术家独特艺术手法的全面介绍,更思考个人在历史中的角色,以及个人梦想与人类理想的关系。

为准备本次展览,艺术家原本计划在莫斯科红场创作白日焰火作品,但未能实现。在本文中,艺术家设想了焰火作品的盛况和细节,也从个人成长角度追溯了苏联艺术对于他这一代艺术家的影响和意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经授权发表,发表时略有删节。

 蔡国强为莫斯科普希金国家艺术博物馆的展览《十月》进行爆破

蔡国强为莫斯科普希金国家艺术博物馆的展览《十月》进行爆破

////艺术少年

俄罗斯人难以想象,我也很难向俄罗斯人讲清,俄罗斯文化对一个远在中国东南边陲小城的少年有多大影响。从俄罗斯的小说、诗歌,到她的音乐和歌曲,太多太多。这里只讲讲美术。

曾经,多少时间花在石膏像前,学习契斯恰科夫素描体系里的循序渐进、整体观察的造型法。克拉姆斯柯伊马车上高傲的《无名女郎》,被我照着书上的小图临摹过几次,都送给朋友和亲戚的婚礼,大受欢迎。也曾寻遍郊外池塘,期待遇见列维坦的《深渊》,画黄昏里的波光粼粼;还想象与他画中相似的水边小房子里,也曾经溺水亡人,和那种阴森寂寞。我尽量忽略约干松画里的革命题材,而着迷他泼辣厚重的笔触,和灰色、脏色调的大胆。莫伊谢延科的《甜樱桃》那么有魅力,我学着用他的方法画我的女朋友《未婚妻肖像》,他略微立体派的风格,夸大底光和逆光……后来常想到,时代洪流里,像他这样有才华的人只能做点现代主义皮毛的改良,这样的中庸和唯唯诺诺,是多么不容易的人生啊!

反复在中国早期杂志里出现的普拉斯托夫的《法西斯的飞机飞过》 ,辽阔大地上的小树林已是了不起的风景画,杂草中却有牧羊少年的尸体,小狗向远方的飞机狂吠。拉克季昂诺夫,有印象派逆光那般刺目的闪烁和热情,但是为孩子读爸爸的《前线来信》而作。

这些就是少年学画的小册子,那一幅幅作品是少年梦里的故乡,画外的苏联画家的命运,却成了少年黎明的早起。

俄罗斯文化曾经那么大,大到就是中国人眼中全部的外国文化,就是东方的西方,国画以外的洋画。中苏关系对立后,俄罗斯突然在中国人的文化生活中消声,但她的文化还是根基,顽固地存在,作为艺术少年的营养。在这样的青黄不接里,少年一直等待着另一个西方的来到。

改革开放终于来了。从印象派到当代艺术,几乎一下同时涌进。所有西方大师突然占据了少年头脑中的世界艺术史。莫奈、塞尚、毕加索、杜尚、沃霍尔、博伊斯……同时给少年上课!列宾、列维坦、苏里科夫,很快成了久违的小学老师,虽然亲密,却在记忆的远方。

也会隐约感到,这个世界、这个西方的世界,是不是对少年的老师有点不公平。他们的画也那么好,同样对光色着迷,而且那么早觉醒了抽象画,还有至上主义、纯粹绘画……

少年那些才华横溢、开天辟地英雄般的老师们,在历史作弄下,到底怎么回事?多难的时代恰恰会诞生不朽的艺术,沙皇时代都如此。曾影响了全世界的俄罗斯艺术家们,后来呢?那么多的创造力,最终形成一个没有不朽作品的时代命运曲,留给少年心中一段挥之不去的感叹调。

总是为马列维奇至上主义的前卫和实验而振奋。那种摧毁所有过去,建立崭新神圣艺术的精神,深藏着俄罗斯宗教文化的影子。他被迫适应自己和新社会的关系,不断改良调整,让我心酸。《红骑兵》《收割的农民》…… 这种面对命运产生的脆弱和摇摆,是艺术和艺术家的真实,因此特具力量和感人。

1.泉州

小学第一天。

上课了,进来一个穿裙子,皮肤白皙,还烫了头发的年轻女老师。她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蔡美珠”。我上的是当地师范学院的附属小学,能在这里当老师的都很优秀。蔡老师和我同姓又好看,顿觉亲近,学习也更有动力。

三年级时,“革命风暴”来了!慢慢地,孩子们私下里都把烫发的蔡老师叫“菜花头” 。

我是班长,通常课前会先喊“起立”,大家站起后,老师问“同学们好!”,我们再齐声答“老师好!”。这天早晨,她走进教室,我们彼此说好不站起,也不问好。她看看我们,默默回身,向着黑板拿起粉笔,说“今天我们学习……”我们就拍桌子,越来越响。老师回头,脸色苍白地摇手,“同学们,桌子是国家的财产,要爱惜!” 我噌地站起来,“啊?你说桌子是‘我家’的!” 她赶紧纠正,“我是说‘国家’的”。我们大声叫,“她说桌子是她家的!”还不停高喊,“打倒蔡美珠!”“打倒菜花头!”……我记得她强忍眼泪,声音沙哑……我们找高年级学生串联,第二天准备拉她批斗,但她没来学校。打探她家地址,得知她是军属,不知住在哪个军营。蔡老师从此再没有回来……

和我一样,孩子们应该都清楚她没说错什么,但她是身边最像可以被“革命”的对象。少年伤了老师的心,虽然有点不安和复杂,但随着运动的天翻地覆也就忘了。许多年后,突然意识到其实完全没有忘,甚至记得蔡老师走出去的身影……少年的心也有伤疤。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0-1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