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谷文达作品“天堂红灯”访谈

2012-09-28 04:38 来源:搜狐文化 作者:夏季风 等 阅读

  主持人:各位搜狐网友大家好,欢迎做客搜狐文化客厅新一期的访谈,我们今天请到的嘉宾主要谈一谈2009年伊比利亚艺术年很重要一个项目谷文达老师在布鲁塞尔一个装置的展览,首先介绍一下这位是谷文达著名的艺术家。然后旁边是夏季风老师,伊比利亚艺术中心艺术总监。这位漂亮的女士是周颖天堂红灯比利时茶官项目出品人。

  因为我是在11月份去布鲁塞尔,当时路过场地的时候,看到很多工作人员在进行安装,这个项目是怎么从欧洲巴黎亚中国年怎么受邀进去,怎么参展的呢?

  谷文达:具体时间记不清楚了,其中有一位欧洲巴黎亚有一位策展人看到我们红灯项目非常感兴趣,跟我联系要做这个项目,大概一年多前,我把这个事情交给周颖主任了,然后她接着做下去,是这样一个情况。

  谷文达:进入艺术创作的第三阶段

  主持人:在做一个展览的时候,记者通常跑只是看到的一个现场,只是跟现场有一个关系,但是实际上很多幕后展览的一些环节,实际上也是更值得探讨或者了解的,据我了解,您的作品也是跟伊比利亚有很大的支持有关系,请夏季风老师给我们介绍一下。

  夏季风:一直来我们伊比利亚艺术中心实际上对谷文达老师是非常非常推崇的,我们得到“天堂红灯”这个项目在布鲁塞尔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当时我们也是谷文达工作室的主任周颖小姐跟我们说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当时就把这个项目直接报给我们的一个上级单位,西班牙文化艺术基金会,这个事情报得非常顺的,总而言之,感觉更多不是我们在帮助谷文达老师,而是谷文达老师的项目,把这样好的项目给我们,我们感到特别容幸。

  谷文达:双方的。

  主持人:做很多的项目包括平时看到的展览里面有很多装置等等方面,像周颖也是谷文达办公室的主任,是不是经常跟谷文达老师参与到与机构布展过程中,你更多是协调的过程?

  周颖:实际上我负责办公室、工作室非常少的,全部都是在做项目的上面下工夫,他的办公室是专门有办公室的人在打理这些其他的事情。“天堂红灯”这个项目你也说去了比利时当时现场的搭建,“天堂红灯”项目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中方的,另一部分就是比利时欧洲伊比利亚的,是欧洲伊比利亚雇佣当地团队做这些实施的情况,但是之间这些所有的沟通,包括设计,全部都是由谷文达设计方面的助手,还有我们这边的办公室,包括伊比利亚大家在这里协调,基本上是两方面的。

  谷文达:比利时这个项目实际上已经有前因了,三四年前我已经开始运作荷兰那个“天堂红灯”项目,那个应该是第一次,但是最后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落实,荷兰这方面已经给我们提供工程师,和搭建的设施,把整个搭建的灯笼科学方面的结构,比如灯笼不能用一般的布,因为都是一些保护建筑,这些前期工作荷兰已经做完了,我们有一个荷兰团队,他们给比利时做了一些技术方面的铺垫工作,所以我们也很顺利的进行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谷文达老师的“天堂红灯”系列作品更多的是艺术家要跟很多环节打交道,比如说施工,还有一些安装、策展人等等,这个系列作品为什么以茶宫形式出现在布鲁塞尔市中心这样一个建筑当中及这个是不是跟您天堂系列,和之前在上海证大当代艺术馆的计划有一个延续性呢?

  谷文达:那个情况是因地制宜的情况,比如我在荷兰开设计提供了是著名的保护建筑,是荷兰的天主教堂,这里面产生以中国红灯作为中国的吉祥物,或者历史的文化积淀和西方宗教产生对话,当时我们拿到比利时项目的时候,他们指定的房子里面有一个中国餐厅和茶座的功能,比利时基金艺术节的活动信息中心,这样的前提下考虑怎么样和他们建筑里面的工人协调起来,我想把它做成一个茶宫,中国的亭台都比较小的,实际上这个已经扩大不知道多少倍了,把亭台楼阁还古的方式用现代的形式做一个比较,因地制宜,当地提供他们一个可能性,我们提供我们的可能性,然后磨合成这么一个项目。话说回来这样的项目,它不是一个美术馆的展览,所有的参与的,包括当地的市政府,还有很重要一个基金会的赞助,还有搭建的梯队,这两个东西在一般展览里面是不需要的。

  主持人:这个作品到各个地方实施,因为到不同国度会有不同人群观看或者评论,或者媒体有一些置疑各种各样的声音。周颖应该是基本上每一处都会有理论参与是吗?你听到的一些国外的业界,或者普通老百姓对这个有什么样的声音反馈?

  周颖:我讲一个故事,在比利时搭建的过程中,我们这边有一个可能是新移民去的,不太会讲那边的话,没有任何可以交流的工具,他的手机在那边也不能使了,然后他就在找,后来他就看见了这个红灯笼,看见红灯笼的时候,就进去了那个茶宫里面。因为当时还没搭建完,但是茶宫里面是有功能性的,就是一个可以吃饭,可以品中国茶,有中国的音乐,有中国的这些民间的手工艺的表演,但是当时很多其实他们的服务员都是临时的,都是当地人,都是比利时人,所以他就碰见了我们摄影师,我们的摄影师就是中国人,我们工作团队的摄影师,后来拉着我们摄影师问,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要找到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在布鲁塞尔,我身上没有欧元,我必须跟他打电话,我后来觉得这个事挺有意思,变成当地的一个标志物,大家看到这个东西,就知道它跟中国有联系的,当然他的本能就去了那个地方。然后另外一个事谷文达老师自己有一天在比利时迷路了,迷路的时候谷文达老师给我发了一个短信,我在一个路有什么什么样的大厦,我就跟他说你跟我说的那个路和大厦我也不认识,因为我不是比利时人,我只去了一个星期,但是我告诉你一个方法,往山顶上走,山下肯定有自己的作品,我就在茶楼里面,这是中国人对这个东西的反馈,还有艺术家本人对这个东西的反馈。当地对这个的东西的反馈,也是有一个故事,有一天我坐火车去旅行另外一个地方,其实去荷兰谈另外一个关于红灯的项目,在火车的路上有一个比利时的老先生坐在旁边,他问我你是中国人吗?我说对啊,然后他说最近城里好像中国人,因为当时是欧洲伊比利亚期间,他问你来是干吗的,我说就是跟欧洲伊比利亚有关系,我们做“天堂红灯”有关的项目,在布鲁塞尔什么位置,我们那个位置正好在布鲁塞尔中心中间车站的对面,非常标注性的位置,然后那个位置又叫做艺术之丘,我跟那个老先生讲了之后,他说哦,我看了那个东西,但是还没有了解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的,正好过两天有亲戚要来布鲁塞尔,正好可以去那边看看,喝点中国茶,再看看里面的一些情况,我觉得这三个故事已经够了大家对这个东西的反映。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